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上海站,雨中6小时,关于冠军阿斯顿·马丁背后的10个故事

WEC上海站,雨中6小时,关于冠军阿斯顿·马丁背后的10个故事

“这绝对是一场激烈的比赛”,上周末WEC,我和朋友站在9楼的媒体中心拍下了这张照片。当时比赛只跑了6圈,但由于雨势,赛事已经出示了红旗,所有车辆返回发车区等待,整个比赛停顿接近1小时。

而GTE-pro组别,那辆全新的Vantange赛车正停在保时捷911 RSR 和宝马M8之中,谁都不会想到,95号赛车最后经历了一番眼花缭乱的混战后,成功杀出重围,(击败保时捷911 RSR),斩获他们新款Vantage赛车的FIA WEC首胜。

赛后,我们带着问题来到阿斯顿·马丁的P房内,得到了不少收获:

1、在比赛前半段,阿斯顿·马丁选择将95号与97号两辆赛车拆分的策略,以便在比赛停止的情况下至少让一辆赛车处于有利的位置,来优化获胜的几率。事实证明,策略很成功。

2、97号 Vantage GTE赛车曾在比赛中一度高居第二,但由于拆分策略,其在比赛的后半段不得不比95号赛车更早地换上了最后一套雨胎,这导致他们挣扎于抓地力,难敌保时捷双雄的冲击,最后只能以第四完赛。


由阿莱克斯·林恩(Alex lynn)与麦克赛姆·马丁(Maxime Martin)驾驶的97号赛车

3、车队PR告诉我们,整场比赛,天气和光线都会使推进赛车变得更加危险。特别是比赛的后半段,但在那种时候,车队眼里只有获胜。

其中,马可·索伦森(Marco Sorensen)在最后赛段接手了95号赛车,他保持冷静并为车队带回了历史性的胜利。(赛道的积水导致了多起事故并相继引发了多次安全车和两次红旗,共损失3小时17分钟的比赛时间)


丹麦双雄:左-尼基·思姆(Nicki Thiim),右-马可·索伦森(Marco Sorensen)

4、去年11月,阿斯顿·马丁推出全新的Vantage GTE赛车以取代老款的Vantage(阿斯顿·马丁史上最成功的赛车,它曾在勒芒赛道叱咤风云,夺冠无数),然而新车在WEC的前四站中表现并不理想,车手麦克赛姆·马丁对此解释为轮胎的原因,因为前两年阿斯顿·马丁使用的都是邓禄普的轮胎,而今年是他们第一年换上米其林。


现在GTE-Pro组别中,所有车队都清一色使用米其林轮胎,而他们可以根据车辆的设定向轮胎厂商定制符合自己的配方

5、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新款Vantage GTE赛车的性能并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在雨地,所有赛车使用的都是同一款湿地胎,一旦其他车队失去了轮胎优势后,新款Vantage赛车的确拥有很强的竞争力,上海站就是很好的证明。


上海国际赛道布满了高速弯,低速弯和回头弯,所以整场比赛对于轮胎的运用至关重要

6、GTE组别可能是WEC中最复杂的比赛,12台赛车竞争三个领奖台位置,所以阿斯顿·马丁赛车总监高·约翰(John Gaw)对此次新赛车的胜利感到非常满意:“今天我们拥有最快的赛车,我很高兴。保时捷换用全新GTE赛车花了15场比赛才获得了胜利,但我们四次就完成了它!”。

7、巧合的是,新款Vantage GTE的首次胜利与其前身V8 Vantage GTE相同,后者于2012年在上海获胜。而阿斯顿·马丁车队总是能在上海大放异彩,其车队在GTE Pro或Am的每场上海比赛都获得了第一名或第二名,连阿斯顿·马丁的公关都将上海称为他们车队的福地。

8、正赛前,他们的车手用量产版vantage为我们做了Hot Lap的环节,整个体验,没有三点式安全带和桶椅的束缚,我除了用身体切身感受了一遍上赛道,还有那V8的声浪以及整台车的顺滑与从容,在S+模式下的加速酣畅淋漓。下来后,身边的媒体老师将之评价为300W内最让人兴奋的超跑。


 
9、对所有阿斯顿·马丁潜在车主的好消息是,Vantage的量产车型和赛车是同步开发的,也就是说,民用车和这台AMR赛车共线生产,他们拥有相同的底盘,引擎以及干式油底壳。当然,为了比赛,阿斯顿·马丁更换了一些引擎中的部件,但整个缸体和量产车是完全是一模一样的。(涡轮以及电子线束等,vantage GTE赛车的引擎成本大概是量产车的四倍)

10、阿斯顿·马丁vantage在中国的报价为199.8万元,它更“便宜”且更运动了,但请别搞错,它还是一台马丁,以阿斯顿·马丁产品经理的话来说:我们为喜欢马丁的客户提供了另外的一种选择,而这是一台既要跑得快也要展示英国贵族对于美以及绅士追求的跑车。

新vantage定位Sport car,屹然区别于老款GT sport的定位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