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专访:开派对时中国汤现身,他是最有意思的

科尔专访:开派对时中国汤现身,他是最有意思的

虎扑6月13日讯 勇士主教练史蒂夫-科尔最近接受了NBA知名记者Zach Lowe的采访,在此期间,他谈到了诸多话题。

Lowe: 欢迎来到今天的Lowe Post。NBA赛季结束了。今天节目的嘉宾是金州勇士主教练,在这一任期当中三次获得总冠军的史蒂夫-科尔。我们的节目已经快成为了其他NBA球队非常讨厌的传统。你今天过得如何?
科尔: 棒极了。你呢?

Lowe: 我也觉得你肯定过的很棒,就应该是这样。一切都结束了。这个赛季太漫长了,对吧?

科尔: 都结束了。感谢上帝这个赛季结束了。实在是太漫长了。这个结局很圆满。我想我们都做好准备迎接夏天了。

Lowe: 你们第二次在克利夫兰得到了总冠军。不过他们场馆的地毯真的糟糕极了,在香槟的作用下变得很难看。

科尔: 是的。地毯很快就被腐蚀了。地下已经成河了。我记得几年前没有这么糟糕。

Lowe: 然后你们去了当地的一家饭店庆祝,在那里呆了很长时间。去年我们聊天的时候谈到了你们夺冠之后你印象深刻的一些对话,还有很开心的时刻。今年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有没有和某个人进行一段对话?还是有一段很搞笑的经历?我猜你可能也记不得多少细节了。

科尔: 确实记不得太多细节了。但是有很多印象深刻的片段。我跟你分享这个吧。大概凌晨四点的时候,我们在克利夫兰的Morton’s牛排点外面抽雪茄。查尔斯-奥克利出现了。查尔斯和德雷蒙德-格林在争吵。我的印象当中,他们争吵的话题是尼克斯会如何防守挡拆。他们吵得很激烈。我跟查尔斯说,别手软啊,跟他来真的。当有人跟追梦吵架的时候我总是很开心,只要那个人不是我。

Lowe: 我记得两年前你也讲过一个在Morton's外面抽雪茄的故事,和斯蒂芬-库里一起。这个我更喜欢。所以查尔斯-奥克利就那么出现在你们的派对上了?

科尔: 你知道他是克利夫兰人对吧?我记得他在现场看了比赛。很多人都和我们一起庆祝,所以查尔斯也出现了。看到他和追梦抽着雪茄喝着鸡尾酒喋喋不休是很有意思。我觉得旁边围观的人也都看得津津有味。

Lowe: 有很多关于克莱-汤普森在Morton’s跳舞的的流言,好像还是站在餐桌上的?你能给我们说说这是真的吗?克莱真的是最有趣的人,我太喜欢他了。

科尔: 克莱是最有意思的。China Klay出现了,或者我们是不是得叫他Cleveland Klay。他可是毫无保留。我觉得那天派对的MVP可能是迈克-布朗。迈克是带领大家在牛排店就开始跳舞的人。上次我们在这里庆祝的时候就没有这样。这次麦克带领大家,完全玩疯了,各种动作。扎扎-帕楚里亚也是派对MVP的候选人。我当时就跟他说,我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能量,能连着跳一个小时的舞。我两个月都没让他上场了。

Lowe: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啊。

科尔: 是啊,也许就是这个原因,他有很多力气没处使。这些瞬间都是无法重现的。那是一种最纯真的,最有力量的兴奋,释怀,情绪的释放。这几个小时...我相信所有得到过总冠军的人都会告诉你,终场哨响之后的那几个小时,真的是无与伦比的。

Lowe: 扎扎身边好像有很多格鲁吉亚人,格鲁吉亚这个国家的人。

科尔: 是的。

Lowe: 是这样的吗?我当时没有时间也没办法问他们是谁。

科尔: 是的。真正的格鲁吉亚人——扎扎总是这样说。他在自己国家很有人气的。大概有十个到十二个格鲁吉亚人在派对上吧,和他一起庆祝。

Lowe: 他们比赛的时候也出现了。你提到迈克-布朗我就想起来,在库里生日派对那天你那段臭名昭著的舞蹈。我猜你会说那是酒精使然。(科尔笑)迈克-布朗才是那天真正的MVP,他的舞步在视频里淋漓尽现啊。我猜这次的派对上也会有你跳舞的录像,没错吧?

