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力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2020是中国足球回归理性元年

富力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2020是中国足球回归理性元年

虎扑5月21日讯 5月18日下午,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在办公室接受了《足球》报的专访。此前参加了中超俱乐部总经理会议的黄盛华,对于中超赛制、下赛季是否扩军、职业联盟怎么搞、如何挤掉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泡沫等方面的话题,他有自己的看法。

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改革进入了深水区,作为职业联盟筹备组成员,黄盛华表示:“民企和国企的目标是殊途同归的,都不希望中国足球市场死气沉沉,都希望市场活跃起来!”

富力集团张力董事长之前提出职业联盟应尽快成立、呼吁放权的表态,中国足协随后很快做出了回应,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前段时间也有表态,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按照足球改革方案第14条,明确提到要成立社团法人,所以说联赛理事会是中国足球职业化的总括机构,和我们之前讲的职业联盟实际上是一个简化的说法,这方面我们跟足协是没有任何矛盾的。足协和职业联盟筹备组也是一个合作、民主讨论、共同推进进程的关系。可能是投资人们对职业联盟的时间表迫不及待,这个大家都能理解,其实大家都希望更市场化一些,包括足协主席陈戌源、刘奕秘书长一直都是很坚定的市场派,这是殊途同归的。

只不过是在民政部还是在工商总局的注册方面大家可能有一些不同意见,但总体上我们会按照巡视组的意见,坚定按照理事会的方式去做,下面有中超公司、中甲、中乙等调配来做,这里面已经基本设计好了,正在走一些程序上的东西。实际上理事会就是一个联盟,只是叫法不一样,足改方案里明确叫做职业联赛理事会。

12家俱乐部投资人签字支持职业联盟的共识,是在什么情况下形成的集体决议?

这是去年中超投资人在欧洲看完欧冠联赛之后做出的决议,民企相对简单一点。其实16家中超俱乐部都希望是这样的,因为谁都需要收入更多,有更加简洁明快的程序,更加市场化。只不过有一些投资人没有在现场,没有签名而已,包括山东和上港,实际上国企也希望减少投入增加产出,而且整个品牌上去之后俱乐部价值会提升很多,这些都是殊途同归的。

这是众多投资人在西班牙看完欧冠回来后的体会,很多投资人都去现场看了,感受到了欧洲足球前线的氛围,他们想的是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呢?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很多领域取得了长足进步,足球也需要去做这样的事情,包括陈戌源主席也希望更多的市场化,更多的人去参与,让中国足球的大盘子做得更好,国家队能够有更多的力量贡献进去,大概念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女超联赛长春女足的主教练兼总经理刘友前段时间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希望女足也做职业联盟。

实际上在女足方面我们也在调研,女足在商务方面可以配合男足相辅相成去做。因为很多俱乐部也有女足,将女足纳入到市场和商务体系中是非常好的方法,如果另外起一套炉灶还需要一些时间和功夫。

将女足纳入到这个体系当中,让外界和球迷了解到女足运动的发展,这方面的思路其实是和欧洲一样的、像里昂、巴塞罗那、阿贾克斯、摩纳哥、巴黎圣日耳曼都是这样的,男足带着女足的商务走。欧洲顶级女足的球员每年可以拿到20万到40万的收入,其实并不低。现在中国女足队员收入是三四十万人民币,我们可以把一些明星球员包装起来,让她们的收入也能过百万,这需要赞助商、投资人的支持。

富力集团董事长张力谈了对职业联盟的想法之后,中国足协有没有与职业联盟筹备组交流过接下来怎么搞职业联赛理事会?

一直保持沟通,我们和足协主席、秘书长以及下面的团队都有很密切的沟通,最近中国足球的事件我们也有参与,包括天海的解散方面我们也有参与,给出一些财务方面的意见和一些准入文件方面的意见。

在职业联盟的话题上,是不是真正放权?是总局还是足协放权?

