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比卡和奥吉尔畅谈拉力赛与F1

https://voice.hupu.com    2014-08-03 22:38:00
WRC世界冠军和本可以成为F1冠军的拉力新人一起分享了他们对彼此以及赛车运动重大赛事的看法。DAVID EVANS现场记录

                                Robert Kubica and Sebastien Ogier

一位曾是F1最快的车手,另一位则是在WRC拥有超级统治力的法国人。

当罗伯特-库比卡和塞巴斯蒂安-奥吉尔坐下来闲聊会发生什么?包含以下亮点的精彩40分钟就此产生:一位让另一位开自己的F1赛车,而另一位也直率地发表了自己对现役F1车手的看法。尤其是马球王。最后他们也聊了当前WRC赛事的困境。

所有的对谈内容都在这里:没有删减,未经编辑,绝对不容错过。

罗伯特和塞巴对谈,凹凸体育应邀记录...

塞巴斯蒂安-奥吉尔:我还从没开过F1赛车,如果有机会当然挺好的。

罗伯特-库比卡:你可以开我的。好吧,我没有引擎,但是如果我问宝马要,我想他们会帮忙的。那还是我2006第一次上领奖台的车。我现在坐不进去了,但是我想你应该可以。我太胖了,模子太大。

SO:哦,拜托……

RK:真的,那是一辆非常小的车。

SO: 我可没那么小!

我想感受驾驶F1赛车的感觉。并不是说我想参加比赛——我想这有点太晚了,而且我没有跑过任何低级别的方程式比赛。但是试驾一下,我想可以有。

我更想试试旧版的F1赛车,新版的似乎比较慢。虽然我相信那对我来说也OK!但是现在,它们和[雷诺方程式]3.5速度差不多?

RK:不,更快。快的多。

SO:没快多少吧。

RK:他们仍然是很棒的赛车。和以前的F1赛车不能比,但还是很快的车。

问奥吉尔:你觉得罗伯特还会回到场地赛吗?

SO:我不知道。你问他!很不幸,我想这对现在的他会很艰难,但我不知道他的心愿是什么。

RK:我想所有人都知道我想回去。我愿意付出一切去重新驾驶F1,但眼前的情况太复杂了。这不可能。我可以通过其他一些系列赛回到场地赛,比如房车赛,GT或DTM。

但是出于一些原因我选择了拉力赛,现在回到场地赛只是浪费时间。但是我现在甚至比一年前更想念F1比赛。这很正常。

问库比卡: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奥吉尔的情景吗?当时你怎么想的?

RK:我记得他当时还驾驶JWRC。我关注拉力赛,但是忙于F1比赛。你总是关注结果,但是从没太过接近。迄今为止我只看过两场拉力赛——2007年在Sardinia和之后的Catalunya。不对,事实上是三场。当铃木[SX4 WRC]首次登场时我在Corsica,在勘路赛观看这辆车很有趣!我关注扬 [科佩基] 因为我对他很熟。

问库比卡:下一年有什么计划?

RK:不知道。现在还太早。我还有很多要学习和探索的东西。我也记住了很多不好的时刻以便从中学习。在发生事故后我有了新的目标并希望能实现它。这取决于WRC的条件和我如何才能去抗争。你需要很多经验,需要很多时间去学习。我得从零开始。

我可以用从场地赛学到的10%的经验。可能在柏油路比赛中能用的更多点,但是在砂石地上我只做了150公里测试,去年3月是第一次驾驶。需要学习的还太多,因此我需要更多时间和一些保证,否则将无法达到我所期望的结果。

SO:你希望达成什么?

RK:我无法在拉力赛中达到场地赛的水平,在环形赛道上我开了20年的车。但是我希望能从驾驶的角度接近自己在场地赛的水平——那就是我所追求的。通常在局外你只能看到结果,但是很多时候当你身在其中自得其乐而与结果无关。在F1,卡丁车和去年的拉力赛中都出现过。去年比赛的其中一个亮点并不是成绩结果或类似的其他什么,而是获得了今年驾驶雪铁龙厂队赛车的offer。

80%的拉力赛都在砂石路上进行,而我只有8场砂石路拉力赛的经验。这行不通,我们没法做得足够好,但是获得在过去十年几乎赢得这项赛事所有头衔的厂队的邀请……还挺特别的。

SO:我有个疑问……

什么是你对F1所怀念的?什么是你从拉力中获得而F1无法获得的?

