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车跑车

房车跑车

在这里,WTCC, DTM, GT1,LEMANS等房车跑车赛将带我们看到那些平时在马路上跑着的家伙,在速度的战场中一决高低。

勒芒

[WEC] Ginetta卖出头三台新LMP1赛车

虎扑10月7日讯 Ginetta官方宣布,这支以约克郡为基地的厂商已经接受并完成了一张三台LMP1赛车的订单。这是这支新加入WEC的厂商卖出的第一批赛车。
据悉,一支未命名的私人客户车队,将打算使用购买的两台Ginetta LMP1赛车参加2018/19赛季的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比赛,而第三台Ginetta LMP1赛车则作为备用。
Ginetta 董事长Lawrence Tomlinson说道,“这是我们这个LMP1计划向前迈进的一大步,这对FIA WEC与ACO、以及那些对新LMP1规则满怀信心的人来说,无疑是个极好的消息。”
“现在你必须等待我们的客户,等他们对他们的FIA WC项目作出官宣。但是有迹象显示,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客户,通过购买我们Ginetta LMP1赛车来进入勒芒原型车最高组别的争夺中。我们可以设想,在我们的约克郡工厂生产的LMP1赛车,很快就要在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比赛中争夺全场的冠军,还包括赛历中最盛大的比赛——勒芒24小时耐力赛。”
Ginetta LMP1是由在Ginetta加福斯-约克郡基地的世界级团队共同完成设计的。
Ginetta的技术总监Ewan Baldry的内部团队,已经率领了一系列世界级的承包商和顾问团队对赛车进行设计与研发。其中包括Adrian Reynard, Paolo Catone 和 空气动力学专家 Andy Lewis、以及WAE( Williams Advanced Engineering)、XTrac, Ohlins, ARS (chassis and composites), AP Racing, Megaline, Bosch 和AVL Racing (Simulation)。这一系列的合作,在新车的设计、开发和建造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新车的第一个底盘已经投产,预计十一月开始赛道测试。

10分钟,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6小时赛重要的事说给你听

今年11月5日,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6小时赛将重返上海国际赛车场。如今,这项赛事已经是WEC赛历上的亮点了,但普通车迷对于其最深刻的印象,或许还是其与勒芒24小时赛的不解之缘。因此今天,我们就来告诉你关于WEC你会感兴趣的事儿。

坦率的说,如果没有勒芒24小时赛,就不会有WEC这项赛事了。正是法国西部汽车俱乐部主办的勒芒24小时取得的巨大成功,让这一马拉松式的汽车运动从勒芒小镇,逐渐风靡全球。所以哪怕没有机会亲自去到勒芒,全世界的车迷也有机会在中国、日本、美国、英国等国家的分站赛,感受勒芒精神。

从2012第一届算起来,WEC今年已经是第6届了,而其前身被称为勒芒洲际杯赛(或者国际勒芒赛)。这项曾经在珠海国际赛车场举行的赛事,在2012年成为世界耐力锦标赛,这一国际汽联旗下最顶级的耐力赛之后,就移师到了被国际汽联授予最高级别认证的上海国际赛车场举行。

那么和勒芒相比,除了比赛时间从24小时变成了6小时,上海6小时赛与之相比还有什么不同吗?其实与勒芒不同,现代的大奖赛赛道,如上海国际赛车场,需要赛车装配“高阻力套件”。所以理论上你在11月看到的WEC赛车和6月在勒芒时看到的也会有所不同。

再来谈谈分组,与F1、F2和F3,这样的统一规则的方程式比赛不同,WEC耐力赛最大的特色是,赛道上的赛车不尽相同,组成截然不同的车组互相竞争。可分为LMP1、LMP2、GTE-PRO和GTE-AM四个组别。

LMP1和LMP2都是勒芒级原型车组。其中,LMP1是所有参赛车辆中等级最高的组别,由独立车队运作,允许汽油、柴油及混合动力车参赛,赛车速度最快,且规定驾驶该组别的车手必须全部是专业车手。今年参加该组别的,最耳熟能详的两大制造商就是保时捷和丰田了。

LMP2和LMP1组一样,也是运动原型车组,使用封闭式座舱,但不允许柴油引擎参赛,通常在速度方面慢于LMP1。这个组别中,就有耀莱成龙DC车队和华信马诺两支大家知晓的中国车队。

GTE-PRO组别已经成为了品牌的主战场,克尔维特、福特、阿斯顿-马丁、保时捷和法拉利已经厮杀其中。明年宝马也将带着M8 GTE赛车加入争夺。

而GTE Am组别则指的是参与GTE组的私人车队,其中必须包含FIA评级银组以下的车手,同时赛车必须是1年以上的旧车。

当然,每个组别的竞争,都有其独特的看点,今后我们也会为读者一一介绍。但倘若你已经对这项全球最艰苦、最高科技的顶级赛事心动,那么今年11月5日,你将有机会在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6小时赛,亲眼见证各种车辆六小时川流不息的比拼。目前耀莱成龙DC车队联名票务产品正在限量发售中。订票或了解更多票务详情,敬请登录久票网www.jusstickets.com或拨打021962123。2017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6小时赛,与你不见不散。

[AsLMS] 耀莱成龙车队完成两台Oreca 05赛车备战测试

虎扑9月29日讯 Oreca官方推特贴出了JCDCR(Jackie Chan DC Racing,中国耀莱成龙DC车队)测试两台ORECA 05 Nissan赛车的图片。据悉,这两台赛车是JCDCR用于参加2017-2018 AsLMS(Asian Le Mans Series,亚洲勒芒系列赛)的比赛的。
这个以亚洲为根基的赛事将沿用旧规格的LMP2赛车,而更新的Gibson引擎赛车则在2019-2020赛季前都不会被引入。接下来的2017-2018 AsLMS(Asian Le Mans Series,亚洲勒芒系列赛)赛季中,我们看到了更多LMP2车队参与了进全赛季的比赛中。
Oreca厂商方面则表示,已经为AsLMS(Asian Le Mans Series,亚洲勒芒系列赛)而重启了Oreca 05的生产。
JCDCR用于参加2017-2018 AsLMS(Asian Le Mans Series,亚洲勒芒系列赛)的两台ORECA 05 Nissan赛车在保罗-里卡德(Paul Ricard)赛道都完成了测试。而这两台车将被运往中国参加2017-2018 AsLMS(Asian Le Mans Series,亚洲勒芒系列赛)赛季10月7日在中国广东珠海进行的揭幕战。
和参加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一样,JCDCR的赛车将由Jota Sports运作。
JCDCR除了在LMP2组别的两台Oreca赛车外,在LMP3组别投入了一台Ligier JSP3赛车参赛。

 

[WEC] 班博“90%确定”参加全赛季AsLMS比赛

虎扑9月19日讯 两届勒芒24小时赛冠军厄尔·班博(Earl Bamber)将在明年参加全赛季的AsLMS(Asian Le Mans Series,亚洲勒芒系列赛)比赛。在AsLMS(Asian Le Mans Series,亚洲勒芒系列赛)比赛中,他将与自己的兄弟威尔·班博(Will Bamber)以及来自IMSA GT3的杯赛车手Will Hardeman搭档。
这三个车手,有“90%可能确定”能参加AsLMS全赛季的赛事。AsLMS的比赛只有四场,且都在冬季举办。作为HubAuto车队的其中一部分,他们将驾驶保时捷911 GT3 R赛车出战。
班博在CoTA站的比赛中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基本确定将作为HubAuto车队的其中一部分出赛,尽管车队面临着一些客户赛车后勤问题的挑战,但这总体是确定下来的事情了。
HubAuto车队的老板Morris Chen将率队重返ALMS赛事。早在2014年,他率领来自中国台湾的AAI车队赢得了ALMS的组别总冠军。陈俊衫也与这支中国台湾车队参加了勒芒24小时的比赛,车队也顺利完赛。
HubAuto车队除了现在参加的中国GT赛事(China GT)和亚洲宝珀系列赛(Blancpain Asia),将以ALMS作为他们的新任务。
同时,班博兄弟也会在2018 AsLMS SCP(Asian Le Mans Sprint Cup,亚洲勒芒冲刺杯系列赛)中搭档驾驶保时捷客户赛车出赛。

[WEC]/[IMSA] 宝马正式发布M8 GTE新车,回归勒芒

虎扑9月19日讯 宝马车队(BMW Motorsport)在法兰克福国际车展(International Motor Show in Frankfur)上揭开了它的M8 GTE新车的神秘面纱,这台新车将参加 FIA WEC(FIA 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耐力汽车锦标赛)和IWSC(IMSA WeatherTech SportsCar Championship,卫士泰克跑车锦标赛)的全赛季比赛。
这款车早在7月份的宝马集团(BMW Group)工厂的耐力测试中,已经发布了几张新车的谍照,最终,M8 GTE新车在周二的车展上正式亮相。
宝马汽车运动主管詹斯·马夸特(Jens Marquardt)和厂队车手马丁·汤姆齐克(Martin Tomczyk)出席了这次活动。
马夸特说:“宝马M8 GTE是我们的新的GT赛车的旗舰,它将与这个赛车工业行业的对手们进行正面交锋。”
“对我们来说,在车展上展示我们的新车,是我们参加比赛的重要一步,我们计划在2018年的戴通纳24小时赛(Daytona Rolex 24)上完成首秀。”
“FIA WEC(FIA 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耐力汽车锦标赛)和IWSC(IMSA WeatherTech SportsCar Championship,卫士泰克跑车锦标赛)是我们新的挑战,在顶级的竞争环境生存,可有意思了。在我们宝马M8 GTE新车的带领下,我们正将尖端技术引入顶级国际赛车赛事中,同时,这也把我们与我们在勒芒的传统联系在了一起。”
“我们宝马M8 GTE赛车的研发是按计划进行的,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们的新车在2018年取得胜利啦。”
宝马这款新车的一大亮点是采用的是一台四升的V8发动机,使用了宝马的双涡轮,配合以一连续的六速变速箱。这款变速箱,是基于宝马的新的8系列汽车和M8公路款汽车研发改造而来的。
明年的勒芒,将标志着这个德国品牌自2011年以来第一次回归勒芒24小时的比赛,他们上一场参赛,还是使用宝马M3 GT2赛车参赛。
宝马曾经在1999年赢得了勒芒24小时赛的冠军,当时,宝马的V12 LMR赛车由车手Yannick Dalmas,Joachim Winkelhock和Pierluigi Martini驾驶。

回忆勒芒:七辆使用米其林轮胎获胜的伟大赛车

自1923年起,勒芒的一场场比赛记录了数不清的激战、悲剧,而最重要的,是成就。

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一个创立于1923年、拥有全球范围赛事的赛车比赛,耐力两字成为了它最为基础和至关重要的元素。

创立这一比赛的初衷很简单:也就是在一项长距离的赛车比赛中展示汽车业产品的性能和科技实力。在至今已举办的85场比赛中,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一直被誉为是全世界先进技术的实验室。

而米其林,这个法国轮胎厂商的去比赛的目的同样如此:尽可能地去学习并提高和改善他们的民用轮胎。

事实也的确如此,米其林从1923年开始就一直在为获胜者提供轮胎,至今已经获得了25场胜利(18连胜),要知道,在世界上最困难的耐力比赛中取得连续的成功并不容易。

1、Chenard & Walcker - 1923年

这是所有一切的开始。

1923年,勒内·伦纳德(René Leonard)和安德烈·拉加什(Andre Lagache)驾驶着一辆装配米其林轮胎的Chenard & Walker赛车以超过每小时90公里的平均速度获得了首届勒芒的胜利。他总共完成了128圈——大约是今年保时捷完成的三分之一。

值得一提,法国车+法国轮胎这样的法式“二重奏”为他们在勒芒上94年历史中印上了深深的“法国经典”

2、雷诺 ALPINE A442B - 1978年

五圈的优势,210.188 km/h的平均速度,缔造了历史。

1978年,雷诺Alpine车队在勒芒的萨特赛道上,制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传奇。迪德·皮洛尼(Didier Pironi)和吉恩·皮埃尔(Jean-Pierre)以那辆搭载了2.0 L V6涡轮增压发动机发的雷诺Alpine A442B赛车击败了当时无比强大的保时捷车队。

值得一提,这仍然是法国制造商在勒芒唯一的胜利

3、梅赛德斯奔驰 Sauber C9 - 1989

纵观勒芒史,能在大直道上做出400km/h的冠军赛车仅此一部。

1989年,梅赛德斯奔驰为C9赛车提供了一台被命名为M119的经过彻底升级改进的合金V8引擎。最大的改进在于双顶置凸轮轴与每缸四气门的设计。这使得引擎在正赛调教中输出提高到720bhp、810Nm。

全新的四凸轮轴引擎被安装在经历赛事考验的C9底盘上。其中,德国人在Sauber项目里参与程度的明显提升从赛车的银色涂装中即可看出。

同年,这也是旧Mulsanne直道的最后一年(在这条3.7英里的大直道上被加入2个大急弯之前),而这辆穿着“米其林”轮胎的Sauber C9,它在Mulsanne直道上跑出了400km/h的变态数据,要知道,这非常恐怖,因为这条直道实际上非常颠簸。

4、标志905 EVO 1B - 1993

最早的V10引擎之一。

1993年,这是905赛车的最后一次参赛,标致以包揽前三的佳绩为这辆905的赛车生涯加冕。而这台车最令人深刻的是那台V10引擎,标致的工程师为这台V10引擎引入了一个非常规的80°夹角。值得一提,这台引擎是也最早的V10引擎之一,它由此确立了F1使用V10引擎的趋势。

5、迈凯伦 F1 GTR - 1995

初战告捷,旗开得胜。

关于迈凯伦和勒芒的故事,没人会忘了那辆F1 GTR。1995年,迈凯轮首度出赛勒芒便折桂的故事依旧是拉·萨特赛道的一个传奇。即便是现在——差不多22年之后,那24个小时中发生的故事依旧让人回味无穷。

或许,它可能不是95年勒芒最快的赛车,但这辆赛道版的迈凯伦F1 GTR非常稳定。它包揽了当年勒芒排行榜上的前五名,而这四辆赛车都搭载着米其林轮胎。

6、宾利Speed 8 - 2003

一场时隔73年后的胜利。

Speed 8在2003年夺得了勒芒的冠军,这使得宾利在相隔73年后,史上第六度封王。它由一台全能的奥迪V8驱动,包揽1,2名的成绩足以证明它的强大。而对米其林来说,横扫前十名的成绩使2003年成为特别值得纪念的一年。

7、保时捷919 Hybrid - 2015

2015年,仅是保时捷回归LMP1组的第二个赛季,而919 Hybrid并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它赢得了勒芒。它带领着德国品牌扩大了与奥迪之间的差距(十七场胜利),成为了勒芒中最成功的制造商。同一年,米其林创造了令人惊讶的18连胜。

可以说,这是一台LMP1组别的顶级赛车。其中,保时捷的工程师为它装上了一台双涡轮增压的 V4 引擎用来驱动赛车后轮。两套由锂电池储存能量的混合动力系统,则可以通过与前轮轴上相连的动能电机单元回收刹车的能量,也可以在全油门的时候用发动机废气驱动排气管中的动能电机回收能量。


关于米其林

WEC及勒芒的传奇历史见证了赛车场上许多闻名遐迩的重要时刻,而这也是米其林的一大盛会。因为在复杂多变的驾驶环境下,轮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减少进维修站换胎的次数,将决定着比赛最后的王者。值得一提的是,米其林在今年创下了自1998年勒芒24小时以来20连冠的辉煌并赢得了第26座总冠军奖杯。

赛车运动不仅是对其轮胎性能的终极考验,同时,它也对民用轮胎的研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从赛道到街道” 是米其林一直以来在赛车运动中所秉持的精神。 借助各大赛事作为“实验室”,米其林将持续缔造出各种创新技术和极具竞争力的轮胎产品。(具体详情请访问http://www.michelin.com.cn/CN/zh/our-sport-tires.html#Highlights)

[WEC]LMP1的下一步该怎么走?

