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明轩徐杰杜润旺等一众小将崛起,广东青年队教练揭秘

胡明轩徐杰杜润旺等一众小将崛起,广东青年队教练揭秘

虎扑7月6日讯 CBA复赛第一阶段的8轮常规赛全部战罢,而广东只要在第二阶段首战里击败东道主青岛男篮,那么球队将提前7轮锁定他们队史上第12个常规赛冠军。近日,广东男篮二队主教练曲绍斌和三队主教练张堃接受采访,揭秘胡明轩、徐杰、杜润旺、刘权标和张皓嘉等小将崛起原因。

“他(张皓嘉)那场打得不错,我俩看了都高兴坏了,”曲绍斌说,“但说实话他的表现应该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不怎么吃惊,因为可能从他进广东的那天起,我们就预见到了他会有这一天。”

不只是张皓嘉,在两位教练眼里,从青年队上调到一队的每个球员,无论是一年级的刘权标、张皓嘉,还是二三年级的胡明轩、徐杰、杜润旺等,立足CBA也好,入选全明星也好,甚至将来升入国家队,都不会特别令人惊讶。“因为如果你从一个孩子十二三岁打球就开始跟他,见证他的整个成长,帮他做记录、定计划,了解他的性格和心理,那么要预见他的未来并不会很难。”曲绍斌告诉记者。

从一个球员进入广东队开始,教练组就会给他制定计划,不是半年或一年计划,而是八年。那些才十二三岁的孩子先在三队教练张堃的指导下打基础,到了十五六岁,择优者会被转到二队教练曲绍斌手下,进一步调教到18岁之后,再根据需求升到一队。而这只是开始,因为在曲绍斌看来,一棵好苗子最终能在CBA赛场生根发芽,更重要的是得益于一队主帅杜锋的信任和栽培。“我们从上到下的思想都是统一的,”他说,“除了我们选材培养之外,更主要还是得感谢一队杜锋指导的信任和栽培,他给了很多的时间给孩子去表现,增加信心,孩子们也真的很争气,把所打下的基础逐渐展示出来。也充分证明我们广东培训体系是无缝对接,才会一直保持这么多优秀球员出现。”

“我们整个广东的人才培养一直是有自己的传统和体系的,”曲绍斌说,他还记得自己做球员时,他的两位前辈教练张镇民和王怀玉是如何在青年队教导队员的,“我们现在就想传承前辈们的经验,让一队、二队、三队都处于同一种体系和风格来管理球员,这样培养出来的球员就能形成良好习惯,到了成年队也容易适应,更快立足。”

这种统一的体系和风格,在外人看来可能是过分严苛的。就像杜锋曾不止一次被转播镜头拍到球队明明大比分领先,却仍在场边严厉批评年轻球员。但事实上广东生产线出来的球员都清楚,这正证明杜锋对他们还有期望,如果哪一天他对犯错者的态度是不闻不问,那才是更需要担心的事情。因为从青年队时期,宏远的教练班子就是如此严厉,对球员场内场外的管理都几乎是所有CBA队伍里最严的。

“谁敢迟到1次,那一整个月的训练费就全扣掉。”曲绍斌说,“这个措施广东队很多年前就在用了,现在全国别的队应该没有哪家还像我们这样,仍在坚持执行,但我们真的就是迟到扣钱。”更“苛刻”的还有禁止小队员玩手机以及其他电子产品,这在如今这么一个电子科技发达的社会,看上去似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宏远青年队一直就是这么要求的,“可能如果哪天训练比赛完成得特别好,就可以奖励性质给玩个2小时,其他时候手机都要收上去的,谁也不例外。”

“你知道现在这些孩子最让人头疼的场外干扰因素是什么吗?”张堃对记者解释为何要严格管理队员手机使用时说,“就是玩电子游戏啊!你可能觉得他们完成了训练,达到了指标,是不是就应该可以让他们自由玩了,但真的不是这样的,至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是没有办法不受到影响的,我们必须管。”

广东上下对队员管得如此之严,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需要激发出球员超出自身天赋的潜力,二是教练们有为人师和为人兄长的望子成龙之心。

20多年前,作为国内首家民营职业篮球俱乐部的广东在青训方面拥有首屈一指的物质条件,并能以此吸引到全国各地的小球员加盟。但如今随着篮球青训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在招生方面广东已经逐渐没有那么大的优势。尽管过去几年,从杜锋本人到总经理朱芳雨以及青年队的各级教练,都在全国范围去寻找人才,但他们自己也承认,很多来广东的孩子至少在同年龄段的球员里,天赋都不是最强的。

“我还记得前两年去外面打比赛,对手也是一个CBA职业俱乐部的青年队,当时我们队里最高的一个孩子也才2米05,而对方阵容里2米10的就有4个,看得我们做教练的忍不住眼红啊。”曲绍斌回忆说,“但如今过去了两年,再一看我们送上一队的球员,和他们那批对比一下,我们的孩子还是争气多了。”

