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通纳的后MotoGP生活

偶是小强 https://voice.hupu.com    2013-06-11 20:53:00
很少有运动员够达到他们所从事的运动的顶峰,其中更少的会在他们刚刚达到巅峰的时候选择离开。对于斯通纳,选择离开MotoGP然后投身四轮,他告诉Sam Tremayne这完全就是重新发现了他的激情。

斯通纳的后MotoGP生活


很少有运动员够达到他们所从事的运动的顶峰,其中更少的会在他们刚刚达到巅峰的时候选择离开。对于斯通纳,选择离开MotoGP然后投身四轮,他告诉Sam Tremayne这完全就是重新发现了他的激情。

画面还停留在那次惊人的胜利。凯西斯通纳,在他作为本田车手的第一年,站在他家乡站的领奖台上,十六站比赛里面的十一个杆位,九个冠军,现在第二次成为了世界冠军,所有的这一切发生在他26岁的生日这天。世界,看起来就在这位车手的脚下。

 问题是,在追寻他儿时梦想的途中,斯通纳已经被热爱这项他尽管非常擅长的运动了。十三年的职业生涯,三十三场胜利(译者注:不知道33场胜利是哪里来的,维基百科上面斯通纳在职业生涯总共是45场胜利,GP组别是38场,全场最快圈速倒是33次),两个世界冠军,但是也磨掉了这项运动最初的浪漫。这个童话仍适合于其他车手,但是不适合这位世界冠军了。

 这第二个世界冠军使得斯通纳成为历史上少有的第五位代表不同的制造商赢得冠军的车手。尽管七个月后他就宣布了退役的消息,当时的他还正在为第三次世界冠军而尽全力追逐。

 “我不在享受赛车了,”他说道。“这并不是由于我年龄变老的原因,是我一直以来都存在的感觉。当我年轻的时候,一些事情并没有考虑周全,赛车和赛道外其他的事情之间的比重已经完全失控。我真的感觉心力交瘁。

 “这很难去应付,尤其是当我完全不希望任何的关注,也不希望出名,没有一点那样的想法。我仅仅就想赛车。”

MotoGP lost its magic for Casey Stoner
MotoGP lost its magic for Casey Stoner

当他渐渐升入更高的赛车组别并越来越出名,他的这个特别的愿望就不得不向现实妥协。

 而且不是一时的,而是一连串的问题:从旅行的麻烦,到离家的时间,以及媒体持续的关注还有要求;从日益增长的车队政 治到被媒体和粉丝不公正对待,特别是在他生病的2009年。即使是现在也常常被描述成“迷”一样的中断,尽管原因被诊断是由于乳糖不耐受症引起的。

由于车手没有投票的权利,不可避免的,斯通纳的离开也不会让这项运动尖锐的行为消失。他承认他感觉这项运动在退步,在参赛者和组织者之间缺乏尊重,他后来说这样让车手变成了“玩偶”。

 面对媒体从来不是斯通纳的强项。这样的评论并不是讽刺的攻击而是真诚的赞扬;他的离开,最终证明了他的人生信条。

 这就是为什么,当这次采访时问到他不喜欢现在MotoGP运动里的哪个部分,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腼腆的笑道:“是的,不幸的是这里也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是MotoGP里的政治斗争和真正的赛车时间相比,占用了你太多的实际生活的时间。”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原因是:斯通纳并没有完全的逃离赛车界。在一月份他确认参加澳洲V8超级房车赛的发展系列赛。对于他而言,从两轮转换到四轮的原因很简单也很单一,这和他离开摩托车的原因不一样。“我试着重新喜欢上赛车运动,”他说。

 参加V8的发展系列赛的原因很多,至少是可以作为一份临时的工作。斯通纳的话暗示他需要休息来从赛车界名人向需要和对手近身肉搏转变。还有一点好处就是更多的家庭时间,特别是更少的分站,并且没有长途飞行。他也有了重新评估他最终退役的自由。

