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晓彬担任山东篮球总教练:沉淀一下,未来再出山

巩晓彬担任山东篮球总教练:沉淀一下,未来再出山

虎扑7月30日讯 今年49岁的巩晓彬,是“黄金一代”的代表性球员之一。1995年,中国男篮在广西柳州冬训,时年18岁的王治郅,是中国篮球的未来之星,刚挂帅的宫鲁鸣对他格外重视。为了让王治郅尽快成长,宫鲁鸣想出一个妙招:每天的训练结束,巩晓彬都要留下来,跟王治郅一打一。那时候,巩晓彬26岁,已在国家队打了7年,参加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和1994年多伦多世锦赛,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期。

后来,王治郅成为第一个打NBA的亚洲球员,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他对老大哥心存感激,“我们那时候的训练很苦,我在队里是个小孩,看到那些功成名就的老队员都咬牙顶着,自己也没有理由放松。在跟巩晓彬一打一的过程中,我偷学了不少东西,特别是他的脚步动作,对我启发很大。”

“教练当时的考虑可能有两个,一来对我是个激励,二来是通过老队员的言传身教,让大郅更快地成长。”时隔23年之后,再次回忆当年与大郅的“单挑”,已当了十多年教练的巩晓彬,明白了宫鲁鸣的一番苦心。毕竟,在黄金一代的内线球员中,他是技术最好的一位,曾在1996-1997赛季获得“最佳技术奖”,这在CBA二十多年的历史上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在1994年男篮世锦赛之前,中国男篮的最好成绩是世界第九,黄金一代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历史性杀进了八强。之后的1996年奥运会,中国男篮再次进入八强,极大地鼓舞了中国篮球人。“我们这一代运动员,当时取得了一个突破,事实上离不开老一辈运动员的努力与付出。我们刚进队的时候,也是小队员,整个球队很注重以老带新,我们对老队员是很尊重的。”巩晓彬1989年初次进入国家队,真切体会到了传承的力量。

半路出家也能成好汉

在16岁之前,巩晓彬一直练足球,入选了国家少年集训队,日后成为中国第一前锋的郝海东,就是他在国少同期的队友。到了1985年,他长到了1米92,这个身高在足球场上非常惹眼,恰逢山东为备战1987年六运会,对一些项目进行大调整,他就转行打篮球,“我当时的一些技术动作,有一些是教练教的,也有自己琢磨的。打内线需要有各种脚步动作做支撑,这跟我小时候踢足球有一定的关系。”

1995年,中国篮球的列车驶上职业化轨道,巩晓彬带领山东男篮杀进甲A行列,第一个赛季就获得了第五名的佳绩,“逍遥王”的雅号不胫而走。

随后的1997-98赛季,巩晓彬达到了荣誉的巅峰。他将联赛得分王和最有价值球员两大至高荣誉揽入怀中,并率领山东男篮在常规赛取得了第二名。“那时候很多球队都有外援了,我们山东队没有,清一色的山东子弟兵,常年在一起,大家很有默契,也非常团结。我们常规赛赢了八一,反响非常大,省体挤得满满当当,走道里都是人,球迷也很激动,到处都是鞭炮声。”

遗憾的是,在半决赛中,山东0比2不敌辽宁,最终位列第三。这也成为了巩晓彬职业生涯的一大憾事。“我们那时候准备不够充分,心态没调整好。第一场在辽宁输了,第二场回到济南,大家的压力比较大,技术特点发挥不出来,稀里糊涂就输了。”做了十几年教练之后,巩晓彬再回头看当年的那次对决有了更多感慨,“比赛不光依靠队员打,还有方方面面的工作都需要去做,赛前的各项工作都要准备的更充分一些。”

苦心栽培两批弟子

在球员时代,巩晓彬给人的印象比较“冷”,话不多,不怒自威。刚当教练的那几年,球迷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呵斥队员的镜头。对于他的执教方式和方法,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当时退了之后,就直接到一队当主教练,自己也没什么经验,简单粗暴了一些,存在很多不足,要是有一个缓冲期就好了。”

巩晓彬表示:“当时的话,我在技战术层面是没问题的,但是教练员不能光考虑技战术,还需要通盘考虑内部和外部的很多事情,这对教练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2004-05赛季,侯冰、孙杰、王刚、陈晓东等人集体登上CBA舞台,得到了大量的锻炼机会,他们是巩晓彬的第一批“学生”。当年那批20岁左右的毛头小子,在几乎没有CBA比赛经验的情况下,在赛场上没少经历风雨。

那两年的山东输球是家常便饭,小队员们经常吃暗亏。说到这里,巩晓彬感慨一句:“当时如果以老带新的话,效果可能会更好。”

如今在山东男篮打主力的丁彦雨航、睢冉、吴轲、陶汉林,以及转会至其他球队的李敬宇、许家晗等人,是巩晓彬的第二批学生。

巩晓彬如是感慨:“现在回头来看,这两批队员在刚入队的那几年都得到了不少机会,这在其他球队是很难想象的。如果不给那些小队员足够的出场时间,不让他们多打比赛,就不可能提高得那么快。”

执教山东和青岛的经历,让巩晓彬对青训更有发言权,“球队要想长盛不衰,必须得依靠自己培养的队员,光靠买人是不行的。现阶段中国篮球的市场就这么大,能够自由流动的球员很少,各支球队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很难买到理想的球员。”

岛城三年已尽全力

巩晓彬之后在青岛执教了三个赛季。今夏,双方合同到期,他深思熟虑之后,婉拒了对方的好意,没有在续约合同上签字。

巩晓彬深知执教青岛的困难,“说心里话,自己当时非常清楚,如果接手青岛队,对自己的声誉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但是,青岛方面拿出了极大的诚意,他本人也确实想做点事情,就在离开山东男篮帅位两个月之后,在青岛上岗了。

刚到青岛的时候,巩晓彬发现,这家俱乐部离职业化要求差距比较远,需要重新规划。上任之后,他凭借自己的资源不断完备,比如助理教练、俱乐部管理经营人才、队医、翻译等,经过三年的努力,俱乐部基本走上正轨了。

回顾在青岛执教的三个赛季,巩晓彬认为方方面面都已经尽力,“虽然连续三年都没有进入季后赛,但不管俱乐部、球迷还是媒体,对这个成绩还是非常理解的。”

不排除重新出山的可能

离开青岛男篮帅位之后,巩晓彬并没有闲下来,他的新身份是山东篮球总教练,主抓青训领域。对于新工作,他的态度很认真,“人嘛,总要有点理想和追求,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虚职,山东篮球要想腾飞的话,还是要抓好青少年这一块。”

当然,此前十多年一直在教练领域深耕的巩晓彬,如今只是暂时停下来调整一下,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不排除重新出山的可能,“我需要的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要有一定的基础,有提升的空间,还要跟自己的理念相符合。如果机会合适,我也不排除再次回到CBA执教的可能。”

(山东商报记者 马宏观)

(编辑:雪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