科尔: 这是2018年了,当然有视频。老大哥正看着你呐。

Lowe: 你的舞步有进步吗?

科尔: 没有,很不幸的是我还是一副中老年人的样子。

Lowe: 很符合你的年龄。我听你在球队的一位挚友说,你在更衣室被香槟浇了个满怀。可能你并不想讲这件事情,但是当时有一群人把你团团围住,然后向你狂倒香槟。这位线人表示这和正常意义上的喷香槟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他让我一定要问问你。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科尔: 当然。球员们开始庆祝的时候,每个人都得到了他们的机会。大家一个个走向那个小圈圈的中心,之后旁边的人就会打开一瓶瓶新的香槟,浇在这个家伙身上。我也站在了中间。我记得我是最后一个,可能在回答问题吧。然后我就被他们浇的浑身湿透。但是棒极了。我最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其实和这个也有关系,是和斯蒂芬-库里有关的。在这个赛季当中,过一段时间我就会跟球员们提起,“我们在赛季结束的时候向彼此身上喷香槟酒是有原因的”。毕竟赛季确实很漫长很艰辛。我每个赛季大概会说上几次吧,在我们连败的时候,或者是有球员受伤之类的艰难的时刻。就告诉他们夺冠这件事情就是这么艰难,本就如此,所以我们才会在赛季结束的时候向彼此身上倒香槟。于是当我走近那个圆圈的中心,球员们都开始喷我的时候,斯蒂芬就机智的,朝我大喊着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朝你身上倒香槟吗?因为这一切太难了啊,因为这一切太艰难了啊我的教练。”(两人笑)斯蒂芬从来都不会错过报复你的机会,他特别记仇。在他的小脑袋里面,他总是把这些事情记得清清的。他甚至会跟我说起四年前我提到过的一句话。

PART II: 克莱恢复神速坚决不缺席

Lowe: 提到伤病,现在这个赛季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能告诉我们克莱-汤普森的伤病到底有多么严重吗?在第一场比赛结束之后你有多么担心他无法出战之后的比赛?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接下来的比赛都不能打怎么办?有没有想过如果他第二场上去了两分钟状态很差,需要把他换下来,你们该怎么办?

科尔: 想过。我没想到他能打第二场比赛。当我在第二场比赛前一天见到他的时候,我没觉得他能打。他的脚踝有着蓝黑相间的斑块,肿胀着。他在训练房里瘸着走来走去。当时我觉得他肯定打不了。我想着第三场比赛之前还有两天的休息,所以到时候如果他能出战,然后重新加入战斗就可以了。但是他很快的就恢复了,而且他对疼痛有很强的忍耐力。他打了第二场比赛,表现很出色。到了第三场和第四场比赛,在克利夫兰他基本上又经过了同样的过程:在比赛的前一天瘸着走来走去,到了比赛日就靠着肾上腺素和自己的情绪上场完成比赛。

Lowe: 他会说吗?他会说我很疼,是那种程度的疼吗?会说我不能左右移动之类的吗?还是说他就是说我没事,我没事,我没事,我能打。你能跟他在这件事上进行一段有意义的对话吗?

科尔: 不行。他就是会告诉你我没事,我能打。说这些的时候还是一副瘸的不行的状态。你就很想问他,你都成这个样子了到底要怎么打比赛?他就像是一个机器,不惧怕任何的问题。这次的伤病对他来说挺严重的,他也很少会被伤病影响。这次真的不是什么轻伤,但是他还是挺过来了。简直棒极了。