在保时捷宣布这个赛季末它们将停止LMP1计划之后,WEC和ACO不得不着手考虑这项世界冠军赛的未来。

尽管有种种迹象表明,在未来的WEC,我只能看到寥寥无几的竞争乐趣,但关于其衰亡的传言肯定是被夸大了。所以,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其中的问题,和这些问题的潜在答案。

LMP1已不再辉煌

5年的辉煌,这项世界顶级赛事的最高组别,随着保时捷的退出似乎正走向失败。即使丰田仍然承诺会参与勒芒24小时耐力赛,但它们已经缺乏动力再去完成一整年的赛季了。

试想一下,在2018,我们只能看到一个被束缚的丰田,而他们很有可能只会参加三场比赛:斯帕、勒芒和富士,三场看起来现在最受欢迎的比赛。因为,一项没有制造商的比赛就意味着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冠军,而厂商也只会拿出预算来进行测试而不是比赛。

除此之外,LMP1中还有一些未知的因素——私人车队。明年LMP1组可以迎来SMP Racing/Dallara和英国制造商Ginetta和Perrinn的到来。其中,我们可以相信的是,Ginetta正在和一些潜在的客户进行谈判(甚至包括一些高知名度的厂商)。

不过,这一切还没有确定,虽然ACO已经向这些新加入的汽车制造商保证了他们对LMP1组别的承诺,但迄今为止,他们仍不愿意通过公开申明展示他们未来对于WEC的愿景来达到这一效果。

DPi概念会是出路?

最近,一家法国的媒体声明WEC似乎正在指向一个自由的方向,即没有混动系统,而Signatech-Alpine车队经理菲利普·斯诺特(Philippe Sinault)甚至已经在一档电视采访中暗示他们的车队可能很快要争夺总冠军了。

这其中反映了两个问题:其一,这是否标志着一个更高组别的出现?或者,LMP1组别会包含提升后的LMP2s,就像越来越成功的Dpi概念一样?

毫无疑问,DPi概念会获得更多的支持,因为它有潜力,试想一下,如果它和ACO结盟,那么它会进一步扩大声势、而DPi和全球化LMP2s之间的平衡也将得到持续的关注。

不过,这是个很特殊的问题,因为它对于所有相关的人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所以,如果要鼓励厂家为此投资,那么就需要非常认真对待这个问题。这里不应该再有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为了更稳定的未来,忠诚需要得到承认和奖励。

辛运地是,目前一切都还很安静。而ACO也在今年六月也提出了2020年LMP1的规则框架,旨在吸引标志并留住丰田和保时捷。不过,很显然,他们在后一种情况中失败了。

PS:2020 LMP1新技术规则大纲

2020年LMP1规则框架,重点涉及到了插电式混合动力技术、安全性的提高和成本的降低,三大方面。

在空气动力学方面,车队每个赛季将被限制使用一套车身空气动力学套件。旨在降低赛车空气动力学的复杂程度,以及降低成本。

ACO确认,在限制一套空气动力学套件的前提下,车队必须研发一套能征服各类赛道的套件。不仅要能跑的了低阻力赛道,也要能硬扛高下压力赛道。不过,与此同时,车队被允许设计更加激进的空气动力学套件。新规则下,车队可以在前翼和尾翼上采用可移动/形变翼片,以提高赛车的空力效率,并补偿限制空力套件发展带来研发难度。同时,在赛车前端的气流分散器处,也允许对翼片做出微小调整。

赛车每个赛季将继续限制使用两套八兆焦耳(8MJ)混合动力系统,但允许的变速箱机组数降低为两个。

继续发扬降低成本的主题精神,赛会将为LMP1组别组织集体测试赛,同时也可以提高车队测试的透明度,(增加与车迷的互动)。

与此同时,赛会将限制车队私人测试时间,减少每年风洞可运作时间200小时,即风洞允许运作时间由从800小时降至600小时。而且,这些车队每年也将不能全面升级他们的赛车,只能选择赛车特定的区域进行局部升级,如底盘、引擎、空力套件等。

更大的新闻是引入插电式混合动力技术。要求将赛车从车房中驶出,并能够在全电力下运行1千米。这将是勒芒24小时和FIA WEC的一部分。 ACO还在努力确保勒芒24小时赛中,赛车在全电动模式下也能穿过终点线。

这套新的规定将稳定一段时间,并将持续至少四年,以提高厂商的信心和决心。保时捷和丰田以及其他汽车制造商都是制定规定的会议的一部分,并表现出“对其作出贡献的巨大兴趣”。


关于米其林

WEC及勒芒的传奇历史见证了赛车场上许多闻名遐迩的重要时刻,而这也是米其林的一大盛会。因为在复杂多变的驾驶环境下,轮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减少进维修站换胎的次数,将决定着比赛最后的王者。值得一提的是,米其林在今年创下了自1998年勒芒24小时以来20连冠的辉煌并赢得了第26座总冠军奖杯。

赛车运动不仅是对其轮胎性能的终极考验,同时,它也对民用轮胎的研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从赛道到街道” 是米其林一直以来在赛车运动中所秉持的精神。 借助各大赛事作为“实验室”,米其林将持续缔造出各种创新技术和极具竞争力的轮胎产品。(具体详情请访问http://www.michelin.com.cn/CN/zh/our-sport-tires.html#Highlights)

迈凯伦重返勒芒,这或许是真的

近日,迈凯伦执行董事扎克·布朗承认对WEC中的LMP1组别有兴趣,他表示如果新规则是更具成本效益的,那么迈凯伦将考虑制造赛车参加,包括勒芒24小时。

迈凯轮F1的传奇

这不禁让人兴奋,因为关于迈凯伦和勒芒的故事,没人会忘了那辆F1 GTR。1995年那会儿迈凯轮F1可是全世界最红的车子,同时,它也曾是世界上极速最快的量产车。这部超级跑车不论是在动力,价格,速度还是无与伦比的质量都令人渍渍称奇。

也许这已经让多数超级跑车制造商满足了——除了迈凯轮。迈凯轮决定研发F1的赛车版本,并向BPR GT1耐久系列赛的私人车队提供赛车,然后,向勒芒发起冲击变得顺理成章。

而F1 GTR也没有令人失望,它第一次参加勒芒24小时耐力赛就获得了胜利,这不单宣告迈凯轮首次试水便彻底征服勒芒,还是日本和芬兰车手的第一次在勒芒夺冠。

而在在1995年勒芒夺冠后,迈凯伦一直参赛到1998赛季,那一年由私人车队运作的长尾F1 GTR赛车在勒芒落后2辆保时捷和1辆日产,勇夺第4名。

关于回归,成本是关键

迈凯伦赢过勒芒,也被奉为传奇,但回归的目的还得落实于理性。毕竟,如今的LMP1组别可不再“壮大”,随着今年保时捷的退出,LMP1的未来已经被罩上了疑云。

对此,扎克表示,迈凯伦目前正在评估所有的赛车运动,包括一些潜在的原型车方案WEC或是IMSA。(潜在的原型车平台)

他认为目前LMP1这个WEC中最高组别的规则已经成为了妨碍其发展的重点,因为制造商的花费已经赶上了F1的预算。而他认为WEC需要一个新的方向,可以从LMP2或是类似于IMSA中的Dpi规则中获取灵感。当然,这完全是因为扎克希望车队可以回归勒芒。

“我认为WEC有机会按下复位的按钮”扎克说到。“我想他们回到保时捷965或962的日子,那时厂队和私人车队可以一起比赛,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有获胜的希望。但是现在,按照目前的规则,这是不可能的。”

“然而,看看LMP2组别的成功,它为了每个人的利益去控制成本,所以我希望看到这种想法同样能够根植于LMP1组别中。这有点像IMSA中Dpi组别的情况,制造商在那边用行动说话。”

“如果WEC可以在具有混合动力元素的规则中复制同样的精神和成本效益,那么我们将成为最大的粉丝——然后我们会感兴趣。”

参加LMP2有着好20倍的理由?

总的来说,这几年,混合动力的推动导致LMP1的成本逐渐增高,而制造商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报酬以支撑这些额外的花费。

而LMP2则恰巧相反,要知道,如今的LMP2赛车比几年前的LMP1有着更高的极速,相对应的,你每年在上面的花费甚至不到500万美元,这样的花费水平难道不是比LMP1组别好20倍的理由?

“不过,如果LMP1能吸取这些教训,即使是2000万美金一年,我们也会很感兴趣。”扎克表示。“首先设定经济的标准,这样你才能展现出这项运动的伟大历史。”

“你不一定需要完全复制IMSA的dpi平台,但也许精神可以。至于另一种选择,就是把Dpi变成完全全球化的平台。再说一次,我们会对这感兴趣。”

扎克说他认为最顶级赛事应该保持与民用车的技术相关性,但也不能受其限制,最终导致成本的上涨。

“在赛车运动中,任何厂商都需要在研发中收益,但这并不是唯一的理由。”他补充说,“如果这不是一种有效的消费,那就没意义了——它应该与回报成正比。”

“当一天结束时,赛车或许只是一项营销活动。”


关于米其林

WEC及勒芒的传奇历史见证了赛车场上许多闻名遐迩的重要时刻,而这也是米其林的一大盛会。因为在复杂多变的驾驶环境下,轮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减少进维修站换胎的次数,将决定着比赛最后的王者。值得一提的是,米其林在今年创下了自1998年勒芒24小时以来20连冠的辉煌并赢得了第26座总冠军奖杯。

赛车运动不仅是对其轮胎性能的终极考验,同时,它也对民用轮胎的研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从赛道到街道” 是米其林一直以来在赛车运动中所秉持的精神。 借助各大赛事作为“实验室”,米其林将持续缔造出各种创新技术和极具竞争力的轮胎产品。(具体详情请访问http://www.michelin.com.cn/CN/zh/our-sport-tires.html#Highlights)

幕后 |米其林与勒芒的故事

勒芒,仅仅是这个名字就能让人想起了那些勇敢的赛车手跑向他们的赛车,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赛车舞台上为荣耀而战。

每年6月,在法国巴黎西南200公里处一个叫“勒芒”的小镇,会举行一场被称为最艰苦的汽车赛事——勒芒24小时耐力赛。

这场以速度和耐力著称于世的赛事,起源于1923年,与F1和WRC一样,都是世界最著名的顶级汽车赛事。

赛道是将当地的高速公路和街区公路封闭成一个环行路线,单圈长13.492公里,沥青和水泥路面。比赛一般从第一天的下午四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次日的下午四点,历时24小时。它从来都是赛车中最艰苦的体验,对于参赛者和赛车都是极大的考验。

在这里,轮胎的选择非常重要

持续稳定发挥、掌控赛道情况、完美的幕后工作、一夜定胜负。虽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影响因素影响到这个全天候赛事的成功,但如果你想获胜,你就必须做到这四点。

然而,对于这样一个车迷狂欢的周末来说,你或许不会想到那些在幕后工作的人,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并不可见。而那些无暇休息,辛勤工作的无名英雄们同样也远离了欢呼和香槟。其中,在所有这些匿名,为比赛献身的人们中,轮胎制造商米其林无疑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94年,挑战极限,捕捉速度

米其林和勒芒的故事可以追溯到1923年,那一年,勒内·伦纳德(René Leonard)驾驶着一辆装配米其林轮胎的Chenard & Walker赛车以超过每小时90公里的平均速度获得了首届勒芒的胜利。

而作为轮胎革新的领导者,它还在1967年的雷诺Alpine A442B赛车上向大家推出了第一条子午线轮胎。

当然,不得不说的还有保时捷和米其林,这对长达50年的“恋人”。2015年,米其林帮助了它的老队友(保时捷)夺得了自1998年来的首场勒芒胜利。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那一场比赛中,保时捷919的一套轮胎做到了736公里的续航。

太不可思议了!你能想象仅用一套轮胎就能跑完Indy 500、戴通纳500和F1的比赛么?而米其林如此出色的耐磨性让他们不仅打破了奥迪在这个圣地长达5年的统治,更是延续了这个法国轮胎厂商在勒芒的18连胜。

从赛道到街道,米其林的付出盛大而艰辛

在今年的比赛中,总计有29台车使用了米其林轮胎,包括LMP1组的所有车辆。这足以说明了它的性能。然而,大数量的使用同样给米其林创造了挑战:

在整个勒芒周末,米其林会竖起了一个8000平方英尺的帐篷用来存放和安装所有的轮胎(5000多条)。并且有90多位轮胎工程师会在比赛前,比赛中和比赛后几乎不停地工作,

他们会帮助车队在比赛期间做出轮胎的决定,并持续监控它的性能,以满足车队的需求。想象一下,所有的工作人员无暇休息地准备着,所有的任务都要在为期两天的比赛中里做到天衣无缝。

当然,这些轮胎都是米其林租赁给车队的,换句话说,比赛结束后,米其林将收回所有轮胎。而这些废旧的轮胎都将经过压缩并循环利用。

可以说,一场 勒芒24小时的比赛 对于米其林来说是盛大而艰辛的,而这些艰苦的工作以及米其林赛道上的成功同样有利于我们。因为米其林将在赛车中学到的东西让我们的街道轮胎更好,配方和花纹也都将继续被改善。

所以,下一次,当你自信地驾驶着车辆,以一个优美的姿态过弯时,请想想所有那些昼夜不停工作,帮助你的轮胎发挥作用的的工程师们。


关于米其林

WEC及勒芒的传奇历史见证了赛车场上许多闻名遐迩的重要时刻,而这也是米其林的一大盛会。因为在复杂多变的驾驶环境下,轮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减少进维修站换胎的次数,将决定着比赛最后的王者。值得一提的是,米其林在今年创下了自1998年勒芒24小时以来20连冠的辉煌并赢得了第26座总冠军奖杯。

赛车运动不仅是对其轮胎性能的终极考验,同时,它也对民用轮胎的研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从赛道到街道” 是米其林一直以来在赛车运动中所秉持的精神。 借助各大赛事作为“实验室”,米其林将持续缔造出各种创新技术和极具竞争力的轮胎产品。(具体详情请访问http://www.michelin.com.cn/CN/zh/our-sport-tires.html#Highlights)

WEC公布2018-2019跨年赛季

虎扑9月2日讯 在保时捷退出的冲击过后,WEC推出了2018-2019的超级跨年赛季以应对其挑战,这一跨年赛季总计8场比赛,此后从2019年开始,WEC赛季每年将从10月开始,并最终以勒芒24小时赛作为收官。

著名的12小时赛百林耐力赛将会回归,同一周末还将举行北美的IMSA运动车比赛,IMSA的赛百林12小时赛将在当地时间周六上午10点开始,随后WEC的比赛在IMSA比赛结束后2小时于凌晨开始。

2018-2019赛季将会安排的很松散,勒芒之前只有斯帕1场比赛,接着就是10月的富士和11月的上海6小时赛,接着比赛就将移师到2019年,2月有一场比赛没有确认,之后就是赛柏林,斯帕和勒芒赛了。

WEC的老板Gerard Neveu说道:“2018/2019赛季是个过度。5年前,当WEC创立时,我们就有想法让勒芒作为赛季收官站,但此前这是不可能的。世界杯没有决赛可不行,而对于WEC,没有勒芒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一赛程是有理由的。”

勒芒将不再是双积分比赛,但24小时耐力赛会有额外的积分奖励,赛柏林的比赛肯定也要长于6小时。Neveu同时强调了超级赛季不会造成成本上升。

这一安排将会大大减少物流成本,由于跨洋的比赛间隔拉长,因此可以使用远洋货轮,而不必使用航空运输。同时新赛季也意味着独立的私人P1组的结束,ACO的运动主管 Vincent Beaumesni说道,“当我们有3个制造商时,我们的规则将允许私人车队有更多机会去战斗。现在我们只有丰田一家制造商了,所以我们将尝试让私人车队更有竞争力。这一过渡期对于私人车队加入将是件好事。”

