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起步,三年桂冠,保时捷LMP1车队背后的酸甜苦辣

从零起步,三年桂冠,保时捷LMP1车队背后的酸甜苦辣

上周末,巴林六小时落幕,迫于种种原因,保时捷LMP1的传奇还是成为了史诗。虽然该站的失败并不能为保时捷LMP1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但在长达三年的征战中,919 Hybrid赛车出色的表现值得所有人牢记。

连续三届勒芒冠军和WEC总冠军,关于这支传奇车队背后的故事,我们今天就来听听保时捷LMP1主管Fritz Enzinger和其车队领队Andreas Seidl是怎么描述的?

Q:目睹两辆保时捷919 Hybrids最后一次跑过终点,你们是什么感觉?

Fritz Enzinger:两方面,其一,这是一种悲伤的感觉,其二,我对于这个项目能够如此成功而感到非常欣慰。

Andreas Seidl:不得不说,LMP1组别的竞争真的非常激烈,而作为一支团队,我们多年来都秉承着风雨同舟的信念。虽然,在最后一战中(巴林)我们败了,但我却为此感到深深的感激。因为,919 Hybrid这四年来的故事已近足以成为保时捷赛车运动历史的一部分。

Q:当你们第一次开始LMP1时,都有什么期望?

Fritz Enzinger:其实,我们在加入LMP1之际就始终牢记着对于该项目的期望就是获胜,不管是勒芒还是全赛季的比赛,我们一直都在为之努力。而这种信念也是令人震惊的,因为自1998以后,保时捷在勒芒的排名还没有这么靠前过。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4年之前,保时捷还没有任何关于LMP1组别和混合动力系统研发的经验,而他们在零基础下打造出这辆带顶的“F1赛车”显然没让保时捷失望。

Andreas Seidl:作为一名车队成员,其实,当我刚刚加入的时候,我并有意识到LMP1这个项目有多么重要。因为我是名短距离赛车的车迷,虽然之前想过加入,但我也真的不知道勒芒对于保时捷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过,与此同时,我也注意到了那个独特的机会,不仅能够从头开始组建一支赛车队,还带着获胜的目标——勒芒。

Q:你们是如何面对压力的?

Fritz Enzinger:2011年,11月,我加入了保时捷的LMP1项目(当时一直下着雨),不得不说,头几个月真的很困难,我每几乎工作14个小时,而你需要留意每一块内容的进度,因为在该项目中,每一项你都需要同时进行。车队的建造、法规、员工、财务和技术,日程被安排得非常紧,而你有时候甚至会忙得怀疑人生。

不过,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担任这个角色的,当时,我想,“好吧,我来处理。”毕竟从零开始来做一项伟大的东西并不是保时捷的第一次。至少在汽车工业的其他部分,我就只知道有这样的例子。当然,我也从不允许自己有失败的念头。

Andreas Seidl:对于我来说,良好的准备工作将会帮助我分担压力和管理休息时间,比如说,我们会一次又一次地在比赛前设想所有的情景,以尽可能确保我们在比赛前就做好了准备:前往勒芒的路线、我们想要测试什么,何时何地以及如何合理利用我们的人员。

不过,即使是最完美的准备,也不能全部消除(勒芒带给你的)压力,而我作为车队领队,不管你内心压力有多大,你都需要保持冷静,这很重要!当然,你也必须向车队证明我们已经尽了全力,我们准备得很好,我们就是来夺冠的!

Q:在LMP1中,你们觉得最重要的三样东西是?

Andreas Seidl:首先,流线型的独立结构非常重要,其次,你必须得拥有自己的工厂团队。最后,也是我认为最重要的,那就是利用规则所允许的最大赛车制造潜力。

Q:过去几年,你们印象中的亮点是?

Fritz Enzinger:2015年,那一年对我对保时捷来说都非常重要!因为,那是我们重返WEC以及勒芒后的第一场胜利,多么有说服力。

Andreas Seidl:对我来说,绝对是2015年的那场勒芒,因为那是我参与最大的一次策划,其中,三辆赛车的部署以及整个车队在比赛中的协调都超出了我以前所做过的一切。

独一无二的时刻!试想下,作为一个团队,我们实现了目标,我们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并达到了预期的目标。”

Q:在你看来,这个项目最关键的阶段是什么时候?

Fritz Enzinger:2014年,奥斯丁站,那时我们在比赛中的表现并不好,更重要的是,其中一辆车失去了动力,所以我们没有登上领奖台。在这一点上,我明白了保时捷的预期并没有太多的实践可以支撑。

不过,我们总是选择更具侵略性的方法——先把919做得更快放在第一位,之后才是稳定。因为如果赛车第一次能够跑完整场,那么它就有能力获胜——这就是我们的信条!

Andreas Seidl:对于我来说,最关键的时刻肯定赛车的测试阶段,你会在那碰到很多技术问题,压力真的很大。

而另一个方面就是车队,它同样需要发展和磨合,所以克服“我们永远也做不到”的态度会很关键,虽然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失去了一些人,但很高兴我们还是坚持了下来。

Q:在你们获胜后一共流过多少次眼泪?

Fritz Enzinger:至少三次,因为在勒芒获胜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保时捷为之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Andreas Seidl:我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并不会随便流眼泪,但当我看到919赛车越过勒芒终点时,我还是没忍住。

两周,赛前赛后,各种大小事务都会让你身心疲惫,不过,当你看到车队赢得比赛时,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感觉!那一刻,你会感觉心中的压力一下子释怀了,所有这一切都没有白费!


关于米其林

WEC及勒芒的传奇历史见证了赛车场上许多闻名遐迩的重要时刻,而这也是米其林的一大盛会。因为在复杂多变的驾驶环境下,轮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减少进维修站换胎的次数,将决定着比赛最后的王者。值得一提的是,米其林在今年创下了自1998年勒芒24小时以来20连冠的辉煌并赢得了第26座总冠军奖杯。

赛车运动不仅是对其轮胎性能的终极考验,同时,它也对民用轮胎的研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从赛道到街道” 是米其林一直以来在赛车运动中所秉持的精神。 借助各大赛事作为“实验室”,米其林将持续缔造出各种创新技术和极具竞争力的轮胎产品。(具体详情请访问http://www.michelin.com.cn/CN/zh/our-sport-tires.html#Highlights)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