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用车

民用车

关注各类跑车和汽车的资讯!

汽车

最丑超跑也售尽,迈凯伦P15只做了10件事

第一次有了毫不妥协的赛道设计,又有了车神Senna的名字加持,本来应该双份的快乐为什么让准车主们感情复杂呢?

昨天,迈凯伦发布了旗下【Track 22】(2022年前推出7款车型)计划的第二辆车型——P15,至于它的名字,Senna(塞纳),一台有史以来最快、最强和最疯狂的迈凯伦公路赛车。

车神外甥参与设计

以F1历史上最伟大的车手来命名的确是一项大胆的决定,而迈凯伦这么做无疑有着足够的底气,其中,车神外甥Bruno Senna全程参与到了Senna的所有制造设计当中,单单这一件事你就知道其中含金值。

赛车定义

作为继F1和P1之后的第三辆Hypercar,虽然Senna也是一台能够合法上路的跑车,但和P1趋向于街道的理念不同,它无疑代表着迈凯伦最纯正的赛道血统

而根据Ultimate Series的产品线负责人Andy Palmer的说法:“Senna的工程和设计团队花了近2年的时间去调教,才使得这辆超级跑车现在的碳纤维底盘、V8中置引擎、赛道化的悬挂和电子转向,能很好地组合起来,使之成为有史以来最极端的迈凯伦。”

789匹,800牛·米

除了它的名字,Senna有着令人敬畏的细节。虽说新车的引擎依旧是基于720S上的那台4.0T V8改造而来,但经过调教(干式油底壳轮滑系统和平面曲轴构造),它的最大马力和峰值扭矩数据分别达到了789匹和800牛·米。

这是迈凯伦有史以来打造的最强量产车引擎。并且与P1不同的是,Senna并没有采用任何的混合动力技术,一台台纯正的燃油车。

不过,迈凯伦目前还没有会宣布Senna的官方动力数据(直到明年1月之前),但可以肯定的是,Senna有着P1级别的加速表现,配上原来720S上的的7速双离合,其百公里加速的时间很可能为2.5秒。

另外提一下,根据目前720S的国外车主实测,他们爱车的轮上动力输出达到了700匹,这意味着实际上迈凯伦低报了其引擎马力,我们不知道Senna上是不是也会玩这个花活。

目前最轻的量产迈凯伦

或许你会说,和动辄千匹的Heypercar比起来,Senna的动力数据没有这么华丽,但你可别忘记它的超强减重和空气动力学。

根据迈凯伦的官方数据,Senna的整备质量只有1298千克,比720S轻了85千克,而比保时捷GT2 RS更是轻了近300千克(700匹,1470千克)。介于它的功率质量比,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似乎就是朝着北环6分30秒去的。

你甚至找不到放手机的地方

和所有极限赛道化跑车一样,Senna的内饰侧重于驾驶员设计,而且并没有太多的豪华配置和富裕的储物空间,因为那会增加重量。虽说迈凯伦最终抵制住了取消副驾驶座位的诱惑,但Senna实际的空间却非常有限,事实上,它的座位后面甚至放不下两套头盔加赛车服的装备。

透明的车门

有别于其他超级跑车,Senna的车门有着独特的设计——整个车窗玻璃都被嵌在车门里面,也就是说车门的一部分区域是透明的。因此,原本车门的控制区域被移到了车顶,同时全车最重要的启动按钮也在车顶位置。

最“糟糕”的外观设计?

完全赛道化的副作用就是你很难在Senna上找到超跑的设计感。定睛细看,你能瞥到的只有精细但冷冰的空气套件,而这就是以工程师主导设计的结果,换句话说,Senna和一辆从LMP原型车房中开出来的赛车没什么两样。

当然,我相信并且肯定Senna已经被全部卖完了,但即使是这种情况,还是有很多车迷,甚至大部分的迈凯伦车主都没能接受它的外观,他们给出了“当你让风洞和电脑来设计跑车时,会发生这种情况”的结论。试想下,我很同情那些在付了几百万订金后,出现眼睛酸痛感的准车主们。

P15的意义

关于Hypercar,汽车界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但它的级别却凌驾于超跑之上,可以说,每辆Hypercar都是车厂关于“极致”这词的诠释,而迈凯伦必定更关心Senna的表现,毕竟有着阿斯顿马丁的女武神和奔驰的Project one的存在,所以它诞生的意义只有一个,捍卫Hypercar世界的平衡。

定价以及中国地区的价格预估

迈凯伦Senna的定价在75万英镑(含税),对此,我们可以估计一下它在中国市场的售价。介于英镑最近还跌停的情况,它的售价很可能在1000万-1100万人名币之间,毕竟85万英镑的P1也只卖了1280万人民币。

最受欢迎的迈凯伦限量

迈凯伦似乎一直在向超跑品牌证明一件事,毕竟它总能在正式确认新车之前,卖出每一辆限量版。而Senna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它的交付金额已经超过了八位数的人名币,但全球500台的稀有配额全部已经卖完。而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其后续三座跑车BP23上,106台依旧无一例外。

兰博基尼Urus,第一辆超级SUV,你有更好的选择么?

兰博基尼在圣亚加塔·波隆尼正式发布了旗下SUV车型Urus以及它在中国的售价——313万元人民币,而它理所应当登上了全球汽车媒体的头版。

首先,这并不是兰博基尼造的第一台SUV,但还是有很多人还没接受超跑厂商造SUV这件事。不过,SUV一直都有着其独特的吸引力——更何况是这辆拥有650马力的超级SUV 。

在我印象中,兰博基尼的名字一直耳熟能详:比如说我那本用蝙蝠挂历包的思想政治书,它会被理科班中的一群不文分子传阅,假使当时能录下他们嘴中不自觉模仿的V12加速声……你就可以想象那种饥渴程度了。

不过,你必须得承认,兰博基尼从来不是以一家以实用合理而得名的厂商。甚至是2012年,兰博基尼带来的那辆SUV概念车,锋利战斗的外观,我差点把它当成了改款的Hurcan。

但Urus正在优化这种印象,宣传片中豁沙的它似乎在告诉我们,这5年,兰博基尼可没闲着,它不仅拥有纯正的意大利血统,更是一台实用的超级SUV。


而这种实用,或许是对于我们,但更多的是对于兰博基尼。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Urus是第一台用上涡轮增压引擎的兰博基尼。

那台4.0T V8引擎被安装在Urus车身的较低处,以优化它的重心,其可以在6000转/分爆发出650马力,2250转/分时达到峰值扭矩850牛·米。

而为了减缓难受的顿挫,双离合也被舍弃,取而代之的是8AT自动变速箱,这使得Urus的百公里加速只有3.6秒,最高车速也达到了每小时305公里,是当前速度最快的SUV。

虽然动力数据已经足够惊人,但如果你“追”过兰博基尼,那么你就能明白这项改变的重大。我曾当面问过兰博基尼中国总经理Francesco Scardaoni这个问题,而他的回答是:“涡轮会令它拥有真正的越野能力。

很显然,涡轮更适用于SUV的多用途。

不过,很遗憾,Urus为了这种实用,还是沦为了大众MLB evo的产物(同平台下还有保时捷卡宴、宾利添越和奥迪Q7等……),但谁又能解释得清呢,至少从已经试驾过实车的外媒反馈来说,这种延续还算成功。

是的,作为超跑品牌,兰博基尼并不会是最后一家进入SUV战场的。伤心之余,我们暂且不做过多的评论,先来听听那些参加现场发布会的主流外媒都是怎么评价Urus的?

AutoCar

Urus对于兰博基尼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

低产量的超级跑车本身就是一项不稳定的业务,而这种业务极易收到市场的影响。但SUV和豪华SUV都不是,毕竟这些是那种能供你每天驾驶的车辆。所以,相比之下,拥有大轮子,更多模式选择的Urus非常复合日常驾驶。

目前,我们能够确定的是每个兰博基尼车主至少还有一辆车用于日常驾驶:那么,这台车为什么不能是第二辆更加实用的兰博基尼呢?

EVO

Urus,另一台大众SUV?

4.0T的引擎并不是Urus唯一和保时捷卡宴相同的地方,其中,Urus还和卡宴共用了相同的空气悬架、八速自动变速箱和后轮转向系统。

而Urus和卡宴的最大机械差异在于,Urus的四轮驱动采用的托森中央差速器是一个整体,其前后轴标准扭矩分配为40:60。尽管两台车拥有许多相同的组件,但这也更好地让两家厂商特有的性格能够反映到最终成车的调教中。

其中,兰博基尼技术总监已经明确表示Urus将会与众不同。而且来自Urus的额外收入也将有望为兰博基尼的其他超级跑车系列提供更多的资金,就像卡宴为保时捷跑车所做的一样。

MotorTrend

值得一提,从外观到内饰,Urus,可以像宾利一样定制。而最快SUV,或许它最重要的特点了吧。

当然,兰博基尼为了照顾Urus的产能情况,还特地将意大利的工厂规模翻了一倍,增加了400人,争取将现有的产能翻倍。现在是时候让兰博基尼证明附加越野属性的超级跑车能够拥有有多大的市场了!

既然提到了产能,那我不得不提一下现在Hurcan和Aventador整年的产量在3500台左右,即使将这个数据翻上一番,这也并非是一个好消息,所以尽早下订单或许才是最好的办法。(PS:明年一月兰博基尼会在中国带来Urus的本土首秀,毕竟这才是它最大的主战场,不是么?)

