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闹剧:梦游的规则制定者们

https://voice.hupu.com    2016-03-31 10:12:25
F1在澳洲的排位赛闹剧上满盘皆输。Rencken相信同样糟糕的程序又会惹出其他幺蛾子

Ferrar, Mercedes, Toro Rosso, Australian Grand Prix start 2016 F1

F1的排位赛闹剧再次凸显出F1决定流程的瑕疵。

F1这套流程说的好听点也就是“各方妥协”一番,下决定的人,只是想让“场面精彩点”,而不在乎达到“世界顶尖运动的观赏性”。而此后F1的反应,更是显露出其决策层显而易见的瑕疵。

我们这里不去多说排位赛制度本身了——已经被骂的够多了。这里我们谈一下这一闹剧背后折射出的F1决策与管理程序的混乱。

F1 team bosses, Australian GP 2016

面对尴尬,最初的反应是,无论如何得改,然而最初要求改动排位赛的伯尼,甚至没有出席墨尔本的比赛,他直接评论说,排位赛烂透了。

还记得吗?伯尼在赛前对媒体说,F1正经历其“最丑陋”的岁月,他知道会尴尬的。然而,更尴尬的是,都知道这排位赛会这样,F1还硬挺着要上呢。

事实是,周日的正赛前会议没有下决定的权利;仅仅只能写个备忘录。F1现行流程下,想要修改规则,需要测量工作小组层面简单多数通过,随后送交F1委员会会议,全票通过,然后再送交FIA WMSC简单多数通过。

如果不遵循这一流程,可能会惹上官司,我们听说关于F1开会的争议那是三天两头的。

确实,我们可以通过在线投票的方式缩短投票时间,开会可以是电话会议,但除了关于安全问题,目前赛季和下一赛季(如果过了3月1日之后),我们真的需要简化规则修改的流程,这才是大问题。

同时更为诡异的是,负责投票的代表,需要作出对于F1最为有利的决定,而不是他们各自代表的车队——但实际上老板和股东们,可能在F1委员会的层面上,杯葛任何实质伤害到自身权利的改革。然而,另一方面看这也给了独立车队以对抗强权的武器。

然后呢,11支参与墨尔本会议的车队仅仅占到26席的F1委员会的40%席位,还有FOM,FIA,赛事组织推广者,技术伙伴和赞助商的代表——其中任何一人都能枪毙规则改动。

而且,情况还不是简单的“YES/NO”的投票方式,到底规则怎么改,还要看新文件的指示。需要被解决的问题都需要F1委员会的一致通过,才能送交WMSC。这3个问题是,我们需要改变吗?如果要改,怎么改?什么时候改?

所以,周日围场开的会,显然是不成熟的,他们对规则的调整更多是摆脱尴尬,而不是真的找出一套合理的规则。

Jolyon Palmer, Valtteri Bottas, Williams, Renault, Australian GP F1 2016

真的很难令人信服,一项如此依靠电脑模拟工具的运动,竟然在重大排位赛规则调整做出前,不进行一下电脑模拟。记得吗?伯尼曾经要求,由于FOM的电脑代码没有 准备就绪,想把新规则延迟到第5场比赛执行。

然而,FIA否决了FOM,坚持任何运用在第一场比赛的规则改动,都应被视为赛季中规则更改。也就是说,其实有人知道所谓的让排位赛变得更加刺激的规则,潜在的会迫使快车在Q2就用光软胎。确实倍耐力的保罗-亨伯里是暗示过这一可能性的——他应该是知道的。

在巴林站前关于排位赛模式又有了一轮新的讨论,但关键在于F1做决定的模式,其决定并没有通盘考虑后果。讽刺的是,如果F1对排位赛做任何修改,这一次必然是赛季中修改规则,而这正是F1起初反对的。

另一方面,流程或许真的妨碍了任何转变,因为目前的F1中,没有人敢说,F1到底属于谁——显然F1委员会可以对任何议题进行投票,并且需要一致通过,然而,F1各方目前都各自想往各自的方向走,这导致了F1不断陷入否定综合征。

尽管fiasco统治了墨尔本围场的讨论,车队老板们依然找时间表达他们对于F1管理制度的担忧,这一程序最新的产物是讨论引擎问题,名字叫引擎供应成本,要保证能向所有车队提供引擎,性能相近,引擎声浪也好——可能是引入一台不同规格的独立引擎。

非正式的动力单元工作小组会议——由梅赛德斯,法拉利,雷诺和本田的引擎代表,红牛,迈凯伦,印度力量和索伯作为车队代表——此前一个周一,在希斯罗机场的Sofitel酒店开会。

大多数消息称,这会差点没打起来,一支车队质疑FIA在涉及到商业问题上的管辖权,他们不能强迫车厂提供引擎合同,而这正是FIA想要获取的权利。

诺是FIA成功,他们可以,强迫本田,目前只提供1支车队引擎,向红牛提供引擎,或者要求梅赛德斯给索伯提供引擎——只要其产量允许。

然而,法拉利首先不愿意了,他们透露,如果FIA强迫推动1200万欧元引擎单元计划,他们会以否决权否决这一动议。独立车队担心欧盟委员会2000年同意FIA将其113年的F1商业权利授予FOM的判决——附带产物是欧盟要求FIA远离商业运作,可能这次FIA自己站不住脚。

Daniel Ricciardo, F1 2016 Red Bull

至于性能差距缩小:FIA目标将不同动力单元之间的差距缩小到2%以内——这是引擎供应商开会后相信通过放弃其其短视的研发权限系统可以达成的目标,该系统实际上禁止了自由研发,但放弃后的成本增加没有被考虑。预计这引擎成本还要来个平方。

然而,据消息称,FOM的法务部门坚持2%的引擎差异必须得以执行,不然他们会推动独立引擎计划。赫尔莫特-马科,前F1车手/勒芒冠军,现在担任红牛的顾问,最近也提到了引擎性能缩小的议题,在一篇专访中,他透露,红牛正在考虑自己的引擎计划。

“将引擎差距缩小到2%,这依然在讨论,或者引入所谓的独立引擎。让我们看看规则会有什么变化,”这是在红牛和阿斯顿-马丁超级跑车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的。

引擎单元工作小组面前的工作是在4月30日前制定一份能被FIA/FOM接受的备忘录,例如此前建议过的2.2升源于IndyCar的自然吸气引擎,以及一套性能缩水的KERS系统,将会在2018年得以应用。

记住,虽然此前,F1圈子里有叫停这一计划的呼声,然而,此计划却继续得以被恢复。

然而,这样一台引擎需要遵循以下的模式——考虑到反对改革派的司法程序上的杯葛——以及围场中普遍担心的梅赛德斯和法拉利的故意拖延,目前规则还会延续2个赛季,最终要延期到2020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F1将会保持原样,无论其成本有多大、有多少缺陷,梅赛德斯和法拉利依然会高兴,索伯和印度力量肯定还会悔恨。F1好似梦游一般进入目前的窘迫境地,然后对于众所周知的问题,采取膝跳反应应付一下。

下月的引擎备忘录,或许也会这样收场吧?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F1 2016

相关标签:

分享到: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看法

您尚未登录,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推荐阅读

X
下一篇推荐

澳大利亚技术简报:秘密不再

一但赛季开始,p房围挡就不能使用了。这意味着CRAIG SCARBOROUGH能在墨尔本的首节练习赛中看到足够多的2016年版的套件 [详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