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媒体:八一球员归属问题未列入CBA股东会议题

国内媒体:八一球员归属问题未列入CBA股东会议题

虎扑02月02日讯 据体育大生意透露,在今天的CBA公司董事会上,八一球员归属问题未能列入CBA股东会议题,中国篮协将自行决定此事。

原文如下:据体育大生意了解,八一男篮球员归属的问题未能列入到下午三点开始的CBA股东会会议议程,不允许CBA股东就此事发言,这让富邦和一些中立俱乐部颇为遗憾和不解。

虽然CBA推进管办分离多年,但中国篮协的高层一如既往出席CBA股东会和董事会。中国篮协还要求,CBA股东会不讨论八一球员归属问题,球员注册一事将由中国篮协决定。但按照程序,CBA股东会的议程设置应该由CBA董事会来决定。所以,在2月2日先召开的董事会上,董事们先来投票表决是否支持将富邦提交的八一球员归属方案列为CBA股东会议题。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目前CBA董事会共有七名董事组成,分别是董事长姚明、深圳领航者老板梁志斌、广东宏远老板陈海涛、四川男篮老板周仕强、浙江稠州银行总经理方俊、新疆男篮俱乐部董事长侯伟、青岛国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邓友成。

在董事会上,针对富邦提出的八一球员归属方案,有三家俱乐部的董事同意将其列入股东会的议题,但另外三家俱乐部则弃权不予表决,董事长姚明也选择弃权。于是,4票弃权,富邦的提案未能列入下午的股东会议议题中来,即,CBA董事会通过投票同意了中国篮协的要求,不允许CBA股东大会上讨论此事。

这已经不是中国篮协第一次要求CBA股东会议回避富邦和八一的问题了。此前在2020年11月份,围绕装备罚款的事情,CBA公司董事会就否决了将装备罚单列入到CBA股东大会的议程中来,这在当时引起了很多俱乐部的不满。当时四个股东提案被否决,其中就有八一球员归属的提案。

众所周知,八一男篮在1998年将主场迁至宁波,最初由富邦集团旗下的双鹿电池冠名,后来在2006年八一体工队与富邦集团达成共建八一富邦篮球俱乐部的协议,其中富邦集团占股51%,八一体工队占股49%。2018年,为落实军队改革政策,八一和富邦友好分手,富邦获得了CBA公司5%的股权,但八一以特邀球队身份继续参赛。在分手之际,为感谢富邦集团十多年共建期间的巨额投资,八一体工队和富邦集团达成协议:“如果未来八一男篮撤编或退出现役,八一男篮球员将由宁波富邦男子篮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优先接收,八一体育俱乐部应配合及协助宁波富邦男子篮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及相关球员办理相应手续。”

2020年8月,体育大生意率先通过多个知情人确认,八一男篮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将退出CBA联赛,富邦将重新获得CBA参赛资格。2020年10月初,八一男篮正式退出CBA联赛,富邦虽然明确获得了CBA参赛资格,但关于八一球员的归属问题,却迟迟没有定论。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由于随着军队体制改革,八一体工队和其上级主管部门总政的编制已不复存在,军队方面重新成立了军事体育训练中心来管理军队的体育队伍。从法律角度而言,其没有义务承认原八一体工队和富邦签订的协议。中国篮协在八一男篮的问题上一直唯军队是瞻,既然现在的军事体育训练中心在此事情上没有明确态度,这也成为中国篮协在八一球员归属一事上态度暧昧的主要原因。

鉴于军队方面对此事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所以中国篮协对此态度暧昧,直到一月份,为了响应部队方面尽快让球员有球可打的要求时,中国篮协才表态:“解放军篮球运动员和教练员在签订相关协议后,可通过俱乐部申请办理注册手续(运动员、教练员与俱乐部双向自主选择签约),参加篮球职业联赛。”这意味着,八一球员可以自由和其他CBA俱乐部签约。但中国篮协这一态度也引起了富邦和一些中立俱乐部的不满,因为中国篮协这一决定不太合乎情理。

1月初,富邦方面已经向中国篮协和CBA公司提出一份方案,即希望各方尊重富邦集团在2018年和八一体工队达成的协议,尊重八一男篮历史的延续性,由富邦优先接管八一球员,而如果有球员一心只想加盟其他俱乐部,则由其他俱乐部向富邦支付培养费。毕竟,富邦的子公司双鹿电池曾冠名球队多年,从2006年到2018年夏,富邦集团又投资共建俱乐部12年,共建期间至少投入了4.25亿元,所以,从这一角度来看,富邦的要求很合理。

但问题是,目前有些八一球员已经私下与其他俱乐部达成加盟协议,如果同意富邦的要求,那么这些俱乐部显然就要增加额外的支出,甚至无缘引入心仪的人选。所以,富邦的提案在CBA公司内部争议颇大。从尊重中国篮球投资人和历史的角度而言,体育大生意希望更多的CBA股东能支持富邦的提议,但就中国篮协目前的暧昧态度来看,富邦的诉求未必能得到支持。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