【G-战术】硬核干货!万字超详细解析NBA防守强队的不同联防变招

renzhenheader
关注

新赛季将至,又到了笔者为各位球迷朋友们做硬核科普的时间啦。

在前几期的文章中,我们具体解析了NBA赛场常见的10大防守策略,也盘点了在进攻中上线双掩护的使用技巧和不同球星的低位单打特点。

那么在本篇文章中,笔者将再次从球员回到球队,聊聊NBA本赛季的两大联防强队:勇士和热火的防守共性和不同。同时在本文中我们将更加聚焦于两队阵地战中联防变化的区别做更深入的讨论。

话不多说,我们直接上干货!




我们先来解析一下热火在联防变化中的特点:


当我们想要去比较两只球队的共性和区别时,往往都会由于无法做到一致的控制变量导致出现理解上的偏差。对于篮球比赛而言,因为对手的战术打法和核心球员的特点不同,往往都会采用应队而异的防守策略。

因此,由于勇士和热火两队均与凯尔特人产生过激烈的交战,笔者将选取二者大量对阵凯尔特人时的联防表现作为样本分析。



来看上图,我们先来了解一个热火在使用3-2联防变1-2-2时候的特点。

热火的联防侧重于什么?

侧重于在局部的多个区域不断地对于持球人展开至少双人的包夹施压,同时根据对方持球人的打法特点,抓住技术弱环,来进行针对性打击,并将持球人赶出核心的进攻区域。

我们来更加细化一下热火在这个联防变招回合的防守细节:



当热火以斯特鲁斯,塔克和巴特勒站上线,阿德巴约和洛瑞守下线作为一个3-2联防的最初始落位以后,我们可以注意到,当霍福德作为凯尔特人过中线之后第一名触球球员,斯特鲁斯提前改变了防守位置,率先将原本的阵型从3-2变成了1-2-2的一个单箭头上线支出形态。

那么这样的形式我们也可以将其视作为一个防守方的主动变化,是对于守方来说极具侵略性的形式。因为通常而言,尤其是NBA这类进攻天赋最强的舞台,联防是属于被动出招,要根据对手的进攻形态被动做出应对的防守模式,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能够看到NBA中很多联防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站死的固定形式,而是动态变化。

再说回这个回合,斯特鲁斯的提前支出,就属于进攻方并没有做实质的进攻发起和威胁性进攻之前,提前对对手球员进行在高位的极强防守压力的逼抢,尤其是这里属于霍福德这样类型的内线球员拿球,更加制造了斯特鲁斯逼抢的契机。


而斯特鲁斯这样操作的目的何在,更适合防守下线的塔克又为何在原先站位中处在上线,相较于勇士更喜欢将最强防守能力的威金斯摆在上线中间位置,热火又为何把相对弱环的斯特鲁斯安排于此?我们带着这3个问题继续解析



当斯特鲁斯强亚高位防守霍福德之后,霍福德保护球走左手往左路过渡球,此时塔特姆借助斯玛特一个顺势的定点掩护往上线兜,去接霍福德的手递手传球。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首先注意看塔克的防守动向,其先有一个很明显的想要夹击霍福德左路的动作,那么这里就解释了为什么塔克会在防守的初始被安排在上线的原因。

从热火想要打出的整体效果来看,通过增加斯特鲁斯的强压防守侵略性,去逼迫凯尔特人不能够舒服得执行进攻发起的操作,从而诱导霍福德走左手左路往塔特姆这过渡。而其实,具体做左路或者是右路对于热火而言区别不大,因为我们可以看到热火的这个初始的3-2联防站位,两侧分别站在塔克和巴特勒,也就是说二者其实是起到了相同的战术目的,只不过这个回合中最终落实到了左侧。

