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在维特尔二次变线后,我避免了撞车

汉密尔顿:在维特尔二次变线后,我避免了撞车

汉密尔顿认为,维特尔在俄罗斯大奖赛中二次变线,如果英国人没有刹车的话,这很可能造成撞车。

在梅赛德斯进站犯错后,汉密尔顿掉到了维特尔的身后,但很快追近,在进T2的时候展开进攻。

维特尔向右了一一下,接着又向右移了一瞎,这导致干事调查,但并没有进一步处罚。

“这相当令人沮丧,我出站后落在他们(维特尔和博塔斯)身后,”汉密尔顿说。

“我的轮胎有抓地力,我就像‘现在我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与他竞争’。”

“我在尾流中接近,抽头。从我的角度来看,塞巴斯蒂安移动了一瞎,接着又移动了一次。当时,如果我没有刹车,我就会上墙。我们会撞车。”

“从我的座舱看来,那是二次变线,这我们经常讨论的,是不应该发生的。幸运地是我避开了。”

维特尔的这次防守让自己被迫深入弯角,汉密尔顿在这个长左弯出弯后与德国人并行。

汉密尔顿承认“在下一个弯角我相当强势”,他从赛道脏侧驶过,T4右弯维特尔被迫放弃位置。

维特尔表示他的防守只是为了防住内线。

“进入T13时我有点摇摆不定,有一点锁死,刘易斯很接近,”维特尔说。“他在直道上有DRS,我看到他追上来。”

“这很难从后视镜中看到他,但我想我在刹车前变线。我想要确保我能够防住内线。不管从任何角度来说,我都没有想搞事情。”

汉密尔顿当前领先维特尔50分,还剩五站。赛后发布会上两人并排相左时,汉密尔顿突然插话。

“在争夺激烈的时刻总是会有这么一种感觉,”汉密尔顿说。“你应该看看它,然后说‘是的,我移动了两次’。”

如果有撞车发生,干事遇到的主要问题一般是在刹车时变线和二次变线。

FIA比赛总监查理怀汀解释说,干事对此“相当宽大”因为他们觉得维特尔“事实上并没有构成两个方向”。

“他们的决定表示这是一次变线,但中间有一点犹豫,”怀汀说。

“我想我们以前看到的都是向一边变线,然后再向另一个方向。这有点新鲜。我想当时它有点让刘易斯慌了神。”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