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C拉力赛

WRC拉力赛

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始于1973年,是FIA国际汽联四大赛事之一。所有参赛车辆必须以量产车研发制造而成,并在世界各地的雨林、泥泞、雪地、沙漠及蜿蜒山路等不同的路况进行比赛,是最严酷的赛事之一,但也是最有魅力的比赛之一。

WRC - 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

[WRC] 索伯格驾驶大众Polo GTI R5参加西班牙站

虎扑9月12日讯 下个月的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西班牙站上,2003年世界冠军皮特·索伯格(Petter Solberg)会驾驶大众Polo GTI R5赛车亮相。
据悉,下个月月底的西班牙拉力赛上,大众会派出两台Polo GTI R5赛车参赛,另一台赛车由前M-Sport车队车手埃里克·卡米利(Eric Camilli)驾驶。
索伯格在WRX世界汽车场地拉力锦标赛上与大众集团紧密合作,他的PSRX车队与大众赛事部门关系非常密切,车队运作两台Polo R赛车参加WRX的比赛。
今年年初,他曾在瑞典测试过Polo GTI R5赛车,一天的测试里程将近200英里。
测试过后,索伯格对媒体表示他对Polo GTI R5赛车爱不释手,驾驶拉力赛车的感觉很棒。
另一方面,索伯格非常愿意作为大众车手参加WRC西班牙站的比赛。
下个月的西班牙拉力赛上,索伯格当年的老对手,同时也是现今WRX赛场的对手,塞巴斯蒂安·勒布(Sebastien Loeb)会代表雪铁龙车队登场。
据悉,大众只会以厂队身份参加西班牙一站,随后便开始向客户车队交付R5赛车。

[WRC] 雪铁龙试图签下奥吉尔和拉皮

虎扑9月7日讯 雪铁龙计划把下赛季的车手阵容定为塞巴斯蒂安·奥吉尔(Sebastien Ogier),埃萨佩卡·拉皮(Esapekka Lappi)和克雷格·布林(Craig Bree),面对这一目标,雪铁龙的动作越来越明显。
与奥吉尔的讨论已经持续了数个星期,另一方面法国制造商也在同拉皮接触。
当前在为M-Sport效力的奥吉尔是雪铁龙的首要目标,如果无法将WRC世界汽车场地拉力锦标赛五冠王召回麾下的话,车队会努力签下拉皮。
拉皮的经纪人在6月和雪铁龙车队领队皮埃尔·布达尔(Pierre Buda)有过接触,而芬兰人也在上个月造访过雪铁龙工厂,并对车队和C3 WRC赛车进行观察。
除了雪铁龙对拉皮有兴趣外,丰田车队领队托米·马基宁(Tommi Makinen)也为拉皮提供了一份合约,保证拉皮明年能与亚里·马提·拉特瓦拉(Jari-Matti Latvala)和欧特·塔纳克(Ott Tanak)共同参赛。
拉皮的经纪人埃里克·维比(Erik Veiby)向媒体确认了拉皮来自丰田方面的合约,同时也透露还有其他制造商也开出了合约。
另一方面,雪铁龙当前布林和马兹·奥斯伯格(Mads Ostberg)两位车手的合同都在今年年底到期,两位车手都在努力续约。

[WRC] 格隆霍姆与丰田讨论重返WRC事宜

虎扑9月6日讯 明年,两届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总冠军马库斯·格隆霍姆(Marcus Gronholm)有望与丰田合作重返拉力赛场。
有媒体报道称格隆霍姆正在与丰田车队领队托米·马基宁(Tommi Makinen)讨论代表车队参加明年2月的瑞典拉力赛的事宜。
其实今年的瑞典拉力赛,双方就接近达成参赛合作,而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格隆霍姆自2010年后的首次WRC亮相。
“今年我就50了,我不是很想参加芬兰拉力赛,我倒是对瑞典拉力赛更有兴趣。芬兰的比赛需要非常精准,而在瑞典可以享受拉力。”格隆霍姆表示。
格隆霍姆已经驾驶过丰田雅力士WRC赛车,并且在Harju观众赛段展现出了颇具竞争力的速度。
而丰田车队领队马基宁也确认他有兴趣力邀五次瑞典拉力赛冠军再出江湖。

[WRC] 丰田被迫换回旧款引擎参加土耳其站

虎扑9月4日讯 这个月的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土耳其拉力赛上,丰田被迫换回老款的引擎。
根据认证规则规定,丰田车队的雅力士WRC赛车必须在引擎规格上退一步。
车队领队托米·马基宁(Tommi Makinen)向媒体解释道:“新的认证规则下对我们的底盘有要求,同时影响我们对引擎的选择,因为新引擎和旧底盘并不匹配。因此土耳其站上,我们只能用老款赛车参赛。”
接连赢下过去两场分站的欧特·塔纳克(Ott Tanak)目前在车手积分榜上位居第三,他表示丰田的新引擎在扭矩和加速上均有提升。
当媒体问马基宁旧引擎对车手的影响时,马基宁回应道:“还好,这只是规则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这个规则从哪来的,这套极其复杂的规则对任何人都没有起到实质性的帮助。”
此外,马基宁还透露丰田正在积极解决今年年初墨西哥拉力赛上困扰车队的散热问题,因为接下来的土耳其拉力赛在温度和墨西哥拉力赛很相像。