因此,从热火的最初防守预想中,这是一次又斯特鲁斯忽然的强压之下,造成局部的空间狭小,将对手逼入自身所提前设好的双人防守陷阱之中,再做出对于球的拦截逼迫失误的操作。但当然,凯尔特人并不是泛泛之辈,热火的防守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核心的关键就在于此时斯玛特识破了热火的防守意图,如果此时他按照预想做一个站定不动的定点掩护的话,就会彻底压缩上线左侧这一块的进攻空间,得以让塔克留在原地。

但很显然,斯玛特此时做了一个假掩护,顺势提前往下顺,那么对于原本就属于3-2联防将防守球员大量资源框定在上线的防守形式。如果此时,遭到对方某名球员成功摆脱防守,往篮筐卷切的话,会轻易得打穿防守形成下线的多打少,所以塔克必须要放弃夹击,跟着斯玛特来到下线。

这便是整个防守和进攻博弈的第一环,我们也解释了三个问题中的其中一个。



由于斯玛特的下顺,塔特姆的上提,所以从防守的常规化认识来看,此时的热火其实回到了常理而言洛瑞处在上线,塔克处在下线的一个站位模式。因此,从这一点我们也能够发现,一只高水平的防守球队,其每一个环节的防守运转都是严丝合缝,能够经得起推敲的。

而此时对于热火来说,由于第一层的防守目的并没有达到,对于他们而言是防守难度最大的一环考验,因为这个时间段凯尔特人已经达到了让塔特姆在三分线上拿到球,以及点名点到热火防守相对最弱的斯特鲁斯这一环节上。

因此,我们注意看洛瑞的防守动作,其强行卡住塔特姆的左侧和左手,让其没有办法接到球之后做出往左顺步突破的技术动作。同时斯特鲁斯甚至在塔特姆没有下球之前,就直接侧身卡住去干扰塔塔特姆的持球手。二者通力形成了一次半双人包夹,目的就是为了让塔特姆“并不舒服”得往右侧移动。

那么在这一环节中,最终达到的目的很简单。首先,化解塔特姆在弧顶顺利拿到球之后的进攻威胁,防止其做出直接突破或者干拔投篮的技术运用。并且,将塔特姆往右侧赶,虽然塔特姆在进攻技术上有着明显的“右强左弱”的弊端,但很显然,面对此时左侧洛瑞已经由于霍福德的挡拆干扰和塔特姆的加速摆脱有些失位,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将其往3-2联防上线的另一侧,巴特勒处赶。

而这也就是这类强压上线的联防形式的好处,尤其是面对这类单一的持球人和挡拆球员的进攻配合时,能够保证同时两侧都具有协防施压,让进攻球员很难开展。从图中我们也能够明显看到,虽然巴特勒只往前上了一步,但很好得组织了塔特姆的进攻势头。



热火的防守到了这一步,其实已经完成了90%的内容了,也成功得遏制了凯尔特人最具威胁的一波进攻发起,我们继续看接下来的发展:

此时被左右路限制的塔特姆,虽然点名到了斯特鲁斯在正面防守,但是很显然,并不具备好的进攻机会。因此,可以看到,塔特姆不断地做运球往后拉回,其实就是在延长可能的加速距离以及更好的判断形式和自己的进攻节奏。

那么对于热火而言,其就很好地过渡了斯特鲁斯可能遭到针对的这一点,当塔特姆都已经拉开到logo位置的区域之后,他的进攻威胁也大大下降,同时进攻时间也所剩无几。热火的整体防守阵型,也随着塔特姆的拉开,从原先的3-2联防变成了此时的1-2-2,从操作运用上来看依旧是对于油漆区和持球人的严加看管。

所以,凯尔特人最后的进攻终结就变成了霍福德为了破解这一1-2-2防守而上提到罚球线,将热火的防守阵型打乱。热火也顺势形成了阿德巴约之于霍福德,塔克顶罗威的一对一单防环节,二者面对对方的进攻威胁处理得都不错,再一次化解了内线的进攻,而他们两人不错的防守能力也是热火下线的一整个防线的保障。