正是在选材方面不再具备绝对优势,广东青训这几年的培养理念也在慢慢改变。过去人们判断青年队好不好,总喜欢看队里有没有几个名气大的“未来之星”,能不能在青年队比赛里大杀四方。但广东青年队选择不再那么看重球员青年时期的比赛成绩,而是争取把每个培养对象的爆发期留到升入成年队后。“我可以保证的是,我们队的球员都是纯年龄的,”曲绍斌说,“16岁就是16岁,18岁就是18岁,那样也许他们刚上一队是会有个艰难适应过程,但到了他们该出成绩的时候,肯定是在CBA,而不是青年队时期。”

事实上这也是这么些年来,在总结了很多自己和其他队的教训才得来的经验,“我们也见到过有些球员,打青年队比赛真的是神一样的存在,我们队小孩出去跟人根本没法打,人家可能又是拿全国冠军、又是代表国青在国际比赛上砍分什么的,但最后到了成年队泯然众人,甚至还不如以前的手下败将。我们觉得那也是非常可惜的事,这些都促使我们去改变理念,想办法把年轻队员最好的状态放在一队里展示出来。”

不过说到管理球员,特别是管理一群处于青春叛逆期、半大不小的男孩这个任务,永远是做起来比说起来要难上许多倍的。

“有的比较内向,比如胡明轩,他刚来时就不爱说话,我们也是花了很多功夫去鼓励他,让他更自信,”而说起这么多年最“好管”的学生,曲绍斌第一个想到的是徐杰,“他真的比较懂事,是很乖的那种孩子。”不过教练们管得最多的还是那些“刺头”学生,对付这样的孩子,曲绍斌说得最多的就是一句话:“你的个性只应该放在场上来体现。”

两年前,广东队签了一位身体条件相当不俗的小球员,也在校园篮球界颇有名气,堪称“自带流量”。也许也正因如此,他到队后不太讲究集体篮球,每次训练比赛都喜欢拿球单干,教练看在眼里自然必须出手干涉。“就是有意在训练时打压他,挫他的锐气,”曲绍斌说,“常给他看他犯的错啊,指引他选择更好的方式来打球,慢慢他也就懂得传球和配合了。”

而如果是碰到特别倔的孩子,教练们也会软硬兼施,耍耍“小心机”。疫情这段时期,二队有个小球员就跟曲绍斌闹起了脾气,这个孩子“叛逆期”似乎特别严重,一度声称要放弃篮球,直接收拾行李回家。而他是曲绍斌从东北带过来,一手培养的重点对象,做教练的当然舍不得。于是几个教练一合计,先以疫情当前安全为主的理由稳住孩子,不让他回家,然后又满足他的想法,允许他不训练,还把手机发还给他,任由他在宿舍随便玩游戏。“这个孩子也真是倔啊,足足两个星期理都不理我,在食堂碰到就当没看见我一样,什么招呼都不打走过去。”就这样,跟主教练“杠”了两周,眼看他游戏玩腻了,社交网络也没意思了,曲绍斌让另一位助教偷偷去找孩子谈心,那位助教回来告诉他,孩子终于松口说了,自己最想的还是打篮球……最终这个一开始只肯写半页检讨的孩子,在第三次写出了两页纸的检讨后才得以重新回队。

“我就是希望我的球员们都能记住,你的所有个性也好、脾气也好,都只应通过场上表现来展示,而到了场外,你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什么特别的,要保持谦和有礼。”曲绍斌说,“在教打球的同时,我们也希望能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吧。”

如今随着广东队的战绩在CBA里一枝独秀,若能提前锁定头名,下一阶段复赛杜锋可能还会继续给年轻人更多上场时间,曲绍斌和张堃也希望那些他们带过的球员能好好珍惜,把握住机会,而他们也愿意成为每一个从广东青训队里走出去的孩子的坚实后盾。

“我常常鼓励我的小球员说,你们来了我们这里,就说明是有机会打上宏远一队的,而如果能在我们广东队打,那去CBA任何一个球队都没问题。”曲绍斌说,“特别是现在还有一个像杜锋这样的一队教练,敢于去用新人,敢于给你们机会,肯在你们身上花心思,这多难得啊,你们更要好好打。”

不过对于那些才20出头,甚至不到20岁的球员来说,初涉职业篮坛肯定更多经历的是磨砺与迷茫。有的一战成名却渐行渐远,有的坐在冷板凳上遥遥无期,每当有这样的学生向自己诉说困境,请教建议时,曲绍斌都会更加耐心地引导他们。“很多我们教过的球员,有的即便不在宏远打球,碰到问题时也会喜欢找我们聊聊。”曲绍斌的微信里就存着不少以前学生找他聊天的记录,他开玩笑说这些孩子都是“报忧不报喜”,其中不乏胡明轩、徐杰这样已经被视作打出来了的球员。“他们两个去年低谷期都找我聊过,其实有时年轻人的问题不是他们自己不知道,就是需要有个人去点醒他,毕竟当事者迷,旁人一点拨,效果就会好很多。”曲绍斌说。

曲绍斌的手机里至今还存着几乎每个学生入队时的照片,有胡明轩训练时的照片,也有他带着徐杰、张皓嘉出去聚餐的照片,在给记者翻看这些照片时,他对于曾经的回忆都如数家珍,露出骄傲的笑容,却也再三叮嘱记者不要“捧杀”了这些年轻人。

“我相信他们的路还长,还有很大空间去发展,”曲绍斌说,“而我们整个广东队的未来也是充满希望、值得期待的。”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