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灯|曼联存在的诸多问题:桑乔、球场、出售和沉湎于过去的辉煌

header
关注

上赛季末,曼联推出了最新的复古系列球衣。它不是一套新的队服,而是一件重新发行的球衣,这是一件经典的蓝色球衣,他的设计理念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那段辉煌时期。

很多球迷都很喜欢这件球衣,在老特拉福德的很多工作人员也很喜欢它。他们当然也喜欢阿迪达斯Originals发布会上的广告:81岁的弗格森爵士站在球场的一个停车场里,穿着一件老式的风衣,愤怒地敲击着手表,一群球迷包括一些熟悉的面孔,登上一辆破旧的80年代风格的巴士外出游玩。

曼联商业部门中的一些人认为,这则广告可以算得上是一次怀旧之旅。向俱乐部历史上最具标志性的人物致敬是无可厚非的——巴斯比爵士、贝斯特、坎通纳、基恩、贝克汉姆,当然还有弗格森。但是埃尔文?李-夏普?包括摩根的出现有什么意义,这真的是一个全球娱乐品牌应该做的事情吗?

这种分歧在曼联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从商业部门到青训学院,如今的曼联要么过于执着于俱乐部的辉煌历史,要么过于脱离俱乐部的现状,要么过于全球化,要么又过于保守,要么过于冷漠和公司化,要么又过于舒适和固步自封。

这是其他俱乐部也需要面临的一种平衡行为,但曼联现在已经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品牌。你如何在忠于自己根基的同时向世界来推销自己的品牌?

多年来,在弗格森的管理下,随着曼联商业帝国变得越来越强大,红魔被视为球场内外的终极标准。但进入2023年的曼联似乎对未来很迷茫。在老特拉福德历史悠久的主场,它们甚至不再舒适,就像球队的表现一样,在格雷泽家族的所有权下,曼联似乎已经逐渐褪去了光环。

这与最近球队在球场上的成绩无关,尽管曼联在新赛季开始的几周里已经遭遇了三次失利(客场输给热刺和阿森纳,主场输给布莱顿),但在重返欧冠客场对阵拜仁之前,他们似乎应该保持乐观的情绪。

在经历了一段收入持平和下降的时期后,曼联在过去六周里庆祝了两个重大阶段性成果:与阿迪达斯签订了一份为期10年、每赛季价值至少9000万英镑(1.1亿美元)的新协议,与高通技术公司签订了一项每年6000万英镑的球衣赞助协议,该协议将于明年夏天开始生效。

然而,在弗格森离开后的十年里,作为一家俱乐部,曼联似乎一直处于漂泊之中。

他们要么过于执着于俱乐部的历史,要么过于轻视俱乐部的历史,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曼联前执行副主席伍德沃德对待索尔斯克亚的态度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在2019年初,他曾为索尔斯克亚提供了一份为期三年的主教练合同,2021年的7月他又与索尔斯克亚续约了三年,然后失去信心,随后在四个月内解雇了他。

但有一件事得到了广泛认同,那就是曼联在格雷泽家族所有权下的停滞感:球队、球场和涉及业务的许多不同方面。

每一位曼彻斯特员工似乎都喜欢讲述他们在与时俱进的过程中的尴尬挣扎。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很值得人们去思考,即俱乐部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无法出售印有6400万英镑丹麦新中锋霍伊伦名字的球衣,因为著名的Megastore的员工没有被授权在他签约之前订购字母“Ø”,尽管亚特兰大旷日持久的转会早已经完成。

还有一个例子是2016年英超联赛对阵伯恩茅斯的比赛被疯狂推迟,当时在老特拉福德球场的一个厕所里发现了一个可疑设备,一部绑在铅管上的手机,几天后才发现这是一个安保公司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次安全演戏中放置的假设备。

其他人则列举了IT问题或找电工的困难。如果这些听起来像是几乎每家俱乐部都可能发生的琐碎的小问题,那它们就本不该发生在曼联这种规模的球队中,用许多社交媒体上关于现代足球肥皂剧所喜欢的比喻来说……我们谈论的可是曼联。

去年11月,格雷泽家族为曼联设定了80亿美元(64亿英镑)的要价,现在他们似乎认为这家公司的价值可能要高得多。

一家价值80亿美元的公司,“头号运动中的头号俱乐部”……但这家俱乐部直到2013年弗格森退休后才推出推特账户,直到2018年才成立女子足球队,曼联在这两种情况下都成为了最后一支这样做的英超球队。这家俱乐部在后弗格森时代经历了八年的不稳定决策后,直到2021年才任命了一名足球总监。

最近,曼联对格林伍德的处理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尽管格林伍德的指控被撤销并且他本人也否认了对他的所有指控,但曼联仍坚持认为应该在其他地方重启他的职业生涯——此后他以租借的方式加盟了西班牙球队赫塔菲——但这是在首席执行官阿诺德在得知将这位前锋重新纳入一线队遭到了一些员工的愤怒反应之后做出的决定。