凯尔特人最后其实还是导出了不错的三分机会,但未能命中。从防守方来讲,不可能存在着十全十美的防守策略,热火的3-2变1-2-2再变3-2再变1-2-2,最后到单防和收缩内线,形成了同时对凯尔特人主将塔特姆和内线的双重保护,但由此失去的便是对于三分的把控力度,这是在所难免的。


至此,我们再来回到一下上文提出的两个问题,以及在这个回合中热火所呈现的防守哲学,球队特征以及所用策略的核心: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热火对于斯特鲁斯的安排。

对于斯特鲁斯个人而言,其实热火整个首发5人组中防守相对最弱一点,也势必将会成为凯尔特人进攻战术中潜在的第一进攻目标。因此,按常理来说,他应该成为防守中被保护的这一环。

我们再来回想一下整个环节中斯特鲁斯的防守动向,先是直接施压刚过中线的持球者霍福德,将其诱导至提前设置好的双人包围圈中,再到用身体和一些手部动作卡住塔特姆的第一下顺步突破,将其往另一侧巴特勒的夹击赶,最后再是塔特姆拉开以后的支出。

从整体作用上来讲,虽然让塔特姆看似得到了单打斯特鲁斯的时机,但并没有让其得到好的进攻环境。

也就是说,从整个环节来看斯特鲁斯其实并不是决定性的防守核心球员,而是防守消耗最大的球员。

什么是防守核心球员,应该是整个环节中的塔克,巴特勒包括阿德巴约。他们负责的核心责任在于当塔特姆踏入包夹圈之后的直接夹击抢断,以及球落到低位之后的一对一单防。这是涉及到整个攻防转化枢纽的核心影响的“那一下”,而斯特鲁斯更像是将对手引入热火设置好的防守陷阱中的一个“诱饵”。

但同时,斯特鲁斯又是整个防守环节中消耗最大的球员。因为无论是多次参与上线的防守变化,还是我们单从整个防守第一环节,当对手刚过中线后就提前主动贴身盯防。这一系列操作,纵观全场是会给球员带来巨大体能消耗。

那么,这也就体现热火的防守哲学,或者说整个热火的球队特征。

对于热火来讲,其有着两个最鲜明的球队特点,一个在于“点石成金”的神奇,另一个则是“扬长避短”的策略。

对于点石成金来说,我们自然很清楚。无论是从整体阵容上的天赋劣势,还是多名低顺位球员包括落选秀,但热火凭借着莱利作为教父灌注着的铁的纪律一致,我们确实能够在这些球场细节中看出。对于扬长避短而言,自然就是热火非常喜欢用的联防变招以及在这其中能够巧妙得讲一个甚至多个防守弱环给“藏”起来。




那么,对于热火更多的联防变化和总体反应出来的特点,我们将通过更多例子来解析:



从这个防守回合中,我们来更加进一步得感受一下在动态变化中的热火联防细节。

我们通过慢镜头可以发现,从整个原始防守落位上来看,当凯尔特人还没有全员形成切实的进攻站位之前,热火选择的是一种1-2-2的联防站位,由巴特勒站在最高位支出,阿德巴约和洛瑞站在上线。那很明显,通过这个初始落位,我们能够发现这并不属于常理中的防守选择,而是一种同时兼顾凯尔特人各个球员的动向(例如此时罗威的位置在左侧45°三分线),又能够保证联防属性的动态站位。

而通过达到这种动态站位的好处,就在于不会立刻产生错位。例如某些球队喜欢固定化站死的联防落位,那么此时就有可能会形成对手在上线的直接错位优势,假设对方阵中恰好有一个能从上线开发进攻的大个子(例如约基奇),这种防守就是致命的。

因此,阿德巴约的换防属性,带来的便是热火能够利用这类动态联防,从而不仅达到联防效果,并且能够随时保证着和自己体现相仿的球员在自己的防守看管范围之内。这一点,我们就在后面有更深入的体会。



