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龙儿:去年落选不是坏事,六年前曾有过试训

惠龙儿:去年落选不是坏事,六年前曾有过试训

虎扑9月28日讯 香港西贡,海风阵阵,这个当年的小渔村如今已经成为了香港的后花园。在这里长大的惠龙儿,一早就是游泳小能手,养成了一个爱吃海鲜的胃,还差一点当了游泳运动员。

惠龙儿还有个更容易被人记住的“标签”,因为英文名叫Duncan,又都是篮球手,他也因此被唤作“香港邓肯”。

篮球之外,由于海边长大、儿时练游泳的这段经历,他一直特别关注游泳比赛。就连喜欢“石佛”邓肯的原因,都不仅仅是名字相同,还因为“他也是从游泳转到篮球,我也是这样。”

在今年8月之前,惠龙儿完全没想过自己会去盛产游泳明星的杭州打球。这大概也是一个人和一座城市的缘分。只不过,这段缘分的开始,看起来有些突然。

杭州一场秘密的筹谋

7月28日,惠龙儿率领南华篮球队第四次加冕了香港甲一联赛冠军,他个人也拿到了第二个总决赛MVP。在香港半职业联赛,他已是“一览众山小”,渴求挑战更高的山峰。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杭州闷热无比。浙江队总经理方俊,正在秘密筹谋着8月2日要举行的CBA选秀大会事宜。

这一次,他们派出了总经理助理蒋勇去北京参会,只告诉他没有选人任务,就是去走个过场。蒋勇参会那天的正装,还是他临时借来的。

选秀开始,前面4支队伍的流程走得非常快,要么秒选,要么弃权。浙江队是第5个,现场主持人刘星宇已经点到了球队名字,蒋勇抬头对他指了指耳边正在通话的手机。

刘星宇提醒他,按规则他有2分钟时间可以决定。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一些微妙。那通电话里,人在杭州正盯着直播的方俊指挥道,“惠龙儿还没被挑走吧,那我们要了。”

蒋勇有些懵,又确认了一遍,“是选惠龙儿吗?”毕竟此前,大家都知道惠龙儿已经去福建队试训,福建队也被外界认为是摘走惠龙儿呼声最高的球队。

挂断电话,送上选卡,姚明宣布,上台留念,尘埃落定。当天,“截胡”成为了这场选秀大会的关键词,人情世故靠边儿站。

方俊事后才透露,就在选秀前几天,教练组已经事先圈了两名参加选秀的球员,做最后的评估和决定。“都是秘密进行的,为了防止意外,这件事仅限于极少数两三人知道,我们也完全没有联系球员本人和经纪人。就连蒋指导想要球员全场比赛的视频,我只好自己动手在网上下载。”

“兴奋喏!”得知自己被浙江队摘得,惠龙儿满心雀跃。为了这一天,他准备了太久太久。

当天,他从北京返回香港家里已是深夜12点,次日一早他就坐上了前往杭州的飞机,“因为我想用最快的速度,去看看这支球队。”

迟到了一年的机会

去年,惠龙儿甚至是状元秀的热门人选,在选秀周上的表现非常不错,结果出乎意料,最终坐凉板凳也没有球队选他。

回想那灰暗的一天,“真的有一点点心痛。”后来有媒体说是因为经纪人狮子大开口导致了选秀失利,但惠龙儿归结为:自己仍不够优秀。

于是在过去一年里,他拼了命地请教在香港的教练,以及征战过CBA的队友罗意庭,“我还有哪里可以提升,CBA四号位需要哪些技术?”

他暗自发誓:一年之内,个人技术一定要进步,来年再战!

