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技术简报:秘密不再

https://voice.hupu.com    2016-03-31 10:18:27
一但赛季开始,p房围挡就不能使用了。这意味着CRAIG SCARBOROUGH能在墨尔本的首节练习赛中看到足够多的2016年版的套件

Ferrari front wing detail F1 2016

F1的第一场比赛经常能看到在冬测中极力隐藏的聪明的空力套件设计。但是墨尔本的雨让车队收起了新套件避免他们被撞坏。

我们没怎么看到太多新的东西,但是开放的p区意味着车队没法隐藏他们的基础机械设计。所以我们能够看到2016年赛车外部包裹以内的秘密。

梅赛德斯

Mercedes chassis front detail, Australia F1 2016

梅赛德斯的赛季开始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潮湿的环境让车队换下了有S-duct的鼻锥。并且由于罗斯伯格的撞车他们损失了宝贵的练习时间。

所以W07(在练习赛中)实际上是带有多个开槽的转向翼片以及锯齿尾翼的发布会版本空力套件,新鼻锥和前翼并没有用上。

在车库中拿掉外壳之后,可以看到车的内部和火星车W06非常相似。动力单元,散热器和变速箱布局都差不多。

在车的前端,悬挂摇臂和多功能升降组件(multi-purpose heave element)是全新的。升降组件由阻尼和液压弹簧组成,位于摇杆之间。

和去年不同的是,今年奔驰没有使用机械弹簧。车重由托森杆承担。右侧侧箱里布置了圆柱状的液压系统,其控制着升降系统的硬度,保持赛车的分离器不和地面接触。

其实在2015年的最后几场比赛时关于升降单元的升级已经被测试了。为了在移开外壳时能使它不被人看到,奔驰在底盘上方特别设计了一个铸造的托盘。

法拉利

Ferrari front suspension detail, Australia F1 2016

在测试时,法拉利几乎没怎么对发布会的套件进行改动。在墨尔本的车库中,我们看到赛车的机械结构更加简洁了。和其他车队一样,法拉利终于用了推杆前悬。多功能升降单元终于可以从上面看到了。

和奔驰一样,法拉利也采用了阻尼和液压弹簧。但是法拉利也同时使用了一个环形弹簧来支撑赛车。

Ferrari intercooler detail, Australia F1 2016

当外壳被拿去后,车后部的多中冷器设置非常显眼。涡轮安装在变速箱内,安装在上方的更高的中冷器使用了不同寻常的铝制骨架带鳍侧置水箱。增压过的空气(经过第一个中冷器)接着被引导到油箱后部的水冷器。

空气动力方面,赛车用了新的后刹车导管,前翼内侧翼尖部分添加了一系列的锯齿。从某种角度上和奔驰的锯齿前翼相似。(注:奔驰前翼的锯齿位于襟翼的后缘,从正面看不到)

红牛

Red Bull front suspension/chassis detail, F1 Australia 2016

RB12在测试中采用了一些车身细节的升级,比如修订过的前翼和端板,但是除此之外RB12的内部构造和2015年的赛车相差无几。

雷诺的动力单元仍然保留了两个大型中冷器,同时红牛把ERD装进侧箱的传统也得以保留。别的车队则把电子控制单元和电池整合在一起安装在了油箱下方。

尽管红牛沿用了去年对角安装环状减震器的方式,红牛的前部升降组件的封装却和奔驰相似。同时红牛也是为数不多的把此部分暴露在外的车队。

威廉姆斯

Williams gearbox casing detail, Australia F1 2016

在威廉姆斯仍在等待更短的鼻锥和前翼升级时,赛车后半部分的设计更容易被观察。我们现在看到了威廉姆斯和对手们相比不那么复杂的变速箱壳。

威廉姆斯的变速箱比奔驰的更长以适应更长的轴距。同时就像法拉利做的那样,威廉姆斯的变速箱单元的机油箱略微提升,使得机油箱离底板更远。这会让扩散器上方的气流略微受益。