[WRC] 奥吉尔:下一份合同会是我在WRC的最后一份

虎扑8月23日讯 签下下一份合同后,塞巴斯蒂安·奥吉尔(Sebastien Ogier)准备从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退役。
当下,奥吉尔正在商谈个人明年的去向,并希望能在下个月底前确定下来。
他认为这份合同会是他在WRC中的最后一份合同。
“很明显,我正在接近我的职业生涯尾声,如果还有一份合同的话,那会是最后一份。”
“很高兴这些年取得的成绩,这一切都与钱无关。正如我一直所说的,首要目标是赛车性能,下赛季我有机会去争夺更多的胜利。”
今年结束后,奥吉尔拥有三个选择,分别是继续留在M-Sport车队,重返雪铁龙车队以及挂盔退役。
转会现代或丰田的可能性不大,两家制造商很有可能保持当前的阵容。

[WRC] WRC确认日本拉力赛将在明年回归

虎扑8月22日讯 WRC推广方确认日本拉力赛会在明年回归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日本拉力赛的组织者举行了一场发布会,透露了相关的具体细节。
这是2010年后,日本再次承办WRC分站。据悉,全新的日本拉力赛将以本州岛为营地,目前选定了三个举办日期,9月中旬,11月的头两周,具体日期还要等待10月12日WMSC世界赛车运动理事会的确定。
WRC推广方总经理奥利弗·切希拉(Oliver Ciesla)表示很高兴能够确定日本拉力赛的回归,认为一定会在FIA国际汽联那里等到积极的反馈,并且非常期待日本拉力赛的举办。
之前在日本举行的WRC分站都是以北海道为营地,而明年的日本拉力赛选择本州岛并选用富士山附近山区的路段进行比赛。更关键的是,WRC距离东京市中心只有几小时的车程。
下赛季,WRC会举行14场分站,除了日本外,另外一场全新的拉力赛是智利拉力赛,智利方面已经向WRC预付了承办费。随着日本和智利的加入,势必有一场在欧洲举行的拉力赛会被移出赛历。有外媒收到消息称法国科西嘉岛拉力赛很有可能落选,另外德国拉力赛也有被移出的可能。

[WRC] 丰田:三菱和斯巴鲁,你们回来呀!

虎扑8月21日讯 丰田汽车公司主席丰田章男(Akio Toyoda)希望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在2019年回归日本的同时也能吸引三菱和斯巴鲁两家制造商的回归。
90年代,三家日本制造商曾在WRC中正面交锋,并在98,99两年锁定制造商积分榜前三,随后丰田把重心转向F1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
三菱在2006赛季前夕宣布退出,斯巴鲁随后在2008年抽身。8年后,丰田在2017年回归。
接受媒体采访时,丰田章男透露希望借WRC回归日本的机会能够让曾经的巨头们对WRC再次产生兴趣。
他表示只要丰田保持竞争力,就一直参与WRC的竞争。自从去年回归WRC以来,托米·马基宁(Tommi Makinen)运营的车队已经拿下四场胜利,本赛季还有5场拉力赛,当家车手欧特·塔纳克(Ott Tanak)也有希望争夺年度车手总冠军。
据悉,WMSC世界赛车运动理事会会在9月份公布明年14场分站的WRC赛历,日本和智利都有有望出现在赛历上。

[WRC] 雪铁龙开始追求奥吉尔

虎扑8月1日讯 雪铁龙开始追逐塞巴斯蒂安·奥吉尔(Sebastien Ogier),希望法国人下赛季能为法国制造商参加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
7年前,在度过了一个与塞巴斯蒂安·勒布(Sebastien Loeb)并不愉快的赛季后,奥吉尔离开雪铁龙车队。
随着奥吉尔与M-Sport车队的合同在今年年底到期,这位5届WRC总冠军有望收到目前所有四家制造商的报价。不过,奥吉尔本人偏向留队,他觉得与M-Sport车队的相处更舒服。对他个人而言,私人车队的公关活动要求并没有那么多。
雪铁龙车队领队皮埃尔·布达尔(Pierre Buda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车队在考虑明年的车手阵容,他们有很多选择,同时在与很多车手接触。
当谈到奥吉尔的回归时,他表示他与奥吉尔的接触和与其他车手的接触没什么差别。
“能拥有奥吉尔这样的车手,我们当然会很高兴。”
雪铁龙车队在去年试图招揽奥吉尔的一大问题在财政方面,标致雪铁龙集团CEO卡洛斯·塔瓦尔(Carlos Tavares)明确表示要削减开支,并对当时的车手阵容克雷格·布林(Craig Breen)和克里斯·米克(Kris Meeke)表示满意。
而媒体询问布达尔关于奥吉尔薪资方面的问题时,他表示无法回答,也不想回答。