规则要求参与超级赛季的车队需要参加全部8场比赛,这就让丰田失去了仅参加部分比赛的可能性。

2018/19 WEC超级赛程

May 5 6 Hours of Spa
16-17 June Le Mans 24 Hours
October 14 6 Hours of Fuji
November 4 6 Hours of Shanghai
February 2019 TBA
March 16 12 Hours of Sebring
May 4 6 Hours of Spa
June 15-16 Le Mans 24 Hours

加载更多

WTCC

太阳城集团第64届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赛程公布

文/金诚

太阳城集团第64届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将在今年11月16日至19日举行,大赛车组织委员会7月20日于澳门格兰披治赛车大楼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本届赛事安排。

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体育局局长及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组织委员会协调员潘永权、中国澳门汽车总会理事长钟国荣、太阳城集团有限公司公共及社会关系部高级副总裁李素茵等出席新闻发布会,并会见传媒。
本届赛事将同时拥有三项于国际车坛举足轻重的赛事,其中太阳城集团澳门格兰披治三级方程式大赛将再度成为国际汽联三级方程式世界杯,而澳博澳门GT杯则连续第三年成为国际汽联GT世界杯。

同时,太阳城集团东望洋大赛确定成为本年度国际汽联世界房车锦标赛(FIA World Touring Car Championship,WTCC)其中一站赛事。证明国际汽联对澳门的组织能力,以及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在国际车坛知名度的高度认可。

除了上述赛事外,四项主题大赛中还包括太阳城集团澳门格兰披治摩托车—第51届大赛,加上CTM澳门汽车杯和太阳城集团华夏赛车大奖赛,合共六项赛事组成精彩纷呈的赛程。

[WTCC] 车手称赞街道赛道的王牌圈

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车手称赞上周雷阿尔城引入的王牌圈(Joker Lap)

作为2017赛季的新规,规则规定王牌圈在街道赛道中采用,不过揭幕战马拉喀什由于政局动荡而被迫推迟到赛季第二场的街道赛——雷阿尔城。

本田的提亚哥·蒙泰罗(Tiago Monteiro)成为开场赛王牌圈的受益者,凭借王牌圈他成功超越道上龙(Ryo Michigami)和内斯特·吉洛拉米(Nestor Girolami)。

“在这条赛道没有王牌圈的帮助很难超车,这对WTCC来说是一次成功。”

“过程不轻松,包括欧洲赛事,WTCC老板弗朗索瓦·里贝罗(Francois Ribeiro),赛事组织方,赛道方聚在一起讨论了很久才想出这个方案。”

“我认为结果很棒,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开场赛我获益不少,正赛我不输不赢。”

沃尔沃车手泽德·比约克(Thed Bjork)也认为王牌圈很有效果。

“引入的时间很短,对我们来说很有效果,尤其是策略上我们要考虑更多。”

勒芒4年,风雨兼程

这是关于程飞的故事,但首先是我的故事,我尽量简短,也请你尽力读完。

 

当787客机缓慢的滑出浦东机场T2航站楼的停机位,我意识到自己的第4次勒芒24小时赛之旅已在脚下了,窗外细雨绵密,往事又涌上心头,回望起点,注定是今夜无眠。

 

 

2014

 

不过说来奇怪,即使跑了这么多比赛之后,我依然记得道达尔的Monica打给我电话告诉我邀请去勒芒24小时赛的下午,记得缠着“北极虾”在候机厅聊个没完,记得出发前做的那些并没有派上用处的报道计划。

 

那年,道达尔与米其林赞助一支由3位华裔车手组成的车组征战勒芒赛。与米其林庞大的随行媒体不同,道达尔邀请的媒体不到10家,就像一支侦查兵小分队,我们潜入了勒芒与法国汽车运动的心脏。

 

2014我们的媒体小分队

 

你猜对了那支车队中就有我们故事的主角程飞,当然在那个时候我只知道董荷斌——我依然觉得他是我接触过最快的“华裔”车手,没有之一。车组中的另一个车手方俊宇在后来跑过GP3的比赛,并作为索伯F1车队的发展车手完成了F1试车,当然那是之后的事情了,当时对他的印象就是可爱的小胖子——据说他的父亲一心想把他培养成F1车手。

 

 

 董荷斌、程飞和方俊宇

 

团队不大,道达尔包下了勒芒市中心的一座3层小楼。对了,那时Patrice刚到任道达尔中国润滑油项目的总经理,他亲自陪同整个旅程——所以,我们总是能找到最法国的方式体验勒芒,哪个馆子好吃,哪瓶酒该配哪道菜可是大学问呢。

 

可以说Patrice一手促成了那年中国车组征战勒芒的故事,他此前负责了10年的Elf的赛车运动赞助——可以想象去勒芒这不跟回家一样吗?

 

那可是带着新鲜劲的旅途呢,当时我们的网友Wastage刚从一汽大众辞职去德国读博士,我怂恿他作为记者加入我们参与勒芒的报道,这家伙太能干,在我们周四到达前就完成了LMP1组的奥迪、保时捷和丰田的采访,我倒是能有更多的机会专注在这支LMP2车队身上。

 

与董荷斌的明星气质和可爱的方俊宇不同,我们的主角程飞是个安静的年轻人。由于24小时赛一切都可能发生,所以,当时我是对这支年轻车队完赛抱有一丝隐忧的,在比赛开始后没多久,方俊宇驾驶赛车在雨中飞驰,但很快打滑飞入了草地,万幸赛车没有受损。

 

赛后我问程飞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当你看到方俊宇飞入草地时,心里怎么想的?当时你还没上场呢!”他怎么回答的我倒是记不清了。后面的比赛停顺利,最终程飞他们以总成绩第11位完成了比赛——对于第一次参与勒芒而言殊为不易了

 

但事实上,那年我与程飞没有聊太多,道达尔给我们安排了“丰富的行程”,我们与米其林邀请的媒体一起在勒芒边上的“普罗斯特”卡丁车赛道切磋了一把,有道达尔运动部的高管采访。

 

当然更重要的是,第一次来勒芒,就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在此之前我确实跑过亚洲的F1分站赛!但勒芒的气氛完全不同,特别是入夜后的集市上人头攒动,各种打折纪念品应有尽有

 

3年后回忆起来依然历历在目,今年上海车展,采访Patrice时还聊起那年的故事,以及“3年后,当初支持的那支车队终于在WEC中获胜了,是怎样一种体验?”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2015

 

事实上,2015年,本来没有赶去勒芒的计划的。我在那年4月的上海车展问Monica是否依然有支持程飞和董荷斌的计划时,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所以当她5月给我电话时,你能想象我有多吃惊。

 

在最后时刻,程飞、董荷斌和道达尔敲定了与一支叫“飞马”的欧洲勒芒赛车队的合作,运用有“10年历史的Morgen底盘”征战勒芒赛——对,可能是看我第一年上蹿下跳活力十足,我们成为了道达尔唯一邀请的媒体——我又拖上了个易车网的摄像大哥——这就是我们所有随行媒体了。

 

 

 飞马车队老板与2位中国车手的合影 

 

C5的尹路老师和Sina赛车的Woody随董荷斌的经纪公司做现场报道,后来我们聊到那一年一致认可的是,“飞马车队一定有真本身,那车竟然也能完赛!”事实上,这是程飞和董荷斌征战勒芒最艰困的一年,他们以可能最低的预算跑完了那年勒芒,使用米其林轮胎,在雨中他们跑得飞快,但当雨势渐小,赛道变干后,赛车底盘的真实能力限制了他们取得更好的成绩。

 

天哪,2015年还有开放座舱的勒芒原型车,我记得给道达尔写的稿件中想来想去用了这样的表述,“最终带着疲惫的赛车完成了24小时赛”——事实上这是你能期待的最佳结果了。

 

比赛中,这辆摩根赛车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排位赛后引擎故障更换引擎,开赛阶段计时模块问题,使得他们一下子就落后了2圈,凌晨又遭遇了排气管破裂推回来维修……

 

那年的比赛报道也极为辛苦,也算体验了勒芒露营的感觉:晚间突然下起的大雨让此前排队洗澡变得有些讽刺,打车去勒芒唯一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大快朵颐----都是能吹一辈子的经历。

 

更重要的是,由于担负着道达尔的唯一媒体报道的重任,我们24小时都必须观察车队的变化,每次程飞和董荷斌换人下来,我们都要找机会做简单的采访。我们几乎询问了每个Stint的情况,以及他们的应对。董荷斌会很礼貌的跟我们说,“我还是用英文吧。”

 

而程飞却愿意一遍遍的回答我们的傻问题,“轮胎怎么样了?赛车有转向不足吗?接下去的策略是啥样子”。或许就是在这某一刻我与这支车队结下了特别的情谊。不过,这样的嵌入式报道也是一般厂商的媒体邀请永远无法体会的,你真正感觉到自己属于“赛车运动”中的一部分。

 

 

这支法国德语区的车队以极低的预算征战勒芒24小时赛

 

当然那年最美的回忆是,同行的道达尔中国副总经理Denny请我们在勒芒围场旁边的餐厅用餐,我前菜点了鸭肝,然后被告知“鸭肝卖完了,给你换了鹅肝。”

 

我们就在那里,品着红酒,吃着感觉犯罪一般顺滑的鹅肝——看着夕阳西下,车手们从发车直道一直杀入邓禄普弯,这2小时会是永生难忘的回忆。

 

2016

 

所以,你能体会当我看到他们在2016赛季签下新的赞助商后的欣慰,现在他们作为雷诺运动部下属的Alpine车队的第二台赛车参赛——35号车。车手阵容也很完美,董荷斌和程飞已经有了2年勒芒24小时的完赛经验,而搭配的法国车手去年还是Alpine厂商车组的成员。

 

我们的媒体报道安排也棒极了,事实上,我们入住了为VIP准备的“城堡”庄园。周四,在2位美丽的女主播陪伴下跳过了排位赛直扑香波堡。

 

所以,当在周日清晨,当我看到位于第4位的35号赛车退赛时,你能想象我的震惊吧?领奖台位置就在眼前,事实上5分钟后原来处于第3的赛车也退赛了。大概30分钟后,我发现自己站在程飞身边,尝试安慰他,但发现不知道该怎么提问。

 

“现在什么情况?”我的尬聊开始了,程飞像我解释了情况,“在赛前简报会的时候,我们认为清晨的时间会是最佳的时间段,赛道气温凉爽,车手状态也会不错,赛车应该也处于最佳工作状态,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发生故障。”

 

“所以我们派出了最快的尼古拉斯,之前董荷斌交棒的时候一切都没问题。尼古拉斯意识到了刹车故障,故意选择在那个弯撞车,试图挽回赛车,但Remy检查了赛车,我们没法再继续了。”

 

我能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深深的失望,但真正让我感到意外的是,5分钟后,他就开始安慰队友了,表现的像一名真正的领袖。

 

怎么说呢?这就是勒芒吧。

 

在那年的秋天,我们在WEC的上海6小时赛上再次碰面,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故障的原因查明了吗?“那是Brambo刹车盘故障整个赛季中其他车队也遇到过,完全没有预兆。”

 

秋天也意味着你需要为2017年做打算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案是继续运作Alpine的第2辆赛车,法国厂商团队,赢得了勒芒和WEC年度总冠军,法国人也很乐意看到成龙的标记印在车身上。

 

但程飞却选择了与英国的Jota车队合作,以2辆车参与2017赛季。

 

2017

 

写到这里,你能理解当我在阴冷的银石赛道见证耀莱成龙DC车队赢得WEC首冠的感受。由董荷斌、劳伦特和贾维斯组成的车组拿下了WEC银石6小时的胜利。

 

总体来说,董荷斌的那个车组几乎是勒芒胜利的标配,贾维斯去年还在奥迪开LMP1组,董荷斌这些年一直保持着速度,而托马斯-劳伦特这位全WEC围场第2年轻的银组车手则是最后一块拼图。

 

由于规则限制,LMP2组的3位车手中需要有1名FIA评级银组的车手,这往往意味着一位不能全身心投入赛车训练的车手。在我们的例子中会有程飞,他正式接受赛车专业训练其实很晚,在高中毕业后,母亲才知道他已经玩了好些年卡丁车赛

 

而2014年开始,他的的许多精力花费在了车队管理和寻找赞助商方面。有些WEC车队为了成绩会选择那些没有机会进入F1的方程式年轻车手,在FIA评级体系中他们由于没有“适当的成绩”,往往会被评在不合理的“银级”。

 

2016年勒芒的时候,我曾跟程飞打趣,“你怎么看那些飞快的20岁小朋友?”他跟我笑笑说,“规则这样定,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而劳伦特则是今年程飞对此作出的应对吧?

[WTCC] 揭幕战马拉喀什不设置王牌圈(Joker Lap)

由于揭幕战马拉喀什的赛道限制和政府不稳定性,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不会为揭幕战设置王牌圈(Joker Lap)。
去年11月WMSC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为WTCC引入了RX汽车场地拉力赛特有的王牌圈规则。该规则已经写入今年WTCC的赛事规则之中。不过WTCC的老板弗朗索瓦·里贝罗(Francois Ribeiro)表示由于摩洛哥自从去年10月议会选举后一直处于无政府状态,因此不会对穆莱哈桑广场赛道设置王牌圈。
“我们向FIA国际汽联提交了两到三个王牌圈的方案,不过马拉喀什是一条很窄的赛道,最终我们接受FIA和赛道组委会的决定不设置王牌圈。”
“我们不想王牌圈的首秀就碰上撞车之类的事故。我们有过想法,不过这意味着当地有500平方米的赛道需要重新铺填。”
“这需要进行公开招标,需要管理机构去处理,而摩洛哥现在是无政府状态,所以无法成行。”
“所以我们和FIA都觉得要实际一点,如果王牌圈的方案不够好,那就不要设置了。”
里贝罗透露王牌圈应该会在六月的葡萄牙雷阿尔城赛道中使用。
虽然他承认王牌圈在永久赛道中使用起来更方便,不过他坚持还是在街道赛道中使用。
“我们会在雷阿尔城设置王牌圈,我们有很棒的主意,不过首秀还是以安全为重。即使今年我们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我也要看看效果如何,能够为比赛增加乐趣。我相信街道赛一定可以。”
“我知道传统赛道,像阿根廷的特玛斯·里奥翁多赛道设置王牌圈更方便,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只限定于街道赛道比较好。”
“我不喜欢DRS或者按钮超车之类的玩意,我宁愿超车少一些,但是超车一定要是真正的超车。”
“如果在永久赛道中设置王牌圈,我认为车手会更多选择王牌圈来进行超越。”
“FIA曾经问我是否打算在永久赛道中设置王牌圈,我说不用,只在街道赛道设置。”

[TCR] 现代签下塔奎尼出任TCR项目试车手

现代签下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车手加布里埃尔·塔奎尼(Gabriele Tarquini)担任TCR项目的测试车手,韩国制造商当前正在研发i30 TCR赛车。
上赛季塔奎尼效力WTCC拉达厂队,拉达厂队在2016赛季结束后选择退出,塔奎尼被现代相中。
曾经在本田和塔奎尼共事过的安德里亚·阿达莫(Andrea Adamo)现在出任现代客户赛事部门经理,阿达莫表示“为该项目请来一位经验丰富的车手非常重要,塔奎尼是房车赛中最成功的车手之一,他的能力有目共睹。在他的帮助下,对我们的项目大有脾益。”
塔奎尼则表示很高兴加盟现代车队,他指出现代车队在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非常努力。为现代研发TCR赛车是一项全新的挑战,非常期待。
据悉现代计划今年12月为客户提供TCR赛车。

