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五年逆袭之路,可兰白克:感谢那些曾经否定我的人

回首五年逆袭之路,可兰白克:感谢那些曾经否定我的人

虎扑篮球5月14日讯 从被挂牌的板凳队员,到冠军队的队长。可兰白克用了5年,完美逆袭。

5月11日,可兰白克的蜡像陈列在深圳文博会的现场,他做为乌鲁木齐展团的特邀嘉宾出席开幕式,以传播新疆篮球文化的使者身份参加文博会。一周前,他代表新疆男篮领回了“新疆青年五四奖章集体”的荣誉证书。一个月前,他和队友站上了中国篮球的最高领奖台。

如今,他从容的与政府官员洽谈,以流利的口才到一些学校做报告,和师兄木拉提、买吾兰经营着一份高大上的体育产业。

5年前,他被迫“流放”山西,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冰冷的板凳上,终于因队友伤病得到机会,在残酷的竞技场,他搏回了人生。这段故事也成为CBA的励志经典,广为流传。

回首往事,可兰白克说:“感谢那些曾经否定我的人。”

他说,在那些失去亲人,以及坐枯冷板凳的日子里,陪伴他的是威尔史密斯的电影《当幸福来敲门》,以及几乎翻烂的《卡耐基全集》。

时过境迁,生活和境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但他的处事方式却一如当年。

一直跟拍CBA比赛的摄影记者常常抱怨,很难拍到可兰白克比赛中的好图,原因是他持球的时间很短,一拿到球总是传给机会更好的队友,绝不粘球,从不单打独斗。

他是新疆队为数不的,每次被换下场后都会向四面观众席行礼的球员。

在“新疆青年五奖章集体”的颁奖典礼上,他为了照顾别人的身高,低调的站在台阶下。

在大开大合的人生里平静如初,他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怎样呢?看完以下我与他的对话,你或许能找到答案。

H:夺冠一个月了,从冠军的喜悦中走出来了么?

K:从举起冠军奖杯的那一刻,我心里就已经平静下来了。随之而来的是压力和更强的使命感,我觉得自己和球队都翻开了新的一页,对球队来说,这个冠军仅仅是开始,而我自己也有更高的目标,不单是只为新疆争光,我还想在国家队为中国争光。最好的风景永远在前方。

当然,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得到认可,那种感觉永远不会忘,更大的收获是我们团队强大的凝聚力,这是过去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过的。

H:冠军赛季,你给自己打几分?

K:也就七、八分吧!虽然最后的结果成功了,但是我觉得包括我,还有队友们都还有更大的潜力。

H:这些年,你也是国家队的常客,这次新疆队7人入选,你也算里面的带头大哥,怎么看待?

K:不能说大哥,长栋还比我打一岁,其他球员比较年轻,到时候肯定会相互照应。王子瑞、阿不都他们都是在全运会上表现特别出色,所以这次国家队也给了他们机会。

其实我最想说的是,我们在成为CBA冠军后,一下有这么多的球员入选国家队,确实和以前的意义不一样,也是一种光荣吧。

H:国家队要报到了,你有什么打算?

K:我跟俱乐部,还有国家队方面都沟通了,计划请一个月的假。因为最近四、五年了都是联赛一结束就会去国家队集训,少则三、四个月,多则半年。身体劳损的伤病慢慢多了,今年膝盖不太好,前几天刚检查过,膑骨和软骨因为运动强度太大有打磨,考虑尽快去美国详细检查及康复。

另外,今年夏天要针对现在身体情况做一些运动方式的改变,来进一步提升状态和能力。

H:打完全运会也有十几天了,最近在忙些什么?

K:到深圳参加文博会前,一直在南疆做一些活动,其中包括一些与慈善有关的。

H:你在做慈善?真不错啊,怎么想到做这些?

