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艺:理论上推算中超U23队或将占到中乙球队总数的1/3

朱艺:理论上推算中超U23队或将占到中乙球队总数的1/3

虎扑5月11日讯 据德转中国区管理员朱艺微博消息,从理论上推算中超U23队或将占到中乙球队总数的三分之一。

朱艺写道:

做了个理论上的推算,中超U23队难道要占到中乙联赛总数的三分之一?

去年参加中乙联赛的共有32支(北区16+南区16),赛季后升上去3支,降级下来1支,但降级下来的上海申鑫退出了,还剩32-3+1-1=29支。去年辽宁、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先后退出,这样中甲多出3个空位出来,再加上中超的天津天海退出,深圳递补去了中超,这样就有了4个中甲空位,去年中乙球队应有4队补充去了中甲联赛。所以中乙球队还剩29-4=25支。银川贺兰山、大连千兆、福建天信、延边北国、吉林百嘉、南京沙叶、保定英利易通、深圳鹏城、杭州吴越钱唐9支中乙队没有按规定提交工资确认表,等同退出,于是中乙球队还剩25-9=16支。去年中冠前16名球队里,只有南京枫帆、深圳壆岗、山东望岳、西安优柯多、上海博击长空、南京巴兰塔、青岛中创恒泰、菏泽曹州8支球队提交了工资确认表(见此前足协公示)。8支中冠球队全部升入中乙的情况下,中乙有了16+8=24支球队。

按照此前曝光的“内部文件”,中乙拟分为3个大区,每区12支球队,这样的话就需要有36支中乙球队。那么最后还剩36-24=12个空位,从现在的情况看,大概率是留给中超U23球队了。12/36=33.3%,即U23球队将占到中乙比例的三分之一。

此前我做过调研,世界各国预备队参加低级别联赛的情况,意大利的预备队最高允许参加第三级,占比1.6%;法国最高第四级20.3%;西班牙最高第二级占比0%;德国最高第三级占比5%;葡萄牙最高第二级占比11.1%;荷兰最高第二级占比20%;俄罗斯最高第二级占比10%;日本最高第三级占比15.8%;美国最高第二级占比17.1%。基本上控制在20%或更低,还没有一个国家能超过21%的比例。

个人感觉,12支U23实在过多,20%以下是比较合适的,而且36支中乙球队的总量也过于庞大,等于在已经知道扩军过快的情况下继续扩军。接下来应该要么压缩中乙联赛规模,恢复32支的标准,要么设立降级多于升级的规则,增加中冠升级名额,明年将其中若干支U23替换为中冠球队。

当然了,上面的空位情况只是我理论上的推算,之前曝光的也只是个方案,不排除其中有我忽略掉的地方,也不排除足协还有其他调整的计划。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中超球队参加中乙的数量,很有可能不少。

U23球队过多的侵占中乙资源已经引起了中乙和中冠投资人的不满,“新手村”突然来了一帮“老玩家”的“小号”抢经验抢资源,“萌新”玩家们能不傻眼吗?过量的非职业梯队进入职业联赛,压缩了原本中乙和中冠球队升级的空间,打击了他们继续投资中乙中冠联赛的动力,对还在成长期的中乙联赛、还在萌芽期的中冠联赛、对整个职业联赛的金字塔基是沉重打击。

中乙联赛今年出现这么多退出,就是因为我国业余联赛和中乙联赛基础薄弱,过快的扩军造成了还没有做好职业化准备的俱乐部仓促职业化,活活被严格的准入制度和职业化给拖死了。那么准入制度和职业化是错误的吗?绝对不是,准入制度是在手把手的教俱乐部,一个职业的球队应该是什么样的,职业的球队应该有梯队,有自己的青训造血功能,有自己的设施齐全的基地,这样才能真正做到长期健康生存,做到百年俱乐部,而不是“一时烧钱一时爽,没钱就去火葬场”。中乙球队被准入制度拖垮了,是因为“揠苗助长”才垮的,不能怪“肥料”有问题。今后可以考虑放缓标准,让中乙球队能喘喘气,限期逐步整改,而不是一步到位过于急迫。中冠球队没做好职业化准备,我们可以在中冠队提出冲乙的目标的时候就给他提出一定的准入要求和思想准备。千万不可让金字塔尖球队的预备队,一股脑都到中乙联赛来抢饭吃。

其实预备队到中乙“练兵”的想法我并不反对,就连把U23联赛与中冠并列为第四级我也支持,但要把握好平衡,通过提供少量参赛名额,给预备队球员以饥饿感,增强竞争性,其实挺好。但要让书童陪太子读书的同时,书童也能博览群书共同进步,让中超预备队与中乙、中冠球队和谐共生。中乙的主人是中乙球队,我们应该要站在中乙球队的立场考虑问题,而不能只站在中超球队的角度思考问题。我们的联赛制度,不能说谁有钱我就帮谁,谁有人我就帮谁,一切只为了保障中超球队、保障寡头俱乐部们的利益,打破了中乙联赛还在成长的平衡,破坏了中乙联赛原本就脆弱的基础,“客大欺主”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一地鸡毛。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