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阿联酋换帅,原鲁能主帅滕卡特为热门候选

马德兴:阿联酋换帅,原鲁能主帅滕卡特为热门候选

虎扑12月01日讯 据《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援引阿联酋媒体的报道,阿联酋足协正在进行国家队的选帅工作,其中荷兰人滕卡特为热门候选人之一。滕卡特曾与中超有过一段缘分,执教过中国球队山东鲁能。

记者马德兴报道:

阿联酋国家队主教练、哥伦比亚人平托是今年7月刚刚上任的,但上任后,不管是日常训练还是技战术指导思想或理念,都令人无法接受,特别是球员更有怨言。过去两个月期间,阿联酋国家队利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组织了两期集训,在10月的热身赛中1比2输给了乌兹别克队;在11月的集训期间,先是开局10分钟内连丢2球,最后阶段才攻入一球,以3比2绝杀逆转塔吉克队;随后在与巴林队的比赛中,又在上半时先入一球的情况下,以1比3被巴林队逆转。

这样的表现与结果当然令阿联酋球迷不满。好在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小组赛剩余比赛要延期到明年3月才重启,因而阿联酋队的表现尚未波及到世预赛,但不管是球迷还是媒体,都对阿联酋足协选择平托出任阿联酋国家队主教练予以了抨击,认为是一个“错误”。阿联酋足坛多位本土教练称,平托作为一位曾率队出战过世界杯的教练,虽有不错的履历,但其技战术理念与指导思想明显已经跟不上现代足球的发展,属于那种“过时”的。而在热身赛中成绩不佳,还不是最主要的,更为重要的是,在国家队集训结束后,球员返回俱乐部队之后很快就出现伤病,这些伤病虽然是在俱乐部出现的,但隐患在国家队训练中留下的,因而不少阿联酋职业俱乐部向阿联酋足协抱怨,球员的伤病严重影响到了俱乐部球队的成绩。这也给阿联酋足协以很大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11月28日,阿联酋足协终于开始启动平托“下课”程序,首先是足协下属的国家队委员会召开会议,与会代表中经过投票后,认为应该马上解除平托的职务,为国家队物色新教练。第二天开始,阿联酋足协便直接与平托展开协商。不过,出人意料的是,或许是由于表现不佳的原因,平托本人已经有思想准备,而且也认为很难再继续工作下去,因而双方在谈判过程中,很容易就达成了一致,即阿联酋足协支付平托三个月的工资,算双方的“分手费”。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平托是做出了很大让步的,因为如果平托坚持的话,他完全可以按照合同,让阿联酋足协支付其为期两年的全部薪水。

至11月30日,阿联酋足协与平托解约之事算是正式落定,这也是阿联酋足协一年之内第三次换帅。2019年11月中旬的一轮40强赛小组赛结束后,阿联酋队因为目前在小组中积分仅仅排名第四,小组出线形势岌岌可危,于是,阿联酋足协在去年12月初宣布荷兰主帅范马尔维克“下课”。为应对原本应该于今年3月展开的40强赛下一轮比赛,阿联酋足协临时聘请了前南教头约万诺维奇,后者曾在阿联酋俱乐部执教过。但受疫情影响,40强赛一推再推,并一度敲定于今年10月重启。在这种情况下,阿联酋足协于今年6月与约万诺维奇商定,双方结束合同。这样,约万诺维奇尚未指挥过球队进行一场比赛,仅仅只是集训过两次,就算离开了国家队帅位。平托则是今年7月接替约万诺维奇、一年内的第三任主帅。

据称,阿联酋足协经过全面权衡后,已经草拟了新的国家队主帅选帅标准,其中很重要一条就是最好曾在阿联酋俱乐部执教过、对阿联酋足球熟悉与了解。因为平托在过去4个月中之所以出现如此多问题,其中很重要一条就是对阿联酋足球、阿联酋球员的情况完全不了解。目前,两位传说中的热门人选是克罗地亚人佐兰·马米奇,另一位是荷兰人滕卡特。

马米奇曾在2017至2019年执教过阿联酋的艾因队,率队在2017-18赛季获得阿联酋联赛与杯赛的双料冠军,在2018年底的世俱杯赛上还曾杀入过决赛。而且,早在荷兰人范马尔维克下课后,就曾被认为是最合适的接班人,但因为当时在沙特希拉尔队执教而无法分身。不过,目前马米奇在克罗地亚萨格勒布迪纳摩队执教,且战绩也还不错,因而恐怕将面临同样的分身无术问题。而另一位热门人选则是当年在鲁能执教时曾掀起了“青春风暴”的荷兰人滕卡特。后者曾两度在阿联酋执教,先是在2015-16赛季执教半岛队,率队获得足协杯赛冠军;2018-19赛季又曾执教瓦赫达队,率队获得了联赛冠军。

据悉,阿联酋足协很快就将作出决定,因而12月下旬,阿联酋国家队将再次组织集训,并在明年1月参加在迪拜组织的一项四国赛,参赛队包括伊拉克队、冰岛队等。这项赛事是专门为阿联酋国家队参加明年3月的世预赛40强赛而专门准备的。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