为啥我们说梅赛德斯第4冠依靠的是团队协作

如果你只看了F1收官战阿布扎比大奖赛,或许会认为2017赛季和之前3年没啥不同,2辆梅赛德斯遥遥领先,两位车手彼此之间在争夺胜利,20秒开外孤零零的法拉利赛车以第3完赛。然而你仔细端详赛季会发现,梅赛德斯的第4个冠军背后的故事要更加丰富——赛季一直到10月才最终确定走向——而往年我们那时只能猜“到底哪位梅赛德斯车手会是总冠军了”。

视频:回顾汉密尔顿10年F1生涯的四冠之旅

汉密尔顿在阿布扎比的领奖台上不忘感谢车队,“祝贺瓦塔里,他做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阻挡住我。这是一场伟大的比赛,我已经尽了全力,这里很难超车。我只是想说谢谢这里的团队,以及后方的工厂,这是一个荣誉。我想要说谢谢车迷们,我爱你们。”

确实梅赛德斯W08赛车依然是全年最快的赛车,只要看看全年20场比赛的15个杆位就知道了,但甚至连车队经理沃尔夫也承认他们今年面对着巨大的考验,“法拉利拥有更快的赛车,但我们是更强的车队,也有更优秀的车手。”

没有比这一段话更好的对2017赛季的总结了,虽然从数据看梅赛德斯处于统治地位,但这并非在前3年那样统治性的速度下获得的,赛季中,汉密尔顿和梅赛德斯甚至一度处在追赶者的位置上。

这是由两点决定的,最关键的是,目前1.6T混合动力引擎规则已经执行到了第4年,在4年的自由研发后,梅赛德斯在设计概念和引擎架构上的优势已经被竞争对手Copy了,同时F1车队之间的高人员流通性也意味着知识的快速流动,同时动力链规则,针对部分梅赛德斯的固有优势——如排位赛,做出了额外的限制,比如今年对排位赛中润滑油消耗量的限制更严苛了。

另一方面,今年倍耐力引入了更宽的轮胎,处于保守原因,今年的轮胎设计的偏硬。这对汉密尔顿精巧的驾驶风格打击巨大,在那些本来他优势的街道赛赛道,由于赛道表面光滑,他无法让轮胎升温,导致排位赛成绩大打折扣,最严重的情况是摩纳哥被挡在Q2之外。

事实上,如果我们回看这个F1赛季,法拉利或许本应该支持的更久,如果不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日本三场比赛丢掉的近60分的话,离开亚洲时,很可能维特尔会是领先积分榜的车手。

与2014-2016赛季摧毁一切的速度不同,2017赛季梅赛德斯再次赢得双冠的关键是稳定的团队,强大的车手,密切的队内协同。

汉密尔顿,从伟大迈向传奇

如果事后看,从斯帕到新加坡的三连胜是获胜关键。但事实上汉密尔顿差点在这条被认定为“奔驰”主场的高速赛道翻盘。排位赛中,法拉利赛车的速度并不慢,在安全车退出后重新起步阶段,汉密尔顿展现了超凡的“竞赛能力”。

这不是“W08赛车”有一个突然加速的按钮,在法拉利赛车抽头后再次加速。赛后汉密尔顿分享了他的小技巧,“因为我发现如果我出最后一个弯角时拉开了距离,他在我身后三四个车身的距离,就可以很好的吃到我的尾流,并且利用获得的优势超过我,那将是一次完美的超越。”

“我在一号弯跑大了一点,因为我的轮胎还没能达到工作温度,我几乎能听到维特尔就在我身后了。然后我们来到了直道,我没有用尽全力,只是踩了90%的油门让他能尽可能的接近我。我知道他不会超过我,因为他知道那样我就会在过了埃尔罗格弯顶点后的大直道上反而利用他的尾流反超回来。”

“然后我们来到艾尔罗格弯,我压榨了引擎的所有动力,维特尔没有足够的位置,他只能尝试拉到外线,但他没法超过我,这让我非常非常的开心。”

这是顶尖赛车技巧,在最高水平的竞赛中,面对强大的对手,在F1最高难度的弯角耍出的”花活“,这样的骚操作迫使维特尔在弯角中的节奏变化,在直道末端提前拉出线路准备超越,而走防守线路的汉密尔顿则可以通过延迟刹车保住了领先优势。

队友间的战术配合

虽然只是在自己梅赛德斯生涯的第一个年头,但博塔斯却实实在在的为4连冠作出了贡献,不但因为其比Kimi多拿的100个积分,帮助奔驰轻松拿下第4个车队总冠军,他的到来也给车队内部竞争带来了清新的风气,也让真正的队友间战术配合成为了可能。

当汉密尔顿状态不佳或者遭受处罚时,是博塔斯在俄罗斯和奥地利拿下关键的胜利。赛季初,刘易斯对于倍耐力的极胎找不到感觉,这一问题在俄罗斯大奖赛的周末尤为明显,俄罗斯赛道是由永久性赛道和开放公路混合而成的半永久性赛道,而赛道沥青表面极为光滑,这让汉密尔顿轮胎无法升温。

整个周末中,汉密尔顿都找不到状态,甚至在S3弯角就是无法跑出竞争性的圈速,排位赛中法拉利双强占据了首位,当我们预测维特尔可以轻取胜利时,博塔斯站了出来。

他在发车第一圈的大直道上充分发挥了梅赛德斯引擎动力的优势,在2号弯抢到了领先位置。更关键的是,他在正赛中维持着极好的长距离速度拿下了个人职业生涯首场比赛的胜利,这为汉密尔顿在总冠军积分榜上挽回了7个积分。

另一个例子则是奥地利大奖赛上,当汉密尔顿需要更换变速箱后退发车时,博塔斯也站了出来,以Pole to win 拿下胜利,这又为汉密尔顿挽回了7个积分。

2017赛季车队策略配合的绝佳例子发生在西班牙大奖赛上,当时维特尔在1停车前领先,而汉密尔顿与博塔斯处于2-3位。为了防止梅赛德斯的Undercut战术,维特尔被迫提前进站,出站后他位于博塔斯身后。

虽然拥有新胎的优势,但博塔斯充分利用了赛道,在接下来的3圈中,飞驰中的维特尔追上了芬兰人,但博塔斯充分利用了梅赛德斯赛车的直线性能和加泰罗尼亚赛道的弯角组合,在之后的3圈中,法拉利车手每圈的损失将近3秒,虽然最终维特尔完成了超越,但这让汉密尔顿追到了维特尔身后,同时消耗了德国人的轮胎。

信任与尊重

而真正有意思的是,在匈牙利,当处于第3的博塔斯无法超越法拉利车手时,车队通过指令让他把位置让给汉密尔顿,汉密尔顿一直进攻到了最后一圈,在发现没有机会时,将位置交还给了队友。

我们在F1中看到过形形色色的让车秀,但绝大多数情况下身为2号车手,那位总冠军机会不是那么大的车手会被无情的牺牲掉。而在梅赛德斯车队内部,谁都知道汉密尔顿是真正冲击世界冠军的那一个。

但奔驰却以完全不同的角度处理此事,当博塔斯依然拥有总冠军希望时,他们给了他充分的尊重,但关键是汉密尔顿展现出来的尊重,他听从了车队的命令,在最后时刻交回了位置。不但尊重了车队也尊重了队友。

赛后车队经理沃尔夫盛赞了两位车手的默契,“当我们决定选择他的时候,我们知道他的能力。所以在赛道上,他已经满足了我们的期望,每一场比赛都在越来越好,他每一站都在进步,这很棒。但有一点他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他们两个人都是,那就是他们是如何一起工作的。”

“他们一起工作,彼此尊重,在赛道上是这样,赛道外更加如此。这非常直接。在银石,刘易斯说;’我要让他在我身旁。’这是对另一个人、另一位赛车手潜意识的尊重。过去你能在同一支车队内看到两位车手这样的情况吗?”

如果你要让我选择2017赛季最动人的时刻,我会选择匈牙利的最后一圈,这是一位车手面对总冠军的诱惑,但却坚持履行自己对车队和队友承诺的绝佳例子。

正是基于这样的信任,在夏休过后的比利时大奖赛排位赛上,你才能看到两位奔驰车手互相拉尾流以帮助队友作出最快圈速。

完美的团队配合

虽然我们不能说今年梅赛德斯W08是比法拉利更快的赛车,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银箭的W08极为稳定,而这是整个比赛团队与后方工厂上千名员工的共同努力。

当汉密尔顿与维特尔在最后一刻进入总冠军缠斗后,法拉利赛车的2次致命故障直接葬送了维特尔夺冠的可能性,其一是在马来西亚的排位赛,其二是在日本的正赛。而梅赛德斯的引擎则很好的坚持到了赛季终点。

更有意思的是,在铃鹿法拉利遇到故障的部件是外购的火花塞,而同一供应商在同时也是梅赛德斯的供应商,他们供给W08赛车的火花塞也有故障,但幸好梅赛德斯在赛前及时发现并做了更换,而法拉利却由于无法修复赛车,在短短几圈内让维特尔退赛。

法拉利总裁马尔乔内非常沮丧,一个59欧元的火花塞带给车队如此巨大的损失,他表示法拉利需要注重质量控制。这个对赛车的影响造成了百万欧元的损失,简直荒谬。”同样的悲剧也可能发生在汉密尔顿身上,但梅赛德斯团队的努力避免了25个积分的损失。

同样的团队努力还表现在雪邦升级之后,梅赛德斯赛车没有达到预想的升级效果,使用旧套件的汉密尔顿反而更快,但在一周后的雪邦赛道,梅赛德斯通过后方团队的微调,重新让汉密尔顿和博塔斯拥有了最快的赛车,这体现了梅赛德斯研发团队的抗压能力以及迅速变化的能力。

而团队协作的另一个结果就是阿布扎比大奖赛,在年终最后一站,博塔斯和汉密尔顿以完美的1-2模式发车和1-2模式胜利收官,他们甩开维特尔20秒以上。请记住,在8个月前的澳大利亚大奖赛上,是法拉利拥有着获胜的赛车,不过8个月后,梅赛德斯最终通过后方努力赢得了这场研发竞赛。而这是对于后方工厂中7x24工作的男男女女们最好的安慰了。

就像我们所说的,2017年的梅赛德斯不仅拥有一辆极快的赛车,W08依然是围场中最快的赛车,但由于稳定的规则,其统治力有所下降,但梅赛德斯的车队运作,车手间的配合,比赛战术制定,却表现的比过往任何时候更加强大。

正像刘易斯-汉密尔顿夺冠后总结的,“我们可能不是最快的,但作为团队,我们是最强的。”

而我们说,“心连贯,四连冠。”

装上扩散器的阿斯顿马丁,会成为引领全新英式的超跑么?