[WTCC] 2017赛季全年16台赛车参赛

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2017赛季将有16台赛车全年参赛。
Honda Racing Team JAS本赛季依旧是三台车,上赛季的提亚哥·蒙泰罗(Tiago Monteiro)和诺伯特·米切利斯(Norbert Michelisz)保持不变,日本车手道上龙(Ryo Michigami)顶替罗布·胡夫(Rob Huff)参赛。
Polestar Cyan Racing今年扩张为三台赛车参赛,车手阵容是两周前公布的泽德·比约克(Thed Björk),内斯特·吉罗拉米(Nestor Girolami)和尼克·卡斯伯格(Nick Catsburg),四届WTCC世界冠军伊万·穆勒(Yvan Muller)担任车队的研发车手。
Sébastien Loeb Racing车队和去年一样还是三台雪铁龙爱丽舍TC1,汤姆·齐尔顿(Tom Chilton),梅迪·本纳尼(Mehdi Bennani)和顶替格雷·德姆斯特(Grégoire Demoustier)的约翰·菲利皮(John Filippi)。
Münnich Motorsport车队就胡夫一位车手,赛车是上赛季穆勒的那台雪铁龙爱丽舍。
ROAL Motorsport和汤姆·克罗内尔(Tom Coronel)的雪佛兰科鲁兹TC1继续参赛。
Zengő Motorsport两台本田思域TC1,两位新人奥雷利安·潘尼斯(Aurélien Panis)和匈牙利车手丹尼尔·纳吉(Daniel Nagy)。
Campos Racing车队继续一台雪佛兰科鲁兹TC1,车手是阿根廷人埃斯塔班·圭列里(Esteban Guerrieri)。
用两台拉达厂队拉达Vestas的RC Motorsport是今年锦标赛的一支新军,车手已经确定了一位是穆勒的侄子雅恩·厄兰赫(Yann Ehrlacher),厄兰赫在蒙扎的测试中排在第三,车队的第二位车手还有待公布。

3 – Tom Chilton – GBR – Sébastien Loeb Racing – Citroën C-Elysée WTCC
5 – Norbert Michelisz – HUN – Honda Racing Team JAS – Honda Civic WTCC
8 – Aurélien Panis – FRA – Zengő Motorsport – Honda Civic WTCC
9 – Tom Coronel – NED – ROAL Motorsport – Chevrolet RML Cruze TC1
12 – Rob Huff – GBR – Münnich Motorsport – Citroën C-Elysée WTCC
18 – Tiago Monteiro – POR – Honda Racing Team JAS – Honda Civic WTCC
25 – Mehdi Bennani – MOR – Sébastien Loeb Racing – Citroën C-Elysée WTCC
27 – John Filippi – FRA – Sébastien Loeb Racing – Citroën C-Elysée WTCC
34 – Ryo Michigami – Honda Racing Team JAS – Honda Civic WTCC
61 – Néstor Girolami – ARG – Polestar Cyan Racing – Volvo S60 TC1
62 – Thed Björk – SWE – Polestar Cyan Racing – Volvo S60 TC1
63 – Nicky Catsburg – NED – Polestar Cyan Racing – Volvo S60 TC1
68 – Yann Ehrlacher – FRA – RC Motorsport – Lada Vesta WTCC
TBC – TBC – TBC – RC Motorsport – Lada Vesta WTCC
TBC – Esteban Guerrieri – TBC – Campos Racing – Chevrolet RML Cruze TC1
TBC – Daniel Nagy – TBC – Zengő Motorsport – Honda Civic WTCC

[WTCC] 穆勒侄子厄兰赫驾驶拉达参赛

四届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总冠军伊万·穆勒(Yvan Muller)的侄子雅恩·厄兰赫(Yann Ehrlacher)本赛季将代表法国RC Motorsport车队驾驶前拉达厂队的Vesta TC1赛车参加WTCC。

拉达厂队退出后,RC Motorsport车队购买了厂队的Vesta TC1赛车,并计划本赛季派出两台赛车参赛。

厄兰赫表示机会很难得,赛车很快,车队上下工作也很努力。“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我知道车队有丰富的WTCC参赛经验。”

WTCC推广人弗朗索瓦·里贝罗(François Ribeiro)则很高兴看到拉达的归来,同时也对厄兰赫的参赛表示欢迎。

RC Motorsport车队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公布他们的第二位车手。

[WTCC] 穆勒担任沃尔沃测试车手

多届世界冠军伊万·穆勒(Yvan Muller)加盟沃尔沃担任其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的研发车手兼高级顾问。
穆勒在11年的WTCC生涯收获四个年度总冠军,不过他在2016赛季结束后宣布退役。
穆勒从冬天开始为沃尔沃工作,今年1月1日起正式加入沃尔沃的WTCC官方团队。
法国人于今年2月在阿尔加夫赛道测试了沃尔沃的S60 TC1赛车,随后很快和沃尔沃的全年参赛席位联系在了一起。不过法国人仅仅为瑞典品牌进行测试,每次沃尔沃的测试他都会到场,下周的蒙扎官方季前测试他也会出现。
“和Cyan Racing车队合作很开心,他们去年的研发很努力,我很期待与他们一起研发赛车。”穆勒说道。
去年沃尔沃以厂队身份和Polstar Racing合作派出两台S60 TC1赛车参加WTCC,今年准备扩充为三台,车手阵容为尼克·卡斯伯格(Nick Catsburg),内斯特·吉罗拉米(Nestor Girolami)和泽德·比约克(Thed Bjork)。

伊万·穆勒任沃尔沃WTCC研发车手

四届世界房车锦标赛年度冠军伊万·穆勒被Polestar Cyan Racing签下,担任瑞典制造商的研发车手和高级顾问。

去年年底,穆勒宣布从WTCC正式退役。不仅结束了3年的雪铁龙生涯,也结束了自己11年的锦标赛生涯。但很快,他就在今年年初重返熟悉的房车赛座舱,秘密测试了Polestar研发的S60 TC1赛车。

"与Cyan Racing合作是一件我非常高兴的事。去年,在他们的第一个赛季,研发脚步非常快,这个冬天的测试中,我们也有些非常有趣的进展。我期待与他们继续工作,研发赛车和提升车队(实力)。"

由于瑞典制造商新签约的GT赛明星——尼基·卡茨伯格下周将在赛百灵参加赛事,47岁的法国人将在蒙扎的WTCC官方季前测试中顶替其驾驶赛车。

Cyan Racing CEO克里斯蒂安·达尔对这位老将的加盟非常兴奋。“非常高兴,我们骄傲地签下伊万,在这个星球上,没有其他的房车赛车手能有他这样丰富的经验。他对我们车队至关重要。我们已能见到进步,即使我们的合作才刚刚开始。当前的计划是他不为我们参赛,专注于测试和研发。”

[TCR] 性能平衡测试结束

TCR赛会在意大利阿德里亚完成了为期两天的BoP性能平衡测试。
两位车手尼古拉·拉里尼(Nicola Larini)和安德里亚·贝里奇(Andrea Belicchi)对参与测试的阿尔法·罗密欧Giulietta,奥迪RS3 LMS,福特福克斯,本田思域,起亚Cee’d,欧宝雅特,标致308,西亚特León,斯巴鲁WRX STi和大众高尔夫GTI进行了两天测试。
除使用1.6L引擎的标致308重量是1185公斤外,其他参测车型重量都为1285公斤。
第一天的测试中,每台赛车连续做5圈有参考性的圈速。第二天的测试则聚焦于空力,直线加速和空挡滑行。所有的车型都上马力机测试马力,扭矩和增压值。
现在所有的车型都运往意大利格鲁利亚斯科,周五在宾尼法利纳的风洞进行测试。
性能平衡测试的结果将于3月中旬公布。

加载更多

DTM

[DTM] 弗里茨:性能加重系统今年特别烂

虎扑10月11日讯 梅赛德斯DTM主管乌利齐·弗里茨(Ulrich Fritz)认为DTM德国房车大师赛的性能加重系统运作非常差劲,应该在赛季初就取消。
DTM选择在奥地利站停用性能加重系统,随后奥迪统治了奥地利站,而宝马车手马尔科·维特曼(Marco Wittmann)则直言此举消去了赛事的竞争性。
但是弗里茨表示性能加重系统的问题是因为DTM没有很好地对性能加重进行衡量。
“我更倾向赛季初期就放弃性能加重系统,因为某个品牌在某个周末的表现强劲绝非由重量决定,还要考虑工程师的赛车设定,车手的适应性以及赛道本身的特点。”
“在我看来,由于性能加重系统的介入,大家都忽视了其他因素。”
“一旦某个品牌在某个周末表现不好,罪魁祸首总是性能加重。”
总积分榜上,梅赛德斯阵营排名最高的车手是卢卡斯·奥尔(Lucas Auer),位居第六,落后头名奥迪车手马提亚斯·埃克斯特罗姆(Mattias Ekstrom)41分。而制造商积分房买你,梅赛德斯也落后奥迪166分。
有人问弗里茨,如果赛季初期就不采用性能加重系统是否会对梅赛德斯有所帮助。
弗里茨直言至少不会成为比赛的策略工具。
“没有性能加重的担忧,每家制造商都会在比赛中全力以赴,而不会为了考虑性能加重而在比赛中故意放慢车速。”
“可惜,由于性能加重系统会参考比赛中的赛车速度,因此车手在驾驶时不得不变得策略一些。”
“所以现在没有性能加重系统,我很开心。”
不过弗里茨强调性能加重系统的初衷是好的,能够更凸显车手的作用,可惜这套系统并没有很好地工作。

[DTM] 雷克萨斯和日产参加DTM收官战

虎扑9月28日讯 来自Super GT日本超级GT的雷克萨斯和日产将会带着他们的赛车出现在下个月的DTM德国房车大师赛霍根海姆收官战上。
10月13日-15日那个周末中,雷克萨斯LC500和日产GT-R每天都会登场,包括周五30分钟的练习和周六周日15分钟的以“比赛速度”飞驰。
而Super GT的茂木双环收官战上,DTM方面也会有类似的展示活动。
DTM主席格哈德·伯杰(Gerhard Berger)对Super GT在DTM的首秀很开心,不仅对车迷是个好消息,对赛事的未来也是好消息,可以看出DTM对待和Super GT的合作有多认真。
GTA主席坂东正明(Masaaki Bandoh)则把此次展示活动描述为Super GT和DTM紧密关系的最佳证明。
该次展示活动是DTM和Super GT合作2019年技术规则合并的一部分。
两大赛事曾在数年前就共同推出了一套技术规则,曾经是计划在2017年开始合作,不过由于DTM制造商的原因被一再推迟。
现在双方在对技术规则进行最后的修订。

[DTM] 宝马确认支持Class One规格

虎扑9月10日讯 宝马赛事部主管严斯·马奎特(Jens Marquardt)表示现在开始着手Class One规格是保障DTM未来的最好的解决办法。
马奎特透露自梅赛德斯奔驰宣布在2018年底离开DTM德国房车锦标赛时,宝马就承诺会为DTM的未来而奋斗。
DTM赛事的推广方ITR一直在研究Class One规格,该规格在两年前就曾提出来过。
目前,IMSA方面已经放下该规格,2017赛季的Super GT赛车已经开始靠向Class One,而DTM则打算把Class One的规格延后至2019年。
梅赛德斯奔驰宣布退出后,DTM方面就一直在积极寻找解决办法,包括保留奥迪和宝马,同时吸引新的厂商。

[DTM] 杜瓦尔的急躁让其DTM新秀年步履维艰

虎扑8月16日讯 奥迪老板Dieter Gass表示前LMP1明星车手Loic Duval在其DTM的成长之路上过于急躁了。
Duval是今年奥迪的两位DTM新人之一,上个赛季末他离开LMP1项目来到了DTM。
相比于正为年度冠军而战的新人Rene Rast,可怜的Duval目前还没能获得任何积分。
当被Autosport问到Duval的现状时,Gass回答道: "我觉得,Loic好像缺少了刚进入DTM所需要的一些耐心。”
35岁的Duval目前还在电动方程式中为Dragon车队效力。
他曾在方程式赛事和运动车赛事中游刃有余,获得过2009赛季日本方程式(现在的超级方程式)和2010赛季超级GT的冠军。
2013赛季他赢得了WEC和勒芒。Gass觉得这一切成就现在貌似都成了Duval在DTM中的负担。
"Duval有着很好的历史成绩,在自己参加过的所有赛事中他几乎都拿过冠军," Gass说道。
"他来自有着好成绩的WEC,同时也是目前DTM中唯一获得过超级GT冠军的车手。
"所以显而易见,我觉得他来到DTM之后对自己有着非常高的期望,并且希望自己的目标能尽快实现。
"也就是因为过高的期望,他在新赛季中对自己太过严厉了。
"你不可能强迫自己在DTM中取得成功,但我相信他会迎来那一天。"

[DTM] Gerhard Berger:没有奔驰我们依然能生存下去

虎扑8月1日讯 DTM德国房车大师赛主席Gerhard Berger相信即使没有了奔驰,比赛依然能顺利的举办下去。
今年刚上任的Berger指出DTM并不是没有在两个厂商的情况下生存的先例,并表示在2019赛季会争取引进新的参赛者。
"奔驰的退出让所有人感到惊讶," Berger告诉Autosport。
"三到四周后所有人才会回过神来,那时候我们会安静的坐下来谈谈下一步要怎么办。今年的夏休真是太残酷了!
"此前很多年(2006-2011)一直只有奔驰和奥迪在DTM,所以没有任何理由不让比赛继续下去。
"还有就是,现在我们有一年半的时间去寻找新的参赛厂商。”
能否有新的厂商加入,很重要的一点在于2019赛季准备实施(还未确定)的2.0L涡轮增压引擎,因为这套引擎规则已经在超级GT(Super GT)中使用,所以到时候如果雷克萨斯、尼桑或者本田想要来DTM,并不是件难事。
"19赛季的动力总成我们几乎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 Berger说道,"2.0L涡轮增压是首选。
"但由于奔驰的退出,现在所有的商讨都暂时终止了。我想在8月底才会有下一步的进展。"
Berger同时还隐约透露出想让DTM采用现在GT3规格的意思,或者起码引进GT3中限制平衡赛车性能的一些措施。
"我觉得现在能做就是面对并试图解决现在的状况," 他说。
"一周前奔驰还在的时候,我对赛事的未来有着非常清晰的规划。
"可现在却有着许许多多不同的声音和想法。我一直认为现在DTM的发展规划是美好的,就看我们怎么去做了。"

[DTM] 奥迪和宝马正在评估各自在DTM的未来

虎扑7月28日讯 周一晚上,奔驰宣布2018赛季结束后将退出DTM(德国房车大师赛),从而把空出来的资源投入到Formula E(电动方程式)中去。
这个决定让DTM又回到了两强争霸的局面。
最近一次只有两个厂商是六年前了:2005赛季欧宝退出之后,奔驰和奥迪就开始轮流坐庄,直到2012赛季宝马的回归。
奥迪一直重申在自己的赛车帝国中,DTM是最重要的版块之一,但是奔驰的退出也给奥迪在DTM中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对于奔驰的退出我们表示十分遗憾,"奥迪运动部主管Dieter Gass说道。
"这一决定造成的后果目前还不明朗。
"作为最顶级房车赛中的一员一直是奥迪的核心方针之一。
"可面对现在的局面我们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应对之法,甚至同样离开DTM也未可知。"
宝马运动主管Jens Marquardt: "非常遗憾奔驰选择了退出。
"如今我们也得重新评估DTM目前的状况。"
虽然表达了对奔驰离开DTM的遗憾之情,但奥迪也指出奔驰跟随自己的脚步加入FE,正是证明了FE现在蓬勃的发展态势。
月初奥迪宣布下赛季正式作为全厂队参加FE,宝马也以与Andretti合作的方式加入。
"欢迎奔驰来到Formula E!" Gass补充道。

[DTM] 梅赛德斯将在2018赛季后退出DTM

虎扑7月25日讯 梅赛德斯AMG宣布将在2018赛季结束后退出DTM德国房车大师赛,随后把中心全部转向FE电动方程式锦标赛。
三叉星目前正在调整他们的赛车运动方向,准备把F1和FE当作官方项目。
梅赛德斯运动部主管托托·沃尔夫(Toto Wolff)认为梅赛德斯在DTM的时光会是他们赛车运动历史中辉煌的一章。
本赛季是梅赛德斯AMG征战DTM的第18个赛季,期间拿下10次车手总冠军,183场比赛胜利和128个杆位。
梅赛德斯市场部副主席严斯·赛门尔博士(Dr. Jens Thiemer)对DTM的梅赛德斯成员表示了感谢,他指出虽然离开的决定很艰难。但是他为梅赛德斯在DTM所取得的成绩而自豪。