当凯尔特人开始进攻发起,罗威移动到弧顶之后做连续手递手快速交球,原先持球的布朗接球后沉底移动到对侧,而斯玛特假装往左侧走之后,往右侧移动借助塔特姆的定点掩护实际是想交球给到塔特姆手中终结。

在这一整个进攻发起过程中,除了霍福德基本留在三分线溜达以外,其余凯尔特人4名球员的移动范围,变化和动向是很强的。因此,我们注意看,热火立刻放弃了原先的联防部署策略,改用了人盯人来面对绿军的这些跑位。至此,我们先前所说的热火动态联防的优势在此刻体现了出来,阿德巴约看守罗威,塔克看守塔特姆,除了斯特鲁斯有着错位,但霍福德没有明显进攻欲望以外,其余4人在瞬间变成人盯人之后能够保证着防守的不错位。

那么整个防守进行到这里,是非常成功的,我们也看到了在这个回合中热火的第一变:由原先初始固定的1-2-2联防策略,改为面对绿军进攻战术以后的人盯人看守。



我们接着看,斯玛特强行交球给到塔特姆之后,凯尔特人将整个进攻战术更改为由塔特姆个人单打来做终结。从而,留塔特姆一人在上线,其余所有球员全部沉底做着底角三分接应以及篮板球争抢的责任。对于热火来说,在没有换防的情况下,能够保证塔克可以一对一单防塔特姆是他们想要形成的防守效果。

这里我们要再注意热火防守的第二变:在霍福德还没有拉到下线去争抢篮板时,斯特鲁斯在上线和塔克瞬间有一个2-3联防的站位尝试。

但很可惜,这一球塔克吃了塔特姆的投篮假动作,起跳之后改到了塔特姆能够顺势突破的机会。但这里凯尔特人同样由于刚才的进攻发起没能打出效果受到影响,由于原本的既定战术遭到热火破解,所以在变到塔特姆单打之后原先离篮筐最远的霍福德需要往内线收去抢篮板。而正是这一行动轨迹给到了斯特鲁斯能够去补塔克露出的突破路线的位置,避免了塔特姆的这一直接威胁。

至此,当塔特姆再次交球,落底角去接球单打时,他面前的防守人变成了斯特鲁斯,这是凯尔特人所希望打到的错位。那么我们注意看这个时候热火的防守再一次发生了改变,这是第三变:当塔特姆在底角这个相对狭小的位置单打以后,热火顺势形成了一个以洛瑞站在近侧随时准备协防为首的一个1盯4联防守阵型。



热火很明显是想要通过这种当突破以后的迅速大范围收缩来瓦解塔特姆的个人单打。那么当塔特姆往左侧做试探步,也就是想要往左侧和上线横移之后,我们再仔细注意这其中的攻防细节:

当塔特姆有往上线走的意向,同时斯特鲁斯将底线卡住之后,热火立刻再次改变了防守,这是整个回合的第四变,也是最后一变。此时塔特姆的进攻选择大致有二,往上线走的顺势做炸球之后的后撤步跳投,或者是将球转移到上线。而这两种方式无疑都是要考验上线的把控能力。

所以我们看塔克的移动位置,他将自己的位置上移,不仅是防止塔特姆传球给霍福德或者是更高位置的斯玛特,同时将整个防线变成了更加注重于上线保护的3-2联防。那么这个联防的改变,也可以说塔克的这一下防守判断的移动是至关重要的,当塔特姆传球之后,由于外扩形式的3-2联防,塔克成功得将这球拦截。


在这个回合的呈现中,热火有展现了哪些联防变化中的特性:

从整个环节来看,热火在防守中的最大特点并不在于每一个球员都有着极强的个人防守能力,而是整体的纪律性极佳,落实到每个球员身上体现的就是防守的意识很好,知道每时每刻都需要做些什么,这尤其体现在热火的整个首发阵容的防守搭建上。

我们可以在回顾一下上述给出的这两个回合,热火从既定的原始防止的联防站位,再到根据对手不同的进攻选择,不同的战术发起,立刻做出判断来不断改变自身的防守位置和以自身为出发最终达成的整体防守效果。而在这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根据对手的不同接球落位以及一些防守陷阱的诱导,来适时得改变单防,联防还是夹击。

