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媒:蒋光太将成国足后防大闸,对归化球员更应包容

粤媒:蒋光太将成国足后防大闸,对归化球员更应包容

虎扑9月26日讯 今天,广东媒体《新快报》刊文点评了归化球员为中国足球带来的积极影响和意义。

日前,国际足联正式通过了“球员转换会籍修改方案”,这也意味着具有中国血缘的蒋光太(广州恒大)、侯永永(北京国安)、萧涛涛(昆山FC)即将获得代表国足出战的资格。

在新规设立后,中国足协目前已在着手推进归化球员工作,由此可见蒋光太等人正式代表国足出战只是时间的问题。与此同时,关于归化球员的话题再次成了球迷们议论的焦点。

国足急需后防大闸

蒋光太(泰亚斯-布朗宁)于1994年在英国利物浦出生,他的外祖父蒋英荣是广东江门人,他的母亲是生于英国的华裔。去年2月,蒋光太正式加盟广州恒大在场上司职中卫,并在同年9月取得中国国籍,这才有了他的中文名字“蒋光太”。

其实,目前李铁执教的国足确实需要补充这些具备出战资格的归化球员。以蒋光太为例,本赛季他共代表恒大队出战11场比赛,场均贡献4.5次解围和1.3次拦截。

比赛中,蒋光太的正面防守、护球卡位等能力已充分得到展现,目前他已牢牢占据了恒大队首发中卫的位置,恒大主帅卡纳瓦罗表示蒋光太对于球队非常重要。

截止到第13轮,恒大队的失球数为12个,是A组当中失球第二少的队伍,这一数据背后蒋光太与朴志洙所组成的防线功不可没。

如今,亚洲层面很多球队的中锋位置都由归化球员占据,面对兼具身高、速度和力量的对手,蒋光太的防守能力在国足定然是有用武之地,出身于埃弗顿青训的他,将在门将身前形成屏障作用。

相比较而言,侯永永和萧涛涛这两名前场球员还处于成长期,若是在联赛中奉献出色表现,他们也有机会得到国足的征召。

短期内恐再无新归化

到目前为止,国足可起用的非血缘归化球员为艾克森、阿兰、洛国富和费南多,血缘归化球员则拥有李可,再加上即将获得出战资格的蒋光太等人,相信国足整体的实力自然是有一个不小的提升。

有消息说,国足将在10月初组织一个短期的集训,主帅李铁也将对球员进行进一步的考察,相信在这次集训中会有不少归化球员的身影,球员间也需要增进了解,为明年3月的世界杯预选赛做准备。

除此之外,以特谢拉为代表的几名在中超联赛效力5年之久的外援已满足了国际足联的归化条件,若是他们取得中国国籍,亦有资格代表国足出战。不过归化球员的各项成本均是巨大的,在现有的条件下,短期内恐怕很难再有新的归化球员加入。

值得一提的是,已取得中国国籍的高拉特需要等到2023年才具备代表国足出战的资格,他日前接受巴西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没有考虑回巴西踢球,因为在中国有一个大项目在等待着他。

目前高拉特已是29岁,再过3年他能否保持住现在的状态,还是一个疑问。

对归化球员更应包容

人类进入21世纪,全球间的人口流动已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而伴随着全球化的进程,足球这项运动发展到今天,国字号队伍中拥有归化球员更是司空见惯。亚洲层面的比赛,也是到处闪烁着归化球员的身影。

早在国足冲击2010年世界杯时,卡塔尔队阵中乌拉圭裔的归化球员塞巴斯蒂安就曾给国足制造了巨大困难。近十多年来,我们的国字号队伍在面对对手的归化球员时,大多时候都很难占到便宜。

如今,国足阵中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归化球员,其中包含血缘归化和非血缘归化两类。相对来说引起争议和讨论的,正是后面的一类。一些声音认为,非血缘归化球员的到来,其作用等同于饮鸩止渴,将直接影响到社会各层面投入足球的热情,对于青训更是重大打击。

在国足层面,引入归化球员可谓开创了历史之先河,因此各方有不同看法也是非常正常的。但需要注意的是,随着归化规则的逐步放宽,亚洲赛场各队归化的热潮还将继续下去,我们的对手也在利用现有规则变得更加强大。而如果我们停滞不前,恐怕在短时间内会被甩得更远。若是如此,对国内足球行业形成的打击可能更大。

其实谈及对待归化球员的心态,我们不妨把话题稍微扯远一点:唐朝之时,非中土人士在朝廷为官者甚多,其中不乏身居要津,官至宰相的大员。有统计显示,这些来自日本、高丽、波斯等地并在唐朝为官的人员,一度达到数千人。他们当中有的深受重用,有的则立下赫赫战功。

从某种程度来说,如今归化球员的到来与一千三百多年前有类似之处。在中国足球处于相对低谷的这个阶段,在国家队建设方面,即便是非血缘归化球员也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至少在短时间内,他们可以让国足拥有更多选择,亦将直接提升球队战斗力。

因此对于这些球员,我们还是要秉承开放与包容的态度,尽可能给他们更多的时间,让他们可以更好地融入球队,球员们同心同德,共同帮助国足。

当然,开放和包容并不等于完全依赖,归化球员的到来,应该迫使本土球员加倍努力,更好去完成国家队的任务。同样归化球员在进入国足后,也应该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不能懈怠拖沓,导致最后泯然众人。

而若是抛开国足的成绩,仅是探讨短期内使用归化球员在其他层面所带来的利弊,那还是留给未来去评判吧。

(编辑:李胜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