其实是谁放权并不重要,是这个权限将来谁去做,会用好它的问题。中国的职业足球投资人掌管着万亿以上的财富,经营足球市场也会有他们的独到之处,所以无论怎么放、谁来放权并不重要,关键是权限能够到善用权限的机构里面就OK了。大家都有信心能够把这个盘子做大,有很多潜在的赞助商也希望市场化。从过往来看,2018年中国足球开始更为市场化,将来我们有信心和中国足协一起把市场化这方面做好。同时职业联赛这边的收入也可以反哺福特宝的收入助力到国字号的层面。

在深化足球改革的过程中,最初是由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和富力董事长张力牵头足协和职业联盟,最初的时候对职业联盟的期待是什么?

其实不是权力的问题,而是赚钱,就是让所有俱乐部增收减支,这是所有投资人的愿望,就是让母公司不用再耗费太多的金钱去养俱乐部。现在我们被世界足坛所诟病的是,母公司一直在为俱乐部投资,但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希望是在2022、2023、2024年开始,母公司开始减少投入,整个支出下降,收入向上增,形成未来相对市场化的局面,让各个俱乐部都能够生存。如果说每家中超俱乐部每年可以在职业联盟拿到两个亿的分红,而在中甲升超的成本在一亿多左右或者一亿元以内,有谁不愿意冲超呢?这个分红就是巨大的吸引力。

现在我们每家中超俱乐部的中超分红是7000万左右,如果分红达到1.5亿,那球队升超就是不用怎样花钱的。如果我们将来能把净投入降下来,然后再拿到这些分红,同时在自己的市场当中有商业运作,加上联盟的分红之后,母公司投入在3亿元以内,很多集团都能做得到,我想这是很实在的计算方式。比如豪门有豪门的活法,中小型俱乐部有自己的活法,中间力量有中间的活法,大家都有自己的定位。像今年青岛和石家庄的投入就是很理性的,这就是中国足球未来发展的方向。包括18家中甲俱乐部,未来他们中的队伍冲超也未必大规模投资,只会做升班马应该做的事情,看菜吃饭,今年就是中国足球回归理性的元年。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谈到职业联盟会在未来两个月成立,你们在和足协的沟通过程中,足协提出的联赛理事会的设计是之前职业联盟筹备组想要的吗?

像我之前说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一个理事会的顶层设计,原来我们想分步走,先中超,两年后带中甲,再两年带中乙,现在的情况是一体化,一步到位,兼顾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的利益。我们期望未来中甲俱乐部每年可以有1500万的分红,中乙俱乐部每年有200到400万的分红。现在中乙俱乐部每年预算1000万到1500万,如果每年有200万到400万的分红,地方政府在场地上或者政策上的支持,赞助商有几百万的注入,中乙俱乐部就有一个很健康的发展。中甲保级俱乐部每年投入三四千万,如果中甲每个俱乐部每年有1000万以上分红的话,再获得当地政府相应政策支持,他们就有相应的生存空间。

现在中超公司每年有15亿的营收规模,除了平安和体奥动力之外,其实在很多方面开发得不是很完善,也是刚刚开始,还是个处女地。我们呼吁潜在的赞助商将来可以参与到中国足球发展当中来,因为这是中国体育最大的IP。在商务方面我们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去做,所以在四到六年我们会迎来一个爆发期,这样的爆发期会给各个俱乐部带来他们预算的20%到40%的收入,剩下的就是他们在自己的区域里面找好自己的赞助,因为这个市场非常大。其实无论是总局还是足协都是支持这种理念,把市场做大。

中超工作会议上,职业联盟筹备组提出了下赛季中超扩军的设想,你觉得中超扩军的可行性怎样?还有俱乐部提出了今年暂停升降级,你怎么看?

足改方案当中提及2022年中超扩军,我代表职业联盟筹备部门提出这个概念,从实际情况来讲,今年的联赛相对残缺,各俱乐部外援有滞留国外的情况,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让中甲的赛事更为刺激一些,如果中甲的三四名也有机会冲超,那么中甲联赛踢到最后一轮也有很多亮点,这会让中国足球有很多悬念。扩军迟早要扩,现在已经在经济的底部,我们在慢慢爬升的过程中,先把这个基础打好,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如果一定要等到烧钱来扩军的时候,未必是好事。大家现在顺其自然,能够升超就升,不能升就下一年再来,这样的情况我们就会把数量的基础打好。

如果做过深入的调研就会知道,有很多中冠的队伍如果是三五百万的投入,他们是很愿意升中乙的。中乙不是很缺队伍,虽然现在大家看到有很多中乙队伍退出,那是因为在梯队准入上的要求所致,其实中冠的很多队伍也是很想升级的。我最近跟中冠俱乐部的投资人交流,他们有当地政府的支持,也有一些两三百万的赞助商,也想踢,为什么不给他们机会呢?