[WRC] 奥吉尔独享芬兰站福特全新空动套件

虎扑7月23日讯 本赛季早些时候在夏洛特的福特汽车运动开发中心制造的新款尾翼和保险杠在本月早些时候在芬兰进行了广泛的测试。
最初的意图是所有三辆厂队赛车都进行了更新,但《汽车运动》了解到翼片损坏和零件缺乏使得这一切变得不可能。
该更新预计将在下个月的德国拉力赛上及时交付给所有赛车。
车队负责人马尔科姆·威尔逊解释说:“自从意大利站拉力赛以来,这是一个很长的休息时间,但努力工作并没有停止,团队一直在全天候工作,以确保我们为芬兰准备好新的空气动力学套件。
“目前这只是在一辆车上,但我们相信它会给奥吉尔和英格拉西亚带来额外的一点点好处。”
奥吉尔对《汽车运动》概述了新尾翼在本月早些时候进行测试后的好处。
他说:“我们将在汽车后部进行一些空气动力学更新。”
“它在后部更稳定,它为您提供更多潜在的(调教机会)在汽车后部。
“缺点是在跳跃时鼻子略高一些 - 这种情况发生在主要是由于下压力集中于车尾时。但车手可以控制它。
“在测试开始的时候,我的飞行更像是这样(车的前部高,重心落在后轮上)试试。我知道如何处理飞行中的跳跃。
“我们希望(空气动力学)在性能方面给我们一点点额外的帮助,但如果我们想要争取最佳成绩,我们仍然必须在周末期间完全正确。”
去年在芬兰获得第二名的埃尔芬·埃文斯(Elfyn Evans)测试了新的后部空气动力学套件,但只在较小的道路上进行了测试,其影响不太明显。

[WRC]大众敦促WRC不要对电动车的未来犹豫不决

虎扑7月19日讯 Autosport了解到FIA正在为WRC制定可能的电力和混合方案,但到目前为止,在2020年初的下一个监管周期开始时新的规则尚未制定。
Smeets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在WRC工作,作为领航员在十年内参加了了94场比赛,退役后转向雪铁龙和大众汽车的团队管理。
他随后监督大众汽车进军电动汽车竞赛,其中包括Romain Dumas在派克峰的记录。
“WRC需要一些东西来连接下一代,”Smeets告诉Autosport。
“但如果你问我未来会是什么样子,那我给不了一个直截了当的答案。
“现在很难说你必须为WRC制造一辆电动车,因为现在不是正确的时间。但必须采取一些措施。”
WRC目前的想法是,从2020年到2022年底,目前的WRC将再保持三年,让国际汽联有更多时间寻找替代解决方案。 Smeets担心这可能太长。
“现在是时候谈论这个问题,并在技术法规中制定路线图,以确定下一步是什么,”他说。
“等到2022年做出这些决定并不好。
“也许答案是接下来会有两年的周期。这将使现有的制造商再过三年,包括下一季,但也有足够的时间来改变法规。
“你必须尊重目前参加这项运动的制造商,但我们需要的是吸引新车队的东西。”
“我会说国际汽联需要在下个赛季结束前制定[2022]规则。每个人都可以看看他们,然后[国际汽联]可以决定何时实施这些规则。”
虽然WRC目前拥有来自现代,福特,丰田和雪铁龙的强大制造商支持,但Smeets警告不要自满。
“今天的冠军位置非常好,”他说。
“当你在那里时,你可以理解当你处于这个位置时,我们应该改变一些东西。“”
“但接下来要考虑的是有多少制造商还想进入?
“我没有和Yves(Yves Matton,FIA拉力赛主管)谈过此事,但我可以想象并没有那么多。”
“所以,虽然现在WRC在一个有利位置,你也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以防有人说:'我们要去做别的事......”