我们如果再去细化一下每个球员的职责,也可以发现一些好的防守球队,尤其是擅长用联防的球队的一些好的防守共性。首先,从阵容配置上,拿热火的首发阵容举例,他们就满足了笔者此前定下的好防守球队的标准,有着“3.5个”优秀的防守者,这就确保了整体的防守呈现并会太差。

其次,就是在而今联盟中对于换防的需求,热火阵中有着全联盟可能是换防效果最好的大个子阿德巴约。最终再是根据防守个别的强弱之分,通过联防的形式来很好得做到以弱胜强,起到对于某些防守弱环的保护作用,当然在前文中我们也举例过斯特鲁斯的防守诱导。而在这一切的体系建立之上,好的防守纪律和防守意识判断就是维系这些纽带的根基,是确保每一个联防变招的根系。




接下来我们再来详细解析一下另一大防守球队,勇士在联防中的变招:

那么在解析勇士的时候,笔者就将用更多的和热火的对比来介绍。



双方都是诱导防守陷阱的好手,且都擅长分析对手的弱点。

如果说勇士最擅长应对的是什么球队,那可能就是单一核心建队之下的对手(当然,凯尔特人并不属于这个范畴)。在面对球队中只有一名绝对核心的情况下,科尔为首的教练组尤其擅长去进行针对于改名球员的打法特色,而制定的特殊于他的限制手段。

例如,面对莫兰特的时候三分线两步以外放空间,但是掐死贝恩的出手环境。例如,面对东契奇时,即使独行侠是一星四射的配置,但仍然用大量的1盯4联去限制他的个人进攻发挥。

那么,面对凯尔特人时,虽然凯尔特人是双子星的阵容搭配,但从技术特点和短板来看,凯尔特人全队机会都有着明显的右强左弱,左侧处理球远不如右侧,尤其是在遇到紧逼包夹之下极其容易失误的特点。而针对于这一点,热火和勇士在对阵凯尔特人系列赛的后期,都着重于次制定了一系列放左防右的针对计划,来大幅度减小攻框威胁。

同样,两队都有着诱导进攻的防守陷阱,但是出发维度不同。



我们来看这个回合,解析一下热火和勇士不同维度的诱导进攻的防守陷阱。

对于凯尔特人来说,其最想达到的进攻目的就是在面对勇士的首发阵容时让双探花对位到库里进行一对一单挑,目的不仅在于这属于后卫防守锋线的错位优势,同时能够在防守端大大消耗库里的体能。而科尔对此的处理,有些时候会反其道而行之。

能够看到,当斯玛特长传接球之后,立刻告诉前往塔特姆身边做掩护,目的就是让勇士来不及做进一步的防守反应,从而形成换防。我们注意看接下来勇士的处理方式。一旦换防形成之后,塔特姆会先为了拉开空间和调整节奏接进攻位置拉高,此时勇士的整个防线顺势形成一个1盯4联的落位。

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这种弧顶正面形态的1盯4联从球员落位上来讲其实非常像传统的1-2-2的落位方式,但之所以在这里我们将其称为1盯4联,原因在于勇士的其余4名球员收缩得非常靠下,几乎4人全部踩着禁区站位,而这也是勇士非常常见的一种落位习惯。

这样做的目的,我们从结果往前倒退的话就能够发现,是一种对于塔特姆的进攻诱导,面对这样收缩突破路线的1盯4联防守,就意味着塔特姆这一球得放弃自己个人进攻,需要通过佯装突破之后的吸引收缩传导至外线三分机会。

很显然,塔特姆照做了。而这也就落到了勇士的防守陷阱中。库里非常明显的掐住右侧,打开左手让塔特姆往左路突破,而当塔特姆一踏入三分线之内以后,也就意味着塔特姆放弃了外线干拔三分的机会,此时就只剩吸引防守传球这一个选择。我们注意看威金斯立刻上前顶住塔特姆的正面,库里顺势卡住侧面来形成一个进入两分线内之后的顺势包夹。