 “现在对于我而言是正确的,”斯通纳解释道。“我愿意回到少年时候的我所热爱的赛车去,那个时候没人知道你,你得和别人在赛道上直接对话。现在完全不会是那样了,但是如果向那个方向发展会很美妙。所以我这是一个测试:如果事情还是不是我希望的,那或许我也不会继续追求赛车了。同样的,如果我真的享受它的话我想我能够继续坚持。”

Stoner made his V8 debut in Adelaide
Stoner made his V8 debut in Adelaide

不可避免的,斯通纳从两轮到四轮的转变也带来了不必要的困境。毕竟转换一个从来没有参与过的赛车项目是很少会取得成功的。到目前为止,伴随着媒体的巨大关注,斯通纳的成绩一直不是很好。

他在阿德莱德的首演成绩是喜忧参半——在揭幕战中撞墙,但是在第二场中由第30上升到第14,在珀斯Barbagallo站的成绩更是乏善可陈,第一圈的碰撞使得他最后第三次以第20名或者更低的名次完赛。

虽然大多数运动员的职业生涯甚至是一生,都是试图统治他们的领域。斯通纳并没有顾虑来变换项目,重新调整从一个世界冠军变成一位菜鸟。

“我很喜欢现在我没有很棒的成绩的事实—每个人现在几乎都遗忘了我,所以我可以做我自己的事情并享受它,”斯通纳说道。“原来的生活节奏使得我有些厌倦了。”

“我就是想默默进入赛场,享受自己和其他车手进行最基本的赛车。在MotoGP里面每个人都期待着你在前面完赛,如果你没有,不管是处于何种原因,媒体都会调查然后把你打入深渊。如果每个人都不关注,那这些周末将会很美妙。”

斯通纳的谈笑间掩盖了一个严肃的消息,那就是斯通纳准备在2013赛季达到的目标的评判标准。失去了以前所有的赛车经验,缺乏可观的赛季前试车里程,仅仅按照他在赛道上的成绩来批判斯通纳将会是徒劳。

 “纸面上的成绩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漂亮,但是总体上我们已经取得了跨越式的进步,”他说。“在驾驶这样的四轮赛车之前我仅仅是跑了一些卡丁车比赛,我从来没有在赛道上跑过四轮。在我的第一次比赛之前我仅有两天的试车时间,并且还被雨水所打断,你并没有驾驶赛车足够长的时间。”

Red Bull backed Stoner's career change
Red Bull backed Stoner's career change

“我还没有试着将任何摩托车的驾驶技巧带到四轮来—我想这就是我和其他一些试着适应四轮比赛的人的不同。这是一项完全不同的运动,也会有一些相似的地方,比如说了解刹车的压力以及抓地力的水平,但是更多的是不同,所以你首先就要忘记你所知道的一切。我试着在适应一项新的赛车运动,试着不带以前的任何经验过来。这使得比赛周末不那么容易。

“虽然今年的成败不在于成绩的好坏,但是我很自信如果我用心去做我能学到任何我想要的东西。你不需要计划着立刻变快—我并不是参加的大奖赛,它需要时间。这是一项完全全新的赛车运动,所以它当然要花时间。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工作和休闲的时间比例。显然,我的全部生活并不依靠着不久的将来发生在我和赛车之间的事情。”

在一个经常威胁着要重新定义在摩托车比赛里能做的事情的职业生涯后,斯通纳现在有了这样的特权。现在,他向四轮的转变就是一个有效的休整,试图来测试他的野心是否已经熄灭或者仍然可以补充。

“MotoGP最后可笑的结束了—如果你是单身并且喜欢这旅行般的生活那么就正好,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喜欢享受和家人还有朋友在一起的人,这样的生活就需要牺牲太多,”他说。“我真的喜欢关于赛车的事情,但是它需要更多的关于赛车而少一点其他方面的东西。

 “2013是更强调来享受我自己的生活的一年,我愿意重拾我爱上赛车运动的原因。”