阿诺德随后在致曼联员工和支持者的公开信中表示,他得出的结论是“格林伍德没有犯下他被指控的那些行为”,而他们的做法看起来只是为了应对“巨大”的社交媒体压力。

格林伍德事件似乎总结了足球行业缺乏企业价值观和道德指南针的问题。但是需要再次重申的是,这可是曼联。尽管阿诺德谈到了对格林伍德调查的严厉态度,但一旦舆论变得强大并联合了高层中的一些人——尤其是女性工作人员——曼联的处理方式和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曼联最近开始向客户或合作伙伴发送包装精美的球衣,包装的盒子上写着这样的信息:“在曼联,模范标准定义了我们是谁。”

但如今,这些堪称典范的标准——弗格森的标准或者说是巴斯比爵士的标准——似乎只是反映了俱乐部目前的状况。

当滕哈格在上周五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面对媒体时,媒体议程上的主要话题涉及的是一名不在场的球员。

之前是格林伍德,这次换成了安东尼。滕哈格一再拒绝回答有关这位前锋以及他是否希望他回来的问题。在8月份的一次采访中,他表示自己已经与董事会分享了自己的观点。这一次,在做出决定后,曼联主教练表示,他更愿意“专注于可用的球员”。

本周,曼联价值8590万英镑的巴西边锋安东尼被允许休假,“直到另行通知”,因为他将继续处理对于家暴的指控。在三名女性提出指控后,这位23岁的巴西球员正在接受巴西和大曼彻斯特当局的调查,但他否认了这一指控。

滕哈格本周再次试图避开争议,将焦点转移到可用的球员身上,因为舆论的焦点从安东尼又转移到了俱乐部价值7300万英镑的边锋桑乔身上,他因为训练中的表现问题而没有进入对阵阿森纳的大名单,而他与滕哈格的矛盾也逐渐公开化。

自从去年从阿贾克斯来到曼联以来,滕哈格花了很多时间去灭火:痛苦的开局、C罗的愤怒、0比7惨败给利物浦的耻辱、格林伍德的问题,现在还有安东尼和桑乔的问题。人们很容易忘记,在这些不同的危机中,曼联赢得了联赛杯的冠军,并在上赛季的英超联赛中获得了值得称赞的第三名。

滕哈格带来了某种稳定。但现在曼联的每一次进步都感觉很脆弱,就像在范加尔、穆里尼奥和索尔斯克亚治下的那些积极时刻一样。在过去十年的各个阶段,在成绩短暂好转后,俱乐部内部都有成功“重置”的说法。但这种“重置”似乎从未完全令人信服。但是,只要格雷泽家族保持控制权,平庸文化持续存在,完全“重置”似乎是不可能的。

曼联在后弗格森时代所做的很多事情看起来都是被动的:他们的大部分管理任命,他们在转会市场上的许多收购。俱乐部后弗格森时代最昂贵的六笔签约名单看起来有些令人尴尬:博格巴、安东尼、马奎尔、桑乔、卢卡库、迪马利亚。现在轮到排名第七的20岁的霍伊伦来扭转这种不受欢迎的趋势了。

正如阿诺德去年所说,在一次与曼联支持者的私人(压力很大)对话中,他承认俱乐部已经“烧光了现金”和“砸了一大笔钱”。阿诺德还暗示了伍德沃德的失败,他问道:“你想让我买下球员吗?难道还不需要敲响警钟吗?”

伍德沃德花了将近八年的时间——八个夏季转会窗口几乎一片混乱——任命约翰-默特朗担任足球总监,前曼联球员弗莱彻担任技术总监。它带来了一种更结构化的方法,但在五个转会窗口期之后,曼联的引援策略仍然毫无头绪,引援记录也是惨不忍睹。

然后是青训学院。很少有俱乐部像曼联那样重视年轻人的发展,自1937年10月以来,除了“92班”的成材率较高之外,曼联本土青训球员的质量每况愈下。曼联球迷也逐渐对曼联青训停滞不前的现状感到麻木,并活在了过去的辉煌中,尤其是阿森纳、曼城和切尔西为自己的青训学院树立了新的标准之后。

许多长期服务于曼联的员工都已经离开了这里,尽管70岁的托尼-惠兰留下了他对巴斯比时代的记忆和见解,但其中一位离职的员工说“我的心和灵魂都被撕裂了”——这句话还适用于整个俱乐部,但他说青训学院就是这种观点的完美例证。

“变化太大了,”他说。“曼联曾经很繁荣,这里的人都拥有曼联的DNA。今天,这里的环境寒冷而无情,我相信这为整个俱乐部和训练场定下了基调。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太多的人来到这里,想要留下自己的印记。”

