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玮锋:做了自己该做的,却无法改变天海解散的命运

李玮锋:做了自己该做的,却无法改变天海解散的命运

虎扑5月12日讯 悲壮的过程可以赢得尊重,却无法扭转乾坤,天海还是解散了。天津天海教练组组长李玮锋在接受记者赵宇专访时表示,他很失望,觉得球员、教练都做了自己该做的,而球员欠薪四个月还在努力训练,你没法指责他们。

以下内容为李玮锋本人口述:

带队三个季度,我把自己该做的都做了

我陪这支球队走过了冬天、春天、夏天,却没有一起经历过秋天,这就等于没有走过一整年。

我还能记起以教练员的身份接手这支球队的日子:去年10月7日,以及带队踢第一场比赛的场景,这些都历历在目。

说实话,自从投资公司出问题后,天海队一步步走来真的很不容易。

我刚接手球队时的状况大家也都看到了,内部问题很多,比如球员下放、外援不积极、伤病等等,但我从来没有抱怨什么。我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就应该无怨无悔。

为了给球员们减轻压力,我接手之后就反复向他们强调:未来好的成绩是你们的,坏的东西由我来承担,我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们彼此之间能够相互信任,劲儿往一处使。

我们的工作团队、教练团队是全中超最少的,可即便是这样依然让球队的能量发挥到了最大化。

足球比赛有时候不光是技战术,场下很多东西甚至要比技战术更重要。你没有场下对球员的协调能力和信任,他们可能无法把全部能力发挥到球场上,所以平时对他们有很多工作要做,要让他们信任你,支持你。

老天对我还是比较眷顾的,球员们在整个保级过程中对我也是比较信任和尊重的,包括球队的外援,他们离开时都通过不同方式表达了对我的感谢。

带队正好三个季度,我把自己该做的都做了。

球员欠薪四个月还在训练,你没法指责他们

保级成功后,我们开始准备新赛季中超联赛,知道俱乐部有困难,但谁也不愿意往坏处想。

球队1月8日开始集中训练,一直到今天,训练天数仅次于河南建业。

我们很少放假,春节时放假不到10天,紧接着就去昆明继续备战。2月24日从昆明回到天津,大概也只放假10天,然后又集中,在自己的基地里训练。

结果我们在基地训练还被人举报了,说疫情期间组织集体训练没有报备,所以只好暂停,球员们在基地内进行封闭隔离。

即便是隔离这两周,他们也都自发到健身房训练。从1月8号到今天,球员做了他们能做的,我也做了我能做的。

感谢所有球员、工作人员、教练,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从来没有过抱怨和埋怨,真的是挺好的。

我带队训练的时候非常严格,有时不讲人情,但没有一个队员表达不满情绪,所以我想对他们讲:真的感谢每个人给我面子。

坚持了一百多天,真的很难、很难。在如今的社会、足球环境下,球员们欠薪四个月依然坚持完成训练,完成自己的工作,你没法指责他们。

我也承认球员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情绪反复,但我觉得大家还是识大体的,都希望这只队伍能够存活下去的。

球队这期间也公开外发布了一些声音,这是不需要谁来组织的。大家都希望自己的队友能继续留在中超,说通俗些就是“让每个人都有饭吃”。

我也看到有人说有些球员没有签字,但这并不重要,我们没有强行要求谁必须签字,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可能的确有人没签字,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爱这支球队,并不能说他希望这支球队解散,只能说明他想的东西更多一些,仅此而已。

要解散的还有梯队,这会让送孩子踢球的家长慢慢灰心

球队解散了,更让人可惜的是那些从预备队调上来的小球员,这会给他们的未来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训练时我曾跟他们讲过,我们新赛季不会花很多钱买外援、内援,可就是这样的情况你们才会有机会。至于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就看你们自己了。

我告诉那些年轻人,我们新赛季要刮起青春风暴,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该如何去踢?必须靠每一个人的执行力、攻防转换速度、球员的自身特点……

这些孩子无法继续留在中超的舞台上,真的很可惜。我甚至认为如果他们这一年可以继续踢中超,绝对不会输给2016年的张修维、刘奕鸣、郑达伦。

这个球队解散了,一线队的球员可能好找下家,下面还有那么多小队、梯队,你让他们怎么办?

都是很小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在教育上、足球上给予了很多支持和帮助。如今球队解散了,你让这些小孩去哪里踢球?

有些不但找不到球队,上学都困难……我们如果能够活下来,可以让更多小孩有球踢。

我知道过去这几个月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煎熬的,包括我的家人,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天天看到各种报道,担心球队的状况。所有的家庭都是一样的,包括那些梯队孩子的家长。

这真的是非常残酷的,为什么要让这些小孩的家属承受这样的折磨呢?他们因为自己的孩子进入梯队而自豪,如今球队解散了,他们一定会非常扫兴,垂头丧气。

我们之前发声也是希望管理者们明白,这只队伍要活下来的不仅仅只是一线队,还有那些梯队。你要让全国各地送孩子踢球的家长看到希望,让他们心里踏实。

如果总是“我送孩子踢球,结果球队说不定哪天解散了”,他们慢慢对中国足球也就没兴趣了。

走过一百多天没活下来

过去这几个月,我们经常会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很多都是不好的。

作为教练、球员,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认真训练,保持好状态,因为我们始终都在按照中超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知道准入的问题拖了很久,外界也一致在讨论俱乐部的生死问题。转眼到了五月份,球队解散了。

这么长的时间,完全可以找几家赞助,先解决资金问题,先活下来。然后再去找一个主体公司,完成收购,为什么就不能这样做呢?

球员、教练一直在按照中超的节奏去准备,但很遗憾,我们在准备过程中不知道权健和万通控股具体发生了什么,也没人跟我们说。

所以这时你让我说万通也好,我的东家权健也好,真的说不出来。我不知道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整个过程肯定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我们走过一百多天,按道理应该活下来,但还是解散了。

俱乐部解散了,球员们需要寻找下家,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够继续留在职业足球的舞台上,他们对这个行业充满了热爱。

身为副总经理、教练组组长,我还有很多善后工作去处理,都会尽力去做好。我之前也跟所有人讲过,会把最后一个队员送走后再离开。

至于我将来做些什么,现在也不清楚,可能先调整一下吧,积蓄力量,为再出发做准备。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