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9试乘之后,为啥说蔚来做对了一切?

EP9试乘之后,为啥说蔚来做对了一切?

上周四,我们在上海的F1赛道坐了一次EP9的试乘。我讨厌试乘,因为这不但不能帮助你理解车辆动力学,同时还附带了厂方对被邀请者驾驶能力的双重嘲讽。坦率地说,蔚来已经很安慰我了,公关的说法是“我们需要赛道C照”——换句话说就是中汽摩联颁发的最高等级赛照——再往上B照对应的是亚洲赛事,而A照就可以跑FIA的Championship了。

所以,我们在那个湿漉漉的早晨,赶到了赛道。在简短技术讲解过后,我们被告知试乘被严格控制在170公里/小时——你猜到了,因为下雨,毕竟你只有6辆EP9,无论撞了马云爸爸还是奶茶妹妹家的车可都不好。早晨的试乘被分为3组,使用的是上赛道的第3构型——没有全场大直道。我们每人获得了2圈,一个出场圈和一个回场圈。

你问我感受如何?我的身体很实诚,“反胃”——早知道不该在休息区吃那么多点心的。巨大的刹车盘和车身下方巨大的气流通路意味着,每次刹车和转向你都被甩来甩去——即使6点式的安全带也没法完全固定我的上身,坦率地说,超出以往任何一次体验——我的身体不能给出“数据”,但我很肯定我的胃比2015年WEC的时候更不舒服——当时保时捷车队为了取悦中国媒体,安排他们的WEC车手驾驶911做hot lap。

这就是这台北环7m05s的“怪物”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然而我并不惊讶。毕竟在去年11月它在伦敦正式亮相后,我们就猜到了,4轮独立矢量电子马达,1800公斤的车重,澄清整个车底的巨大气流通道。在保罗-里卡德赛道跑出比LMP3赛车更快的单圈成绩,以及在上赛道完成2分钟的单圈记录——可能要比918或者P1在这里快上10秒。事实上,这次试乘再次让我怀疑这车是不是应该在北环跑个6m30s才够?

真是快!然而这次试乘从另一个方面也加深了对它纯“赛道”定位的印象。这是我进入过最艰难的一辆车,记得3年前爬入LMP2勒芒原型车的座舱都没这么辛苦,当然过去3年,我又成功的长胖了许多。但我真的很难想象奶茶妹妹怎么优雅的滑入副驾位置。站在车边,我尝试将我的鞋头插入车底,然而根本不可能,车辆距地高度极低。

所以P1和918的车主们不要担心——EP9不会在夜店门口抢走你们的关注。这更像一辆FXX-K或者Zonda R,由厂商定制给VVIP用户的赛道性能车——但又不能参加任何已知的赛事——换句话说,单纯的享受速度的乐趣。

蔚来很聪明的进入了一个领域。他们成为了第一家认真挑战纽伯格林圈速记录的厂商,在2年半时间内,造出了“全中国最快的车”——而不仅仅是电动车。毕竟,在我们的国家要分清楚“Track Car”,“量产车”,“公路超跑”和“赛车”的精确定义是极难的。蔚来成功的在合理的预算范围内——考虑到相对于传统车企——不但展现了技术实力,而且吸引了几乎所有目光。

所以,EP9绝不是技术的“秀”,我更多的将它看成其对中国市场的洞察力。现在,在这一堆的电动新能源车企中,蔚来已经脱颖而出了——不仅是EP9,在过去2年中,蔚来还顺便拿下了一个FIA Formula E的冠军头衔——那笔投资,不仅为中国拿到了第一个FIA总冠军头衔,即使从财务上看,如果蔚来现在选择出售车队,最保守的估价都比他们买入参赛权时增长了5倍。

当我把我的试驾体验和结论告诉我的编辑时,在英国学工程的他依然不服气,“你上个月不是去了,‘Motor Vallly’吗?就蔚来那车,你给我钱,分分钟给你拼一个。”这有些夸张,不过也在理,然而当你以更高的高度来审视时,这样的评论或许是对蔚来另一种恭维。当他们决定打造一辆“秀技术”的车时,能敏锐的将基地设在多宁顿赛道,并能将英国的基地定位在前沿技术研发方面。这意味着蔚来在诞生的第一年就能利用最合适的全球人才研发他们想要的产品,其本质和梅赛德斯在英国运作F1车队是完全一样的,甚至连梅赛德斯F1引擎都不是斯图加特打造的——一般人我们不说这个的。

我的编辑还在争辩,“如果他获得蔚来一样的‘资源’,也能交出类似的答卷——不就是一支FE车队,一辆性能车,一台全尺寸SUV吗?”赛车里有句话,如果后见之明都算数——我们每个人都是世界冠军了。真正让人震撼或许不是EP9令我反胃的速度,或者蔚来对中国市场精妙理解,而是他们实实在在把事情做成了。

现在,ES8的预售和上市工作已经展开。前5000辆限量版的意向客户已经可以选择特别的编号了,最初的消息是,你用特斯拉Model X的一半的价格,就能拥有这台650匹马力,4秒破百的超级SUV了。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