视频:全新Vantage野性问世

继全球发布后,昨天阿斯顿马丁又把全新Vantage带来了上海,对于Vantage这款车型,关注赛车的车迷必定会有一些了解——不管是GT、WEC或是勒芒,你都能看到它熟悉的身影,特别是今年的6月的24小时勒芒耐力赛中,现款的Vantage赛车再次夺得了GT组最高级别的GTE-PRO组别的冠军。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阿斯顿马丁会为这台全新跑车装上如此夸张的扩散器了。

是的,你没有听错,你很难想象在跑车界“劳斯劳斯”上拥有尺寸如此巨大的杀器,而在颠覆传统的同时,整车所有设计给你的感觉就是:极简和野性。

我曾试驾过上一代Vantage,虽说那辆优雅跑车有足够的吸引力,但你不得不说它的内饰有点旧,再加上它那接近原始的驾驶感(因为电子系统不够先进)稍微大一点的油门你就会感觉到车辆尾部的不安分。当然,这是和许多超级跑车相比所得出的结论,而现在阿斯顿马丁终于带来了全新Vantage。

全新Vantage用上了一台和AMG GTS一样的4.0升V8双涡轮引擎,最大输出功率达510马力,加上采埃孚的8速自动变速箱,它能在3.6秒内就完成百公里加速。不过,Vantage可没有用AMG GT那样的长车头来装这台引擎,它被放置在全新Vantage的前轴之后且位置极低,以优化车辆重心并实现接近50:50的均衡重量分配。而这样的布置让整台车的显得非常协调,正如发布会上阿斯顿马丁的产品经理所说,他们造车永远围绕着“美”展开。

至于底盘调教,一向是英国人的强项。全新Vantage的底盘源自DB11车型,它首次采用的粘合成型铝制结构车身的基础上进行优化设计,重新开发了约70%的结构件。全新Vantage的设计优先考虑的是平衡性、强度、刚度、重量效率以及操控的纯粹性和连贯性等要素。新车的底盘设计有诸多亮点,例如刚性连接的后副车架、专门研发的Pirelli P Zero轮胎以及新一代自适应减震系统。

不仅如此,全新Vantage也是第一款搭载E-Diff(电子后差速器)的阿斯顿·马丁车型。E-Diff与电子车身稳定控制系统协同工作,能够根据车辆运行状况相应地将发动机动力传递至车轮。和传统的限滑差速器(LSD)不同的是,E-Diff能够在毫秒间完全开闭。得益于速度与响应上的优势,E-Diff在车辆以较高速度行驶时能够实现对车辆动态表现的精细控制,无论是直线行驶还是弯道控制都游刃有余。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全新阿斯顿.马丁Vantage在中国市场报价199.8万元起,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在中国市场交付,你会选择颠覆以往的这台小火神么?

官宣:这里是阿尔法-罗密欧-索伯F1车队

虎扑11月29日讯 在近1年的流言之后,索伯官方终于确认,阿尔法-罗密欧的名字将重返F1,作为索伯和法拉利进一步合作的象征。

瑞士车队将在新赛季被称为阿尔法-罗密欧-索伯-F1车队,双方已经签订了多年的长约。

索伯的声明称,这项合同包括了“策略,商业和技术方面的合作,”并且“会互相分享工程和技术的知识。”

据信,阿尔法-罗密欧的冠名是索伯和法拉利继续合作的关键,马尔奇奥尼之前已经明确表示希望将阿尔法-罗密欧的名字在1985年之后重新带回F1。

马尔奇奥尼说,“于索伯F1车队的合同是重塑阿尔法-罗密欧品牌重要的一步,在缺席30年后,它将重返F1。这个充满故事的名字帮助塑造了F1运动。阿尔法-罗密欧将会加入大制造商的行列竞争F1。”

“这个品牌自身会从分享技术和策略方面受益,他们将作为索伯F1的合作伙伴。”

索伯预计将会用法拉利的F2车手勒克莱尔作为车手,并且会考虑让Giovinazzi替代埃里克森的可能性。索伯主席Pascal Picci说道,“阿尔法-罗密欧在F1中有长久的成功历史,我们非常骄傲,这个国际有名的公司选择和我们合作重返赛车运动王冠。”

“与这样的汽车制造商合作对于索伯集团是一个极佳的机会,进一步发展其技术和工程项目。我们有信心,我们将一起将阿尔法-罗密欧-索伯F1车队带向成功,期待着一段长期的成功合作关系。”

2017名车志Best10揭晓,猜猜到底谁获奖?

又到了评奖时刻,本周六,由权威汽车媒体《名车志 CAR AND DRIVER》主办的“2017名车志D-DAY赛道日 暨 10BEST颁奖仪式”在上海豪霆世博园赛车场隆重举行。同时对于在上海的汽车媒体同行而言,借着年度十佳车揭晓的契机,我们在名车志的D-day活动上耍了一把金卡纳和漂移挑战赛。500位国内外知名汽车企业高层、业内及跨界意见领袖,以及资深汽车爱好者齐聚一堂,共同欢度一场热闹非凡的汽车嘉年华。

DISTINCTION:2017名车志10BEST年度十佳车颁奖

10BEST源自美国,在中国已成功举办十一届,是每年汽车消费行业备受瞩目的标杆性盛事。今年,响应粉丝呼吁,《名车志》将严肃典礼“改版升级”,将十佳车颁奖与赛道嘉年华相结合。颁奖地设在专业赛车场地,获奖车型直接开上舞台,向500位国内外知名汽车企业高层、业内及跨界意见领袖,以及资深读者360°无死角展示。

在粉丝参与感愈加重要的时代,名车志这样一个有众多拥趸的媒体,顺应时势,大力拓展全平台互动,在微博,微信,会员中心等产品不断丰富的前提下,坚持原创内容的同时,拓展社交属性,不断扩大“朋友圈”半径,在未来,会更多的邀请朋友们参与线下活动,凝聚极强的人气热度。

内容本身的专业,创新,是名车志在22年来孜孜不倦的追求,2017年10月刊改版后,从封面创意,到栏目设置,到专题撰写,无不让人耳目一新,赢得一致好评,在纸媒波澜起伏的今天,依然以匠心征服了忠实粉丝的厚爱。

2017名车志Best 10获奖名单

1)全新奥迪RS 3 LIMOUSINE

2)全新BMW 5系长轴距版

3)广汽传祺GS7

4)沃尔沃S90长轴距豪华轿车

5)阿尔法罗密欧 全新进口GIULIA豪华运动轿车

6)全新路虎揽胜星脉

7)NISSAN GT-R

8)新一代梅赛德斯-奔驰S级轿车

9)宾利慕尚长轴距版

10)保时捷全新Panamera 4S

11)法拉利812 SUPERFAST

DIVERSITY :媒体+AI,多元化的互动创意

在D-DAY赛道日现场,名车志请到了微软AI与车迷互动。这不是名车志第一次将车与当下最热的潮流科技融合。今年8月刊,《名车志》封面就率先尝鲜,读者只需用名车志APP扫描杂志封面,即可在手机上看到AR技术呈现的动感视频。

本次D-DAY赛道日与微软的合作,只是初露端倪。名车志会进一步拥抱时下最新的科技与创意,尤其是基于人工智能的新产品开发,目正在与权威AI研发机构协作沟通,将在2018年破巢而出,惊艳世人。

DRIVING &DRIFT: 金卡纳、漂移 超强赛事互动挑战

赛车,始终是每位爱车人士心中的火焰与激情所在,而如何能精准地驾驭,做到人车合一,通过阅读资讯是远远不够的,此次名车志邀请多位专业人士,大咖的漂移表演,让粉丝大呼过瘾,并近距离学习了这里的一招一式,直接提升玩车水平。

作为有社会责任感的媒体,名车志坚持,激烈驾驶应该只出现在专业赛道,金卡纳环节正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专业媒体老师赛车对战,高手过招,观众们在加油喝彩的同时,更能从中发现各种切弯,操控的技巧,距离修炼成“武林高手”,更近了一步。

DRIVER 车主们从小白成长为大咖的机会多多

D-DAY赛道日为粉丝们特别提供在赛道上驰骋的机会。只需在名车志会员中心上报名,即可参与D-DAY漂移挑战、金卡纳圈速榜,与专业漂移车手及车圈媒体大咖一较高下。

本次报名使用的会员中心平台,是名车志未来重点发展的产品之一。通过这个平台,名车志将资深粉丝、车友和广大汽车厂商结合起来,我们已经,并且会继续在会员中心上组织金卡纳和漂移培训活动,让粉丝从小白成长为大咖,享受汽车所带来的一切激情与乐趣。

在美女和美食的间歇,我们看了一场精彩的GT比赛

享受着我吃到过最美妙的一顿意大利餐,望着窗外的连绵不断的雨水,不免有些惶恐,“要是明天的比赛也1圈结束该怎么办吧呢?”我自言自语道。“那我赶紧去定明天的中饭吧……”倍耐力的女公关们总是以特有的气质化解我的忧愁。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受倍耐力的邀请,在广州车展媒体日后直接赶赴澳门“观看FIA GT世界杯赛”,而在我们刚刚通过拱北口岸踏上澳门的土地时,朋友圈就被“资格赛”(Qualifying Race)的连环撞车刷了屏——考虑到2016年的经验,我就开始为明天的比赛担忧。