塔特姆的顺势跳起传球最终导致了这一个失误。对于勇士而言,其利用了塔特姆的两个技术弱环制造了两重防守诱导的陷阱:

第一重陷阱在于将库里暴露在塔特姆之后,采用1盯4联的联防形式不给到塔特姆正面突破的机会,从而迫使塔特姆做两侧。此时的放左防右就会逼迫塔特姆选择自己并不擅长的左边做动作。其次,在传统的1盯4联的基础上忽然加上威金斯提前夹击的动态变化,这是第二重防守陷阱。通过忽然加强的压力,来诱使塔特姆使用跳起传球这一非常威胁的传球选择,最终稿迫使失误。

那么,至此我们来回忆一下上文中解析过的热火类似的防守陷阱是怎么构成的:

从整体的思路上来说,和这个回合有些相似,都是暴露凯尔特人想要打出的对位在对方面前。但是,从最后的处理包夹的手段上来讲,虽然位置同在上线左侧,但一个是由3-2联防露出的上线强点做出引导进攻发起之后的顺势包夹。另一个则是1盯4联之下,对于对方的突然袭击,反其道而行之的夹击力度。

再例如笔者在此前几篇文章中介绍过,在本赛季的西部半决赛中科尔曾经反其道而行之使用过让库里作为单箭头去盯防东契奇的另类1盯4联防守。那么在当时的那个防守体系之下,库里的盯其实就是防守陷阱的布置,实际是将东契奇引入到左侧低位之后,左右两侧由勇士最强防守的格林和威金斯进行小范围的3人包夹来完成限制。


热火和勇士最大的不同在于,科尔会采用更加激进的方式来处理防守:



我们来看这个回合,同样是属于一次由2-3联防变人盯人再转化成2-3联防的防守变化:

从基础的防守落位上来看,勇士将库里和威金斯放在上线,格林,波特和汤普森放在下线形成落位时初始的联防站位,这是勇士的基础选择,从站位分布上来看没有违背常理的地方。

随后,斯玛特上线持球,叫罗威提上做球队的接应,看似罗威在上线没有进攻威胁,但实际上这一接球接应的目的在于打乱勇士的防守阵型,通过内线球员的上提来破坏原本的防线部署。之后,才是凯尔特人真正想打出的战术目的,斯玛特的过渡球,罗威作为上线的另一接应点,从而解放斯玛特去做定点掩护的角色,布朗接此利用斯玛特的定点掩护兜出来接到球,顺势置换防守人将库里换到身前。

至此,凯尔特人的进攻发起是非常成功的,他们不仅让布朗在更深位置拿到球,同时制造了换防错位的机会。

那么我们接着看勇士是如何应对的,以及为什么说科尔的防守是更加激进的形式:



勇士在布朗背身想要坐打库里,罗威重新沉底之后,顺势回到2-3联防的站位上,将一切变回防守的初始落位。但有所不同的是,此时上线防守的库里和威金斯已经不能够称之为在“上线”了。他们的防守位置完全后移到了罚球线一下,那么这样形式的防守,其实对于外线三分将彻底失去掌控力。

我们再看威金斯的防守动向,其完全放掉了斯玛特,紧挨着布朗做出了包夹和封盖防守。这就是科尔激进的地方所在,对于有些球队而言,当对方已经吃到如此深的位置之后,不一定敢再继续保证联防站位,也不敢再通过如此下线的位置再做包夹,因为这样导致的就是一旦对手没有强大分给外线,将获得完全的机会。