加载更多

ERC - 欧洲汽车拉力锦标赛

ERC科西嘉岛站落幕:布非耶获胜

经过两天11个赛段总计248公里的比赛,2013赛季欧洲汽车拉力锦标赛第五站科西嘉岛拉力赛圆满落下帷幕。标致车手布莱恩-布非耶(Bryan Bouffier)凭借第二天的出色发挥,终结了斯柯达车手简-科佩基(Jan Kopecky)近几站的统治地位,成功拿下本站的分站冠军。这也是布非耶继2011年拿下蒙特卡洛拉力赛胜利之后首次收获分站冠军,更是标致继2011年洲际汽车拉力锦标赛圣雷默站之后的首个国际赛事冠军。

在首日比赛中,另一位标致车手克雷格-布林(Craig Breen)率先发力早早占据总成绩榜头名。随后雪铁龙车手罗伯特-库比卡(Robert Kubica)得益于布林的失误成功反超至榜首,但却因为赛车机械故障遗憾退赛。比赛因此成为布非耶和科佩基两人的角逐。捷克人凭借首日最后一个赛段的出色发挥击败法国人,暂列总成绩榜第一的位置。两人以3.6秒的差距进入最后一天的比赛。

布非耶在第二天开始了自己的反击。由于当地天气的影响,本站比赛的路况并不尽如人意。这也给了布非耶更多的机会。法国人在第二天首个赛段便凭借近16秒的领先优势实现反超,并在随后的第八赛段将总成绩优势扩大到19秒。但科佩基在第九赛段做出了回应,他以领先标致车手8.8秒的成绩完赛并将后者优势缩小到10.7秒。

今天的另一大焦点则是分站季军的争夺。昨日因为失误而丢掉领跑位置的布林在今天也开始了反击,但在率先进行的第七赛段便因为擦碰到护栏导致赛车后部受损而损失了半分钟的时间,爱尔兰人也因此滑落到第四位。随后他和驾驶迷你赛车的斯蒂芬妮-塞拉岑(Stephane Sarrazin)展开了对领奖台位置的争夺。但作为丰田勒芒赛车手的后者在下半天展开了有利的回击,最终击败了布林成功站上领奖台。

另一方面,驾驶标致207超级2000组别赛车的布非耶统治了周六下午的比赛,也打消了科佩基的反击势头,成功保住了自己的分站冠军。

法国老将弗朗索瓦-德勒库尔(Francois Delecour)位列分站第五,福特车手朱利安-莫林(Julien Maurin)紧随其后位列第六。量产车组别的安德里亚斯-艾格纳(Andreas Aigner)驾驶富士赛车收获分站第七。昨天因为机械故障退赛的库比卡没能在今天重新加入比赛,最终空手而归。

欧洲汽车拉力锦标赛下一站将是6月27日至29日举行的比利时伊普尔拉力赛。

ERC科西嘉岛站:科佩基领跑,库比卡退赛

本周末,欧洲汽车拉力锦标赛移师地中海岛屿科西嘉岛举行。作为一场柏油路赛事,驾驶雪铁龙DS3赛车参赛的波兰车手罗伯特-库比卡(Robert Kubica)备受瞩目。但在第一天的比赛中,库比卡却因为赛车机械故障而不幸退赛。斯柯达车手简-科佩基(Jan Kopecky)暂时领跑。

由于地中海气候的影响,本站揭幕赛段路况潮湿,但随后的阳光却让科西嘉岛站重现昔日的风采。让标致车手克雷格-布林(Craig Breen)抓住了先机,爱尔兰人凭借前三个赛段的出色发挥,以领先库比卡26秒的优势暂时领跑。然而首日的转折发生在第四赛段。布林因为在比赛中走线太大而不慎冲出赛道,并为此付出了一分多钟的代价。

库比卡在顺势拿下赛段最快成绩的同时也升至总成绩榜榜首。但波兰人的好运并没有延续多久。在第五赛段进行到最后4公里时,库比卡的雪铁龙赛车遭遇机械故障,引擎熄火让他损失了六分钟的时间。这样就将领头羊的位置拱手让给了身后的标致车手布莱恩-布非耶(Bryan Bouffier)。

但首日比赛最后的赢家也并非标致车手。在库比卡退赛之后,布非耶仅以领先斯柯达车手科佩基3.8秒的成绩领跑总成绩榜。捷克人在首日最后一个赛段还以颜色。科佩基凭借领先布非耶7.4秒的赛段成绩,在拿下自己本站首个赛段冠军的同时,也上升至总成绩榜第一的位置。布林也凭借稳定的发挥,以近40秒的劣势位居分站第三。

驾驶迷你赛车的斯蒂芬妮-萨拉岑(Stephane Sarrazin)以54秒之差位居第四。老将弗朗索瓦-德勒库尔(Francois Delecour)驾驶标致赛车位列第五,紧随其后的则是福特车手朱利安-莫林(Julien Maurin)。

科西嘉岛站将在周六进行最后五个赛段的角逐。

[ERC]奥地利站:孔培吉逆转夺胜

 

虎扑赛车讯 FlyingFinn
 
2013年国际汽联旗下首项赛事昨晚落幕,捷克车手简·孔培吉(Jan Kopecký)在最后赛段完成逆转,赢下全新的欧洲拉力锦标赛揭幕战-奥地利Jänner 国际拉力赛。
 
斯柯达车手在进行最后一个全长25公里的SS18前,仍以10.6秒落后驾驶标致赛车的法国车手布莱恩·布菲叶(Bryan Bouffier)。
 
但最后一个赛段,不仅潮湿且雾气重重,让比赛结果破朔迷离。最后捷克人实现了不可思议的逆转,领先法国人0.5秒夺胜!第三名被十届奥地利冠军莱蒙德·鲍姆施拉格获得。
 
逆转取胜后,孔培吉对ERC RADIO谈到:“感谢布莱恩,这是一场不可思议的争夺,真的不可思议的拉力赛,我也尽了自己的全力!”
 