那是一种“人家好不容易把你请过来,真要干活的时候却使不上力”的感觉。我能理解倍耐力这次邀请的原因,除了高大上F1的唯一指定轮胎供应商的角色之外,倍耐力现在还是全球大部分GT赛事的轮胎供应商,而知道这一点的人可不多,这也就是为何我来到澳门的原因。

看下我们的菜单

栗子汤配鹅肝,配起司、西芹和白松露
特制意大利面
鳕鱼配鹰嘴豆、小鱼干和西红柿
和牛里脊配各种蘑菇和迷迭香草汁
提拉米苏配一日面包
咖啡或茶

你要知道,对于亚洲赛车运动记者而言意大利餐很长一段时间就代表着Topspeed的餐饮团队在各种VIP Lounge中所提供的面条!简直天壤之别。

对的,FIA GT世界杯——第一次听到这名字的时候,我有一种“让我先笑3分钟”的感觉,然而,很快我就意识到了这一比赛的特殊性,在FIA GT Championship破产后,欧洲和亚洲的宝珀系列赛搞的风生水起,似乎无论从GT1还是推到GT3,在GT世界中似乎都不需要FIA的参与——SRO几乎可以搞定所有事情

但在全年各项GT赛事结束之后,在澳门格兰披治这一F3世界的王冠赛事上,组织一场特别的GT比赛就更显得意味深长——换句话说,这可能是FIA最重要的GT比赛

所以,千万不要下雨,毕竟我决定好好体验下澳门“风情”,然后给出一片伟大的报道呢——如果第一圈撞车,那么这文字稿岂是要变成“美食体验”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把鳕鱼放到嘴里一抿,“如果真这样,那我至少也得吃好,”我暗暗下了决心,就好像控制体重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但当我们一到围场,我就能断定这场比赛的轮胎供应攒到了,并不是说他们卖出了多少套雨胎——事实上,即使在刚刚变干的赛道上,GT车手们依然勇敢的使用着雨胎

而车手们也很争气,他们不但跑完了比赛,还给我们贡献了一场精彩的竞逐,其中弗林斯,罗森奎斯特,恩格尔这样的名字2周后还会出现在Formula E的舞台上。

然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现场的气氛,我曾经有幸拜访过大多数的亚洲GT比赛的围场,但没有哪条赛道有澳门这样的魅力,VIP们挤满了整个围场,所有人都在和赛车与美女合影,倍耐力甚至把夜店DJ拉来现场打碟——城会玩。这是一场GT世界的年终Party,参与其中比卖出轮胎更加重要。

赛前一小回,我们有幸和倍耐力工程师Matteo Braga小坐片刻,话题很自然的从周六的撞车开始,作为轮胎供应商他们怎么看这条赛道呢?

“要是再宽一点就好了,”Matteo打趣道。

别闹,我们说正经的,“澳门东望洋赛道是独一无二的,在全世界也找不到与其相似的赛道。作为一条街道赛道,这里最大的挑战是没有人可以提前在此测试,只有到了比赛周的自由练习时,车手才能真正感受到在这条赛道上车与轮胎如何磨合,如何挑战极限。”

“就像昨天的选拔赛中,撞车的头车其实只犯了一个很小的失误,却引起了很大的混乱。从轮胎的角度,这次使用的倍耐力P ZERO DHD是一款厂商和车队都很熟悉的轮胎,这样他们可以在已知的基础上调校车辆与轮胎的配合。对车手来说,澳门赛道有着高速部分,有不同的弯角,以及难以预料的赛道情况(光滑或者有事故带来的碎片),所以我们的轮胎需要在性能表现的同时,保障他们的安全。”

那么像这样一场比赛倍耐力要带多少套轮胎过来呢?“根据FIA的规定,每辆赛车可使用5套光头胎,3套雨胎,所以我们一共带来了800-900条轮胎。”

800-900条?貌似不多嘛,要知道在斯帕24小时耐力赛上,一个周末倍耐力要准备上万条轮胎,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GT客户赛车的多样性和活力。

既然到年底了,给我们谈谈今年难忘的GT比赛吧?“今年的GT赛季从巴瑟斯特12小时耐力赛开始,这对我们是个全新的挑战,因为我们需要为50余辆赛车供应轮胎。同时那条赛道有非常有特点,当时我们使用的轮胎就是P ZERO DHD。在此之后我们来到了欧洲大陆,参见了宝珀GT系列赛, ADAC GT master, 意大利GT等比赛。”

“随后在美国,我们有倍耐力世界挑战赛,和许多小的系列赛。在亚太,我们参加宝珀GT亚太系列赛和China GT。今年对我们来说是硕果累累的一年。当然还有斯帕24小时,对倍耐力来说全年规模最大的赛事。”

一口气能报完真是难为Matteo了,围场外,我们已经被GT出场的阵势包围了,13辆?还是14辆?兄弟们修车速度超快的,不行我得抓紧时间拍车模去了。

如虎添翼,阿斯顿·马丁正式发布全新Vantage GTE 赛车

作为阿斯顿·马丁品牌历史上最畅销公路车型Vantage的继任者,阿斯顿·马丁全新 Vantage于今天正式全球发布。今晚,阿斯顿·马丁车队同步发布了全新 Vantage GTE 赛车。上一代V8 Vantage GTE是阿斯顿·马丁车队史上最成功的赛车之一,曾在勒芒赛道叱咤风云,夺冠无数。现在,全新 Vantage GTE将继承阿斯顿·马丁V8 Vantage GTE 赛车的辉煌,延续阿斯顿·马丁在世界耐力锦标赛上的统治地位。

全新 Vantage GTE 赛车严格按照 FIA 的 GTE规则打造,通过大幅强化动力系统、底盘以及空气动力学性能,将公路版车型的核心设计和动态性能提升到全新高度。新车的整体设计和制造在阿斯顿·马丁车队总部完成,由技术总监 Dan Sayers 领导。此前,Dan Sayers还曾负责前代V8 Vantage GTE 赛车的设计和开发工作,并在 51场国际比赛中获得 37 场胜利,其中包括两次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冠军。

基于对公路版Vantage车型设计的透彻研究和理解,由阿斯顿·马丁首席创意官Marek Reichman领导的设计团队对全新 Vantage GTE 赛车进行了系统调校,并针对FIA 世界耐力锦标赛的规定让车辆性能进一步提升,最终为Vantage GTE赛车实现了全方位进化。新车以更卓越的性能和澎湃的动力,加上公路版极具侵略性的造型,诠释出阿斯顿·马丁对极致设计与性能表现的不懈追求。

全新 Vantage GTE赛车完成了超过13000 公里的测试,其中包括在西班牙纳瓦拉赛道成功进行的30 小时耐久测试,并征服了以严苛著称的赛百灵赛道,展现出新车极为突出的可靠性。在极限操控方面,全新 Vantage GTE得到了车手们的一致好评,在表现上相较老款更胜一筹。此外,阿斯顿·马丁车队的工程师与测试车手紧密合作,为 Vantage GTE车型特别打造的梅赛德斯 AMG 4.0 升涡轮增压 V8 发动机的性能表现全面提升。

谈及全新Vantage GTE赛车,阿斯顿·马丁车队技术总监Dan Sayers表示:“新车在设计、研发的过程让人感觉收获颇丰。通过紧密协作,我们实现了公路版与赛车版车型的同步开发。同时,我们在开发过程中严格把控细节,实现了车辆性能的全面提升。特别是我们在原型车投产之前不断优化设计,这种坚持在车辆测试阶段收获了喜人的成果。回顾我的职业生涯,全新Vantage GTE赛车的开发是我参与所有项目中强度最大、也是收获最多的一次。”

阿斯顿·马丁车队经理John Gaw表示:“能够见证阿斯顿·马丁车队发展掀开全新篇章,我感到非常激动。GTE组别竞争日益激烈,阿斯顿·马丁将在2018/19超级赛季派出两辆赛车征战勒芒,另外还将强势回归赛百灵赛事。通过与阿斯顿·马丁设计和工程团队开展紧密合作,公路版与赛道版车型得以完整传承阿斯顿·马丁的家族基因。我们相信,全新Vantage GTE赛车将在未来为阿斯顿·马丁车队的全球赛事增光添彩。”

阿斯顿·马丁车队总裁David King评价道:“运动赛事是阿斯顿·马丁品牌DNA的根基,我们对FIA世界耐力锦标赛的热情也在与日俱增。在GT赛事迎来黄金发展期的时代,今天发布的全新Vantage GTE赛车将助力阿斯顿·马丁车队在世界耐力锦标赛中继续保持领先优势。凭借上一代V8 Vantage GTE赛车,阿斯顿·马丁车队近年来取得了辉煌的战绩,也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我非常期待全新Vantage GTE赛车在明年斯帕赛道上的表现,期待它续写汽车运动的传奇!”