尼基-巴特是著名的92班成员,他在担任青训学院教练和一线队发展负责人之前,他曾以预备队教练的身份重返俱乐部,并于2021年3月离开,也就是默特夫被任命为足球总监的11天后,他也暗示了自己的沮丧心情。巴特觉得自己“几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这是一个很难评估的问题。92班已经过去了30多年。弗格森退休也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在索尔斯克亚早期,曼联“DNA”的说法听起来很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说法变得愈发空洞。与辉煌岁月的联系并不一定能让一个人成为这份工作的最佳人选。无论在哪个部门,曼城的员工中都很少有前俱乐部球员的身影。

2018年12月,另一位92班成员加里-内维尔严厉批评了他或他的一位前队友应该担任曼联足球总监的建议。他在天空体育节目中说:“一百万年后绝对不会。”“我们需要的是最顶级的专业人士。我们必须消除这种情绪。‘让他回来!’。不,去找最好的人,他们经营着世界上最好的俱乐部,并能够带来革命性的改变。”

曼城正是这样做的:他们任命索里亚诺为首席执行官,贝吉里斯坦为技术总监,瓜迪奥拉为主教练,以及其他许多才华横溢、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他们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实现同一愿景。

那些离开曼城的人在其他俱乐部担任了更高级的职位,而曼联的员工似乎并没有以同样的方式被其它球队垂涎,也许是因为曼联的变革进行得不太顺利。

九个月过去了,曼联的出售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贾西姆酋长和拉特克里夫爵士都提出了价值约50亿英镑的报价。但格雷泽家族或许想要更多回报,他们仍然没有真正的迹象表明他们会出售曼联。

在格雷泽家族的所有权下,俱乐部已经陷入了困境。阿诺德承认,当他告诉那些抗议的支持者,“为了未来,为了投资一个新的体育场和一个最新最棒的训练场,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我们必须吸引投资者。你要么借钱,要么投资。钱必须来自某个地方”。

这种不稳定的感觉一直存在。

曼联在今年夏天坚称,即使投资和收购风波没有进展,他们的转会业务也不会受到影响。他们仍然表示,在经历了一个夏天之后,他们进行了大量投资,他们从国米签下了喀麦隆门将奥纳纳,从切尔西签下了英格兰中场芒特,从亚特兰大签下了丹麦前锋霍伊伦,并从佛罗伦萨和热刺租借了阿姆拉巴特和雷吉隆。

老特拉福德的衰落有时被夸大了——它仍然是英超最好的球场之一——但与其他地方的许多新设施或重建设施相比,它确实显示出被忽视的迹象。

曼联在卡灵顿的训练基地也是如此,当曼联2000年搬到那里时,这里被描述为最先进的训练场——这是对他们以前的训练场的一次重大升级,与他们的任何对手都不同。

相比之下,去年12月,曼城宣布对伊蒂哈德球场进行重新改造。计划(包括在北看台增加7900个座位、一家新酒店、办公室、一个新的球迷区和一栋包含售票处、一家大型商店和一座博物馆的八层新建筑)于2月公布,7月获得规划许可,建筑工程正在进行中。改造预计将耗资3亿英镑,计划于2026年完工。

曼联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家收入能够与曼城在球场内外的表现相媲美的俱乐部之一。在不同的统治者下,他们都拥有着新的雄心和新的愿景,但实际的付出却截然不同。

曼联处于危机话题总是相对的;在弗格森退休后的10多个赛季里,他们只有一次跌出了英超前六名之外。那一年,也就是弗格森退休后的第一年,他们获得了联赛第七名。这也是他们唯一一次错过欧战。

这就是现代足球的现状。最强大的俱乐部现在变得非常富有,财力投入也相当惊人,他们几乎不可能遭遇严重的失败。十年的动荡似乎让格雷泽家族受到了伤害:俱乐部的商业收入停滞不前。但即便如此,即使在这个品牌因涉及明星球员的不经编辑的故事而受损的时候,曼联还是设法与阿迪达斯和高通达成了这些巨额交易。即使在最困难的时期,曼联也很容易被出售(只要格雷泽家族想卖的话)。

曼联在球场内外仍然有很多坏消息会传出。有些故事是琐碎的(大卖场的霍伊伦的球衣风波),有些故事是不受欢迎的(桑乔和主教练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有一些故事(格林伍德和安东尼的问题)是无情的。

球场上的成绩在很大程度上总是会影响俱乐部内部的情绪,但很明显,即使上赛季在滕哈格的带领下,比赛日再次出现了一种感觉良好的因素,那么多曼联工作人员对格雷泽家族的也有着同样的厌倦感。

曼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得到一个解决方案,理想情况下,他们渴望一个新的开始,因为俱乐部仍然从其丰富、几乎无与伦比的历史中汲取灵感,最终以新的目标去展望未来。

阅读 3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