这是孔培吉在奥地利拉力赛第二次称雄。本届赛事中,他也在第二日早间SS15遭遇赛车左前轮爆胎,落后20多秒的不利情况下,从未放弃,最终赢得了冠军荣誉。
 
2月1-3日,欧洲拉力锦标赛将移师拉脱维亚Liepāja-Ventspils拉力赛。
 

达喀尔拉力赛

[达喀尔] 老塞恩斯确认加盟X-raid迷你车队出战达喀尔

虎扑8月30日讯 2019赛季,老卡洛斯·塞恩斯(Carlos Sainz Sr)将与老搭档史蒂芬·彼得汉塞尔(Stephane Peterhansel),西里尔·德普雷(Cyril Despres)一起代表X-raid迷你车队参加达喀尔拉力赛。
今年1月拿下达喀尔拉力赛的冠军后,老塞恩斯曾公开表示有厂商开出颇具吸引力的条件让他继续参加达喀尔拉力赛,面对这一条件他也考虑继续出战。
随着标致选择退出达喀尔拉力赛,两届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总冠军先后测试了丰田的四驱海拉克斯和X-raid的巴吉赛车。
在同时与两家制造商商谈后,西班牙人决定加入由斯文·科万特(Sven Quand)领导的X-raid迷你阵营。
据悉,老塞恩斯代表X-raid迷你车队的首秀会是今年10月4-9日举行的摩洛哥拉力赛,届时他的队友德普雷也会出战。而彼得汉塞尔则要得到今年9月底与标致的合同到期后才会加入X-raid迷你车队。
纳尼·罗马(Nani Roma)明年会继续为X-raid迷你车队效力,届时罗马,老塞恩斯,彼得汉塞尔和德普雷将组成全新的四大天王阵容。
而X-raid迷你的主要对手丰田依旧是纳萨尔·阿尔阿提亚(Nasser Al-Attiyah)和吉尼尔·德维利尔斯(Giniel de Villiers)的阵容。
全新的阵容,X-raid迷你有望重现2012,13,14,15年在达喀尔取得的辉煌。

[达喀尔] 达喀尔拉力赛考虑2020年回归非洲大陆

虎扑5月23日讯 达喀尔拉力赛主管艾蒂安·拉维尼(Etienne Lavign)透露他的团队正在探索2020赛季回归非洲大陆的可能性。
2009年之前,达喀尔拉力赛从葡萄牙的里斯本的出发,在塞内加尔的达喀尔结束。2008年比赛结束后,由于赛事收到恐怖分子的威胁不得不从2009年起开始转战南美洲大陆。
由于2019年达喀尔拉力赛没能达成一条令人满意的路线,因此赛事组织方ASO开始与一些非洲国家探讨未来返回非洲大陆的可能性。
上周,达喀尔拉力赛赛会已经对外宣布2019年达喀尔拉力赛将史无前例地仅在秘鲁一国国内举行,而阿根廷和玻利维亚两国都拒绝承办该赛事。
拉维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确认赛会的确在考虑重返非洲大陆。

[达喀尔] 明年达喀尔将史无前例地只在秘鲁一国举行

虎扑5月22日讯 随着秘鲁宣布成为2019年达喀尔拉力赛的唯一承办国。这意味着下赛季达喀尔拉力赛将史无前例地只在一个国家举行。
上周,达喀尔拉力赛组织方ASO公布了第41届南美赛事的路线,智利在最后一刻被组委会放弃。
明年的达喀尔拉力赛只有10个赛段外加一天休息,所有的赛段都在秘鲁境内。起点和终点都是首都利马。比赛从1月6日开始,1月17日结束。
ASO方面起初希望比赛从智利开始,在厄瓜多尔结束,不过两个国家都未能与秘鲁达成协议,而与赛会进行过商谈的玻利维亚也在最后时刻退缩。
拉力主管艾蒂安·拉维尼(Etienne Lavigne)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鉴于今年只在秘鲁一国举行的情况,赛会准备设置技术更高,难度更大的赛段。
明年的达喀尔拉力赛有70%的赛段都在沙漠和沙丘中举行,这在达喀尔的历史也是首次。过去几年的达喀尔拉力赛的赛段没有这么高比例的沙丘赛段。
拉维尼相信尽管明年的达喀尔只在一个国家举行,但仍然可以吸引全球范围内的顶级车手参赛。

