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足2019赛季有1.25亿元进账,政府支持金额为中超最高

深足2019赛季有1.25亿元进账,政府支持金额为中超最高

虎扑6月12日讯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深足在2019赛季里有多达1.25亿元的进账,深圳市政府去年对深足的资金支持是3500万元,该金额是全中超最高的。

2012年到2018年深足在次级联赛混迹,球队此前积累的底蕴似乎断层了。深圳人不可能太在意中甲。直到佳兆业入主重金投入,深足重新成为城市话题。富力会羡慕深足,虽然后者成绩差得多,但深圳独此一家,这是天然优势。以同一个赞助商中信银行为例,据南都记者了解,2019赛季,中信银行给深足的现金赞助比富力要多出30万元。

但跟想象中大湾区核心城市满地金银不同,深足在招商上并不太轻松。2019赛季深圳市足球俱乐部有12家跟母公司无关的赞助商,赞助量级都不算太大。比如佳得乐赞助深足的方式,是15万元现金加上价值55万元产品。海尔旗下的高端品牌卡萨帝,给深足的赞助是60万元人民币。

与球员那让人瞠目结舌的收入相比,这些品牌的赞助金额似乎杯水车薪,但这是中超俱乐部面临的普遍现实。与申花方面表示几乎所有赞助商都是主动找上门相反,深足俱乐部商务负责人杜曲明表示:“我们一直在想如何主动去拉到赞助。什么方式都干过,在球迷群里都找过。要通过不同的机缘巧合促成一笔赞助。”

杜曲明分析:“最接原因是不可量化。我们的赛场广告、现场活动,带给企业的转化不可量化。企业往往有强烈的转化需求。他会想,用同样价格投今日头条或者微信朋友圈,效果会怎么样。如果选择露出广告,很多企业可能选地铁、小区而不是体育赛事。比如地铁广告,随便一个深圳地铁站,客流量几百万人,我们一个赛季下来,现场也就20来万人。很多客户不是球迷,你还得跟它普及中超怎么踢的,什么主场什么客场。”杜曲明的说法跟富力庄鸣的说法相对一致:职业足球不是城市主流文化。

深圳知名企业无数,但这些大企业似乎很难跟单个俱乐部发生关系。“华为、腾讯这种级别的,可能不会去找地方队,它们面向的是全国。”深圳的平安保险曾在上世纪90年代末控股深足,现在他们冠名了整个中超联赛。

深足曾跟一家全国知名企业谈球衣胸前广告,给出了一个价格,对方说拿三分之一的价钱就可以签下内马尔做代言,反问内马尔影响力大还是深圳队影响力大。对方还表示,同样的价格他们可以在CBA每场比赛的场边广告牌上露出。这不仅是深足的真实场景,也是中超俱乐部招商遭遇的普遍现状。

深足尽量让自己的商业体系更完善。尽管2019赛季他们有全中超板式最简陋的球衣,但还是通过中超公司购买了3000件球衣放在网上商城向球迷发售。耐克提供的是没有胸口广告的“光板”球衣,为此深足专门找到广州番禺一家制衣厂印制了胸口广告,提升球衣卖相。

据了解,2019赛季深足的票房接近1200万元,全部商业赞助换算成现金为1800万元出头。加上中超公司分红,深足2019赛季的商业收入在9000万元左右。不要忘了深圳市政府对深足的支助是全中超最高的:一年3500万元。深足在一个相对糟糕的2019赛季里,仍有多达1.25亿元的进账。

相关阅读:

足球报:负责人感觉有点仓促,重返中超深足可获3500万

国内媒体:原天海队医加入深足,孙可想在深圳康复训练

国内媒体:宋株熏抵达深圳,开始与深足谈判加盟事宜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