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伊重回玫瑰花园后记:一个时代结束了

罗伊重回玫瑰花园后记:一个时代结束了

几年前,当我参加一位朋友父亲葬礼的时候,我一次接触到了生命轮回的概念。长子朗诵了悼词,当时他抱着自己的第一个新生儿。

他说,当一个生命结束的时候,另一个生命也就随之开始了。

周日的比赛里我想到了生命轮回,当玫瑰花园球馆终于能跟布兰登-罗伊说再见的时候,他穿着休闲装坐在森林狼的板凳席上。比赛第一次暂停的时候,现场来了一段不错的、礼貌的欢迎仪式,大多数人起立鼓掌,有些人还举着感谢他的标语,还有人带来了老式的7号球衣。

开拓者队的一段时代终于走到了终点。

可能只是一次巧合,在开拓者109-94战胜森林狼的比赛里,年轻的达米安-利拉德完成了又一次令人难忘的表演,他得到24分6次助攻和4个篮板。

死亡的离去经常能迎来崭新的生命。

在波特兰,因为利拉德的到来,这一课上得更简单了。就跟2006年的罗伊一样,他是一个新时代的黎明,一颗新星,一个崭新的希望。

对于罗伊的欢迎——虽然很尊敬也很礼貌——让我看到了撕裂之城已经走了出来。他在大屏幕上的的出现,没有像他在的那五年一样,引起玫瑰花园球馆的阵阵雷鸣。甚至,当乔尔-普尔兹比拉上赛季回归的时候,欢迎的声音都更响亮,响亮得多。

我想,有时候,你必须要放开那些曾经的伤害。

又或者,利拉德已经治愈了很多因罗伊离开而留下的伤口。

对于很多人来说,罗伊总是那个能把他们带回到开拓者黑暗年代的人。他的比赛里有一种纯粹——很多人称之为“老式学院派”——他的心脏里有一种透明。我们似乎总能知道罗伊的感受——他的喜悦,他的痛苦,他的失落——通常,我们都觉得跟随着他是正确的。

但是,总有一种痛苦,因为一切都结束得太快;总有一种烦恼,因为我们总会去想种种假设,从罗伊的膝盖到奥登……

在赛前10分钟的采访里,罗伊面对着一大帮记者触及到了一些上述的感情。之后不久,穿过球馆,我发现利拉德正站在过道里,围栏边上有很多孩子拿着笔,请他在帽子上、球衣上签名。跟以往所有比赛一样,他签完了所有这些东西。

“我曾经也是那样的人,那样的孩子。”利拉德说道。

这也是罗伊以前做过的事情。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心甘情愿,同样的责任感。

那个时刻真真正正地打动了我。

同样都是第六顺位被选中、同样以压倒性优势拿下(接近)年度最佳新秀,罗伊和利拉德有着比履历更多的相同点。他们都低调处事,他们都在用一种自己操控的速度打球,他们都植根于家庭观念,他们都对自己的技术严格打磨。然后,他们都明白,自己的职业让他们在这一群体里打上了深远的烙印。

周日的比赛,接力的火炬从罗伊手中传到了利拉德手里。

看利拉德本赛季的比赛很有趣,从罗伊之后,没有哪位开拓者新秀能得到这么多的关注,这么多的宣传。而且,就跟罗伊一样,我没看到哪次利拉德被此冲昏头脑。他一直是那个彬彬有礼、谦逊无比、在六月的选秀训练里让老板保罗-艾伦刮目相看的孩子。金钱、名利和人们的期望值,都不能渗入他的内心。

“当你保持同样圈子的人在身边,你也会倾向于做同样的事情,”利拉德说,“我的家庭和朋友围绕着我,他们想让我好,所以他们会鼓励我做以前完成过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我一直在做着相同的事情,我从未改变过。”

当罗伊还是个新秀的时候,他也是一样的办法——家庭为导向,从未卷入到那些能引诱很多NBA球员的金钱、女人和没完没了的派对中去。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持专注,”罗伊说,“而且我一直把我的家庭放在第一位,我喜欢被家庭包围着。然后,远离那些地方是你唯一真正能有效地避开他们的办法,所以我对于一些事情都保持距离。那时候,我只是有一颗想要胜利的决心,当你百分百地投入在赛场上,对我来说,我要再做其他事情就太累了。”

当利拉德在给这边的孩子们签名的时候,他答应了通道另外一边的孩子,他会过去的。我问他,有没有意识到罗伊在这里的重要性,他很严肃地点了点头。

“当我听到人们谈论他的时候,我能感觉得到他们有多爱罗伊,”利拉德说,“在YouTube上看他的集锦,你也能感觉得到。在Twitter上,我第一次被选中的时候,人们在聊的还是布兰登-罗伊,而且他们都非常动情。我能告诉你,他对于这里的人们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然后,他转向下一位孩子,继续他的签名,就像罗伊几年前做过的一样。

(编辑:李昌隆)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