中超即使是十五六名,最后也还是有继续在中超的机会,这会在整个赛制的平和当中有一些悬念,大家也会感到公平一些。但是如果完全不升降级,那么联赛就会一潭死水,也不符合足改总体方案的需求。其实也想过中乙升甲的球队扩军,让中乙队伍参与到市场竞争中来,这个市场要活,就要有更多的竞争,有竞争就有悬念,悬念会让这个市场更加精彩,也会有更多的目光和更多的流量注入到体育的IP中来,这是一个整体的方案,是一个通盘的考虑,会让这个事情更加有趣。

筹备组认为,在可升可降,而且压力稍微没有那么大的同时把扩军完成,今年这一年过度得就很好了。有升降级的刺激,中甲中游的球队在联赛过半之后依然有梦想、有动力去争取三四名,这样的话中甲联赛就更有吸引力了。我们跟很多中甲、中乙俱乐部都有很多恳谈,包括中甲想冲超的、保级的和中游的俱乐部,了解他们的想法,包括中乙和中冠,今年的联赛会很激烈,如果是低成本投入为什么不去做呢?

怎么看待中超联赛挤泡沫的话题?

其实专业机构可以去做一个调研,今年的联赛泡沫已经挤掉70%了。当然这个跟疫情有一点关系,但是在疫情之前,投资人已经开始减投,而且减投力度很大。未来像富力俱乐部每年有5亿预算,3亿左右净投入。随着市场慢慢理性,资方和劳方的谈判,如果劳方价格超过资方的心理承受,那么可以结束这个合作,友好分开。当所有市场不需要高工资的时候,大家又都回到理性。现在的感觉有点像是突然回到2014年的时候,进入了理性期。今年和明年再消化一些球员高薪合同的话,到2022年会更理性。

但理性不代表水平下降,理性会让大家感觉到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会让球员们更职业,更珍惜自己的踢球生涯。部分球员可以到低级别联赛,以前中乙想冲甲的主力球员120万的年薪,现在想冲甲的中乙俱乐部球员年薪48万到60万,如果不同意这个价位就谈下一个。我们是用市场结束球员高额合同,而不是一刀切,2022年之后再签新合同,市场上再没有高额合同之后,泡沫自然会降下来。

前段时间中超、中甲、中乙、中冠有20多个队伍解散的消息,外界很震惊,怎么看这种情况?

一切都是围绕市场进行的。足球投资现在逐渐回到了足球的本源,中乙队伍解散很多,中甲球队辽足和申鑫是因为前几年母公司投入的问题。为什么今年中冠的队伍非常整齐,因为这是理性的投入,他们觉得值得。放低门槛,让他们进入职业足球,中国足球并不是高高在上,将来一支中冠球队每年300万左右投资,中乙在1000万到1500万左右,中甲三四千万,中超1.5亿左右,这就是足球的本源。

我举个例子,2014年江苏舜天夺得足协杯冠军的时候,他们的投入就是1.5亿,这是一个很准确的数字,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能这样做呢?如果分红能有1个亿,很多投资人是愿意投入的,这就是我们未来想要看到的情况。

20多支队伍解散是因为前几年投资人烧钱的程度超出了预期,母公司出现了一些问题。我认为第三级别联赛不可能投入太多,中乙如果投入4000万是很恐怖的投入,1500万元是中乙市场的投入节点。要找到这个节点,要帮扶中乙、中甲、中超一起共同前进,我们一起去努力让盘子做得更大。

如果职业联盟一年营收达到45亿,按18支中超队伍,36亿给中超,每家2亿。然后中甲每家3000万,总共5.4亿,剩下的给中乙俱乐部3.6亿,中乙每个俱乐部分红1000万,还有中冠前列的球队也有收益。大家还忽略了足彩,如果开放足彩,三级联赛的竞猜,到时盘子会更大。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