约翰·苏堤斯(John Surtees)的观点

当你谈论到转换赛车项目,约翰苏堤斯仍然是最终的标杆,世界上唯一一位赢得了两轮和四轮的世界冠军的车手。

 “毫无疑问,斯通纳将会想念摩托车。他是一个非常特别的车手,要说我认为将会被人们因为除了取悦观众而被记住,就是斯通纳在摩托车上的表现。”

Surtees is the benchmark by which all bike-to-car switches are judged
Surtees is the benchmark by which all bike-to-car switches are judged © LAT

“我能理解他的决定吗?他还能够取得同样的成就吗?当然。

“我很能理解它不想要伴随着争夺世界冠军而来的压力,疾病以及一些牺牲,特别是对于一个年轻的家庭而言。当我从两轮转向四轮的时候没有家庭需要担心,但是回想起来,能够看着你的孩子们长大是件重要的事情,试着将这样的感情和赛车的需要混合在一起是难以置信的艰难。

“斯通纳做出了一个勇敢且诚实的决定,但是他不会完全的离开摩托车运动,我可以以我的经验而言他将仍然能够到场地赛小试身手。

我直接选择了转投F1,但是F1并不是关于世界冠军,压力或者胜利—实质上,它就是关于赛车手与一台赛车的结合,那是一种你感觉的到的非常特别的时刻。很多东西已经随着时代而发生了改变,但是最根本的感觉没有变化,斯通纳仍然能够拥有这种能力。

“他将会想念摩托车吗?或许,但是你仍然可以骑上赛车并偶尔享受下。

 “我的改变并不和斯通纳的一样。我当时在为MV Agusta效力,它们想要消减我的比赛计划,以至于我只有在500cc和350cc组别争夺世界冠军。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多分站的比赛,所以我也试着去跑些250cc的比赛,但是却落在了其他车手之后。当时的选择就是花点时间跑四轮的比赛。

 “我首次参与四轮是在1960年在古德伍德—那是我第一次同时观看并且驾驶四轮赛车比赛—然后我就买下了一辆F2的赛车参加在Oulton Park还有Aintree的比赛,分别最后以第二和第四完赛。

 科林·查普曼(Colin Chapman)来邀请我加入F1,但是我说我是一位摩托车手。我同意先参加试车,我们签了君子协定,我答应当我有时间能来参赛的时候我就会来参加。在摩纳哥的首次参赛之后我在银石以第二完赛,当时才是我的第二场F1比赛,然后在波尔图我拿到了杆位,但是因为一个愚蠢的失误而和冠军失之交臂。在年底的时候我离开了MV车队,也告别了两轮。

 “我记得当我15年之后驾驶着四汽缸的Phil Read赛车,当时和现在的本田类似,我当时想到‘啊,当时要是这样我就不会离开了’。或许斯通纳也会有这样的想法。现在本田的赛车有如此的潜力,要是没有离开我肯定会很享受驾驶它的乐趣。

 “当你回忆往事的时候,很容易陷入怀念。凯西现在正试着来找出他是否把赛车当作一种爱好还是某些更严肃的事情。车迷会想念他,但是他有权利来选择。”

相关标签:

分享到:

已有1条评论我要评论

长袖西罗  10月29日 亮了 (0) 评论  1楼 举报
7,8年前,偶尔看看moto gp,那时罗西一家独大;5,6年前,偶然看到直播MOTO gp,一个红衣少年引起我的注意,他就是斯通纳,那时我一度认为他可能未来超越罗西,moto gp竞争变得更激烈、比赛更好看。可能是我不看比赛太久了,他已然退役矣。。不过今年最后一场比赛也将会非常好看,看罗西如何一路超车,杀向领奖台!

您尚未登录,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作者信息

推荐阅读

X
下一篇推荐

[译]布拉特:FIFA老江湖如何屹立权力之巅

国际足联的历史总是充满了混乱和未经证实的腐败指控,主席先生的盟友频频倒戈,纷纷刹羽,而布拉特却总能化险为夷。 [详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