RK:好吧,开始了!这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在F1你最大限度地获得所有东西:赛车的性能,组织,车队,人。每个人都更多地为细节而努力。我在这群追求每个细节的人中长大,然后来到了拉力赛,细节依然有用,但并不是那么至关重要——特别是在开始时。

我的想法是尽可能最大限度地改善我能做的一切。我得明白这对拉力赛中的我而言为时过早。如果我像塞巴一样为顶点而战,那就需要注意每一个细节,并非常精确——但是在F1,缺了这些细节你将走投无路。在5公里一圈的环形赛道上,0.3秒就是一个普通车手和F1车手的区别。

SO:在F1没有好车你就一事无成,但是在拉力赛,就像你说的,经验将更重要。车手在比赛中仍然占据很重要的地位,我想。

RK:要赢得冠军,你还是需要完美组合。在F1,0.1秒每公里的落后是很多了,但是拉力赛中一辆每公里慢半秒的车意味着你或许赢不了冠军,但仍能为之一战。

围场里慢半秒的话你就是最后了。当然,决定因素会有不同,但是有的车队为能够向为其带来每圈快0.2秒的车手支付巨额薪酬。

 

问库比卡:为什么选择拉力赛?

RK:经历了困难的两年后,这是回到赛车运动的更好途径——并不是作为一名车手,而是作为一个人。我需要一些东西让我不去想F1并保持忙碌。

拉力赛比其他赛事,比如DTM紧张多了。在DTM一年中我可能有8天的测试,以及一些PR工作日——这部分工作我可不喜欢!然后是10场比赛,但是这些比赛你只需要周四出门周日晚上回家。

拉力赛让我繁忙的多,而这是我在一个艰难的时期后所追寻的,老实说这也是我选择拉力的最大原因。

问奥吉尔:你有某一天去跑场地赛的愿望吗?

SO:目前没有。

RK:你还太年轻!

SO:太年轻,但另一方面又太老!

RK:首先他想赢个10次[WRC总冠军]……然后再去跑场地赛。

SO:不,那不是真的。我没有一个职业规划,我想在拉力赛待几年,然后做些其他的事。我就跟着感觉走,从运动中找点乐子

目前我在一个非常好的位置,为最棒的车队开车。在这里我是最强的——我并不是说我在WRC中是最强的,但是如果去参加场地赛,我必须学习很多东西。今天,我在拉力赛中还有很多要做的,也获得了很多乐趣。作为一个额外活动,我喜欢GT比赛的经历,但是我的动力还在拉力赛上。

或许[从拉力转投场地赛]的差距并不像罗伯特从其他赛事过来时那么大。要在拉力赛积累经验需要漫长的过程——你只能从竞争中获取,一直一直不断跑拉力赛。在赛道上,你能更快地适应赛车;赛道会有不同,但你仍然可以学习……

RK:它们就10个弯。

SO:需要的经验要少的多。

RK:而且你有自由练习赛!

问奥吉尔:你对勒芒耐力赛感兴趣吗?

SO:勒芒棒极了,是世界上最有名的赛事之一。并且现在是制造商之间的大乱斗,门槛很高竞争激烈。我听说它现在可能有点太依赖赛车工程,而削弱了车手的影响力,但是,是的,这将会是很棒的经历。但是眼下,我没计划立刻施行。

问奥吉尔:那么越野赛或者极限运动呢?

SO:越野赛是一个成长中,并且也是我想要尝试的有趣项目。目前,我不喜欢它的地方是有点太搏运气了。它就看谁在比赛的第一弯存活下来。车子很好,有很多动力,也能从一些很棒的赛道上获得乐趣——但我不确定是否乐于长期从事这项比赛。我不知道,在尝试过后我才能认真谈论它。

问奥吉尔:关于场地赛,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RK:轻松的生活!