其实我们再回溯科尔的种种执教风格,他属于那类往往确定了某一个方针之后坚持执行,甚至有些“固执己见”,并且在许多战术上有着更加激进和大胆的举措。

其中最典型的自然就是勇士一战成名的“死亡五小阵容”,将格林这个在传统概念上打4号位兜偏矮的球员推上5号位的最强机动性阵容,来最大化水花兄弟为基础之下搭建的进攻体系的威力,成为完全的人动球动和空间利用。同时在防守端,利用换防和高机动性防守以及防守意识,弥补身高体型上的劣势,但篮板的输球和遇到强身体天赋的高大内线搭配势必会损失一定的防守,这便是激进之处。

再例如今年季后赛无论是面对灰熊,即使对手开场6记运动战进球均为三分,依旧敢继续联防。在面对独行侠时,即使对手的射手群配置,也敢于给到空间,用一盯四联去死嗑东契奇。再回到这个回合之上,除了在面对凯尔特人进攻发起时短暂得变回人盯人之外,其余一直坚持保持着2-3联防的站位。同时,为了避免库里遭到针对性打击,宁愿将外线三分防守全部放弃的博弈式防守。

这些内容中我们都能够看到科尔的篮球艺术所在。



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

又是一个典型的由库里支出之后,在左侧低位形成的防守陷阱,其余4人站成1盯4联防守形式的一个传统战术。其实我们可以看出,在这个回合中就把科尔执教风格中“激进”和“坚持”体现的淋漓尽致。

激进在于这类防守形式,尤其是我们从这个镜头中可以看到勇士由于使用小阵容时罗威还在内线,并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1盯4联站位,在这样的防守下一旦威金斯的忽然上抢没能成功或者库里没能顶住塔特姆的背身,造成的便是要么塔特姆直接一个转身上篮得手,要么包夹未果成功出球之后多个位置的完全空位。这还是在G1勇士遭到凯尔特人三分爆种的案例影响之下,依旧能够做出的防守选择。

坚持在于科尔敢于不断地在防守中尝试将库里直接暴露以后的这类方案。很有意思的是在于,大多数时候面对上线挡拆,科尔会坚持采用大延误来尽可能避免库里的暴露,但面对这类低位单打,他又喜欢将库里作为诱饵放出。


热火和勇士的另一个相同点,极好防守意识以及变招速度:



这是一个勇士从人盯人改为3-2联防的回合瞬间,我们来做些解析:

怀特左侧45°持球,布朗借助掩护兜出来之后为怀特做定点掩护,怀特借机寻找右侧突破的机会。勇士在怀特突破的这一瞬间,从格林的上提,库里和波特两侧的动向瞬间形成一个3-2联防,我们也可以把这个视作为一次上线3人筑起的防守屏障。

而作为3-2联防,可能也是勇士在本赛季季后赛所运用最多的一种防守形式,和热火偏向于诱导至包夹的3-2联防不同,热火的3-2联防侧重点在于怎样将球员最后引入防守陷阱,完成抢断拦截。而勇士的3-2则更加注重于对于上线固若金汤的保护,由此这个位于上线中间的球员就显得尤为重要。所以,通常而言,勇士都会将威金斯或者格林放在这一防守位置上,将自身的最强防守人保证上线。

同时,作为更加注重于切断对手上线进攻开展的防守形式,勇士的上线3-2防守更加注重于对于持球人走向的防线动态偏移,会根据具体持球人的左右侧偏移位置采用更加严密的盯防。此外,与热火注重于对球的施压不同,勇士更加注重的就是让对手进攻发起得难受,通常来讲上线三个球员均会将手臂张开,完全筑起一道近乎于手拉着手的屏障。

那么在一切的防守变化之中,尤其是这类人盯人瞬间变3-2的时刻,就如同我们上文中在热火内容里提到的需要的就是球员们多年以来的防守默契,以及对于进攻的具体运行轨迹的判断。




热火和勇士在具体的联防变化中,区别又在哪里呢?

