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足协已向体奥动力发解约函,中超版权将“分销”

北青:足协已向体奥动力发解约函,中超版权将“分销”

虎扑03月02日讯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足协已经向体奥动力发去了解约函,未来中超联赛版权合作模式很可能将由“独家”转向“分销”。

3月1日晚,互联网上传出有关“中国足协已与PP体育解除中超独家版权协议”的消息。北京青年报记者当晚经核实获悉,受2020赛季中超联赛版权合作费用迟迟未能按协议收到的影响,中超公司已于2月8日向中超联赛媒体版权独家合作伙伴体奥动力发去了解约函。虽然严格意义来说,目前双方还要就解约一事落实具体程序,但结合当下PP体育(中超联赛新媒体转播权持有方)母公司苏宁遭遇的现实经济困境,双方的“独家合作”很可能提前终止。中超联赛版权合作模式由“独家”转向“分销”,版权合作“制播分离”的势头已不可逆转。

解约是因PP体育拖欠转播分红?

3月1日晚,有报道称,中国足协已经与PP体育解除了中超联赛的独家版权协议。该报道称,“解约的部分原因是出于对PP体育方面拖欠的转播分红还没有付清的顾虑。”

事实上,关于中超联赛媒体版权合作,外界存在一定的误读。2015年10月,体奥动力以80亿元的惊人价格拿下2016至2020年5个赛季的媒体版权合作权益。已知信息显示,体奥动力随后以每年13.5亿元的价格,将合作周期前两年的新媒体独家转播权分别售予当时的乐视体育、苏宁体育。

相关报道称,随着2017年足协针对职业联赛一系列新政,市场有声音认为,中超联赛的竞争性和观赏性遭到损害,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随之贬值,版权方、赞助商和媒体平台的利益受损,同时信心受挫,因为今后培育国内体育赛事的付费市场将更加艰难。于是,体奥动力和中超重新谈判,希望将版权合约延长。彼时,体奥动力总经理赵军曾公开表示:“国内体育市场的版权泡沫该破裂了,当初买的是未来,可未来迟迟不来,需要重新谈判。”

合作双方约定应付额度差距有多大?

在这种情况下,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之间的协议受到了一定调整。2018年1月19日,中超公司在股东大会上通过决议,一致同意对中超版权合作费用及周期进行调整。于是,双方“5年80亿元”的合作周期与金额被调整为“10年110亿元”。

据了解,从2016至2019的4个赛季里,体奥动力按约定向中超公司累计支付了40亿元的版权合作费用。但2020年,受疫情及其他客观因素影响,作为享有中超联赛转播权益的PP体育受母公司苏宁面临经济困境影响,在向体奥动力给付转播合作费用的过程中举步维艰。据了解,直到牛年春节到来前,体奥动力受上述因素影响,也仅向中超公司支付了1.5亿元的2020赛季版权合作费用,中超公司之所以能在农历春节前后按平均每家约1000万元的标准向中超各俱乐部支付上赛季联赛参赛费(分红)首付款,也是因为这笔费用的到位。

但这一数额与合作双方约定的应付额度存在巨大差距。面对合作方面临的困境,中超公司经内部沟通及理性分析后,认为对方已很难及时给付合作费用,因此决定向体奥动力发出解约函。

中超联赛接下来如何运作?

对于各方面临的困境,中超公司及职业联盟筹备组也非常理解。但新赛季中超联赛即将开赛,联赛的筹备与运行需要耗费巨大的资金。在这种情况下,中超公司与“筹备组”也不得不在节流的同时,竭力开源。据了解,目前包括腾讯在内的部分企业已经表现出介入中超版权合作的兴趣。但如果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或者说体奥动力与PP体育的合作仍继续,那么严格意义上来说,中超公司、职业联盟筹备组就无法与其他潜在合作伙伴落实具体合作内容。

据了解,职业联盟筹备组在近期已经明确各项工作的具体分工。如果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最终确认“分手”,那么接下来中超联赛的制作将由职业联盟来操作,随后“职业联盟”再将联赛媒体转播权益分销给各合作方。相比于独家合作,“分销”的一个突出益处在于扩大联赛传播受众面。据悉,各方近期仍在就相关问题进行沟通。中国足协、职业联盟筹备组实际上也欢迎更多有实力,热爱中国足球的单位或个人以各种方式加入中超联赛合作阵营。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