[DTM] 劳奇茨赛道明年不再对公众开放

虎扑7月21日讯 德国的劳奇茨赛道将在今年赛季结束后不在对公众开放。该赛道已经被汽车安全公司Dekra收购,该公司计划把这条赛道当作民用车技术革新的测试场地。
据悉,Dekra公司会在今年11月1日开始接手这条赛道。公司在劳奇茨有一个测试中心,现在将扩大他们的运作。计划是把赛道变成自动驾驶汽车的模拟测试场地。
2017赛季WSBK世界超级摩托车锦标赛德国站将是劳奇茨赛道的最后一场大型赛事。
劳奇茨赛道于2000年开放,椭圆布局在2001年和2003年承办过CART Champ Car的分站,而内野的普通赛道部分则是DTM的比赛赛道。
该赛道在2001年发生过两期重大事故,两届CART总冠军阿利克斯·扎纳尔迪(Alex Zanardi)曾在当年的分站中由于撞车失去了双腿,而前F1车手米歇尔·阿布力图(Michele Alboreto)也在当年测试奥迪勒芒赛车的时候发生了悲剧。

[DTM] 威金斯强调IndyCar只是一站,重心仍是DTM

梅赛德斯DTM车手罗伯特·威金斯(Robert Wickens)强调IndyCar系列赛Road America站的比赛只是给好友詹姆斯·辛奇克利夫(James Hinchcliffe)帮忙,而不是改变生涯的前兆。

上周的比赛,辛奇克利夫的队友米哈伊尔·阿莱辛(Mikhail Aleshin)由于签证问题未能从法国及时赶往美国,辛奇克利夫临时找同胞威金斯代打。

“我很满意现在和梅赛德斯以及DTM的关系。IndyCar就是一站的事。我和辛奇克利夫的关系很好。当时他问我是不是在加拿大,因为上周我休息。”

威金斯在DTM德国房车大师赛的HWA车队也很高兴威金斯的单站代打,他们认为这样有助于他的驾驶。

威金斯说:“当时我给HWA车队的CEO乌尔里奇·弗里茨通了电话。他很高兴我能有更多驾驶赛车的机会。他认为驾驶不同风格的赛车有助于我本身的DTM工作。然后他要向托托·沃尔夫(Toto Wolf)请示。我也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五分钟后,他打给说‘拿上头盔去爽一把’。”

威金斯的早期生涯都是在单座方程式中度过的,赢下美国宝马方程式和雷诺3.5的总冠军,担任过玛鲁西亚F1车队的备用车手,并在2011年阿布扎比大奖赛中参加过练习赛。之后开始个人的DTM生涯。

“当前DTM是我的首要工作,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不过我知道F1已经不在我的雷达上。我已经28岁了,没有开启另一段生涯的野心。”

[DTM] 莫塔拿:在奔驰效力“比我想象的要困难好多

虎扑6月28日讯 去年DTM年度亚军Mortar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转投奔驰之后比预计的要困难,因为奥迪和奔驰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厂商,几乎是两个世界。

2016赛季以4分之差痛失冠军之后,意大利车手与奥迪结束了6年的赛事合同。

然而他在奔驰的第一个赛季并不如意,三站过后,Mortara仅在积分榜上名列第13,最好成绩仅仅只是一个第四。

“奔驰和奥迪完全不同,去适应这种差别让我浪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目前我对我的状态十分不满意,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卸下包袱,试着去创造好成绩。”

Mortara在揭幕战获得了15分,但随后的Lausitz和Hungaroring仅仅只有6分入账。

“霍根海姆还不错,但我在Lausitz和Hungaroring非常挣扎,尤其是在排位赛中。”

他目前落后领跑积分榜的Rene Rast多达49分,不过Mortara并不认为自己的赛季已经结束,等自己的车组找到正确的调教设置,赛季才算真正开始。

“你从不知道最适合的调教会在何时何地出现,但我确信我们能找到我们想要的。”

加载更多

GT赛事

[GT] 本田派出NSX GT3参加澳门FIA GT世界杯

虎扑10月11日讯 本田准备派出NSX GT3赛车出战下个月在澳门举行的FIA GT世界杯。
这是继7月在欧洲出售客户赛车后,本田拓展的又一新市场。
此前NSX GT3只在北美地区以讴歌的名义参赛,包括IMSA WSC卫士泰科跑车锦标赛和PWC倍耐力世界挑战赛。FIA GT世界杯是NSX GT3赛车首次使用本田的品牌名义出战。
届时赛车将由意大利的JAS Motorsport车队运作,该车队在NSX GT3赛车的研发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不过本田的车手阵容还未公布。
JAS老板亚历山德罗·马里亚尼(Alessandro Mariani)表示澳门是向亚洲和欧洲区客户展现赛车实力的好机会,所以车队决定派出一台NSX GT3赛车参赛。

[DTM] 科瓦莱宁驾驶雷克萨斯LC500登陆霍根海姆

虎扑10月10日讯 前F1车手海基·科瓦莱宁(Heikki Kovalainen)将会驾驶Super GT赛车出现在本周DTM德国房车大师赛霍根海姆收官战上。
作为Super GT日本超级GT和DTM未来合作的一部分,雷克萨斯和日产都会以“比赛的速度”参与本周的DTM霍根海姆站。
下个月的Super GT茂木双环收官战上,DTM方面也会有类似的展示活动。
科瓦莱宁曾在2016赛季夺得Super GT GT500组别的冠军,届时会驾驶雷克萨斯LC500赛车登场,而日产GT-R则由罗尼·昆达利尼(Ronnie Quintarelli)操控。
科瓦莱宁表示这是展示Super GT赛车的好机会,也是他个人2013年底再次重返欧洲的赛道。
整个周末,两人会在周五进行30分钟的展示,周六和周日则会奔驰15分钟。

[GT] 罗森奎斯特出战澳门FIA GT世界杯

虎扑10月10日讯 两届澳门F3冠军车手菲利克斯·罗森奎斯特(Felix Rosenqvist)下个月将重返东望洋参加FIA GT世界杯。
今年瑞典车手将代表勒芒24小时GTE-Am组冠军车队Scuderia Corsa驾驶法拉利488 GT3赛车参加FIA GT世界杯的比赛。
罗森奎斯特曾于2014和2015连续两年问鼎澳门F3,他也将追随艾多尔多·莫塔纳(Edoardo Mortara)的脚步称为同时赢下澳门F3和澳门GT的车手。
莫塔纳曾在2009和2010两夺澳门F3锦标,随后在GT的比赛中连续三年登顶。
Scuderia Corsa车队方面并为就此进行评论,不过考虑到罗森奎斯特目前是由前F1车手斯蒂芬·约翰逊(Stefan Johansson)管理,因此和车队搭上关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GT] 惠特曼代表宝马参加澳门GT世界杯

虎扑9月26日讯 宝马(BMW)将参加在澳门举办的2018 FIA GT世界杯(2018 FIA GT World Cup in Macau)的比赛。宝马的参赛阵容,从1台艺术赛车(这是第18台宝马艺术车,由曹飞设计),增长到了三台宝马BMW M6 GT3赛车,共同征战传奇的东望洋赛道。
新增的两台BMW M6 GT3赛车,将由来自中国台湾的AAI Motorsports运作。车手将会是空降而来的DTM(德国房车大师赛)总冠军马尔科·惠特曼(Marco Wittmann)以及澳洲明星查兹·莫斯德特(Chaz Mostert)。
早在2014年,惠特曼就曾经驾驶AAI车队的GT赛车征战东望洋,最终获得第七名的成绩。
而莫斯德特则是澳大利亚V8超级跑车(Australian V8 Supercars)的总冠军,他在2017年巴瑟斯特12小时赛(2017 Bathurst 12-hour)中,曾驾驶宝马BMW M6 GT3赛车。

 

[WEC] 班博“90%确定”参加全赛季AsLMS比赛

虎扑9月19日讯 两届勒芒24小时赛冠军厄尔·班博(Earl Bamber)将在明年参加全赛季的AsLMS(Asian Le Mans Series,亚洲勒芒系列赛)比赛。在AsLMS(Asian Le Mans Series,亚洲勒芒系列赛)比赛中,他将与自己的兄弟威尔·班博(Will Bamber)以及来自IMSA GT3的杯赛车手Will Hardeman搭档。
这三个车手,有“90%可能确定”能参加AsLMS全赛季的赛事。AsLMS的比赛只有四场,且都在冬季举办。作为HubAuto车队的其中一部分,他们将驾驶保时捷911 GT3 R赛车出战。
班博在CoTA站的比赛中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基本确定将作为HubAuto车队的其中一部分出赛,尽管车队面临着一些客户赛车后勤问题的挑战,但这总体是确定下来的事情了。
HubAuto车队的老板Morris Chen将率队重返ALMS赛事。早在2014年,他率领来自中国台湾的AAI车队赢得了ALMS的组别总冠军。陈俊衫也与这支中国台湾车队参加了勒芒24小时的比赛,车队也顺利完赛。
HubAuto车队除了现在参加的中国GT赛事(China GT)和亚洲宝珀系列赛(Blancpain Asia),将以ALMS作为他们的新任务。
同时,班博兄弟也会在2018 AsLMS SCP(Asian Le Mans Sprint Cup,亚洲勒芒冲刺杯系列赛)中搭档驾驶保时捷客户赛车出赛。

[WEC]/[IMSA] 宝马正式发布M8 GTE新车,回归勒芒

虎扑9月19日讯 宝马车队(BMW Motorsport)在法兰克福国际车展(International Motor Show in Frankfur)上揭开了它的M8 GTE新车的神秘面纱,这台新车将参加 FIA WEC(FIA 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耐力汽车锦标赛)和IWSC(IMSA WeatherTech SportsCar Championship,卫士泰克跑车锦标赛)的全赛季比赛。
这款车早在7月份的宝马集团(BMW Group)工厂的耐力测试中,已经发布了几张新车的谍照,最终,M8 GTE新车在周二的车展上正式亮相。
宝马汽车运动主管詹斯·马夸特(Jens Marquardt)和厂队车手马丁·汤姆齐克(Martin Tomczyk)出席了这次活动。
马夸特说:“宝马M8 GTE是我们的新的GT赛车的旗舰,它将与这个赛车工业行业的对手们进行正面交锋。”
“对我们来说,在车展上展示我们的新车,是我们参加比赛的重要一步,我们计划在2018年的戴通纳24小时赛(Daytona Rolex 24)上完成首秀。”
“FIA WEC(FIA 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耐力汽车锦标赛)和IWSC(IMSA WeatherTech SportsCar Championship,卫士泰克跑车锦标赛)是我们新的挑战,在顶级的竞争环境生存,可有意思了。在我们宝马M8 GTE新车的带领下,我们正将尖端技术引入顶级国际赛车赛事中,同时,这也把我们与我们在勒芒的传统联系在了一起。”
“我们宝马M8 GTE赛车的研发是按计划进行的,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们的新车在2018年取得胜利啦。”
宝马这款新车的一大亮点是采用的是一台四升的V8发动机,使用了宝马的双涡轮,配合以一连续的六速变速箱。这款变速箱,是基于宝马的新的8系列汽车和M8公路款汽车研发改造而来的。
明年的勒芒,将标志着这个德国品牌自2011年以来第一次回归勒芒24小时的比赛,他们上一场参赛,还是使用宝马M3 GT2赛车参赛。
宝马曾经在1999年赢得了勒芒24小时赛的冠军,当时,宝马的V12 LMR赛车由车手Yannick Dalmas,Joachim Winkelhock和Pierluigi Martini驾驶。

[IMSA]/[WEC] 宝马敲定新车M8 GTE发布时间

虎扑9月10日讯 宝马方面确认,参加2018 FIA WEC(FIA 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耐力汽车锦标赛)和IWSC(IMSA WeatherTech SportsCar Championship,卫士泰克跑车锦标赛)全赛季比赛的新车 M8 GTE将在法拉克福国际车展(Frankfurt International Auto Show next Tuesday)上,以宝马官方涂装正式发布。新车发布将于下周二(2017.9.12)下午16:00发布。
宝马汽车运动总监Jens Marquardt和宝马厂队车手Martin Tomczyk将会出席新车发布会,以及出席宝马在Facebook上的直播和新闻发布会。
另外,据悉车队确认新车将使用米其林轮胎参赛。

[WEC] 阿斯顿·马丁希望新车能够第一年就参加GTE Am组别

虎扑9月10日讯 FIA WEC赛季,转换为跨越冬季的18个月长的赛历,这巨大的转变对团队和制造商都产生了一些连锁影响。
其中一个将潜在的影响,就是关于阿斯顿·马丁的。阿斯顿马丁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公布其2018年规格款式的阿斯顿·马丁GTE战车,他们的开发车已经在早期测试中了。
目前新款的阿斯顿·马丁面临着独一无二的问。现在的规则表明,在2019/20赛季之前,在GTE AM组别不会看到这辆阿斯顿马丁的新车,而在2019年勒芒24小时后的几个月之后,阿斯顿马丁面临的,就是在保留和吸引客户方面头痛重重。
然后,阿斯顿·马丁正在寻求从2018/19赛季开始,FIA就批准将他们的新车推出到客户车队的手中,然而,规则制定者还没有做出决定。
阿斯顿马丁的高级人员确认,已经要求FIA批准新车能够参加下个赛季FIA WEC的GTE Am组别,他们提出了这么一个乌托邦:
“我们非常有信心,如果我们的新车能被批准在GTE Am组别参与竞争,那么我们将派出两辆车参加(2018/19)冠军赛季的争夺。当然了,如果没有我们的新车降临,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WEC

[WEC] 奥利卡怒对FIA和ACO同意其他三家制造商升级赛车

虎扑10月17日讯 奥利卡(ORECA)对近日FIA国际汽联和ACO西方赛车俱乐部允许LMP2对手制造商升级赛车一事进行抨击。
周六,FIA和ACO对外公布允许利吉尔(Ligier),达拉拉(Dallara)和莱利-美涤(Riley/Multimatic)对现款LMP2赛车进行升级以追进和奥利卡之间的差距。
WEC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的LMP2组别目前由奥利卡07赛车统治。ELMS欧洲勒芒系列赛中,目前奥利卡07赛车占据积分榜前三名。
奥利卡在周日发布了一份声明,对FIA和ACO的行为进行了抨击,声明中指出作为唯一一家不允许升级的制造商,奥利卡认为这样的行为非常不公,LMP2新规推出的时候,四家制造商是同意公开竞争的,现在才一年就启动BoP性能平衡有违初衷。

[WEC] Judd与AIM合作开发V10 LMP1规格引擎

虎扑10月16日讯 ED(Engine Developments)和AIM Co.在上周五宣布,两者将会合作打造一款明年就可以使用的新引擎,将提供给LMP1组别私人车队使用。
来自英国的厂商ED(Engine Developments)是贾德(Judd)引擎的贴牌厂商,贾德将于AIM合作设计一款V10的引擎。
这台AIM-JUDD的引擎将被设计为5.5升容量,同时设计将避开在涡轮增压发动机或自然吸气V8/V12的设计中,所发现的各种问题。
它将配备一个新的72度的缸体,与之前的Judd和AIM设计的引擎相比,将会有一个更新的引擎管理系统和其他一些其他方面的改进。
Judd的计划,是将其在2016设计的一款引擎加以改造,这台引擎本应供应给车队,但实际上这台引擎并没有被使用。
“我们相信,我们的V10引擎将是LMP1私人车队的首选,在2018年的勒芒24小时赛上拥有一个不故障的引擎是很重要的。”ED方面的发言人如是表示道。
“很高兴,我们的引擎能够再度挑战勒芒24小时赛,也很高兴能够和我们的好朋友、长期合作伙伴AIM一起合作这个令人激动的项目。”
这款引擎预计将成为私人车队参加2018/2019 FIA WEC(FIA 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的基本可选引擎之一。
目前,各厂商正紧锣密鼓地备战明年的比赛。包括有Ginetta, Dallara/BR Engineering和Bykolles,以及Oreca将也可能生产一台LMP1-L规格的赛车参加明年的赛事。