[达喀尔] 赛会撤销对老塞恩斯的处罚

虎扑1月18日讯 在标致提供了最新的证据证明老卡洛斯·塞恩斯(Carlos Sainz)没有与四轮摩托车车手凯斯·胡伦(Kees Koolen)发生碰撞后,达喀尔拉力赛赛会撤销了之前对老塞恩斯处以的10分钟罚时处罚。
在上周六拉帕兹至乌尤尼的赛段后,胡伦指责标致车手在赛段中与他发生碰撞后并没有立即停车实施帮助,随后老塞恩斯被赛会以“潜在危险行为”处以10分钟罚时处罚。该处罚令双方都不满意,老塞恩斯对处罚感到“恶心”,胡伦则认为处罚不够严厉并威胁将提起刑事诉讼。
周二晚间,标致向赛会提供了老塞恩斯3008DKR Maxi赛车的遥感数据和其他相关证据。
赛会随后取消了对老塞恩斯的处罚,并发表声明“建议老塞恩斯在超越其他车手时候给予额外关照”。
标致运动部主管布鲁诺·法明(Bruno Famin)表示遥感数据显示没有任何碰撞。“也许有擦碰,但是没有碰撞的痕迹。加速计没有任何记录,塞恩斯也没有碰撞到其他车手。”
“遥感数据上显示,老塞恩斯以50kph的速度跟在四轮摩托车后面行驶了12秒,四轮摩托车失控,他刹车把速度降为37kph。”
“很明显,老塞恩斯刹车很重并立刻打方向盘躲避四轮摩托车。”
“我看过摩托车手的声明,我认为老塞恩斯在此次事故中的行为很完美,胡伦应该感谢老塞恩斯躲开了他。这就是事实。”
“很高兴赛会干事取消了处罚,两天前他们缺乏所有的数据而做出决定。现在他们进行了良好的分析。”
处罚取消后,塞恩斯现在以1小时45秒的优势领跑总成绩榜。

[达喀尔] 老塞恩斯被赛会处以10分钟罚时

虎扑1月16日讯 由于被控诉在周六拉帕兹至乌尤尼的赛段中和四轮摩托车车手凯斯·库伦(Kees Koolen)发生碰撞,达喀尔拉力赛总成绩榜领头羊老卡洛斯·塞恩斯(Carlos Sainz)被赛会处以罚时10分钟的处罚。
赛会指出,老塞恩斯在赛段中和库伦发生碰撞,西班牙人在碰撞发生后并没有停下帮助荷兰车手,这一举动令赛会不满。
而老塞恩斯则坚称他并没有与任何四轮摩托车发生碰撞,他详细地解释道。
“我看到他看到我,他驶离了道路,然后我加速,我的确有注意到他的失控,因为当时赛段中有很多泥巴。”
“之后他回到道路上,我奇迹般地避开了他,当时我们距离很近,但是我并没有碰到他。”
不过,赛会仍然以“潜在危险”的举止对55岁的西班牙车手处以10分钟的处罚。
标致运动部主管布鲁诺·法明(Bruno Famin)对判罚并不认同,并表示车队会进行上诉。
法明认为卡洛斯没有与四轮摩托车发生碰撞,并且库伦在之后的两个赛段中均有前十完赛的表现。同时他表示对10分钟的处罚难以理解。
据悉,赛会干事可以确定库伦的四轮摩托车受损,但并不能确定受损是因为与老塞恩斯的标致3008DKR Maxi的碰撞导致。
被罚时的老塞恩斯在总成绩榜上依旧以56分37秒的优势领先第二名纳萨尔·阿尔阿提亚(Nasser Al-Attiyah)。
老塞恩斯对赛会的处罚感到“失望和恶心”,并一直强调自己并没有与任何人发生碰撞。

