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拉力锦标赛的摇滚巨星谢幕了

董晓彦 https://voice.hupu.com    2013-10-15 17:43:14
在勒布告别拉力赛舞台之际,回顾这样一位低调的明星是如何在关注下生活的。
告别赛结束,塞巴斯蒂安勒布离开了舞台。DAVID EVANS 回忆了追逐这位传奇的最后一周,以及这位低调的超级英雄是如何在摇滚明星一样的关注下生活的。

他停下,走回来,微笑,然后走开。

现在他离开了。

塞巴斯蒂安勒布不再是世界拉力锦标赛的一名车手了。尽管手上打出了这句话,我仍然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并且我完全无法想象他的最后一场拉力赛会多么伤感...所有人都会伤感,而他不会。你知道,勒布可不是一个爱哭鬼。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有两个组成部分的问题(当然,是指勒布的离开,而不是他有没有流泪)。第一部分,是我不喜欢变化或者告别。第二部分,则是我们已经相当一段时间没有遇到过超级英雄退役的情况了。

想想看...

彼得索伯格去年底退出了,但他真的离开了吗?他很可能会回来的。更早之前是马科斯格伦霍姆(2007)和卡洛斯桑斯(2004-尽管他在2005年回来蹦跶了一阵)。当然我们还有柯林麦考雷和理查德伯恩斯的悲剧,但那完全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再会了。

所以,我们真的不太习惯这种场面。更不用说,这绝逼是我们第一次跟一位赢得过78场锦标赛和9个冠军头衔的车手永久告别。

Loeb's WRC farewell didn't end as he would have wanted
勒布的WRC告别演出没有像他希望的那样结束 © XPB

好消息是上周在法国站的送别非常适合勒布。除了他在那个糟糕的周日上午在沟里翻了个底儿朝天。

就如同自2010年勒布的本土赛事移至他家乡以来的每一年,数以千计的人们赶来观摩他的比赛。两年前,我在斯特拉斯堡服务区雪铁龙指挥中心的台阶上采访了他们的领队奥利维尔奎斯内尔。

“塞巴斯蒂安已经不是一个拉力车手了,”奎斯内尔说道,看着外面成群结队的车迷。“他简直是个摇滚明星。”

上星期,他把这一点又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我发现自己和一些雪铁龙技师们都在思索着同一个问题:还有谁,或者什么东西,能比一个摇滚明星更牛逼呢?

"Dieu."

神。

我觉得他们说的对。

Loeb: a relaxed superhero
勒布: 放松的超级巨星 © XPB

在他压倒性的赛车技艺之外,勒布最让人着迷的一点是他总是保持着一颗平常心。没有光芒慑人、没有特立独行、没有装逼摆谱也没有魅力无边。他不喜欢呆在聚光灯下,但他能够与之和平共处,他知道怎样做一个公众人物。

并且他是以非常正直和体面的方式做到这些的。当塞巴斯蒂安奥吉尔上周四晚上在斯特拉斯堡加冕桂冠之时,勒布径直走出他的车,上前恭贺这个即将取代他的人。

在本站之前,这两人更多地被描述为死敌。如同其他任何人一样,我也对这最后一战倍感期待。在本站中,仅仅在勒布的雪铁龙DS3 WRC赛车在Vignoble de Cleebourg赛段开始时翻车之前,生死之战仍在上演。激烈程度与以往相比毫不逊色。但当时钟拨到完结的那一刻,勒布想起了他来此的原因。告别赛。

没有尖叫声,没有车轮的撞击声,没有明显的失落。只有丹尼尔埃雷纳的声音。

 

"Eh bien voila."

好吧,就这样吧。

车队立即询问情况。勒布很快就下了车,但埃雷纳在哪里?

此时此刻,他在享受属于他的时间。勒布也许下赛季会重新穿上赛车服,继续操控着巨大的G力,蚕食着领先者的优势,推进他的赛车直到极限。但埃雷纳不会了。他的赛车服已经束之高阁,放进了衣柜的最里面。

勒布承认他对埃雷纳最为内疚。

Elena has been alongside Loeb from the beginning
埃雷纳自始至终陪伴在勒布身边 © LAT

“我觉得,”勒布在分流器后说道,“这对丹尼尔来说更难接受——他最后一次拉力赛是以四脚朝天的方式结束的。”

勒布最后一战之后的态度是乐观积极的。他把感慨都留给了我们。

而这的确是充满了感慨的一周。我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勒布的时候,以及他在之后的几十年间是如何变化的。他并没有变很多。他星期日的胡茬看起来比以前有点细碎了,但他的表情一如既往。在采访中,你仍然能看到他一只手扶着臀部,另外一只手偶尔轻拍腿侧,一副对问题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样一旦采访开始就随之而来的深思熟虑一直保留着。即使是这次之后,他仍然没有一句俏皮话。如果一次采访是必要的,那就一定要妥善对待。

本周日,我们做了最后的一次采访。一如既往地四平八稳。这次采访持续时间并不长,但它对我意味着很多。

正如你可能在我上周的比赛前瞻中所读到的,勒布和我有我们共同的时光。好吧,老实说,自从我们几年前在新西兰言语不合之后,我没敢想过还能重新获得他曾经对我的那种信任。

(翻译注:可能是指2010年新西兰站勒布撞坏了门,之后为了关门可能在开车时脱了手套。作者根据内部消息对这个可能的违规行为做了报道,结果为勒布招来了赛会的调查。)

周日,我觉得这些有了变化。他承受着压力。他刚刚撞了车,并且又被所有方面所需要着——不仅仅是在阿格诺站雪铁龙车房平顶上亮相。

Loeb's goodbye party was a family affair
勒布的告别会像是个家庭聚会 © XPB

但他还是专门抽出了时间。当时我觉得那对我是一种宽恕。

在结束了他故乡的比赛之后(他绝逼被人看到抹眼泪了...),勒布回到了服务区参加赛后聚会。当勒布做最后告别时,斯特拉斯堡欧洲泽尼特体育馆里传出的声音震耳欲聋。

泽尼特体育馆里邀请到了一些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摇滚明星,但他们中也很少有人遇到过这么多次安可的要求。在恭贺了法国下一任WRC英雄塞巴斯蒂安奥吉尔之后(勒布离开后基本就是他了),这个舞台就完全交给了勒布、他的领航员丹尼尔埃雷纳,以及一些特别的人。这些特别的人包括他们的妻子们、勒布的女儿瓦伦蒂娜,他的朋友多米尼克海因茨,导师和前领队盖伊弗雷克林,现在的老板伊夫马顿和弗雷德里克班泽特,以及其他一些人。

问题问完,感怀结束。

在统治了拉力运动十年之后,勒布终于走到了最后时刻。The Zenith装了足足12,000人,人山人海。而且我绝对不相信这里会有任何一个人没有动容。

这是对于伟大历程的感激。

这是对一个不声不响地创造了后人无法企及的纪录的人纯粹景仰。

一个时代结束了。

谢谢你,塞巴斯蒂安,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不过,在我结束之前,最后的最后...抱歉在新西兰问了那个二逼问题!

相关标签:

分享到:

已有2条评论我要评论

妖精雪风  11月3日 亮了 (0) 评论  1楼 举报
你怎么不来F1让另一个塞巴斯蒂安见识一下
tmacfrag  1月16日 亮了 (0) 评论  2楼 举报
顶一下,喜欢勒布

您尚未登录,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作者信息

推荐阅读

X
下一篇推荐

寻找明日之星—红牛青年车手发展项目

赛车运动最著名的青年车手发展项目以它竞争的残酷性而闻名。 [详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