[WEC] 赛会允许弱势P2制造商对赛车进行升级

虎扑10月15日讯 由于和奥利卡(Oreca)的赛车存在性能差距,赛会允许LMP2另外三家车架制造商利吉尔(Ligier),达拉拉(Dallara)和莱利/美涤(Riley/Multimatic)对各自的赛车进行升级。
2017赛季全新执行的P2技术规则规定P2组使用统一的Gibson V8自然吸气引擎,同时允许四家车架制造商参与增加竞争平衡的同时控制车队开销。
制定规则的FIA国际汽联和ACO西方赛车俱乐部在经过商榷后决定允许其他三家目前稍有不足的制造商对各自的赛车进行升级。
FIA和ACO参照的比赛数据包括勒芒24小时以及ELMS欧洲勒芒系列赛前五站,其中勒芒24小时是4家制造商同场对飙,而ELMS则是利吉尔JSP217,达拉拉P217对阵奥利卡07。
据FIA和ACO的声明透露,允许利吉尔,达拉拉和莱利-美涤三家制造商针对勒芒套件和普通赛道套件有不同的升级。
据悉,莱利-美涤的Mk30车架允许的改动比利吉尔和达拉拉都要大。
而奥利卡不允许任何升级,而其他三家的升级费用由各自负责,不能分摊给客户车队。
而此次升级在理论上也会对DPi规则的赛车产生影响。包括达拉拉底盘的凯迪拉克DPi,莱利-美涤底盘的马自达DPi和利吉尔底盘的日产DPi。

[WEC] 保时捷确认在富士站使用高下压力套件

虎扑10月10日讯 保时捷将在本周末的富士6小时赛上继续使用高下压力版本的空气动力学套件。这支德国厂商确认车队将使用高下压力套件之前,在车队里曾经有过关于是否使用勒芒版本低阻力套件征战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日本站的比赛。
2届LMP1卫冕世界冠军厂商曾经纠结是否使用赛季初的低阻力套件征战日本站,因为考虑到富士赛道有一条长达1英里的大直道。但最终还是选择了高下压力套件。
在WEC的规则中,每个赛季车队只能使用两套不同的空气动力学套件,保时捷在银石站、斯帕站、以及勒芒站中都使用了低阻力套件,而在第四站纽博格林站才首次亮出了他们的高下压力套件。
“在空气动力学方面,富士赛道(Fuji Speedway)需要一台赛车两个不同方面的能力”车队负责人Andreas Seidl说,“在这4.5千米一圈的赛道里,有1.5千米是笔直笔直的,这需要最小的阻力,但剩下的16个弯道则需要巨大的下压力”
“我们已经仔细分析了数据和模拟,并决定使用我们的高下力套件。并且在规定的可能范围内,我们将对其进行调优,希望不要在大直道上被虐残吧。”
保时捷LMP1副总裁Fritz Enzinger说,富士赛道漫长的直道将会“挑战”他们的保时捷引擎,而且认为,这可能是保时捷本赛季对对抗丰田最艰难的一场比赛。
而这家日本制造商去年在富士取得了胜利,在那一场比赛中,所有完赛的三辆LMP1厂商的赛车差距都在18秒内。
保时捷车队的王牌车手Neel Jani说:“最近在奥斯丁,丰田的表现非常强劲,正常来说,他们在主场比赛中会表现得很好。”
“我认为他们会比我们快得多。尽管在2016年,在排位赛和富士比赛中,我们的圈速非常接近。”
保时捷可能在富士锁定年度冠军
然而,如果在比赛中又能获得1 - 2的成绩,在本周末的比赛中,保时捷有可能可以锁定车手和制造商的世界锦标赛冠军头衔。
保时捷2号车组的厄尔•班伯(Earl Bamber)、蒂莫•伯恩哈德(Timo Bernhard)和布伦顿•哈特利(Brendon Hartley)手握对丰田8号车组塞巴斯蒂安•布米(Sebastien Buemi)和中岛(Kazuki Nakajima)有51分的优势,如果保时捷2号车组能够在所有丰田Toyota TS050 Hybrid身前完赛的话,他们将提前获得车手年度总冠军头衔。
“按计算器在六小时的比赛中毫无帮助,”Enzinger说。“我们将再次卫冕我们的冠军头衔,并且应该保持低调。”

[WEC] BR1 LMP1赛车首次赛道测试

虎扑10月7日讯 俄罗斯制造商BR Engineering制造的LMP1赛车开始首次上赛道测试。
SMP Racing车队准备在新赛季使用两台BR1赛车参赛。
BR Engineering会在2018赛季提供BR1的客户赛车,同时允许客户自主选择引擎。
据悉,这台由达拉拉制造底盘的BR1赛车首次测试跑满了一整天,据悉赛车的最终版本会在1月面世。
BR Engineering公司老板鲍里斯·罗滕伯格(Boris Rotenberg)此前就表达过在保时捷退出后,会全力支持WEC。

[WEC] Ginetta卖出头三台新LMP1赛车

虎扑10月7日讯 Ginetta官方宣布,这支以约克郡为基地的厂商已经接受并完成了一张三台LMP1赛车的订单。这是这支新加入WEC的厂商卖出的第一批赛车。
据悉,一支未命名的私人客户车队,将打算使用购买的两台Ginetta LMP1赛车参加2018/19赛季的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比赛,而第三台Ginetta LMP1赛车则作为备用。
Ginetta 董事长Lawrence Tomlinson说道,“这是我们这个LMP1计划向前迈进的一大步,这对FIA WEC与ACO、以及那些对新LMP1规则满怀信心的人来说,无疑是个极好的消息。”
“现在你必须等待我们的客户,等他们对他们的FIA WC项目作出官宣。但是有迹象显示,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客户,通过购买我们Ginetta LMP1赛车来进入勒芒原型车最高组别的争夺中。我们可以设想,在我们的约克郡工厂生产的LMP1赛车,很快就要在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比赛中争夺全场的冠军,还包括赛历中最盛大的比赛——勒芒24小时耐力赛。”
Ginetta LMP1是由在Ginetta加福斯-约克郡基地的世界级团队共同完成设计的。
Ginetta的技术总监Ewan Baldry的内部团队,已经率领了一系列世界级的承包商和顾问团队对赛车进行设计与研发。其中包括Adrian Reynard, Paolo Catone 和 空气动力学专家 Andy Lewis、以及WAE( Williams Advanced Engineering)、XTrac, Ohlins, ARS (chassis and composites), AP Racing, Megaline, Bosch 和AVL Racing (Simulation)。这一系列的合作,在新车的设计、开发和建造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新车的第一个底盘已经投产,预计十一月开始赛道测试。

10分钟,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6小时赛重要的事说给你听

今年11月5日,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6小时赛将重返上海国际赛车场。如今,这项赛事已经是WEC赛历上的亮点了,但普通车迷对于其最深刻的印象,或许还是其与勒芒24小时赛的不解之缘。因此今天,我们就来告诉你关于WEC你会感兴趣的事儿。

坦率的说,如果没有勒芒24小时赛,就不会有WEC这项赛事了。正是法国西部汽车俱乐部主办的勒芒24小时取得的巨大成功,让这一马拉松式的汽车运动从勒芒小镇,逐渐风靡全球。所以哪怕没有机会亲自去到勒芒,全世界的车迷也有机会在中国、日本、美国、英国等国家的分站赛,感受勒芒精神。

从2012第一届算起来,WEC今年已经是第6届了,而其前身被称为勒芒洲际杯赛(或者国际勒芒赛)。这项曾经在珠海国际赛车场举行的赛事,在2012年成为世界耐力锦标赛,这一国际汽联旗下最顶级的耐力赛之后,就移师到了被国际汽联授予最高级别认证的上海国际赛车场举行。

那么和勒芒相比,除了比赛时间从24小时变成了6小时,上海6小时赛与之相比还有什么不同吗?其实与勒芒不同,现代的大奖赛赛道,如上海国际赛车场,需要赛车装配“高阻力套件”。所以理论上你在11月看到的WEC赛车和6月在勒芒时看到的也会有所不同。

再来谈谈分组,与F1、F2和F3,这样的统一规则的方程式比赛不同,WEC耐力赛最大的特色是,赛道上的赛车不尽相同,组成截然不同的车组互相竞争。可分为LMP1、LMP2、GTE-PRO和GTE-AM四个组别。

LMP1和LMP2都是勒芒级原型车组。其中,LMP1是所有参赛车辆中等级最高的组别,由独立车队运作,允许汽油、柴油及混合动力车参赛,赛车速度最快,且规定驾驶该组别的车手必须全部是专业车手。今年参加该组别的,最耳熟能详的两大制造商就是保时捷和丰田了。

LMP2和LMP1组一样,也是运动原型车组,使用封闭式座舱,但不允许柴油引擎参赛,通常在速度方面慢于LMP1。这个组别中,就有耀莱成龙DC车队和华信马诺两支大家知晓的中国车队。

GTE-PRO组别已经成为了品牌的主战场,克尔维特、福特、阿斯顿-马丁、保时捷和法拉利已经厮杀其中。明年宝马也将带着M8 GTE赛车加入争夺。

而GTE Am组别则指的是参与GTE组的私人车队,其中必须包含FIA评级银组以下的车手,同时赛车必须是1年以上的旧车。

当然,每个组别的竞争,都有其独特的看点,今后我们也会为读者一一介绍。但倘若你已经对这项全球最艰苦、最高科技的顶级赛事心动,那么今年11月5日,你将有机会在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6小时赛,亲眼见证各种车辆六小时川流不息的比拼。目前耀莱成龙DC车队联名票务产品正在限量发售中。订票或了解更多票务详情,敬请登录久票网www.jusstickets.com或拨打021962123。2017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6小时赛,与你不见不散。

[WEC] 富士6小时参赛名单出炉,各有调整

虎扑9月29日讯 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第七站富士6小时赛(6 hours of Fuji)的参赛名单出炉。总共有26台赛车参加这一站的争夺。和墨西哥&美国站相比,本站在4个组别中有3个组别发生了车手变化。
LMP1方面,Ant Davidson在缺席了德克萨斯州的比赛后,如期回归丰田。
LMP2方面,Alex Lynn放弃了他全赛季的G-Drive席位,同时也将不会再参加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2017赛季的比赛。而目前,Lynn未来的参赛计划尚不明朗,除了已经签约FE的DS Virgin车队外,Lynn的日程表上迷雾重重。而曾经代表ByKolles参加银石和斯帕的比赛的英国人James Rossiter将顶替Lynn的席位。
GT Pro方面,阿斯顿马丁(Aston Martin Racing)的97号车组恢复成了两个人的组合。车手Daniel Serra退出了这一站的比赛。这样一来,整个GT Pro组别各个车组都是双车手出战了。
GT Am方面,Mike Hedlund将驾驶86号Gulf Racing UK Porsche上演他的WEC首秀,这位美国人在今年早些时候曾经跟随Proton车队征战勒芒,而他在2016年则完成了一个完整的ELMS赛季的比赛。他顶替了要出席商业任务的Mike Wainwright,而使得后者免去了舟车劳顿的艰辛。

[WEC] “赛道观光”项目将登陆富士6小时站

虎扑9月28日讯 据悉,在十天后的富士赛道(Fuji Speedway)举行的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比赛中,将会看到在这项世界锦标赛中首次出现“赛道观光(Circuit Safari)”项目。

据了解,该项目将在第三次自由练习赛的大约前10分钟进行,届时,将会有被抽中的媒体和幸运观众能够乘坐特定的大巴车,在赛道上进行游览,享受近距离与飞驰的赛车接触。

这个项目在日本的Super GT中已运作多年,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人气极高的项目。同样,在今年早些时候的英国GT(British GT)的银石(Silverstone)站中,也同样有这个项目。

“赛道观光(Circuit Safari)”将肯定受到热情的日本车迷支持,也将为这个比赛周末添上浓厚色彩的一笔。

对于美国站的垫底,福特GT的车手是这么解释的

2016年,福特带着自己的GT赛车回归了全赛季的WEC,而哈利·廷克内尔(Harry Tincknell),这位福特GT的车手,他在两年的时间中帮助福特车队实现了对GTE-Pro组别的统治。然而在上周末的WEC奥斯汀站,主场作战的福特却意外地失去了竞争力,一起来听听这位车手是怎么评价他们表现的吧。

CoTA一直是WEC赛历中我最喜欢的赛道之一,这是一条复杂的赛道,当然这场比赛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毕竟我们在之前的两场比赛中只是充当了配角。(纽博格林和墨西哥)

CoTA赛道

3.427英里,20个弯角,FIA最高标准的赛道,车手们可以在这里不断推进自己的极限:首先,在赛道的最开始,CoTA有着梅格茨和贝克特斯式那样的弯道组合(英国银石赛道的梅格茨/贝克特斯弯道由大范围的左、右,左右结合,它需要过弯的车手承担4个G的侧向加速度);其次,CoTA的中间部分有着需要强烈刹车的长直道;最后,在赛道的末端,那里有一条近似扭曲的弯道。


练习和排位发挥得都不错

其中,我们在练习赛的时发挥得不错,三个练习赛中我们包揽了其中两个最快圈速,而且在排位赛上,安迪·普利奥克斯(Andy Priaulx)和我更加证实了我们强劲的单圈速度(第二位),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它使我们在之后的争冠中确定了一些优势。

赛道的高温是个难题

在CoTA比赛我们得面对德克萨斯的高温,比赛当天,温度已经上升至了36摄氏度左右,所以,在福特GT中你绝对会中暑。那个周末我们甚至准备一些额外的东西来进行消暑,比如说穿冰背心,它可以使你的体温迅速下降。

我们的发车并不好

Andy进行发车,然而在第一弯,他就遇见了车阵,所以从从第一弯之后,我们的成绩就开始逐步下降,最终我们以第八名结束了第一圈的比赛,这个成绩远远不够理想。

虽然,在之后的比赛中,Andy用自己的方式超越了我们的姐妹车,但领先的车辆的速度已经比我们快了很多了。

我不断地在和车搏斗

在第一次进站时,我们差领先的车辆已经接近20秒,而为了实现double-stint(不进站换胎,继续使用当前的轮胎),我换上了硬质的复合轮胎。不过在出站后,我的赛车一度显得很挣扎,因为我几乎没有感受到那些轮胎在工作。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我一直在尝试将那些轮胎磨开,但这真的太难了,我一直在和自己的赛车进行搏斗。

那时,我的心率维持在170bpm左右,这相当于快节奏的跑步,所以我一直在驾驶舱中努力地驾驶!

