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心里话:跳出YAMAHA,奔向DUCATI的SPIES有话说

talkfest https://voice.hupu.com    2013-01-18 20:25:00
说说心里话:跳出YAMAHA,奔向DUCATI的SPIES有话说。Ducati想我明年为他们效力——这就是故事的结尾。

说说心里话:跳出YAMAHA,奔向DUCATI的SPIES有话说Ducati想我明年为他们效力——这就是故事的结尾

January 2, 2013 By 
Photographer :  Andrew Wheeler

Mugello的时候我食物中毒了,灰常严重的食物中毒。我甚至都不该参加比赛。戴着头盔的时候我就觉得恶心了,然后就开始干呕了,还止不住地摇晃了起来。

Yamaha第二天留在大梨测试,但是我没有上车。我跑不了,甚至动不了。我什么都做不了。一位Yamaha的高层特地告诉我:“我们在你身上投了很多钱。如果不能保证自己达到100%的状态的话就别去Laguna Seca。”

接着他又补充道:“我们对你已经失去信心了。”

就是这一刻,我决定2013年不会再为Yamaha效力了,这时赛季才过半,仅仅离Laguna Seca和Indianapolis就差两站而已。虽然我在Yamaha有很多好盆友,但是当有人这样对你说的时候,对他们的尊敬也会不复存在的。

虽然回首过往,我知道自己尽了全力,但是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总有这样或者那样彪悍的机械问题让人目不暇接——爆胎,后悬挂失效,爆缸,离合器烧掉,刹车过热。

能凑成这么多问题还真不是人可以做到的。一般来说,一个车手一年也就能遇到其中一个问题。但是我们呢,全集中在一年里来了个遍,背靠背靠背地来啊。虽然这对车队来说实在是太糟了,但是我知道这和他们无关。只是幸运值掉出字母表了。

我 必须承认,墙那边的大兄弟Jorge Lorenzo一路顺风到总冠军都放到自己口袋里的境遇真是让人有种走在帝都市区路上的感觉啊。我知道他的引擎,刹车,离合器,悬挂还有轮胎都和我的一 样。虽然你不会故意去希望别人倒霉,但是要让人认同“墙那边只放洗具,墙这边全是杯具”的超现实待遇也有点太难了啊!

季前测试的时候,我们的眼睛里基本就只看得到HRC的Casey Stoner和Dani Pedrosa。要追赶上他们,我们必须提高Yamaha的一些弱项。800cc的M1整体来说是好物,但是动力方面有些不足,抓地力也不是很完美,另外前轮抬头的问题有点严重。

我 们真的是修复了很多问题,赛季开始的时候我们装备的基本属性绝壁是GP组最好的。也许1000cc的M1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强项,但是它的综合水平是杠杠 的,要达到这种程度,加速、刹车和极速方面都不会弱。虽然有些赛道V4的Honda依旧具有较强的优势,但是Yamaha却是最平稳的。

在 揭幕战Qatar只获得11位有点是有点汗,因为那时赛车还是好的,大家也那么地努力。虽然排位赛获得了第四,但是最后时刻不小心小摔了一下,把座位部分 一些结构性的地方摔残了,还影响到了下支架。而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座位搞坏了,或者说会在比赛里引起这么严重的颤动问题。

周 日早晨的时候,我用的旧轮胎,颤动问题很严重。我们也不知道问题究竟是出在轮胎上还是别的什么上。虽然暖胎圈的时候我立即有了同样的感觉,但是因为新轮胎 的抓地力更好,于是问题显得要严重得多。我的比赛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艰难了,因为即便别人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问题,你自己总不 能催眠自己说不知道吧。而且,一切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那也不过是整个餐桌赛季上的第一道开胃菜。

虽 然Yamaha是辆号车,但是它倚重弯脚速度了。如果动起来的时候轮胎出了赛车线,它就凌乱了。举个栗子,如果你刹车的时候轮胎离地,左晃右移没有贴住地 面的话,赛车就会Σ( ° △ °|||)了!所以你就不能保持同样的前轮刹车压力了。而Honda和Ducati似乎都能“狂野”一点地驾驶。

要驾驭好一辆现代GP赛车,就必须保持前后轮胎的负载,并且保证前后轮都在赛车线内。进弯的时候可能会觉得速度太快,于是赛车前轮开始受压。Bridgestone论坛的抓地力很好,但是因为B胎比较硬,你无法从它们身上找到Dunlop和Pirelli轮胎的感觉。车手们要求进入状态更快的“安全”轮胎,而现在的B胎在这点上做得比要求的更好。但是持久力和可掌控性就要差一些了。

