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媒:刘炜与四川合同结束后将加盟上海教练组

沪媒:刘炜与四川合同结束后将加盟上海教练组

虎扑5月12日讯 据消息人士透露,四川队后卫刘炜与球队的合约即将结束,他很有可能在合同期满后选择结束球员生涯,回到上海队加入教练组。

再过十几天,刘炜与四川队的合约将结束。他很可能就此结束职业球员生涯,回到上海队,成为教练班子中的一员。得知此消息后,记者与刘炜通了电话,巧的是他正好在上海。刘炜说道:“因为父亲生病住院治疗,我向俱乐部请了几天假,回沪看望父亲。”所幸最后手术很顺利,没有出现让刘炜担心的事情。他说第二天要去四川,月底合同全部结束后再回沪

当晚,记者与刘炜相约在他家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话题自然从他将回上海男篮谈起。“我现在真的还不方便说,毕竟合同要到月底才结束,俱乐部的老板说还要跟我谈一次,我现在就说这些好像还不太合适。”尽管刘炜没有亲口证实,但记者已从可靠渠道得知,四川队方面已了解刘炜想回上海的想法,而上海队高层也已与刘炜有充分沟通,刘炜今年夏天回上海队成为教练团队的一员,应该不会有大的变化

由于有了四年前“含泪离沪”的风波,刘炜和姚明现在的关系怎样,是球迷们非常关心的话题。刘炜的答复很干脆:“我和姚明之间的心结已完全解开,现在已没有什么隔阂了。有些事情,只能将来合适的时候再和你讲。我和姚明之间实际上是没啥事的,应该是有些其他因素,当初与姚明之间肯定是有很大的误解。后来王指导(王群)在里面做了很多沟通工作,至少从去年开始,所有误会都已化解了。虽然我和姚明还没有当面再谈过这事,但他去年就想让我回上海,还亲自与四川方面联系,这就证明我们之间已没啥事情了。后来,四川确实后卫缺人,俱乐部老板也自己跟我说非常抱歉把我留下来了。

刘炜在四川打球,虽与姚明见面不多,但逢年过节还是会互发微信祝福,遇到时也会聊得很开心。尽管当初离开上海有些不情愿,但回过头再看这件事,刘炜又有了新的感受。“出去四年,感到自己的眼界、想法和格局更宽了。如果一直待在上海的话,有些方面是提高不了的。在新疆也好、四川也好,在新环境中去适应新的球员、新的球迷,新的朋友,对我整个人生应该有很大的帮助。你也知道我不可能一辈子当球员的,这样的历练,对我接下来当教练或做其它的事都会有很大很大的帮助。特别是思想和心理上,更成熟了。”

在谈到二十多年球员生涯中最想感谢的人是谁时,刘炜说:“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是王指导。因为他化解了我和姚明之间的很多事情,我很感谢他。”刘炜口中的王指导,就是现在的上海队总经理王群。“虽然他当了总经理,但我从来不叫他王总,还是习惯叫他王指导。他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也是带着我长大的。他不仅仅是在篮球技术上对我有很大帮助,更多的是他教会了我怎样做人。对我来说,他一直是除了父母以外的又一个亲人,包括现在也是。他就像一个智者一样,在他身上会学到很多东西。有时候碰到问题时,我会想,如果王指导碰到这个问题会怎样做。这是真的,虽然不是每次都这样,但这样的想法会经常出现。当然我也会去直接问他,他就像我的亲人一样。所以我要讲,他是我最要感谢的人。”

打了这么多年球,最让刘炜感到困惑和痛苦的,是一直没能适应舆论压力。“我其实很长时间都处于很大的压力之中,这两年稍好一点。尽管网上媒体和球迷的评论我可以当作是一种磨练,但经历这个过程其实也是有不少痛苦的。这样的压力,从我进国家队第一年就开始了,反正一输球就说我打得不好。自从2002年亚运会后,我就再也不上网看新闻了。直到现在也是如此。当初自己也年纪小,如果我顶不住的话,你们也看不到现在的我。直到2014年没去国家队时,才松了口气,我当时想,我不去了你们就无法说我了吧。反正已被黑了一辈子了,我也不再多说了。还是这句话,时间会见证一切。”

刘炜说他年轻时对付压力的方法就是睡不着就到操场上跑、到球馆里练。“当我耗尽全部体力累得只能倒头就睡的时候,就不会再去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了。这也带来了一个很好的结果,我的体力好了,我打球的技术提高了。”刘炜这样说道。

谈到他为何每次回上海打球,都要在比赛结束后绕场一周与挤在看台前排的球迷一一握手打招呼时,刘炜讲了这样一段故事。他说道:“第一次从新疆回到上海打客场,我一开始并没有这样,只是在场上向大家招招手。后来有保安来休息室找我,说球迷一定要我返场,我不去他们就不走了。我回到场内真的被球迷感动到了,眼泪也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我几次回来打客场,每次都会在与球迷告别时落泪。热情的小黄鱼球迷会的球迷,那对看我打球十几年的老夫妻,都让我难忘。今年我儿子第一次去看我比赛,我也带着他在场内和球迷握手打招呼,走了一圈我到后来已抱不动他了。你知道我儿子对我怎么说,他说爸爸我想哭。我问他为什么想哭,我儿子说他们都哭了我也想哭。”

刘炜现在儿女成双,儿子5岁,女儿2岁。他坦言:“我在外地时只能通过视频看到孩子,有时看看他们吃饭的样子也很开心。以后也许会试着培养他们打篮球的兴趣,但主要还是看他们自己是否喜欢。”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