[达喀尔] 彼得汉赛尔:今年比赛的路线让我想起了达喀尔在非洲比赛的日子

虎扑1月12日讯 达喀尔拉力赛总成绩榜领头羊史蒂芬·彼得汉赛尔(Stephane Peterhansel)表示今年的比赛是达喀尔拉力赛转战南美后最困难的一届,这届达喀尔拉力赛有此前在非洲比赛的感觉。
当前,法国车手在总成绩榜上对第二名老卡洛斯·塞恩斯(Carlos Sainz)握有27分钟的领先优势,达喀尔先生非常有机会夺得个人的第14个达喀尔冠军。
在经历了5天沙丘赛段后,像塞巴斯蒂安·勒布(Sebastien Loeb),西里尔·德普雷(Cyril Depres),米科·赫沃宁(Mikko Hirvonen)和纳尼·罗马(Nani Roma)等人都基本退出了冠军的争夺。
丰田阵营的纳萨尔·阿尔阿提亚(Nasser Al-Attiyah)和吉尼尔·德维利尔斯(Giniel de Villiers)虽未退出,但也被远远甩开。丰田的另一位车手伯恩哈德·坦恩·布林克(Bernhard ten Brinke)当前位居总成绩榜第三。
无止境的沙丘在本届达喀尔比赛初期就造成了极高的退赛率,而彼得汉赛尔个人却对开局表示满意。
他直言这是2009年达喀尔拉力赛转战南美后最困难的一届,也是首次令人会想起达喀尔拉力赛在非洲的比赛。
“可能是我们来到南美后最难的一届达喀尔,尤其是沙丘很软,很复杂。比赛没有喘息,从一开始就一直是沙丘,沙丘,沙丘,沙丘,沙丘,五天都是如此,每天都更难一点。尤其是周三,简直疯了。”
“就我个人而言,我喜欢这种状况,我记得达喀尔拉力赛在非洲跑比赛的情形,我喜欢达喀尔的精神,这让我想起了达喀尔的精神,很不错。”
“自从达喀尔来到南美后,比赛就有些不一样了。很赛段赛段都采用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的赛段,这次是不同的故事。”

[达喀尔] 丰田直言禁用轮胎充/放气系统“不公平”

虎扑1月10日讯 丰田车手纳萨尔·阿尔阿提亚(Nasser Al-Attiyah)和吉尼尔·德维利尔斯(Giniel de Villiers)双双把困难的第四天比赛归咎于赛会禁止他们使用车载轮胎充/放气系统。
两位驾驶丰田海拉克斯的车手在松软的第四赛段备受挣扎,比赛中出现的爆胎和罢工为两人的达喀尔之旅增添挑战。
今天的比赛前,阿提亚在总成绩榜上位列第三,第四赛段结束后,阿提亚落后透明58分中排在总成绩榜第四。而德维利尔斯在今天出发前排在第五,现在落后头名史蒂芬·彼得汉赛尔(Stephane Peterhansel)1小时21分排在第八。
两位车手在赛后采访中表示今天主要的问题是找到轮胎胎压的平衡,因为沙丘赛段需要低胎压,而碎石路段则容易让低胎压的轮胎爆胎。
由于赛会禁止四驱赛车使用车载轮胎充/放气系统,丰田车组想平衡赛车胎压的难度非常大,而对手标致使用的两驱巴吉赛车则不受限制可以使用这一系统。
阿提亚直言比赛非常困难,比赛开始阶段需要一些低胎压,但行驶路段继续低胎压的话容易爆胎。
“我们在比赛中爆了两次胎,我们努力让轮胎保持高胎压,但是沙丘赛段又非常困难。因此损失了很多时间。”
“另一方面,拥有车载轮胎充/放气系统的巴吉赛车则非常占优势,你看今天的前四名都是巴吉赛车。”
德维利尔斯在今天的比赛中损失了73分钟,同样认为规则让他们的比赛更加艰难。
“我们用低一点胎压的时候爆了两次胎,我们没法像标致那样自由地调整胎压,所以我们不得不迁就沙丘赛段用低胎压跑比赛。”
“车没问题,就是没有这套系统太遗憾,因为比赛开始阶段有很多随时。”
“我用高胎压跑的话,但是赛段中松软的沙丘很头痛,我用低胎压跑,又很容易爆胎。”
“这才是头痛的地方。”

[达喀尔] 标致认为赛会禁止地图的行为是“违反体育道德的”

虎扑1月6日讯 标致运动部主管布鲁诺·法明(Bruno Famin)认为达喀尔拉力赛禁用车手在比赛中使用地图的规则是“违反体育道德的”,此举也令赛前的热门变得扑朔迷离。
之前的达喀尔拉力赛中,赛会禁止车手在比赛中携带“卫星图像地图”,今年赛会禁止车手携带任何形式的地图,不管是纸质,电子还是其他媒介存储的地图。
车手与领航只能依靠路书和赛会提供的GPS系统参赛。
据悉,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车手中,如果被ASO阿莫里体育组织列为精英车手,那么这些车手将不能携带任何形式的手机,平板电脑或GPS手表,比赛中只能携带卫星电话做应急使用。
法明直言不是针对某些人,但他认为这一规则的调整有违体育道德。法明认为赛会是为了让比赛出现更多的不确定性,毕竟标致在汽车组的优势非常明显。
达喀尔赛事总监马克·科马(Marc Coma)坚称规则的调整不是针对标致,而是不希望高科技系统的介入影响达喀尔拉力赛中导航的作用。
“近年来,专业车队使用越来越详细的地图帮助他们在比赛的导航,自我负责达喀尔拉力赛的赛事方向起,我的目标就是向这一现象挑战,因为导航是达喀尔拉力赛的一部分。”
“不是针对任何人,客观事实就是导航很重要,车手和车队需要好好理解路书然后去赢得比赛。每个人都应该这样。”
同时科马对仍可以使用智能手机的非精英车组能够获得优势表示并不担心。
“我觉得私人车队不会因此获得领先,一点也不,据我所知,私人车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搞详细版的地图。”
而来自迷你和丰田的代表们则对禁止地图的决定表示支持。
迷你车手纳尼·罗马(Nani Roma)的领航亚力克斯·哈罗(Alex Haro)透露标致有一套精心研发的系统,能够在他们迷失方向时迅速通过坐标重新定位。
丰田车队精力格林·霍尔(Glyn Hall)则认为规则的调整对大家都说更公平,达喀尔拉力赛应该更依赖车手和领航。