SO:我喜欢的……

SO:对,没错,你不用一大清早起床。

RK:你永远不用早上5点就起床!

SO:你待在同一个地方不需要跑长长的、无聊的赛段;在起步和当你尝试超越某人时的肾上腺素分泌会很有趣。但这也可能变得糟糕:如果你在拉力赛中犯了一个错误,那只是因为你自己,而不是因为某个人把你撞出赛道,但在场地赛中就不是这样。

RK:但是你同样可以把其他人撞出去!

SO:是的,但是你的比赛不是真的取决于你自己。即便你做了完美的工作,依然有人可以毁了你的比赛。

RK:你也凭此获得胜利!好吧,我在开玩笑……

SO:我喜欢拉力的地方是多样性。在砂石路上以及一些我喜欢的地方比如芬兰或瑞典的雪地上比赛真的很开心。我从没参加过F1,但我相信这些赛道都很棒,入弯时候的速度感是你从其他比赛中无法感受的。当然,能尝试的话会很有趣,但是同样的,我们在芬兰跑拉力时的感受也很特别,和你从F1赛车中获得的乐趣程度是一样的。

问奥吉尔:你怎么看和F1车手相比你的知名度问题?

SO:他们是知名度更高的明星。在F1,就像罗伯特说的,因为每项工作都更专业包括电视传播的覆盖。伯尼[埃克莱斯顿]做了出色的工作将其打造成一项巨大的赛事,一个世人皆知的世界性活动。拉力还处于更多为车迷所知的阶段,所以希望有人能努力将其推广地更好。将我们这项运动向公众传播也比F1困难的多。

问库比卡:这公平吗?

RK:这就像讨论排球和篮球选手谁是更好的运动员。他们完全不一样。F1的影响力要大100倍。或许没有更多的车迷,但是有更多的休闲人士在周日打开电视观看比赛。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拉力赛几乎不可能被持续关注,而且也很难收看。现实是过去5年赛车运动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但奇怪的是在F1,总有新的赛道花费数亿欧元加入,新的国家为承办比赛支付巨款,这就是F1的力量。那些国家也获得了一些回报。

RK:在拉力赛中你们有多少付费车手?4、5个?

SO:是的,但是与此相反的是,F1里并没有那么多雇佣车手。仍然有一些车手需要付费获得席位。但是和整体形象相比——F1赛事的每一项规模都大得多,所以最后你仍有车手依靠赞助商或别的什么购买席位,这不正常。

RK: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话题。有很多苦苦挣扎的车队需要赞助商,但是在我们说“付费车手”时有一条界线。比如法拉利有桑坦德,他们想要一个西班牙车手,而这个西班牙车手是[费尔南多]阿隆索,世界上最好的车手之一,于是他们在合同结束前摆脱了基米[莱科宁]以实现这一结果——我们能说费尔南多是个付费车手吗?呃,当然不。

如果这是[帕斯特]马尔多纳多,那个曾……

SO:是的,马尔多纳多是一名付费车手因为他不是一个好车手。

RK:啊!

SO:哦得了。他就是个疯子,而且愚蠢,我有好多例子能证明这点。

RK:他是呃……

SO:哦拜托,别告诉我你觉得他还不错。

RK:你知道,我不清楚多少车手赢得过F1分站冠军,但是他赢过。有些日子他可以很好的,如果我们讨论一个车手的稳定性和能否在一个赛季18场比赛后赢得冠军,那还有待商榷。但如果我们讨论他开的是否够快,那他还是挺快的。

人们忘了很重要的一点区别是:如果我有一支车队,有一个没有预算的好车手和一个慢0.3秒但是带着大赞助商的车手,我会雇带赞助商的那个。因为我可以将他的钱投资于赛车研发,并将赛车性能提升幅度远超于这0.3秒差距,这对两位车手都有利。

F1的发展是巨大的——如果你有最好的车可以在第一场比赛位于前排,但是如果你停止赛车研发,在最后一场比赛将落到末尾。你需要在整个赛季以每圈两秒改进赛车,这项艰巨的任务就是资金的去处。预算问题远比看起来的复杂。

问奥吉尔:你给罗伯特提过什么拉力赛的建议吗?