K:我的家乡克州现在还是比较贫困,每次回家我都会到一些贫困地区的学校去看看,就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年,和我几个发小做了一个以我名字命名的小型慈善活动,我自己掏钱给一些贫困孩子们买了一些书包、篮球。

虽然捐赠的数目不多,但我知道这对他们很重要。我在兵团二中上学的时候,想买一双篮球鞋,家里都很艰难,我理解那种滋味。

今年,慈善的事情还要继续,前段时间我就在忙这事。从深圳回来后,过几天,我还要回克州。计划资助学生,还要建一些书屋,给贫困学校买些运动设施,对一些条件好的学校开展篮球课堂。这次回去,克州州长还要接见我,我会跟他谈谈我的想法,现在政府层面也很支持我做这些事情。

H:五四青年节,你的母校兵团二中举行成人礼,你去做报告了?

K:我以演讲的形式,跟他们分享了一些我自己的经历。我也告诉那些想走篮球路的同学,无论你多么热爱,但首要的任务是要把学习搞好,因为有知识有文化,会提升对事情的理解能力。用我的经历激励他们,上好学的同时也能成为他们想要成为的人,好比我成为职业球员。

球员其实对青年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所以必须给他们传递正能量和正确的人生观。

H:这个冠军赛季,也是你第一年当队长,和以前做球员有哪些不同?队长都干些什么?

K:球队各方面都有教练团队的专人负责。我能做的,首先就是努力做好自己,从训练、比赛的细节去带动和感染队友,比如赛场上会给一些队友鼓励,或者提醒。

当队友有出彩的表现时,我会比他们更激动。

场下会和一些队友谈话,这个赛季我沟通比较多的是外援安德雷-布拉奇和达柳斯-亚当斯。布拉奇很好沟通,因为有两个赛季的默契。亚大斯年轻嘛,也比较有个性一些,但有时候会情绪不太稳定。

这个赛季,我们对那种在场上因负能量而影响球队整体的行为零容忍。

所以俱乐部也在他身上下了不少功夫,我也在以我的方式给他灌输球队集体利益至上的概念,以哥们兄弟的角色跟他去聊,让他更放松,有时候也会有好的效果。我经常跟他出去吃饭,我本身也喜欢美国的文化、音乐,也爱听他说,而且我们俩都很喜欢球鞋。

H:这些年你的人生发生了很大变化,感觉自己内心和以往相比有哪些不同?

K:我妈常跟我说‘儿子,我不需要你多么辉煌,只要你身体健康,开心就够了。’,最初并不太理解我妈的话。随着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先是父亲病逝,然后我自己又被挂牌,背景离乡去坐冷板凳,才发现人生需要去面对的太多了。

和最初相比,我在喜悦、失落时情绪不会大起大落,能保持平稳、乐观的心态。

所以感谢那些经历,还有那些否定我的人,我会记住他们,但我不会表现出来,只会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们是错的。我坚信:越努力越幸运。

H:如今的成就,给你的生活带来哪些变化?

K: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家人都非常疼我,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一直是我的目标。

现在我可以凭能力让我妈妈来乌鲁木齐和我一起生活,我在乌鲁木齐买了两套房子,一套我和我妈住,一套给我姐。我有4个姐姐,有做个体小生意的,有在单位上班的,我都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她们,比如姐姐孩子的学费我都包了。另外,我还买了个车给我姐开。

这几天忙完手里的事,我就准备带上全家人去旅游,因为新疆人很难见到大海,想带妈妈、姐姐们去一个海景好的地方。

另一些变化,就是我可以凭自己的影响力,帮助家乡的一些贫困孩子。

H:很多人都觉得你特别谦、低调,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能保持?

K:我们家5个孩子,从小家里不是很富裕,尤其到了兵团二中,也会羡慕那些条件好的孩子。从上学到后来打球,一直觉得身边有很多人都很优秀,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我的起点和平台都不高,知道那种不被人尊重的感受。

父母也一直跟我说,不要因为追求一些东西去改变自己。

我的一些小学同学,还有兵团二中的同学碰到我都会说:“可兰,这么多年你的性格一点都没有变”,我听到这些话特别开心,也觉得很温暖。

(转载自微信号瓦尔登湖)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