 

[达喀尔] 勒布:今年达喀尔的赛段不合我口味

虎扑1月2日讯 随着标致即将退出,达喀尔拉力赛对赛段进行调整,塞巴斯蒂安·勒布(Sebastien Loeb)认为他“最后一次”赢下达喀尔拉力赛的机会并不大。
凭借史蒂芬·彼得汉赛尔(Stephane Peterhansel)在2016和2017赛季的出色发挥,标致连续两年称霸南美越野赛事,而2018年将是法国制造商的最后一场达喀尔拉力赛。
今年标致会派出升级版两驱的3008DKR Maxi赛车参赛,车手阵容依旧是彼得汉赛尔,勒布,老卡洛斯·塞恩斯(Carlos Sainz)和西里尔·德普雷(Cyril Despres)。
“对我来说,今年几乎没法获胜,虽然这是我最后赢下达喀尔的机会。”
“影响达喀尔的因素太多,比赛很长,随时可能丢失位置,尤其是沙丘赛段的回归。”
“作为跨国越野拉力赛,多一些沙丘赛段当然很好,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沙丘赛段我经验不多,明显不是我喜欢的赛段。”
勒布认为过去两年的经验证明他依旧是有能力去争夺总冠军。2016年的比赛中,勒布领跑了大部分时间之后撞车退赛,而去年则遭遇机械故障。
“去年,我们可以获胜,领航丹尼尔·埃琳纳(Daniel Elena)的领航工作很出色。”
“我们知道我们能做到,我们会朝着目标努力。至于赛车,今年更稳定,驾驶更舒适。给我们更多信心,因此我们可以更激进一点。”
2018赛季,勒布的主要计划还是代表标致参加WRX世界汽车场地拉力锦标赛,此外勒布还会为标致的兄弟品牌雪铁龙参加3场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

[达喀尔] 老塞恩斯:明年的达喀尔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场

虎扑12月21日讯 老卡洛斯·塞恩斯(Carlos Sainz Sr)承认2018年达喀尔拉力赛可能是他职业生涯的终点,不过他坚称等这场比赛结束后他才会考虑未来。
标致车队计划在下个月的达喀尔拉力赛结束后终止当前的拉力项目,随后把WRX世界汽车场地拉力锦标赛作为其赛车运动的重心。
目前,老塞恩斯还未收到任何来自标致方面有关达喀尔之后的安排。
“我希望能给标致的最后一场达喀尔带来一场胜利,达喀尔结束之前我不会考虑其他的事情。”
“我已经55岁了,差不多也该退役了,当下我只在思考达喀尔。这是最后一场,我想赢。”
“之后我再去想未来的计划,我不知道一月之后会有哪些选择。”
“目前除了迷你外,没有任何制造商表示过参与达喀尔的兴趣,我也没有和迷你有过任何接触。”
过去两年的达喀尔拉力赛都由标致车队的史蒂芬·彼得汉赛尔(Stephane Peterhansel)把持,而老塞恩斯自从加入达喀尔以来还未顺利完成过比赛。
2015年撞车退赛,2016年在领先的情况下遭遇变速箱故障,今年则是在即将领先的情况下撞车。
“我一直都想赢,这一回我们要更耐心一点。策略很重要,尤其是今年,我们应该更耐心一点,这一点对我来说总是很复杂。”
下个月的达喀尔拉力赛,标致依旧是老塞恩斯,彼得汉赛尔,塞巴斯蒂安·勒布(Sebastien Loeb)和西里尔·德普雷(Cyril Despres)的四大天王阵容。
老塞恩斯认为今年拥有丰田厂队支持的纳萨尔·阿尔阿提亚(Nasser Al-Attiyah)是总冠军的重大威胁,而启用巴吉赛车的迷你阵营,米尔科·希尔沃宁(Mikko Hirvonen)想要争冠还为时尚早。

加载更多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