RK:待在路面上!

SO:有时候我们讨论过一些事儿,如果他有问题聊起来就比较容易——他是一个好人,但是我能说什么呢?他知道怎么把车开快,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也证明了他需要时间去适应。

我们都有这样的阶段,对我而言是2009年撞伤比较严重的时候。要找到平衡和极限总是困难的。有时候你必须超越极限,那就是本赛季初发生在他身上的。但是,你知道,他在F1并非一无所得,他有将车开快的技能,那不是问题。在积累了更多经验后我相信他会做得更好。

问库比卡:莱科宁在跑拉力赛的时候最大的问题是路书,这也是困扰你的问题吗?

RK:我想你总是试图去改善你的路书。毫无疑问经验对路书有帮助,经验是根本;拥有最好的车、轮胎和引擎你就能成为最好的车手,但是如果你的路书是错的,就只能功亏一篑。

你要找到正确的方式写路书并相信他们。在顶尖水平,如果你很自信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么你就能获得更多的时间和自信。在高水平的赛车运动中自信是非常重要的。

 

SO:因为语言的关系很难比较我们的系统。你用波兰语做路书?

RK:是波兰语,但是有些词是意大利语或英语的。

SO:如果能有和你用同一种语言的人能参考将很有帮助。我的路书就是从[塞巴斯蒂安]勒布的良好基础上开始的,并完善了系统。现在他不能用我的,我也不能再用他的了,但是有一个很好的开始。

RK:关键是路书只给了你一张有关发生了什么的图。那并不意味着塞巴看到的它和我看到的一样。重要的是结果。砂石路对我来说很难。例如,我在波兰和去年相同的道路上测试——我拿路书和去年的比较,我能看到这条路上我曾害怕的每一块石头。

我在平坦的赛道上开了20年车。在F1,如果你上错了路肩有可能毁了悬挂,所以当我看到路上的那些石头……

SO:你需要知道赛车的极限。

RK:还有很多时候,我因为岩石跑出了赛车线。在勘路时我没有看到这些缺口,但是现在我更习惯于发现它们。从去年3月开始我已经跑了20条新拉力赛线路,所有都是长赛道,而我必须制作每一份新路书。要考虑的东西太多,我不能全写下来。想象一个从未见过撞击的人——每当在F1中有颠簸撞击,车手都会抱怨:“好疼!”

但是在墨西哥站后我看了车载录像。我在家里,对糟糕的比赛很失望;好吧,原本节奏挺好,但我撞车了。不管怎样,我看着车载——很狭窄、曲折、棘手的路段——我从2010年斯帕开始就开了车载。在一个画面里我看到了20年来我熟悉的一切,但是在另一个画面里……

SO:我想很难想象这些赛车的极限和悬挂的承受力。这需要时间。对我来说要知道F1赛车过弯有多快也一样很难。

 

如果你冲出赛道,多数时候你能从冲出去的地方再回到赛道。你可以一步步再追回来,这让比赛容易些。在拉力赛,你不会有20次通过(同一路段)。我不会在这个赛段开上20次然后再开始比赛。马库斯[格隆霍姆]来到了我在瑞典的测试。我和我的领航员在这个赛段开了12次直到我完全记住道路。RK:区别是你有200圈的机会去尝试。在场地赛道上你也能从其他车手那儿拿到数据——你知道这个弯角可以。问题是怎么做到,加快3km/h,快10km/h,然后你触及了极限,就好像“哦,窝槽”但是感觉不错。

在5公里之后他说:“我来此一无所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我说:“我认识马库斯,但是这是我第12次跑这个赛段,我知道该怎么做。我只需要通过两次,但是我不能带着我的工具做到这个。”最重要的工具——经验——丢失了。这不只是开得快的问题,我知道基米很快。