有了全新 Vantage GTE,让久经沙场的阿斯顿·马丁车队如虎添翼。2017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GTE Pro组别冠军Darren Turner和Jonny Adam以及来自丹麦、斩获2016年FIA 世界耐力锦标赛GTE Pro组别世界冠军Nicki Thiim和Marco Sørensen四位顶尖车手将继续代表阿斯顿·马丁车队驰骋赛场。同时,阿斯顿·马丁车队还将获得过GP2系列赛冠军、现任电动方程式(Formula E)锦标赛车手的英国籍车手艾力克斯·林恩(Alex Lynn)收入麾下,未来还将有更多顶尖车手加盟,继续谱写阿斯顿·马丁的赛道传奇。

进取、极致,迈凯伦敞篷超跑570S Spider亮相广州

11月17日,英国超跑品牌迈凯伦携旗下豪华阵容震撼登陆广州车展,为华南地区的迈凯伦爱好者奉上一场“竞速不凡”的视觉盛宴。其中,继今年六月英国古德伍德速度节全球首发以来,迈凯伦运动系列首款敞篷跑车570S Spider首次于中国华丽亮相,而迈凯伦第二代超级跑车系列家族首款车型——全新720S也首次在华南地区揭开了神秘面纱。

迈凯伦中国区新任董事总经理迈奕鸿先生(Dan McElholm)莅临广州车展迈凯伦展台,为迈凯伦家族全新车型揭幕,与众多媒体与车迷朋友共同见证了这一意义非凡的时刻。他表示:“继全新720S之后,570S Spider作为今年迈凯伦全球首发的第二款新车,不仅秉承了迈凯伦品牌一如既往的进取精神,更宣告了对中国市场的坚定承诺。我们以勇于突破的品质实现对于极致的追求,并致力于为中国消费者打造全球顶级的典范杰作,持续不断地将源于赛道的顶尖技术和超级跑车的驾驭乐趣带入中国市场。”

全新570S Spider作为迈凯伦运动跑车系列Coupé和GT版本之外的第三个版本,其沿袭570S Coupé版本的超凡动态性能及匠心工艺,并首次将碳纤维结构、中置发动机布局以及极致性能等超级跑车的属性引入豪华敞篷跑车细分市场,赋予驾驶者惬意驰骋的敞篷驾驶乐趣。570S Spider巧妙整合了可伸缩的硬质车顶设计,车顶在打开情况下可提供更加出色的沉浸式驾驶体验和更加酣畅淋漓的驾驶乐趣。两片式车顶采用迈凯伦650S Spider和675LT Spider车型应用的成熟工艺技术,由轻量化复合面板构成。无论是开启还是关闭状态,车顶均呈现十足的质感,匠心独具。作为表现超凡的豪华敞篷跑车,570S Spider具有惊艳的设计语言、绝佳的降噪技术以及超凡的动态性能。自由、飞翔、人车合一,并令驾驶者随时融入自然,570S Spider必将实现你对于迈凯伦的所有想象。

迈凯伦产品及商务运营总监Alex Long也莅临本次车展迈凯伦展台,他认为:“相较于570S Coupé版本,570S Spider拥有同样令人侧目的时速、优异的动态性能表现以及精湛工艺。得益于采用了迈凯伦运动跑车系列中的核心配置——碳纤维单体MonoCell II底盘,这款底盘依然保留了原有的结构设计,且没有在强度和刚性方面做任何妥协。”

与此同时,全新迈凯伦720S集迈凯伦标志性的超凡性能、豪华手工艺以及无与伦比的驾驶体验于一身,成为迈凯伦展台的一大亮点。作为迈凯伦第二代超级跑车系列的首款车型,全新720S秉承了迈凯伦品牌一贯的设计风格,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最为独特、最具吸引力的迈凯伦车型。其不仅完成了针对品牌核心超级跑车系列的更新换代,更为超跑市场树立了全新性能标杆。

除了万众期待的570S Spider和720S之外,迈凯伦运动跑车家族成员570GT也一同亮相展台,在诠释迈凯伦运动跑车对终极驾驶体验追求的同时,更向中国消费者传递着纯粹的迈凯伦精神。570GT是兼具日常实用性的中置式双座跑车,也是目前迈凯伦品牌最为优雅的车型, 专注于日常使用性以及长距离驾驶舒适感。570GT完美承袭迈凯伦跑车基因,同时可提供前所未有的实用性和舒适度。

为了增强消费者对产品的认知,迈凯伦也力求向公众树立统一、规范的企业形象。为此,2018年,迈凯伦也将引入全球品牌标准(Corporate Identity),而创兴盛集团(Bright Focus Group)将成为全球首家引入该套标准的零售商,并将于广州所开设的全新展厅中采用,进一步落实迈凯伦区域业务的全面发展。

即将于明年第一季度落成的零售商展厅,其坐落于广州二沙岛,是广东省唯一授权零售商——创兴盛集团在广东省的第二家授权零售店。创兴盛集团品牌总监Raymond Woo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作为首家采用全新品牌标准的迈凯伦零售商展厅,我们深感荣幸。同时,广州是中国最重要的区域市场之一,这家展厅对迈凯伦在当地拓展业务也极为重要。未来,我们将携手迈凯伦为当地消费者带来570S Spider、720S等卓越产品以及更优质的服务。”

本届广州车展中,迈凯伦携旗下超级跑车与运动跑车系列亮点车型重磅参展,以豪华的参展阵容彰显品牌基因,展现其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和承诺。自2016年公布“Track22”商业计划以来,迈凯伦始终如一地专注于双座跑车及超跑领域,今年两款新车的相继亮相也为其赢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未来在迈奕鸿先生的引领下,迈凯伦不仅继续强势推动实施“Track22”商业计划,更将以其永无止境的进取之心为中国市场注入新的活力,持续不断地将源于赛道的顶尖技术和超级跑车的驾驭乐趣带入中国市场。

中国首秀,740马力的敞篷兰博基尼亮相广州

上周末,兰博基尼汽车举办了盛大的2017兰博基尼品牌之夜活动,而其最新车型Aventador S敞篷版也在中国首次亮相。

据悉,此次亮相的Aventador S敞篷版车身颜色为Ad Personam高级个性化定制海洋蓝(Blu Aegir),并广泛使用碳纤维。内饰更充分展现了Ad Personam高级个性化定制方案的无尽魅力。皮革使用了对比强烈的深海蓝(Blu Delphinus)和极光白(Bianco Polar),座椅、车门和仪表板以深海蓝色S-trim装饰,地毯也采用了蓝色与白色,呼应整体色调。

Aventador S敞篷版承袭了硬顶版的超凡设计,并融入敞篷版的独特亮点:将兰博基尼与众不同的设计基因与空气动力学的广泛应用精妙融合。Aventador S敞篷版的尾部线条与硬顶版有明显的区别,拥有独特的空气动力学特征,可动尾翼能够根据车速和不同驾驶模式优化车辆的空气动力平衡。

Aventador S敞篷版还拥有多种色彩与装潢选择,包括全新材质的应用、碳纤维的广泛使用,以及兰博基尼Ad Personam高级个性化定制方案所提供的无限选择。驾驶着一辆Aventador S敞篷版疾行于广袤天地间,仿佛已与凌厉的车身线条融为一体,起伏徜徉于澎湃如海的发动机声浪,感受与大自然的完美融合。这种纯粹、自由、奔放的生活方式,正是心之所向。

加载更多

跑车

[WEC] 睿柏琳回归LMP1,签下洛特勒和贾尼

虎扑12月14日讯 Rebellion Racing车队宣布回归LMP1组别,签约的车手包括前勒芒24小时冠军安德烈·洛特勒(Andre Lotterer)和尼尔·贾尼(Neel Jani)。
由瑞士手表品牌睿柏琳赞助的英国车队确定会在WEC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2018-19超级赛季中重返LMP1组,并且拥有一票全明星车手。
除洛特勒和贾尼外,还有正式车手马赛厄斯·贝彻(Mathias Beche),布鲁诺·塞纳(Bruno Senna)和新晋升到LMP1组的托马斯·劳伦(Thomas Laurent),古斯塔沃·梅内塞斯(Gustavo Menezes)。不过车队还未公布6位车手的分配情况。
Rebellion Racing车队曾在2012年统治LMP1私人组,2017赛季转战LMP2组后,两位车手塞纳和朱利安·卡纳尔(Julien Canal)顺利拿下LMP2组车手总冠军。
据悉,Rebellion Racing车队会在明年3月的日内瓦车展上公布他们的LMP1赛车。目前还不清楚车队选择的制造商,有媒体透露赛车是法国制造商奥利卡(ORECA)曾在2014-16赛季为车队打造的R-One赛车。
三届勒芒冠军洛特勒表示很高兴加入冠军Rebellion Racing车队,LMP1项目令人兴奋,他不想错过勒芒24小时的挑战。
贾尼则对回归Rebellion Racing车队表示很期待,因为这是他WEC生涯开始的地方。
洛特勒和贾尼两人依旧拥有保时捷的合同,会继续参加2017-18赛季的FE世界电动方程式锦标赛,不过FE和WEC不会有赛历上的冲突。

[GT] 格洛克再度出征巴瑟斯特12小时耐力赛

虎扑12月13日讯 前F1车手提莫·格洛克(Timo Glock)将在2018年再度出战巴瑟斯特12小时耐力赛。
DTM德国房车大师赛车手格洛克将和2016年斯帕24小时耐力赛冠军车手菲利皮·恩格(Philipp Eng)一起搭档四届巴瑟斯特1000冠军车手史蒂文·理查兹(Steve Richards)代表宝马插队支持的Team SRM车队参赛。
这是恩格的巴瑟斯特首秀,今年的巴瑟斯特24小时耐力赛上,格洛克曾与马克·斯凯福(Mark Skaife),托尼·朗斯特(Longhurst)和拉塞尔·英戈尔(Russell Ingall)一起参赛。