他对CBA做了大量研究,“我大概知道有哪几个球队会可能需要我,像广东、辽宁、新疆啊我都不会有机会,哪些球队的内线是怎样的,都做了很多功课。”

这就是为什么,选秀大会上被浙江队提前选走,在众人惊愕中,惠龙儿自己却不算惊讶,“无论哪支球队选我,我都开心,因为如果不需要我的话,就不会选我。”

他清楚现在自己没得挑,能有一个有他的位置,能打上球的球队要他,他就乐意打包行李欣然前往。上一年的失败,让他把姿态放得很低。

“去年选上了,跟今年选上了,会是很大的不同。现在来看,去年没选上,一定是好事。”现在,他终于可以高兴地说出,“去年虽然没选上,但是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自己,更是好事一桩。”

教练从sir变成了蒋导、刘导

这天急匆匆赶到杭州后,惠龙儿对一切都很好奇。俱乐部先带他去看了正在浙江职业体育技术学院的球队训练,也跟教练和队友们见了面。

“初步印象就很好,教练团队人非常多,经验也很多,他们跟我说需要有更多的四五号位,我觉得在这里我有机会可以帮助球队。”

这也是他第一次到杭州,“看完之后,有信心了,也放心了。”第二天早上他又返港,回去备战代表中国香港出战的亚洲杯。

巧的是,他发现在这届亚洲杯上大放异彩的中国队吴前,正是自己还不曾谋面的新队友。“因为赛程原因没有见上面,但是我看了电视,他打得很好噢!”

8月的最后一天,惠龙儿推着行李再次飞抵杭州,正式开始了跟队训练。大家发现,这家伙的普通话比想象中好太多了,沟通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但对他来说,有太多东西要慢慢转变。好比对教练的称呼:从sir变成了蒋导、刘导。“刚来有一点点不习惯,刚开始我都叫教练,现在可以有反应了。”还有教练们的东北口音,一开始他还要请教队友,听多了也就适应了。

和年轻队友们相处,让惠龙儿觉得尤为舒服。打完和山西队的测试赛后吃饭,比他小了整整10岁的队友程帅澎,会往他碗里夹菜,“龙哥,吃!”

相比记住队友的名字,他对众人的绰号更了然于胸,我让他认一下坐在身旁的张永鹏,他脱口而出,“二宝!”

放弃加拿大国籍

出生在香港,读完中学后惠龙儿才去加拿大的大学打球。2米05的大个子,当时却只有95公斤的小体格,跑步慢,对抗差,最后仅有一个大学的球队接纳了他。

在加拿大每天训练和对抗的量都很大,在那里第一次开始有技术教练帮他抠技术。3年后他回到香港,长了快20公斤肉,打球意识也脱胎换骨。

他从香港一个排名靠后的球队打起,慢慢地变成了“最好的四五个内线之一”,接着他去了更好的球队,最后去了最好的南华队,从替补打到先发,然后成了全香港最好的内线球员。

所有的经历都在告诉他:努力者,天不负。难怪他放弃加拿大国籍也要回来打球。

为什么他会这么渴望进入CBA职业联赛?惠龙儿说道:“我喜欢打,重点是要帮球队赢球,然后每一个队友都有得分。我的实力在CBA真的是一般般,我想要每天都有进步,提升自己阅读比赛的能力,但最重要的是球队赢球。”

到了杭州,他每天都带着这样的劲头训练,这人好像天生自带领袖气质,“每场得分很多但不赢球,就没什么意思。”

他特别具备一种化挫折为动力的能力。大概六七年前,他还在念大学,有个朋友是高吉安的朋友,说东莞队(现深圳队)想要个内线球员去试试。“我去试了,但其实我很不想去的,因为我知道我的水平肯定不够。”

事实也是如此,当时他确实还无法胜任。“但是高吉安教练对我说‘你不错的啊,你现在水平不够,但是你努力的话,希望很多年以后可以在CBA看到你。’”

坐地铁游览杭州

“杭州的天气我很喜欢。”惠龙儿在这里适应得飞快,不过来了杭州就得和女朋友异地恋,惠龙儿表示毫无压力,“她很支持我来这里的。”

来杭州已经快一个月,虽然训练任务非常重,可他还是想在开赛前多了解这座城市一点。难得放假的时候,在经纪人的陪同下,他去了嘉里中心买东西、吃饭,感叹道“感觉这里跟香港差不多的。”

他还有个亲姐姐在上海工作,自己一个人已经从杭州坐高铁再转地铁去探过亲了。

当然,来到杭州,怎么能不去西湖打卡呢?

性格沉稳的惠龙儿一下子兴奋了,“我一直很想去西湖的,坐地铁能到吗?听说这里是杭港地铁,不行我手机叫个车好啦!”

本文转自公众号一起运动汇

(编辑:王宇辉)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