SO:没你在砂石路上快。他永远无法解读砂石路。在柏油路上他很快。

RK:这太不一样了。当我7岁大的时候,每个人都告诉我:“转向角度小一点你就能跑得更快,永远别在过弯时反向转向。”所以你有20年的时间在这个领域练习。当你到了砂石地……去年我做一切都太晚了,当赛车转弯时我不得不让轮胎和悬挂负重过高。

SO:你得预先更多来准备。

RK:是的。在F1,你看着方向盘车子就已经过弯了。赛车转弯很快。你的大脑要校准,但不能过多——到完全相方的方向。

问奥吉尔:需要多久罗伯特才能到达顶尖水平?5年?

SO:不,我想他不需要5年。去年他获得了不错的经验,WRC2和WRC差距不大。

 

RK:我的驾驶可是差远了!

SO:对,但是你参与了锦标赛中的赛事。我想在WRC跑两个完整的赛季后,基本上你就能参与最顶尖的较量了。我之前参加过一些小拉力赛,在WRC的两个赛季后我现在处于不错的节奏上。当然,在有了更多经验后我在这些站也犯了一些小错,但我得说两个完整的赛季就够了。对他而言问题是这两个艰难的赛季,因为他之前没参加过拉力赛,而那些低级别拉力赛对制作路书有帮助。

RK:20年的场地赛经历对我不利。开始的时候,我给看到的每个弯角做记录,但是,尤其在砂石路,当我开到那儿时弯角不见了——道路笔直。

SO:这就是经验。对我来说,我仍然会在遇到的弯角做精细笔记。

RK:你需要视野,而我则有了完全错误的视野。它现在开始有了,但去年缺乏视野让我在Azores翻了个大车。我不习惯跟着其他人的赛车线走。我朝着我想去的方向开,在场地赛这行得通。在砂石地,你得跟着其他人。

SO:你也习惯了整个比赛都有完美的线路。

RK:是的没错。

SO:这就好像谈论在砂石地上开放道路的拉力赛,这几乎是最糟糕的——赛车线都是屎。

RK:但是你得遵循线路。我听到很多车手说:“我看到了线路,他走得太大……”我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现在我懂了。

同时问两位:谁是更伟大的赛车英雄?F1还是拉力车手?

SO:这很难比较。我们俩对这两者都怀有很大的敬意。我们知道你需要付出很多努力达到顶点。我们讨论过这个,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想大部分F1车手都认为我们是群疯子,但是我不认为我们比他们更疯狂。好吧,有时候环境不够安全,但是速度也没有在赛道上那么快。

RK:我想你没法比较。2012年我参加了福特在柏油路上的测试,那是在一条环形赛道上举行的。我跑了几圈,之后杰瑞-马蒂[拉特瓦拉]用同一辆车也跑了。我做的圈速更好,他很好奇想看看我怎么做的。有些人感到惊讶,但我说:“错了,你把我放到了我的丛林。如果你将我放到拉力赛赛道上,我会比他每公里慢一秒。”

SO:你学着凭借每个细节开车,跑一圈。我们并不学习相同的技能。

RK:你是在塑造跑步运动员,但是马拉松和短跑者做不同的项目。他们锻炼不同的技能,大脑也得以不同方式运作。它不只是四个轮子和方向盘…… 

 

                             Robert Kubica

相关标签:

分享到:

已有1条评论我要评论

RadarBryant  7月3日 亮了 (0) 评论  1楼 举报
这个采访有趣~虽然重返F1希望渺茫,但看见酷比卡还能跑比赛就好

您尚未登录,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推荐阅读

X
下一篇推荐

为何汽车厂商选择了WEC而非F1?

今年的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演着丰田、保时捷和奥迪之间的对决,而与此同时在F1中,梅赛德斯击败了一家饮料公司。DIETER RENCKEN向我们解释为何WEC比F1更受汽车制造商的欢迎。 [详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