[WEC] 保时捷四台911 RSR征战勒芒24小时

虎扑12月11日讯 保时捷官方确认,将在明年六月的勒芒24小时赛(24 Hours of Le Mans),派遣四台厂队保时捷Porsche 911 RSR GTE赛车征战GTE-Pro组别。这也将是CORE autosport运作保时捷厂队赛车在勒芒的首秀。
早已在上月,已经据悉保时捷有可能效仿福特,-派出四车大军征战勒芒-。而今,保时捷官方正式宣布将派出四车出战。保时捷宣布退出LMP1组别的争夺后,增强了在GT赛事方面的投入。
两台在北美征战IWSC(IMSA WeatherTech SportsCar Championship,卫士泰克跑车锦标赛)的中置引擎的保时捷Porsche 911 RSR GTE赛车,将被运往古老的法国拉萨特赛道助阵,和征战FIA WEC(FIA 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hip entries,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的两台由Manthey运作搭保时捷Porsche 911 RSR GTE赛车一道,组成四车大军抗衡福特的四车大军。
车手阵容方面,保时捷官方宣布全赛季的WEC比赛,将由挖角而来的法拉利悍将Gianmaria Bruni与Richard Lietz搭档驾驶91号车组,两位厂队车手Kevin Estre和Michael Christensen将继续驾驶92号车组。而在勒芒24小时赛中,另外两位厂队车手Fred Makowiecki和Laurens Vanthoor将会分别助阵91和92号车组。
而从北美大地远道而来的CORE autosport运作的保时捷厂队赛车中,93号保时捷Porsche 911 RSR GTE赛车将由 Patrick Pilet,,以及两位LMP1项目结束后回归GT赛事的勒芒总冠军车手Nick Tandy和Earl Bamber驾驶。94号保时捷Porsche 911 RSR GTE赛车将由Sven Mueller,和两位同样是LMP1项目结束后回归GT赛事的勒芒总冠军车手Timo Bernhard与Romain Dumas搭档驾驶。
同时,保时捷方面也确认,他们已经卖出了第七台客户保时捷911 RSR赛车。
随着保时捷长期的客户车队Project 1车队,在上个月获得了最新2017版的911 RSR赛车,这是保时捷的第七台客户版新款911 RSR赛车了。Project 1车队将运作这台911 RSR赛车征战今年的勒芒24小时赛。
老牌客户车队Proton Competition车队也获得了四台2017版的911 RSR赛车,Gulf Racing车队拿下了一台,而有一支尚待官宣的亚洲车队也拿下了一台。这些客户赛车将分别在WEC/ELMS(European Le Mans Series,欧洲勒芒系列赛)/IWSC中登场。

[WEC] 保时捷将在919 Hy赛车“告别之旅”上尝试打破混合动力纪录

虎扑12月11日讯 保时捷日前公布了其LMP1战车保时捷Porsche 919 Hybird赛车的“告别之旅”计划,该厂商参加LMP1组别竞争的旅程,已接近尾声。
2017年度FIA WEC(World Endurance Champions,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车手总冠军头衔以及车队总冠军头衔的保时捷Porsche 919 Hybird赛车,将会在不久后上演告别演出。在过去一年FIA WEC的争夺中,保时捷2号车组的车手,布兰登·哈特利(Brendon Hartley), 蒂姆·伯恩哈德(Timo Bernhard )以及厄尔·班博(Earl Bamber)夺得了勒芒24小时赛的总冠军,以及和1号Porsche 919 Hybird车组强大的尼尔·贾尼(Neel Jani),尼克·坦迪(Nick Tandy)以及安德烈·罗特尔(Andre Lotterer)组合一道,为保时捷上演了完美的“WEC双料冠军+勒芒冠军”的三冠王帽子戏法。
尽管保时捷Porsche 919 Hybird赛车或保时捷LMP1团队明年将不会重新返回WEC,但它仍将在非WEC的地方中,实验“超越全球”。根据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的说法,他们将“在可用能源数量的规定之外”,去搞大事情。据了解,这款保时捷Porsche 919 Hybird赛车可能被用于尝试打破混合动力技术的纪录,而被提前改装升级。尽管他们详细的计划要到明年年初才会公布,但已经有些许风声透露出来了。
该车将于明年年底,在斯图加特的保时捷博物馆中正式退役,与其他来自这家传奇德国制造商的传奇战车一起,被安静地安置在博物馆,以供敬仰。

[WEC] 出于安全考虑,勒芒赛道完成修改,总长度缩短

萨尔特赛道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具历史感的赛道之一,它有38个弯道,是WEC赛程中最长的赛道。而在一场勒芒比赛中,你需要驾驶赛车在这条赛道上不停歇地跑上5000多公里,这几乎相当于F1一个赛季的路程。

近日,著名的勒芒24小时赛赛道——法国拉萨特完成了一些赛道安全修改,这使得这条举世闻名的赛道(单圈)长度略有缩减。

据悉,新赛道的单圈长度将会被缩减为13.626千米(这比2017年的勒芒24小时赛时的赛道短了3米),而赛道的变化之处在于著名的保时捷弯(Porsche Curves,保时捷是在勒芒唯一拥有自己弯道的制造商。该弯道建造于 1972 年,是为了绕开快速而危险的 Maison Blanche 弯道)。

其中,新赛道在保时捷弯增加了缓冲区的大小,这使得改变后的赛道距离缓冲墙的位置将增加至370米,不仅如此,它还会配上350米长的安全护栏。

此外,590吨的沥青也会被用于此区域,旨在增大赛车在此缓冲区的抓地力,以及保证赛车能够在这片缓冲区中得到充分的减速,而更高科技以及更专业的防撞墙也会被安装。

可以说,这项工作允许重新定义了赛道的边界,而经过修改后的弯道将于2018年6月3日WEC官方测试日第一次被使用。

勒芒赛道安全性提升,车手担心失去赛道韵味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没有人怀疑此举对安全的提升,然而,车手却褒贬不一。

其中,三次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安德烈·罗特勒(Andre Lotterer,现Formula E钛麒车队车手)在6月勒芒试车时告诉汽车运动:“我认为它确实是安全了。然而,增大缓冲区,使我感觉我像在一个开阔的停车场里遛弯,而不是一条有包围的赛道。保时捷连续弯一直是勒芒最具代表性的地方之一,这将使它不那么令人兴奋了。我认为,我们在对这条赛道的改造上,还是要谨慎一点的。”

在2015的勒芒24小时赛的排位赛中,因在保时捷连续弯撞车而错过正赛的克尔维特车手扬·马格努森(Jan Magnussen)则和罗特勒持有相似意见:“我并不热衷于把墙移得离赛道远远的,如果你把他们移动到几英里远开外,这条赛道就像任何F1赛道一样,任何人都可以快速通过。”

勒芒24小时赛的承办方,西方汽车运动俱乐部的体育总监文森·比梅斯涅利(Vincent Beaumesnil)则认为,修改缓冲区比修改赛道布局更好:“保时捷连续弯是这条古老赛道最著名的一段,在这里,赛车以25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在两堵墙之间游走。(我认为这真是太危险了)因此我们试图提高这里的安全性。”

比梅斯涅利告诉汽车运动:“一开始,我们打算在这里加个减速弯,但很明显,这可是行不通的。考虑到这段惊险刺激的连续弯是勒芒赛道的一大特点,我们可不想让赛车在这里减速。因此我认为,增大缓冲区是一个很好的折中方案。”

比梅斯涅利解释说,保时捷弯的变化旨在确保赛车以较平缓的角度撞到墙上。目前,这墙已经被远远地移走了。而沥青缓冲区的增加,则增大了在克尔维特弯角切弯的可能。

比梅斯涅利认为,车手并不会傻到在克尔维特弯角通过走大冲上缓冲区来获利。而且在比赛中,赛道界限的处罚也将严格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测试期间,WEC甚至还尝试了一种新的标记牌方案,称为“软盘”,以最大限度减少违规行为。

不过,这玩意在被赛车撞击时无法保持坚挺,但比梅斯涅利将此归咎于“这不是最终版”。他解释说:“我们决定将软盘突出地面的高度提高到40厘米,但这意味着它们将没有足够深度插入地上(来固定)。不过,我们将在比赛开始前更新换代,没问题的啦。”


关于米其林

WEC及勒芒的传奇历史见证了赛车场上许多闻名遐迩的重要时刻,而这也是米其林的一大盛会。因为在复杂多变的驾驶环境下,轮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减少进维修站换胎的次数,将决定着比赛最后的王者。值得一提的是,米其林在今年创下了自1998年勒芒24小时以来20连冠的辉煌并赢得了第26座总冠军奖杯。

赛车运动不仅是对其轮胎性能的终极考验,同时,它也对民用轮胎的研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从赛道到街道” 是米其林一直以来在赛车运动中所秉持的精神。 借助各大赛事作为“实验室”,米其林将持续缔造出各种创新技术和极具竞争力的轮胎产品。(具体详情请访问http://www.michelin.com.cn/CN/zh/our-sport-tires.html#Highlights)

最丑超跑也售尽,迈凯伦P15只做了10件事

第一次有了毫不妥协的赛道设计,又有了车神Senna的名字加持,本来应该双份的快乐为什么让准车主们感情复杂呢?