轮胎螺母又遇到了问题

在这之后,我将赛车交给了Andy,当时赛车已经换上了中性轮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已经离前车更近了,不过速度却没有起来。然而,在我进站时,我们的一个轮胎螺母又出了问题,这浪费了许多时间。

我当然喜欢中型轮胎而且我跑得比第一次进站要快得多,在Andy接管赛车冲向终点前,我们也正在不断接近保时捷并争夺领先的位置。

不过很遗憾,最后我们只能以第七完成比赛,得到了6分。这当然让人失望,整个车队都希望有更多的收获,尤其是在福特主场比赛取得如此好的排位之后。

整个车队都希望有更多的收获

作为一个车队,我们需要在这次失败中找到原因,回到赛车本身,然后在之后的三站亚洲分站中再次回到强劲的状态。注意赛车的状况,改进进站时的细节,这些都是我们需要的。

要知道,去年,我们在富士和上海站都赢了,所以我们知道这辆赛车能够做到。再加上今年车队的实力在不断增强,所以,此刻我们的气氛和动力都是巨大的。

幸运的是,在CoTA,我们仍然以正确的方式在前进(福特在积分榜上领先6分),我们有一个梦幻般的开局,一个有些不稳定的中期,现在该是我们强劲地完成整个赛季了。


关于米其林

WEC及勒芒的传奇历史见证了赛车场上许多闻名遐迩的重要时刻,而这也是米其林的一大盛会。因为在复杂多变的驾驶环境下,轮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减少进维修站换胎的次数,将决定着比赛最后的王者。值得一提的是,米其林在今年创下了自1998年勒芒24小时以来20连冠的辉煌并赢得了第26座总冠军奖杯。

赛车运动不仅是对其轮胎性能的终极考验,同时,它也对民用轮胎的研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从赛道到街道” 是米其林一直以来在赛车运动中所秉持的精神。 借助各大赛事作为“实验室”,米其林将持续缔造出各种创新技术和极具竞争力的轮胎产品。(具体详情请访问http://www.michelin.com.cn/CN/zh/our-sport-tires.html#Highlights

加载更多

BTCC

BTCC:柏拉图不放弃总冠军

尽管落后领先者科林·涂金顿49分,但英国房车锦标赛元老简森·柏拉图相信自己仍有机会获得今年的总冠军。

半程结束后,暂列年度第四的888 MG车队车手这样表示:“很简单,我们必须开始发力了。”这位赛车名将一向在夏休期后有不错表现。本周末,随着Snetterton的比赛,BTCC的夏休期就结束了。

“我们必须对杆位发起挑战,并获得胜利,获得更多的积分,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就会有机会。锦标赛远没结束。假设科林遇到一个糟糕的周末,车手积分榜的局势就会发生突变。”

另外,柏拉图的死敌,本田车手马特·尼尔已宣布退出总冠军争夺,全力协助队友戈登·谢登。

图尔多夫带领MG包揽测试前两名

Sam Tordoff在Dunlop BTCC Snetterton轮胎测试的第一天打败了队友Jason Plato,让MG KX Momentum Racing位列时间表首位。

Triple 8运营的这家厂队利用了诺福克郡完美的天气情况,让他们的车手组合跑了近100圈,两位车手都用Dunlop SportMaxx软胎创造了最快圈速。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赛车感觉很不错,”Tordoff说道,“我们需要执行很多环节,所以我们没闲着!鉴于任何一个赛事周末看上去都不能比现在更热,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将软胎推到极限的感觉很好。在它们如预期般的开始衰减之前,我们创造了不错的圈速,但早期表现表明它们也能应对好更长的历程。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们会在测试结束时知道更多。”

由于所有车队都在执行自己的策略,因此普通胎的最快圈速由Andrew Jordan创造——他的成绩为1:58.772s,这比MG赛车慢了将近0.8秒。”我们正在进行一个项目,但那样的成绩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我认为目前我们有些赶不上MG的步伐。”Jordan说道。

Tom Onslow-Cole继续了自己的好状态,将他驾驶的Team HARD运营的Volkswagen Passat开到了第四位,领先于令人印象深刻的Nick Tandy。英国人Tandy在上周刚刚享受了在Brands Hatch的Motorbase Ford Focus赛车首测,并在今天的测试中展现出了不容置疑的才能。

Jack Goff在午餐前的倒数第二圈让自己前进到了第七名,Vauxhall Insignia赛车持续性的表现出不断进步的速度。而它的姊妹车则要至少被四位车手驾驶,Robb Holland主要负责早上的测试——美国人在Snetterton 300赛道上跑了整整30圈。Howard Fuller将在下午得到测试机会,之后Warren Scott和Joe Girling将在明天(周三)测试。

Ollie Jackson(Toyota Avensis)、Rob Collard(BMW 125i M-Sport)和Mat Jackson占据前十最后席位。尽管一开始位列前六,Frank Wrathall不得不以第11名的成绩完成测试,领先于Daniel Welch,两位车手只分别跑了11和16圈。

Liam Griffin驾驶他的Ford Focus成为了S2000规格最快车手,总排名第13位。他也超过了Pirtek Racing老板Mike Jordan,后者由于Jeff Smith的缺席代替他驾驶车队的第二辆Honda Civic赛车。

 

翻译:B21993

罗伯-胡夫:考虑重返BTCC

最近,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冠军罗伯·胡夫 (Rob Huff) 披露,若他未能参与卫冕2013赛季WTCC世界冠军头衔,他将对回归BTCC英国房车锦标赛持开放态度。

 
今年七月,雪佛兰宣布退出厂商支援后,英国人就面临年末无车可开的境地。
 
过去,他曾参与本国房车赛事一个赛季。也就是2004年,他在获得2003年西亚特单一品牌赛事冠军后,驾驶着两辆由RML运营的西亚特中的一辆,随后,伴随RML的雪佛兰计划一起直接进入了WTCC。
 
“我想去守住我的冠军头衔,” 胡夫对凹凸运动说, “但WTCC可能是最不现实的。我真的在挣扎着去寻找离开后的出路。DTM或者澳洲V8是我想去的。BTCC也是我想回归的赛事之一。”
 
“有些人想:‘哦,(回到)BTCC可是个退步。’OK,这在表面上看这是个退步,但我是一个车手。如果有人想花钱让我开上一辆能赢的赛车的话,那我就会去的。”
 
胡夫承认在他获得冠军后,向关注他的英国媒体解释自己的空白2013赛季计划很困难。“这很困难,我本应整天庆祝胜利,但我没这么做。” 胡夫说道, “我在全力以赴,以让自己在明年能干些什么。”
 
“我上了Sky Sport新闻,而他们想知道我为明年所做的大计划 。我说: ‘嗯,还没有。’ (主持人) 阿历克斯·哈蒙德 (Alex Hammondd) 回应道:‘真的? 一个世界冠军应该把一切都打理好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很不幸这就是我现在汽车运动所处于的可悲状态。”
 
尽管决心要开上赛车,胡夫却不愿接受任何席位。 他感觉自己在与RML长达九年的效力中,与敌对车队有限的交流让其找到一份新合同显得更难了。“我不会最终开上任何老垃圾的,” 胡夫解释道,“必须要对我们要做的非常小心并且挑剔。”
 
“最大问题在于我在过去10年里一直生活在一个泡泡(RML)里。我的前途已为我架设好了。当我获得了SEAT Cupra锦标赛的胜利,之后与RML合作直到现在。从字面上看——我不知道RML之外的任何人!”
 
“我和很多人都谈过,他们给了我很多联系方式。但这很困难,我在过去九年一直过着很受庇护的生活,以车队的意义来说。”

IndyCar

[IndyCar] 本田和雪佛兰开始测试空力套件

虎扑10月13日讯 本田和雪佛兰已经相继开始测试各自的2018款IndyCar的空力套件,两家引擎制造商分别在中俄亥俄和美国之路赛道进行测试。
雪佛兰方面派出西蒙·帕基诺(Simon Pagenaud)和斯宾塞·皮格特(Spencer Pigot)负责美国之路赛道的测试。
据悉,帕基诺进行了80圈左右的测试,而皮格特的测试情况不明。帕基诺首次测试的状况非常积极,他透露新款空力套件在关键部分和现款差不多。
“赛车的抓地力更低,这点不错,因为有不同的挑战啊。加速方面很强劲,吸尾流方面和今年在超级椭圆赛道的情况很像。”
“虽然空力提供的下压力更小,但是刹车点并没有因此提前多少。刹车的运用有些不同,所以赛车在入弯时也有不同。”
“总体来说,赛车还是一个世代,轮胎也一样。”
帕基诺表示他没有针对圈速做过多解读。
“赛道的温度不高,并且只有两台赛车在跑,所以赛道上的橡胶并不多。”
“我觉得圈速还不错,和今年排位赛用软胎跑的圈速有几秒差距,不过这很正常,因为测试赛车的下压力更小。”
“弯道出弯的速度很强劲,我觉得IndyCar 2018赛季的空力套件很到位。”
本田方面则是由Chip Ganassi Racing和Schmidt Peterson Motorsports两支车队负责,虽然没有透露车手是谁,不过CGR车队基本可以确定是斯科特·迪克森(Scott Dixon),毕竟新西兰车手是CGR车队下赛季唯一确定的车手。
私人车队的测试会在1月才开始进行,而两家制造商今年还剩4天的测试时间。

 

[IndyCar] 统一空力套件完成首次比赛模拟测试

虎扑9月28日讯 2018赛季的统一空力套件日前在赛百灵赛道完成了比赛模拟测试。
该次测试由六位车手共同参与,包括常规测试车手胡安·帕布罗·蒙托亚(Juan Pablo Montoya),奥里奥尔·塞尔维亚(Oriol Servia)和本赛季的总冠军约瑟夫·纽戈登(Josef Newgarden)以及其他三位常勤车手斯科特·迪克森(Scott Dixo),斯宾塞·皮高特(Spencer Pigot)和詹姆斯·辛奇克里夫(James Hinchcliffe)。
明年的新车会比今年的车更轻,车底只会产生本赛季赛车66%的下压力,IndyCar已经在超级椭圆赛道,短椭圆赛道和普通赛道进行过测试。
最后一次在赛百灵的测试是模拟街道赛道的测试,塞尔维亚表示这次测试证明新款赛车在街道赛道会比较难操控。
“测试很顺利,基本都达到了我们的预期。事实上,我觉得超过了预期。”
“车队现在需要的就是寻找全新的设定。过去三个赛季的街道赛道设定在新车上无法套用,每个人都要从头开始。”
皮高特则表示此前蒙托亚和塞尔维亚的反馈都非常正确,和2017款赛车完全不同,抓地力很小,需要打更多方向,赛车的侧滑也更多,刹车区更长。
车队在中秋左右收到统一的空力套件去搭配各自的底盘,随后准备1月的测试。

帕尔默:待不了F1,IndyCar也不错啊

虎扑9月28日讯 乔利恩·帕尔默(Jolyon Palmer)透露如果2018赛季他无法留在F1的话,他会考虑转战IndyCar。
下赛季,英国人在雷诺的席位会被小卡洛斯·赛恩斯(Carlos Sainz Jr)顶替,后者作为大红牛车队允许小红牛车队使用本田引擎的交易筹码被出借给雷诺车队。
帕尔默表示如果离开F1的话,他会优先选择寻找“能够享受比赛,聚焦长期合作”的地方。
“如果我在年底离开F1,那无疑会是一个全新的篇章。我想拼尽全力,因此必须是长期合作的赛事。”
“F1很好,我也想留下,但除非你能落实一个顶尖的驾驶席位,不然年复一年只会有更多压力。”
有媒体问帕尔默是否考虑IndyCar时,帕尔默重复道:“我乐意接受,那是一个选项,毕竟F1以外还有很多比赛的地方。”
“IndyCar只是其中之一,但我不会说是不是我的首选。IndyCar非常不同,需要大量的思考。”
帕尔默还强调目前没有任何落实的计划,他承认他也更倾向F1以外的选择,包括转向跑车赛场。
另一方面,帕尔默仍然相信自己可以争夺威廉姆斯车队的席位,尽管媒体都已经了解到威廉姆斯会在菲利佩·马萨(Felipe Massa),保罗·迪雷斯塔(Paul di Resta)和罗伯特·库比卡(Robert Kubica)三人之间选择一人搭档金主兰斯·斯托里尔(Lance Stroll)。

[IndyCar] CGR车队下赛季削减至两台赛车参赛

虎扑9月21日讯 奇普·加纳西(Chip Ganassi)确认下赛季仅会派出两台赛车参加IndyCar的2018赛季。
车队已经决定把参赛车辆从4台削减为2台。四届IndyCar总冠军斯科特·迪克森(Scott Dixon)会继续留队,另一位车手还待定。
本赛季的车手阵容中,托尼·卡南(Tony Kanaan)准备转投AJ Foyt Racing车队,而查理·金波尔(Charlie Kimball)和马克斯·奇尔顿(Max Chilton)的前景未知。
加纳西在官方声明中表示这个决定很困难,但是车队要把注意力集中在核心业务上。
这是CGR车队继2010赛季后首次只有两台赛车参赛。
IndyCar围场内有传闻称保时捷WEC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的车手布伦登·哈特利(Brendon Hartley)会在下赛季为CGR驾驶10号赛车。

[IndyCar] Josef Newgarden加冕年度总冠军

虎扑9月19日讯 除了Sonoma的冠军,Josef Newgarden今天做到了车手总冠军所需要的一切,驾驶1号雪佛兰的Pagenaud领先Newgarden 1.0986秒赢得了本场的第一。
26岁的Newgarden在自己的第100场比赛加冕了总冠军,今年是他的第六个赛季,加入Penske的第一个赛季。同时这也是Penske车队的第15个车手冠军。
Will Power第三,Penske包揽了领奖台;赛前Newgarden最大的竞争对手Dixon以第四位结束了这场不怎么愉快的比赛,最终他在积分榜上排第三。
这场是Sonoma历史上第一次没有黄旗的比赛,Newgarden和Pagenaud各自领跑了41圈,Pagenaud的四停策略对上Newgarden的三停,前者更胜一筹。
第64圈Pagenaud完成自己的最后一停后,出来刚好在Newgarden的前面,俩人进行了一番缠斗。不过等Pagenaud的胎温一上来,Newgarden就没有了任何机会。
Helio Castroneves以第五完赛,42岁的巴西人依然在寻找自己的第一个年度冠军

[IndyCar] 波尔戴本周康复归来

虎扑8月24日讯 本周IndyCar的Gateway站是塞巴斯蒂安·波尔戴(Sebastien Bourdais)在今年5月印地500排位赛撞车后首次重返IndyCar比赛。
法国人在当时的撞车承受了118G的力量,事故导致盆骨骨折。除了本周的比赛,波尔戴还会参加赛季剩余的两场普通赛道的比赛。
车队老板戴尔·科因(Dale Coyne)之前是希望波尔戴能够休息到下赛季,不过波尔戴的康复速度不错,他在中俄亥俄站已经进行了测试,医生也准许他参赛。
这位本赛季揭幕战的冠军表示能够回归赛场很兴奋,这个14周很漫长,他也一直在努力。
“撞车之后,我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在收官战回归,现在我回来了,距离赛季结束还有三场分站。”
波尔戴的回归,也意味着前F1车手埃斯塔班·古铁雷斯(Esteban Gutierrez)将不再驾驶18号赛车。

阿隆索:若无法为胜利而战,会考虑F1外的机会

虎扑8月20日讯 费尔南多-阿隆索从未掩饰过自己希望留在F1中并为职业生涯第三个总冠军而战的渴望。但这位西班牙老将如今也不再将F1以外的机会拒之门外,他坦言如果围场中没有可以有机会争夺冠军的空留席位,他会考虑F1以外的机会,而印地无疑将会是其中可能性最高的系列赛。

六月早先时候阿隆索就曾通过媒体向公众告知称:“我们必须要赢。如果我们没法在九月份前取得胜利,也就是我要做出最终决定的时候之前赢下比赛,那么我不会留在迈凯伦。”而说出这番言论的时候,迈凯伦与本田的项目显然没有可能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内打造出一台冠军车,而法拉利、红牛、梅赛德斯也均以较稳定的车手阵容向西班牙人关上了大门,实则摆在他面前的选择极其有限。

近日在接受CNN的采访时,阿隆索重申了自己的渴望,并将选择面放得更大,他说:“F1仍是我的优先考虑范围,它是我的生命,再赢一个世界冠军是我的渴望。如果我无法找到一个能够允许我赢下冠军的项目,那么我们看看F1以外的机会——但那是十一月-十二月的事情了。在那之前,我会用尽每一种可能性。”

而回忆起这一年的印地高光时刻,阿隆索感慨地说:“我到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后,我重新有了那样一种感觉,就是我是能够赢下这场比赛的。这种觉得自己能够赢下比赛的感觉是很特别的。我坐进赛车,把腿伸进座舱,技师们帮我系好了安全带,我知道,当我重新解开它们并从赛车里起身而出的时候,我可能就会是这场比赛的冠军——这是我在那一刻所思考的。这种感觉是奇妙的。”

“印地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一种完全不同的理解赛车和更广义体育比赛的方式。更加更加开放,更加更加对所有人都友好。能给人一种体育比赛是超乎国别的感觉。我们所有人对于在主看台观赛的车迷而言都是英雄。他们以同等的方式支持着我们所有人,他们是真的在享受比赛。”