Jorge看上去并不快,当我拿他的数据和我对比的时候,我发现他虽然并没有比我早刹车,但是过弯的速度却比我快,于是在下一个直道结束的时候这就变成了整整0.1秒的差距。Casey Stoner看上去很快。而且他的赛车一直侧滑,后轮也经常打转。

如果仔细观察Jorge的肢体动作就可以发现,他坐定在赛车上之后基本不会怎么移来移去,进弯、压板的时候你可以发现他把赛车的平衡和轮胎的负载控制得非常好。要跑的快就必须这样。但是说总是比做容易多了。

我一度努力学习Jorge的驾驶风格。但是我们的风格实在是差得太多了。我自己的风格不是最平缓的玩角速度也不是最快。我喜欢重刹,像SBK的赛车那样转向和出弯。

要180度改变一个人的驾驶风格实在是有点困难。要改变很多赛车调校。看看Jorge和我的[悬挂]弹簧和阻尼速率比较,你一定会被他软到震惊,尤其是看到他跑得多快之后。但是他驾驶赛车真的超级平稳。如果你也能这样,那真是太好了,因为这意味着你能产生更多抓地力。

2010年Valencia测试的时候,我驾驶过Valentino Rossi的M1。当时我跑了五六圈,但是我真心跑不快啊,那车太软了。之后按照我的风格进行调教后,我跑出了比Valentino在那个周末比赛中更快的速度。这完全关乎于感觉的问题。如果车手状态良好,那他当然能百分百挖掘出赛车的潜能。场上场下都是如此,不可能事事尽如人意。

有时候你正好找准了调校可以为冠军或者领奖台而冲刺,也有时候,直到星期天早晨之前你都找不准感觉。这就是为什么一套良好的赛车基本调校有那么重要。

Indy站我跑在第二却爆缸的时候,我想我要离开MotoGP。我开始把心思转向WSBK。2009年我在那儿的时候感觉很不错,而且前主席Paolo Ciabatti是我的好盆友。他一定会很乐意看到我回SBK的。而将来某天我依旧可能回去。

Ducati是第一个对我示好的,但是他们刚被Audi收购,我也不知道他们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接着BMW给我带来了颇为优厚的待遇和一支不错的队伍。BMW在WSBK也很强。S1000RR伴随他们一路奋斗。

Ducati还没有在SBK投入新武器1199 Panigale,所以[关于它的表现]暂时还得打个问号,但是我对这辆车做了下研究,并且观察了他在STK的表现。最近Ducati在SBK哪次表现不好了哦?!老实说,我其实是想驾驶Ducati的Panigale,但是他们优先考虑MotoGP项目,当然对于这点我也理解。

这时候我开始拼命思考然后总结出,我这还没在MotoGP把摊子铺开来呢。至于到底要铺点啥,我也不知道。我不会说自己能赢很多比赛或者是总冠军,但是我也不能拍拍屁股走人然后说“本来我可以这样那样的”。

Ducati想要我今年为他们效力。San Carlo Gresini也为我神魂颠倒。我在Brno和Fausto Gresini,Shuhei Nakamoto以及Livio Supp都劈了一下情操。我告诉Gresini自己想要什么,让我驾驶Honda又有那些必备的条件。但是Ducati却从未仅限于纸上谈兵。【特码的,对不起,But Ducati never let that become a possibility. 这句我真的就这么理解了,太邹了啊!人品负值啊】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而Honda却没有。

最后,我决定在WSBK的BMW车队和MotoGP的Ducati车队里选个婆家。

Ducati所展现给我的真心理想。Andrea Iannone将会是我的队友。虽然我们的涂装一样但是赞助商却不同。我会有辆厂车,还有厂队的一切[待遇]。

明年的主技师是Tom Houseworth,工程师是Max Bartolin。之所以选择Max是因为我知道他曾经的经历,现在为Ducati的GP项目所做的一切以及同很多人交谈后得出的结论。我跟Ducati说,我一定要Max。他们很震惊,但结果还不错;他们知道我也会自己做功课的嘛。

Ducati一定会尽自己全力的。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过去几年里,他们前进的方向可能并不是最适合他们的。我认为Audi也会为Ducati做很多,但是这也不是一夕之间的事。

我觉得车手需要记住,他们不是工程师。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尽自己努力去驾驶,然后给出反馈让工程师来修正问题。我对自己的决定以及今年所做的都很满意。

这才是最重要的。


很久没翻了……有错的地方请纠正…… 
看到后来就觉得……啊……事情的发生是有道理的

相关标签:

分享到: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看法

您尚未登录,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作者信息

推荐阅读

X
下一篇推荐

只想做男人中的男人的Scott Redding

只想做男人中的男人的Scott Redding,Scott Redding已经准备好当Moto2冠军啦。以下是跟这个英村人的面基。 [详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