昨天,迈凯伦发布了旗下【Track 22】(2022年前推出7款车型)计划的第二辆车型——P15,至于它的名字,Senna(塞纳),一台有史以来最快、最强和最疯狂的迈凯伦公路赛车。

车神外甥参与设计

以F1历史上最伟大的车手来命名的确是一项大胆的决定,而迈凯伦这么做无疑有着足够的底气,其中,车神外甥Bruno Senna全程参与到了Senna的所有制造设计当中,单单这一件事你就知道其中含金值。

赛车定义

作为继F1和P1之后的第三辆Hypercar,虽然Senna也是一台能够合法上路的跑车,但和P1趋向于街道的理念不同,它无疑代表着迈凯伦最纯正的赛道血统

而根据Ultimate Series的产品线负责人Andy Palmer的说法:“Senna的工程和设计团队花了近2年的时间去调教,才使得这辆超级跑车现在的碳纤维底盘、V8中置引擎、赛道化的悬挂和电子转向,能很好地组合起来,使之成为有史以来最极端的迈凯伦。”

789匹,800牛·米

除了它的名字,Senna有着令人敬畏的细节。虽说新车的引擎依旧是基于720S上的那台4.0T V8改造而来,但经过调教(干式油底壳轮滑系统和平面曲轴构造),它的最大马力和峰值扭矩数据分别达到了789匹和800牛·米。

这是迈凯伦有史以来打造的最强量产车引擎。并且与P1不同的是,Senna并没有采用任何的混合动力技术,一台台纯正的燃油车。

不过,迈凯伦目前还没有会宣布Senna的官方动力数据(直到明年1月之前),但可以肯定的是,Senna有着P1级别的加速表现,配上原来720S上的的7速双离合,其百公里加速的时间很可能为2.5秒。

另外提一下,根据目前720S的国外车主实测,他们爱车的轮上动力输出达到了700匹,这意味着实际上迈凯伦低报了其引擎马力,我们不知道Senna上是不是也会玩这个花活。

目前最轻的量产迈凯伦

或许你会说,和动辄千匹的Heypercar比起来,Senna的动力数据没有这么华丽,但你可别忘记它的超强减重和空气动力学。

根据迈凯伦的官方数据,Senna的整备质量只有1298千克,比720S轻了85千克,而比保时捷GT2 RS更是轻了近300千克(700匹,1470千克)。介于它的功率质量比,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似乎就是朝着北环6分30秒去的。

你甚至找不到放手机的地方

和所有极限赛道化跑车一样,Senna的内饰侧重于驾驶员设计,而且并没有太多的豪华配置和富裕的储物空间,因为那会增加重量。虽说迈凯伦最终抵制住了取消副驾驶座位的诱惑,但Senna实际的空间却非常有限,事实上,它的座位后面甚至放不下两套头盔加赛车服的装备。

透明的车门

有别于其他超级跑车,Senna的车门有着独特的设计——整个车窗玻璃都被嵌在车门里面,也就是说车门的一部分区域是透明的。因此,原本车门的控制区域被移到了车顶,同时全车最重要的启动按钮也在车顶位置。

最“糟糕”的外观设计?

完全赛道化的副作用就是你很难在Senna上找到超跑的设计感。定睛细看,你能瞥到的只有精细但冷冰的空气套件,而这就是以工程师主导设计的结果,换句话说,Senna和一辆从LMP原型车房中开出来的赛车没什么两样。

当然,我相信并且肯定Senna已经被全部卖完了,但即使是这种情况,还是有很多车迷,甚至大部分的迈凯伦车主都没能接受它的外观,他们给出了“当你让风洞和电脑来设计跑车时,会发生这种情况”的结论。试想下,我很同情那些在付了几百万订金后,出现眼睛酸痛感的准车主们。

P15的意义

关于Hypercar,汽车界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但它的级别却凌驾于超跑之上,可以说,每辆Hypercar都是车厂关于“极致”这词的诠释,而迈凯伦必定更关心Senna的表现,毕竟有着阿斯顿马丁的女武神和奔驰的Project one的存在,所以它诞生的意义只有一个,捍卫Hypercar世界的平衡。

定价以及中国地区的价格预估

迈凯伦Senna的定价在75万英镑(含税),对此,我们可以估计一下它在中国市场的售价。介于英镑最近还跌停的情况,它的售价很可能在1000万-1100万人名币之间,毕竟85万英镑的P1也只卖了1280万人民币。

最受欢迎的迈凯伦限量

迈凯伦似乎一直在向超跑品牌证明一件事,毕竟它总能在正式确认新车之前,卖出每一辆限量版。而Senna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它的交付金额已经超过了八位数的人名币,但全球500台的稀有配额全部已经卖完。而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其后续三座跑车BP23上,106台依旧无一例外。

[GT] 保时捷厂队全年参战宝珀GT

虎扑12月10日讯 下赛季,保时捷将首次以厂队身份参加宝珀GT耐力杯全年的比赛。
Manthey Racing车队会派出一台保时捷911 GT3-R赛车参赛,同时也会参加IGTC国际GT挑战赛的比赛。
赛车由曼泰(Manthey)的车队运作,同时保时捷也拥有车队的部分股份,去年该车队参加了斯帕24小时的比赛。
弗雷德里克·马科夫斯基(Frederic Makowiecki),罗曼·杜马(Romain Dumas)和德尔克·温尔纳(Dirk Werner)三位车手还会继续参加IGTC的比赛。
IGTC全年的赛场比赛中,除斯帕外,其他三场巴瑟斯特,铃鹿和拉古纳塞卡均在欧洲以外,届时保时捷会同当地的车队合作参赛。
据悉,Manthey Racing车队的宝珀GT项目是车队自2013年后首次重返专业组的比赛,车队还会参加5月的纽伯格林24小时。
此外,保时捷还会三台赛车参赛,车手是18位厂队中的13位。

[IMSA] 戴通纳第一轮非公开测试报告

虎扑12月10日讯 在本周,参加IWSC(IMSA WeatherTech SportsCar Challenge,IMSA卫士泰克跑车锦标赛)以及CTSC(Continental Tire SportsCar Challenge,马牌轮胎锦标赛)的一些赛车,在戴通纳国际赛道上(Daytona International Speedway)进行了由IMSA官方批准组织的一场为期两天的测试。

参加测试的,有18台参加明年IMSA的赛车(分别来自P/TLM/GTD组别),以及12台参加CTSC的赛车。作为一场非严格的测试,当天并没有官方的时间记录,这允许车队可以随意测试新部件、新车手以及新的调节设定。
但有非官方的计时显示,当天最快圈速由54号CORE autosport车队的Oreca 07 Gibson 赛车做出,约为1:38.4。而Team Penske 的两台Acura ARX-05 DPi赛车都能持续做出1:39左右的圈速,长距离相当惊人。

正式首秀赛车的,有Acura Team Penske带来的两台Acura ARX-05 DPi赛车。他们的赛车已经是由他们官宣的车手组合进行测试了。6号车组由F1明星Jaun Pablo Montoya、印地卡明星Simon Pagenaud、以及Dane Cameron驾驶,而新鲜出炉的新车7号车组,则有印地卡明星Helio Castroneves和Graham Rahal,以及从家族车队加盟的悍将 Ricky Taylor。
同时,首秀了他们的新车的,还有马自达。Mazda Team Joest带来了两台升级版的RT24-P DPi赛车。他们的55号车组由Jonathan Bomarito和Harry Tincknell搭档,77号车组由Oliver Jarvis 和Rene Rast搭档。Jarvis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这车对于我们来说还很新,我们还在学习这台赛车,但迄今为止,一切都很顺利。我们不知道与对手差距如何,我们专注于自己。但在赛百灵的测试以后,可以感觉到这台赛车又有了新的提升。”
马自达曾经在霍根海姆(Hockenheimring), 戴通纳(Daytona),多宁顿公园(Donington Park)以及赛百灵赛道测试他们的赛车,今年早些时候,拉里·霍尔特(Larry Holt)接受采访时表示,Multimatic需要进行大量的工作来改进这台马自达DPi赛车,并可能包括对赛车重新研发后,要进行重新部件冻结认证。作为马自达的老朋友,在Joest Racing接手马自达的DPi项目后,SpeedSource终止了他们赛车队的运作,车队的所有物资,包括5台赛车都会在本月晚些时候进行拍卖。
此外,ESM-Nissan日产组合,以及卫冕冠军10号Konica Minolta贴牌Wayne Taylor Racing车队的Cadillac DPi-V.R赛车都参加了测试。卫冕冠军10号Konica Minolta贴牌Wayne Taylor Racing车队的Cadillac DPi-V.R车组,在送走了亲生孩子Ricky Taylor后,接盘的Van Der Zander参加了测试。兄弟Jordan Taylor看来,这个结果对他们的兄弟组合来说,已经不能更好了。
“很高兴在过去四年能够和Ricky并肩作战,我们一起赢了很多比赛,其中不乏大型赛事,有戴通纳24小时赛,有赛百灵12小时赛,也有小勒芒10小时赛,而如今,我们连总冠军也拿下了。”Jordan Taylor动情地说,“所以,我们已经不能要求更多了。我们已经在一起赢得太多太多了,真的。对Ricky来说,收到Penske的征召,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千载难逢。作为他的兄弟,我已经不能为他自豪更多了。作为他的队友,这使我很伤感。但对于能够为Roger Penske效力这样的事情,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机会。现在,我已经很想去挑战我亲爱的兄弟了!”
对于今天的测试,Jordan Taylor表示:“Van Der Zander适应的很快,对我们的赛车感觉也很好,我认为我们将是一个强大的组合,去卫冕我们的冠军。从驾驶上看,Van Der Zander似乎很合适的。但我们互相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理解各自驾驶风格、我们如何配合,以及工程师如何与我们合作等等。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很高兴我们能在12月的测试中做一些准备。”
ESM-Nissian日产方面,带来了车手 Scott Sharp 、Ryan Dalziel以及Pipo Derani参加了测试。运作LMP2赛车参加测试的,有JDC-Miller Motorsport车队和CORE autosport车队的Oreca赛车,以及 BAR 1车队的Multimatic/Riley Mk.30 赛车。他们完成了一些圈数。他们唯一的闪光件,就是在早上的测试中,车手Don Yount将他们的20号BAR1 Motorsports Riley Mk. 30 Gibson赛车开上了墙,一度引发了红旗。
JDC-Miller Motorsport车队带来了老将Stephen Simpson,2017年度3GT车队的雷克萨斯(Lexus)车手Robert Alon以及中国华信马诺极赋体育车队的Simon Trummer。Simon Trummer将会为车队明年全赛季效力。而CORE autosport车队方面,则带来了Jonathan Bennett和 Colin Braun进行测试。他们从GTD组别升级,转战P组。目前,他们正聚焦于准备2018的戴通纳24小时赛。他们引援车手也非常大牌,有WEC总冠军、勒芒24小时赛冠军、派克峰爬山赛总冠军Romain Dumas加盟,也有WEC总冠军、勒芒24小时赛冠军、奥迪LMP1厂队悍将Loic Duval助阵,可谓大牌镇场。
ORECA厂商的赛车,将成为明年IMSA赛场中最受欢迎的原型车车型。有四台ORECA 07Gibson LMP2赛车和一对ORECA底盘的讴歌 Acura DPi赛车参赛。而另外两台Oreca LMP2赛车,将会在由中国耀莱成龙DCR-Jota运营的下,在戴通纳24小时赛中亮相。