[IndyCar] 医生准许波尔戴重返赛场

虎扑8月16日讯 塞巴斯蒂安·波尔戴(Sebastien Bourdais)表示医生已经准许他重返赛场,尽管目前还不清楚他会在哪场比赛回归。
法国人在今年印地500的排位赛中遭遇撞车事故,撞车时的力量高达118G,波尔戴也因此导致盆骨骨折。
波尔戴最初的计划是错过本赛季所有的赛事,虽然他的目标是在9月17日的索诺玛收官战回归。上个月的中俄亥俄站时,波尔戴就已经重返了IndyCar的驾驶舱。
波尔戴透露如果回归的话,他今年是不会参加椭圆分站的,这意味着最快看到波尔戴重返赛场将会是9月3日的沃特金斯峡谷站。

[IndyCar] 2018赛季普通赛道空力套件迎来首次测试

虎扑8月3日讯 本周二的中俄亥俄,2018赛季IndyCar的路赛车身第一次真正驶上了赛道。测试过程中,两位车手Juan Pablo Montoya和Oriol Servia毫不吝惜自己的溢美之词。
两位车手从自己的赛车出来时都满脸的笑意,当谈到新套件降低了百分之25至30的下压力时,我们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fun”。
“我一直觉得当车手驾驶赛车的时候,车迷们应该能看到车手的操控痕迹,” Montoya说道。
“可现在的赛车就像被固定在轨道上一样,不论你是领先的车手,还是第15位,车迷们在电视上看到的赛车驾驶效果几乎一模一样。
“2018赛季你可以看到更多的方向盘调整,赛车失控的情况同时也会频频发生。
" ‘Oh My God!’这是我过9号弯(一个起伏的最高处)时的想法,我几乎是侧着滑过去的。最后一弯也要万分小心。"
Servia则重点提到了高速过1号弯时新赛车的不同感觉。
“上周的排位赛,我非常确定各个车手都是地板油过1号弯的,"他说道。"但今天根本做不到。
"驾驶新车时需要松一下油门,甚至还得轻点刹车,即使这样你也不能保证完美的通过1号弯。新的套件让比赛具有了更强的挑战性。”
Servia还把自己在CART新秀赛季的赛车拿来做了对比,当时他驾驶的是搭载丰田引擎的Reynard。
“很明显你就能感受到新车的澎湃动力,新车由于空力的改动所以在直道上加速更快。
"这让我想起了2000年自己的新秀赛季,当时的Reynard赛车不仅出弯加速快,而且直道上的加速也是迅猛无比,四档、五档、六档,仿佛永不停歇。而且我觉得新车也会使超车增多,真是太有趣了! "
同时Montoya指出油门问题又要困扰赛场了。
“以后油门的控制也更容易犯错,因为在如今的高下压力水平下,油门几乎就像开关一样只有两个状态。”
中俄亥俄测试简要:
新车在直道上的速度据Montoya说比现在的赛车快了大约4到5英里每小时。
测试没有官方圈速,但据说测试圈速快过了上周Alexander Rossi的正赛最快

[IndyCar] 波尔戴伤愈归来

虎扑8月3日讯 印地500的事故过去两个月后,Sebastien Bourdais在周一重新坐进了印地赛车的驾驶舱。
5月20日Bourdais在印地500的排位赛中,在2号弯失控装上了护墙。
当时他承受的最大撞击力高达118G,事故中Bourdais盆骨骨折。
车队老板Dale Coyne已经把Bourdais排除在了剩余比赛名单之外,不过法国人却在本周中俄亥俄的测试中重新驾驶了赛车。
Bourdais说参加这次测试只是给自己的状态做一个大致的评估,目前还没有一个参加正赛比赛的具体日期。
"如果我没有准备充分,我是不会坐进赛车里的,不过这确实只是个测试," Bourdais在测试前说道。
"看看今天的情况吧,先评估一下我自己。
"医生给我开了绿灯,他们建议我15号再重新驾驶,不过提前2周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我的身体状态已经恢复了,那就适当把回归赛道的日期提前吧。因为赛季接下来是两场椭圆比赛,我没有多少机会可以测试了。"

加载更多

NASCAR

[NASCAR] 丹妮卡·帕特里克:除了纳斯卡,我哪儿也不去

虎扑9月26日讯 丹妮卡·帕特里克(Danica Patrick)表示2018赛季她不会考虑魔爪能量饮纳斯卡杯系列赛(Monster Energy NASCAR Cup Series)之外的机会,她的目标是在MENCS中获胜。
帕特里克已经在纳斯卡度过了5个赛季,不过Stewart-Haas Racing车队并不打算同她续约,车队老板托尼·斯图尔特(Tony Stewart)则指出帕特里克可以重回IndyCar。
这位北美知名女车手在纳斯卡获得的最好成绩是2014年亚特兰大站的第六名。
她公开表示自己无意回归单座方程式赛车。
“如果我没法参加MENCS,我觉得我就不会参加其他的赛事了,因为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在MENCS中获胜。”
“我的目标是成为在MENCS和IndyCar中都获胜过的车手,所以我必须留在MENCS。”
据悉,帕特里克当前正在和Richard Childress Racing车队接触。

[NASCAR] SHR车队老板认为丹妮卡下赛季可能重返IndyCar

虎扑9月21日讯 虽然失去了纳斯卡2018赛季的参赛席位,不过车队老板托尼·斯图尔特(Tony Stewart)预估丹妮卡·帕特里克(Danica Patrick)会在明年重返IndyCar赛场。
上周Stewart-Haas Racing车队宣布不再同女车手帕特里克续约,SHR车队曾运作帕特里克从IndyCar来到纳斯卡,帕特里克从2013年开始全年参加纳斯卡的顶级赛事。
不过帕特里克在纳斯卡顶级联赛的最高完赛名次只是第六名,去年又曾遭遇赞助商的变故。
斯图尔特坚信35岁的帕特里克的职业生涯还有很多选择。他指出帕特里克可以重返IndyCar,甚至参加其他的赛事。
SHR今年的四位车手,只有凯文·哈维克(Kevin Harvick)和克林特·伯耶尔(Clint Bowyer)还有明年的合同,另一位冠军车手科特·布什(Kurt Busch)还未宣布续约。斯图尔特透露他有意继续保留布什。

[NASCAR] 丹妮卡·帕特里克2018赛季前景不明

虎扑9月13日讯 2018赛季,丹妮卡·帕特里克(Danica Patrick)无缘Stewart-Haas Racing车队的席位,这位高人气女车手在纳斯卡的前景不明。
由于赞助商问题,帕特里克在脸书上表示下赛季她不会留队。
2017赛季,Nature's Bakery本应是帕特里克10号福特Fusion赛车的主要赞助商,不过该公司在赛季开始前收手,经过法院的调解,Nature's Bakery答应赞助SHR车队4场比赛,不过其中只有1场是给帕特里克赞助的,剩余3场都是给她的队友克林特·伯耶尔(Clint Bowyer)的14号赛车。
帕特里克表示赞助商在纳斯卡的比赛中扮演了关键角色,“我的职业生涯有段时间很幸运,不过今天有点曲折。”
最近的采访中,帕特里克曾透露自己可能无法再全勤参加魔爪能量饮纳斯卡杯系列赛。
帕特里克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女车手之一,是首位赢得IndyCar分站的女车手,她从2010年开始把重心转向纳斯卡。她在纳斯卡的精彩时刻要数2013年的戴通纳500,当时她力压群雄夺得杆位。

[MENCS] SHR不与Kurt Busch续约

虎扑8月2日讯 Stewart-Haas Racing车队不会同2017年戴通纳500冠军科特·布什(Kurt Busch)续约。
这位2004年MENCS总冠军生涯拿到29场MENCS的胜利,2001年加入Jack Roush的车队,随后在2006年转会Team Penske,之后在2014年被SHR车队招入麾下。
据悉SHR车队的凯文·哈维克(Kevin Harvick)和克林特·伯耶尔(Clint Bowyer)和车队的合约将持续到2018年,而知名女车手丹尼卡·帕特里克(Danica Patrick)的未来还不确定。

[MENCS] Hendrick车队确定小将鲍曼顶替小厄恩哈德

虎扑7月22日讯 Hendrick Motorsports车队在周四公布下赛季由测试车手亚历克斯·鲍曼(Alex Bowman)将顶替退役的戴尔·小厄恩哈德(Dale Earnhardt Jr)驾驶88号赛车。
去年小厄恩哈德由于脑震荡休息的时间里,鲍曼曾代打过10场比赛,其中3次前十完赛,菲尼克斯站还夺得比赛杆位。
鲍曼表示没有戴尔的支持他没有驾驶88号赛车的机会。车队老板里克·亨德里克(Rick Hendrick)在替补时间里的表现证明了他的实力,现在是时候让他成为全勤车手。

[NASCAR] 纳斯卡考虑进一步收紧杯赛车手参赛限制

虎扑7月22日讯 纳斯卡考虑对MENCS车手参与NXS和NCWTS做进一步限制,MENCS魔爪能量饮纳斯卡杯系列赛是纳斯卡的顶级赛事,而NXS纳斯卡无限通系列赛和NCWTS露营世界卡车系列赛则是梯段赛事,三者的关系类似于F1和F2,GP3。
全新的限制规则会在未来几周内公布。目前,拥有五年MENCS参赛经验的车手只允许参加10场NXS和7场NCWTS。同时禁止他们参加两个低级赛事的季后赛。
有媒体得到消息称纳斯卡准备对MENCS的车手做进一步限制,把参赛场次限定为5场。
NXS赛事总监韦恩·奥顿(Wayne Auton)表示低级别赛事的车手欢迎MENCS车手参赛带来的挑战,但是要对这些车手的参赛场次做一定的限制。因为这些车手的到来给低级别车手全年争冠的形式造成影响。
本赛季,MENCS的车手统治了NXS的分站,已经举行的17场分站中只有4场胜利是被NXS车手拿到的。而NCWTS方面,MENCS车手只拿到过2场胜利。

[MENCS] 凯瑟劳斯基:是时候设计新款赛车啦

虎扑7月12日讯 上周六肯塔基的一次重新起跑中,Keselowski在Bowyer后面失控,引发的事故同时也毁掉了Johnson的比赛。
“前车的气流让我发生了侧滑,这也是比赛的一部分,毕竟赛车就是这么设计的(指跟车时对后车气动的影响太大)。你必须适应,但目前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办法,”Keselowski说道。
“我的赛车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快,这当然使人沮丧。但可能我对这项运动更加失望,因为规则让我们造不出在起跑和跟车时表现更好的赛车。”
Keselowski在赛后采访中直接将矛头指向了现阶段赛车的空气动力学设计。
“如今的赛车在赛道上有个缺陷,那就是气动相比起轮胎来说,前者的作用太小了。这种拙劣的设计很难让比赛达到预期的那种精彩程度。
“在起跑时你尽你所能去寻找更多的抓地力,可此时的轮胎和空气效率又是最差的。如果稍不注意,那只能祝你好运了。
“赛会是时候修改规则去制造新的赛车了,这样才对得起这项运动的价值。”

[MENCS] 福特WEC车手比利·约翰逊本周出战索诺玛

虎扑6月20日讯 福特WEC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车手比利·约翰逊(Billy Johnson)本周将代表Richard Petty Motorsports车队参加鬼爪能量饮纳斯卡杯系列赛(Monster Energy NASCAR Cup Series)索诺玛站的比赛。
由于RPM车队的埃里克·艾米罗拉(Aric Almirola)在上个月的堪萨斯站中撞车受伤,车队在之后的分站一直在寻找车手顶替其参赛,索诺玛是今年纳斯卡杯赛的首场普通赛道的分站,车队选择约翰逊而不是前几站代跑的达雷尔·华莱士(Darrell Wallace)。
虽然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跑车赛场上,约翰逊也曾与2010-13年见参加过5场纳斯卡无限通系列赛(NASCAR Xfinity Series)普通赛道分站的比赛。
“太棒了,这是我的纳斯卡杯赛首秀,还能驾驶传奇的43号赛车,这是巨大的荣耀。RPM车队很棒,能为拥有‘国王’之称的理查德·佩蒂(Richard Petty)效力感觉有些不真实,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

[MENCS] Ryan Blaney赢得自己的Cup系列赛首胜

虎扑6月13日讯 当地时间11日的Pocono 400比赛中, Ryan Blaney在最后几圈抵挡住了14赛季总冠军Kevin Harvick的进攻,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
第148圈的重新起跑后,处于第二位的Blaney就紧跟上了使用旧胎的Kyle Busch,Busch用尽一切办法试图去防守,不过轮胎的差距还是让Blaney翻到了第一位。一圈后,Harvick同样过掉了Busch来到了Blaney身后,随之两人进行了令人窒息的攻防大战,最后Blaney领先0.139秒夺得冠军。
Blaney成为了Wood Brothers车队历史上的第19位获胜者。
“超出了我的梦想,”Blaney说道,“我是看我父亲(Dave Blaney,也是一位纳斯卡车手)在Pocono的比赛长大的,驾驶Wood Brothers的赛车在这里获得冠军真是太棒了!而且这离我的家乡俄亥俄非常近,简直就像在家门口一样。
“Kyle(Busch)的旧胎拖累了他的速度,我紧跟着他,到第一弯我的新胎优势体现出来了,更好的抓地力让我紧紧黏在赛车线上,然后就和他并排驶到了一起。
“Kyle(Busch)的防守令人称赞,不过最终我还是过掉了他。之后就开始防守Kevin(Harvick),他太快了,但是他的驾驶非常干净(不会造成事故),这样刺激的场面才是车迷喜欢的,酷!”
在第二阶段曾遇到引擎问题的Harvick一直在等待Blaney犯错,但后者显然没有如他所愿。并且Harvick的刹车问题也让他的攻弯没有Blaney那样凶猛

[NASCAR] 小厄恩哈德本赛季结束后退役

纳斯卡人气最高的车手戴尔·小厄恩哈德(Dale Earnhardt Jr)将在2017赛季结束后退役。
小厄恩哈德是七届纳斯卡总冠军戴尔·老厄恩哈德的儿子(Dale Earnhardt Sr),上赛季由于脑震荡缺席了大部分比赛,本赛季重回赛场。
上赛季的脑震荡是这位纳斯卡当红车手的第二次脑震荡,他的上一次脑震荡则是2012赛季,当年他也因此缺席了剩余赛季的比赛。
今年是他和Hendrick Motorsport车队合同的最后一年,小厄恩哈德表示在身体恢复自信前不会对2018赛季做决定。
小厄恩哈德从2000年开始参加纳斯卡杯赛,总共603场比赛获胜26次。包括2004年和2014年戴通纳500的胜利,他的年度最佳排名是2003年,年度季军。
Hendrick Motorsport车队表示小厄恩哈德的决定是在周二公布的,而他的替代人选会随后公布。

加载更多

其他赛事

尼古拉斯-汉密尔顿希望参与ETCC

Nicolas Hamilton已经宣布了参与今年FIA欧洲房车杯的意愿,之前他弟弟在昨天发了Special Tuning Racing的驾驶席位消息。

TouringCarTimes目前了解到Hamilton将会在下周和车队测试,并有希望参与2013赛季FIA欧洲房车杯。

如果签下合约,Hamilton将会驾驶车队的一辆Leon赛车参赛,赛车将装回2005-2007年SEAT厂队使用过的2.0L自然吸气引擎,原因是TDI和目前的1.6L涡轮增压引擎在ETCC都不被允许。

Nicolas在今天早上通过Twitter确认了这一消息:

“Hey guys,就像你们所知道的那样,我准备参与今年的ETCC,”这也纠正了之前有关他将参与WTCC的猜想。

今年ETCC会举办三轮比赛作为世界房车锦标赛的垫场赛,STR预计将派出两辆Leon WTCC赛车参战。

去年ETCC的S2000规格组别冠军为Fernando Monje,他在今年和Tuenti Racing Team将参加WTCC的一部分赛事。

(译:B21993)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