在等待新鼻锥的威廉姆斯车队是在底盘前部唯一给单体壳上色的车队(说实话不是很理解这句话)。别的车队都降低了前部底盘,盖上一块面板,这可能对之后再前部鼻锥处整合S-duct有利。

威廉姆斯的推杆以一种传统的方式接入底盘侧面。这种解决方案经常在转向杆上使用。 这些悬挂组件安装在特殊的轴承上,轴承的连接叉上带有销槽。所以当悬挂运动以及轮胎转向的时候悬挂可以扭曲。

威廉姆斯在推杆安装方式上也采用了这个设计。所以一些无意义的旋转可以被这种安装方式控制。

车队也使用了新的前刹车导管。导管内侧表面后部加上了一个垂直的翼片。

小红牛

Toro Rosso rear suspension detail, Australia F1 2016

因为STR11在第二次冬测的时候升级了很多空力套件,在墨尔本的周末小红牛在空力方面没什么升级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小红牛的变速箱壳却有点意思。变速箱壳由于换用了2015年的法拉利引擎做了一些修订。

旧款用了铝制变速箱壳连接一个碳纤维飞轮壳。现在整个变速箱壳由一块碳纤维构成,因为变速箱壳需要包住法拉利的涡轮。变速箱壳前部上方和法拉利去年的外壳相似,高高拱起绕过涡轮。

印度力量

Force India cockpit/steering wheel detail, F1 2016

VJM09和去年后期看到的赛车很相似。新车由一个新的方向盘,新方向盘终于使用上了前两年没用的彩色显示屏。现在方向盘有一个3D打印的面板可以引导车手按到正确的按钮上。

迈凯伦

Jenson Button, McLaren F1 Australia 2016

和印度力量一样,去年后期大量的升级意味着新赛车和2015年款看上去不会有什么区别。同时迈凯伦也用上了一个新的方向盘。迈凯伦之前就用了电子显示屏,所以方向盘偏大并且阿隆索不是特别适应按钮布置。现在方向盘更小,按钮布置也更合理了。

索伯

Sauber engine packaging detail, Australia F1 2016

索伯看起来和冬测时没有不同,新前翼正在研发中。

索伯的法拉利引擎安装方式和法拉利和哈斯都不一样——赛车散热器布局很传统,每一个都是一块平板。而不是别的赛车上的V形散热器布局。

索伯自己生产了带有用铝板做成的侧置水箱的尾部中冷器,而不是在其他现款法拉利引擎上使用的骨架设置。

雷诺

Kevin Magnussen, Renault Australia F1 2016

在披着黑色涂装跑了几年以后,突然换成磨砂黄让赛车焕然一新。尽管RS16和测试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

赛车看起来平淡无奇,不过新的前翼正在研发中。

变速箱为了适应从奔驰动力单元到雷诺动力单元的转换有了明显的变化。连接点处加上了一层碳纤维以增强支撑。

哈斯

Romain Grosjean, Haas F1 2016 Australia

除了涂装上有细小的变化,哈斯赛车和测试时并没有什么不同。法拉利提供零件的痕迹非常明显,悬挂和方向盘都很相像。

但是,按照规则要求,哈斯自己设计了鼻锥,单体壳和防滚架部分。

马诺

Manor front wing detail, Australia F1 2016

马诺今年的赛车和过去两年相比有着很大的不同。前悬挂和防滚架都是全新的,前翼也是新的,不再是2014年前翼的小改款了。

相关标签:

分享到: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看法

您尚未登录,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推荐阅读

X
下一篇推荐

纽维——那个击败舒马赫的人

F1不仅仅是伟大车手们的战场,更是工程师们发挥才华的地方,因为F1是目前硕果仅存的非统一底盘方程式赛事,每支车队制造自己赛车,这里诞生过许许多多伟大的工程师和设计师,Adrian Newey——这位“聪明绝顶”的英国人,就是其中最成功、最著名的一位。他的笔下画出了十台冠军赛车,其中包含为舒耐Rexona的合作伙伴威廉姆斯设计的五台冠军车,这占到纽维冠军赛车中的一 [详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