GT方面,福特的Ford GT速度非常快。据非官方计时表显示,福特的赛车能够持续跑出1:43-1:44的长距离成绩。这非常接近去年戴通纳24小时赛中,福特厂队车手Joey Hand的成绩了。而首秀的宝马,速度一般,仅仅在1:47左右徘徊。
参加GTLM组别测试的有Risi Competizione车队的北美法拉利Ferrari 488 GTE赛车,宝马的新车M8 GTE、保时捷的911 RSR以及福特的Ford GT赛车。然而,唯独缺少了克尔维特的Corvette Racing身影。
宝马的新任测试车手De Phillippi,在本次测试中完成了他本人的首秀。而福特中,Joey Hand, Dirk Muller 和 Sebastien Bourdais测试了66号福特GT赛车,Ryan Briscoe, Richard Westbrook以及新秀Ernie Francis Jnr则测试了67号福特GT赛车。他们的新车有了新的涂装,他们的红白蓝搭配看起来更加激进而绚丽了。
保时捷方面,车手Patrick Pilet和Laurens Vanthoor进行了测试,而法拉利则只派出了Toni Vilander驾驶他们的62号赛车进行测试。

[IMSA] 帕基诺:讴歌的新车,就像标致908一样好

虎扑12月10日讯 前ALMS(American Le Mans Series,北美勒芒系列赛)冠军、印地卡(IndyCar)冠军车手Simon Pagenaud,在几天前的戴通纳测试后,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新坐骑讴歌Acura ARX-05 DPi的性能,令他印象深刻。

测试所感几何?
周四,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举行的赛车工业展(Performance Racing Industry)上,这位来自Team Penske的车手认为,车队的Acura ARX-05 DPi新车已经可以比肩他心中最棒的原型车——标致908(Peugeot 908)了。
Simon Pagenaud表示:“我在昨天驾驶了这台讴歌Acura ARX-05 DPi新车,我玩得很开心。这辆车的触感令我感觉到那么一丝几分标致908的气息。尽管他并没有标致908那么快,算是个降级版本的标致908吧。这车非常棒。”
Simon Pagenaud曾经在2008-2011年征战了著名的勒芒24小时赛。除了在2008年他是驾驶Courage-Oreca LC70-Judd赛车在Team ORECA Malmut车队下征战外,2009-2011年间,他都是驾驶了柴油动力的标致Peugeot 908 HDi FAP 赛车出赛。其中,在著名的2011年的勒芒24小时赛中,他所在的9号车组饮恨夺得亚军。
“毫不夸张,这台车跟标致908一样出色。除了这是一台涡轮增压的赛车外,我根本不觉得这两台有啥不一样。这台赛车的引擎的表现,就像过去标致的柴油动力赛车一样,扭矩很大,速度也很快,车子也很好看,也很容易开得快。我玩得很开心,真的很享受。这台车很平衡性很好,但要快的话,你必须使劲推进它,你也可以把车开得滑来滑去的……”
这名出色的法国车手表示,参加跑车赛能够有助于他在印地卡系列赛(Verizon IndyCar Series)休赛期间,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
Pagenaud已经确认,他将与全赛季车手Dane Cameron以及前F1车手、印地500&印地卡双料总冠军Juan Pablo Montoya搭档驾驶车队的6号讴歌Acura ARX-05 DPi赛车,征战戴通纳24小时赛(Rolex 24 at Daytona)以及赛百灵12小时赛(Mobil 1 Twelve Hours of Sebring)。
Pagenaud表示:“换一辆不同的车驾驶,可以看作是(相比其他印地卡车手的)一种优势,因为它让够我精神振奋起来。因为如果当你每天开车的时候,你就会习惯了这些车的小问题。你再也不会感觉到它了。”
“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可以重新设置为另一个参考,所以当我回到印地卡的时候,我想我将会有更多不同的眼光,去审视自己和赛车的更多弱点,并且我认为我可以帮助改进它。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把注意力集中在正确的事情上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必须严格遵守这一点。尽管我以前也跑过戴通纳24小时赛,但当时我只是想开车,仅此而已。因此,我认为这一次将会是更不同的体验,应该是相当有趣的。”

车队竞争几何?
随着下个月戴通纳24小时赛的比赛即将到来,Pagenaud表示,他希望Team Penske Acura能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争夺。
“我们的讴歌Acura ARX-05 DPi赛车本身已经很先进了,引擎感觉非常非常好。”法国人认为,“现在我不知道的是,就是BoP(Balance of Performance,性能平衡)的情况。我不知道我们将会得到怎样的限制,这很关键。不过我也并不是很懂……”
“IMSA正在不得不寻找一种方法,包括所有这些赛车和所有这些制造商也一样。他们希望来调整每一个引擎和每一个底盘,希望赛车能够以相对平等的速度一起比赛。你永远不知道你会不会站在有利的一边,或者是站在不利的一边。因此,这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如果比另一个更快,那他在比赛中就更快。BoP的因素是未知的……”
“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本田和讴歌已经做得很好了。那辆车已经准备好与我一起上赛场了。显然,有很多可靠性需要测试。但到目前为止,我认为这台车是可靠的、快速的和强大的。”

兰博基尼Urus,第一辆超级SUV,你有更好的选择么?

兰博基尼在圣亚加塔·波隆尼正式发布了旗下SUV车型Urus以及它在中国的售价——313万元人民币,而它理所应当登上了全球汽车媒体的头版。

首先,这并不是兰博基尼造的第一台SUV,但还是有很多人还没接受超跑厂商造SUV这件事。不过,SUV一直都有着其独特的吸引力——更何况是这辆拥有650马力的超级SUV 。

在我印象中,兰博基尼的名字一直耳熟能详:比如说我那本用蝙蝠挂历包的思想政治书,它会被理科班中的一群不文分子传阅,假使当时能录下他们嘴中不自觉模仿的V12加速声……你就可以想象那种饥渴程度了。

不过,你必须得承认,兰博基尼从来不是以一家以实用合理而得名的厂商。甚至是2012年,兰博基尼带来的那辆SUV概念车,锋利战斗的外观,我差点把它当成了改款的Hurcan。

但Urus正在优化这种印象,宣传片中豁沙的它似乎在告诉我们,这5年,兰博基尼可没闲着,它不仅拥有纯正的意大利血统,更是一台实用的超级SUV。


而这种实用,或许是对于我们,但更多的是对于兰博基尼。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Urus是第一台用上涡轮增压引擎的兰博基尼。

那台4.0T V8引擎被安装在Urus车身的较低处,以优化它的重心,其可以在6000转/分爆发出650马力,2250转/分时达到峰值扭矩850牛·米。

而为了减缓难受的顿挫,双离合也被舍弃,取而代之的是8AT自动变速箱,这使得Urus的百公里加速只有3.6秒,最高车速也达到了每小时305公里,是当前速度最快的SUV。

虽然动力数据已经足够惊人,但如果你“追”过兰博基尼,那么你就能明白这项改变的重大。我曾当面问过兰博基尼中国总经理Francesco Scardaoni这个问题,而他的回答是:“涡轮会令它拥有真正的越野能力。

很显然,涡轮更适用于SUV的多用途。

不过,很遗憾,Urus为了这种实用,还是沦为了大众MLB evo的产物(同平台下还有保时捷卡宴、宾利添越和奥迪Q7等……),但谁又能解释得清呢,至少从已经试驾过实车的外媒反馈来说,这种延续还算成功。

是的,作为超跑品牌,兰博基尼并不会是最后一家进入SUV战场的。伤心之余,我们暂且不做过多的评论,先来听听那些参加现场发布会的主流外媒都是怎么评价Urus的?

AutoCar

Urus对于兰博基尼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

低产量的超级跑车本身就是一项不稳定的业务,而这种业务极易收到市场的影响。但SUV和豪华SUV都不是,毕竟这些是那种能供你每天驾驶的车辆。所以,相比之下,拥有大轮子,更多模式选择的Urus非常复合日常驾驶。

目前,我们能够确定的是每个兰博基尼车主至少还有一辆车用于日常驾驶:那么,这台车为什么不能是第二辆更加实用的兰博基尼呢?

EVO

Urus,另一台大众SUV?

4.0T的引擎并不是Urus唯一和保时捷卡宴相同的地方,其中,Urus还和卡宴共用了相同的空气悬架、八速自动变速箱和后轮转向系统。

而Urus和卡宴的最大机械差异在于,Urus的四轮驱动采用的托森中央差速器是一个整体,其前后轴标准扭矩分配为40:60。尽管两台车拥有许多相同的组件,但这也更好地让两家厂商特有的性格能够反映到最终成车的调教中。

其中,兰博基尼技术总监已经明确表示Urus将会与众不同。而且来自Urus的额外收入也将有望为兰博基尼的其他超级跑车系列提供更多的资金,就像卡宴为保时捷跑车所做的一样。

MotorTrend

值得一提,从外观到内饰,Urus,可以像宾利一样定制。而最快SUV,或许它最重要的特点了吧。

当然,兰博基尼为了照顾Urus的产能情况,还特地将意大利的工厂规模翻了一倍,增加了400人,争取将现有的产能翻倍。现在是时候让兰博基尼证明附加越野属性的超级跑车能够拥有有多大的市场了!

既然提到了产能,那我不得不提一下现在Hurcan和Aventador整年的产量在3500台左右,即使将这个数据翻上一番,这也并非是一个好消息,所以尽早下订单或许才是最好的办法。(PS:明年一月兰博基尼会在中国带来Urus的本土首秀,毕竟这才是它最大的主战场,不是么?)

加载更多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