一样的联防强队,不一样的变化维度:

对于勇士而言,其实我们从上述列举的几个例子中也能够感受到,相对于热火来说,勇士在落实到具体某一回合的防守选择上,并没有热火如此复杂多变的防守变化,当然,这是相对而言的。

从热火的角度来看,其往往能够在一个防守回合中,将1-2-2,3-2,2-3和人盯人这几类防守形式有机结合,我们甚至能够在某个防守片段中看到这4种防守形式的其中3类。又或者说,通过上述的这些例子,我们能否注意到热火的另一个特点:

只要当对手并不是处于动态,对手的持球人要么是等待挡拆,要么是个人想要单打而拉开空间或者做些试探不。此类相对静态的进攻选择之下,热火就会根据场上形式顺势回到某一种联防站位里。

这是热火的一大特点,也是为什么我们从观感上来看能够感觉到热火有如此多变化的原因。

而对于勇士来说,其相对变化少些,通常来说在一个防守回合中有着两重的变招,例如从人盯人变1盯4联,从2-3变3-2之类的,这其中的原因也和我们之前所说的科尔对于防守的坚持有关。但和热火另外不一样的在于:

如果说热火的联防变化具体落实到的是某一个回合中的千变万化,那么勇士的联防变化就是一个回合与一个回合之间的变化之大,变化之多。对于勇士来讲,或者说对于科尔那既“坚持”又“激进”的策略习惯而言,其往往会在一场比赛中从策略大方向上做着多重的变化,可能上个暂停还采用着人盯人,下个暂停忽然变成2-3联防和3-2联防的交叉运用,再随着某名球员的上场瞬间变成1盯4联。

因此,当我们落实到某一个回合中时,我们去细细分析科尔的防守布置,会看出在细节处理上的激进与坚持,但当我们去回顾整场比赛之后,又能够感叹原来全场比赛做出了如此多变的防守变化。

这也就是二者均作为联防强队,但不一样的变化维度。


二者在联防变化中的共性又是怎样的呢?

与其说是联防变化中的共性,不如说这是作为防守强队的普遍共识和规律。

作为一只防守强队而言,笔者一直强调的点在于场上的5人中最多只能有1.5个防守弱环,其中的“1”是相对于其他4人的防守能力薄弱点,其中的“0.5”是某一名球员综合防守表现不错,但可能由于某一块会成为防守针对点,例如蹲坑形内线的防小个弊端,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其他球员的上线扫荡和抢掩护以及一些2-3联防保护。

此外,我们可以看到热火的勇士相似的防守配置,阵中都有例如阿德巴约,塔克,巴特勒,格林和威金斯这样出色的防守者,且是能够承担多个位置的防守球员。在而今时代,也必须具备一套能够完成换防的阵容,而这两队也都兼备。同样得,阵中都有能够在DPOY候选人榜单上入选的球员,阿德巴约和格林。

当然,出色的教练组和团队也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好的球员能够在某些回合中一人完成多人的防守人物,但当落实到季后赛的长征程,落实到具体形形色色的对手之后,教练组们因队制宜的防守策略以及根据对手弱点做得针对性打击就弥足珍贵。

而如果要再细化一些,谈谈为什么这些球队能将联防守好,能将联防多变。从上述的例子中我相信我们也能够感同身受,无论是在防守环节严丝合缝的纪律还是在某些时刻球员处于防守意识的判断来带动整个防线的变化。




今天的干货解析就到这里啦。

如果各位球迷朋友们觉得这篇文章还不错,欢迎多多点赞+关注作者!

如果大家对于这方面的内容感兴趣的话,笔者也将做出更多关于防守细化的解析,包括今年西班牙的联防究竟又是怎样的一种防守以及凯尔特人同样作为防守强队呈现的又是哪个方面的防守类型呢。

多谢支持!


阅读 87139

这些回复亮了

discusser-avatar

跑动射手

亮了(74)
查看回复(2)
回复

就喜欢这种帖子

discusser-avatar

韦德zz

亮了(41)
回复

好贴,顶一波

discusser-avatar

IGPagonX

亮了(29)
查看回复(1)
回复

想看懂NBA顶级防守队伍的防守门槛还是稍高了点。看懂了就会发现这种体系防守简直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