Lowe: 他真的特别简单,又特别的稳定,太让人喜欢了。我可能之前讲过这个故事,但这是我最喜欢的克莱的故事——他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克利夫兰的香槟酒让我想起来了这个故事。你们第一年在克利夫兰夺冠的时候,克莱想从球馆走到Morton’s,但更重要的是他不想换衣服,他就想穿着自己的球衣走过去。(科尔笑)克莱-汤普森,穿着自己的球衣走在克利夫兰的市中心。球队的工作人员跟他说,克莱你真的不能这样,你真的不能穿着球衣出去。首先这是在客场,环境并不友好。其次你是个球星啊。但是没有什么故事比克莱在纽约街头接受关于脚手架的采访更好的了。你们有没有经常开他的玩笑?我知道你们会在看录像的时候加入很多搞笑视频,这个有上榜吗?真的太好玩了,好玩的都不真实了。

科尔: 他真的特别有意思,而且是那种仿佛让你觉察不到的好笑。他很爱搞笑,但同时又很安静。于是当他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之后,就显得更搞笑了。那个采访确实是巅峰了。那天晚上我正好在和我妻子Margot看新闻,我们一起在酒店,当时球队在客场作战。当时的情况不是有人问我们,诶你们有没有看过这个视频啊?然后我们在网上补看那种。我们俩当时正在看新闻直播,我都震惊了。我的天哪到底发生了啥?这就是典型的克莱,他有一种十分内敛的幽默感。他就是在某些时候展示出自己的幽默感,然后让你觉得天哪这个家伙太有趣了。

Lowe: 他对于脚手架很的有一套想法。我觉得那个新闻里面可能有两分多钟的内容已经被删掉了,因为实在是太长了。他对于脚手架真的很有研究。(科尔笑)

Lowe: 关于伤病的另一个问题是,你们知不知道勒布朗(的手的伤病)?

科尔: 不,不知道。完全不知道。第四场比赛结束之后有人告诉我他手上打了石膏什么的,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没有放出消息来。

Lowe: 如果你知道了会做什么呢?追梦会做什么你是控制不了的,但是你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说,那我们要跟他有更多身体接触,要去碰他的手腕之类的教练。但你会做什么不一样的吗?会不会放他多走右侧?或者是让他多投篮?

科尔: 也许吧。也许会让放他投篮。毕竟他手受伤了大概投篮会受影响。不会做很多恶意的布置,那些我们不会做的。可能会修改一下球探报告然后再做安排吧。我不知道,无论怎样我都觉得他可以命中投篮的。

Lowe: 你有没有…很显然他后面几场比赛都不怎么跳投了。你有注意到吗?你们是把这个归结于他疲劳了,身上担子太重了?还是说比赛进行得很快你们并没有注意到?

科尔: 你说第四场吗?

Lowe: 第三场和第四场吧。第三场最后的时候,他开始跳投就感觉很疲累,很明显的觉得他没有手感。

科尔: 嗯是的。是有什么不对。第一场他命中了很多三分得到51分之后,我们都觉得他不一样了,和四年前相比都有很大的进步。所以在准备的时候也会相应的有所变化,要为他可能增加的跳投做好准备。但后来,尤其是最后一场,会很明显的觉得他不想投篮了。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

Lowe: 这个新闻太令人震惊了。你看到比尔-西蒙斯第四场的时候乱晃了吧。

科尔: 有啊。他的HBO节目。

Lowe: 他勒令我去参加他的节目。我甚至没时间咨询一下ESPN的公关人员。他跟我说要我上他的节目,我想着是我过去的老板,就答应了。我们就是很正常的在聊天,关于总决赛啊,FMVP什么的,然后他突然问我,勒布朗手骨折了,你听说了吗?这一段会在电视上的,我看起来就像个智障一样。当时是第四场比赛之前三个小时,我对他说,怎么可能呢?没有吧,那太疯狂了。但比赛之后我们就知道了,显然他在某些人那里听到了流言。

科尔: 嗯...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听说的。但我确实是第四场比赛之后新闻发布会才知道的,包括他手上的护具等等。确实很奇怪。我不记得过去有过这样的事情。

PART III: 第一场常规时间哨响心释怀

Lowe: 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环境当中,作为另一方的教练…网上流出了在第一场比赛JR一顿操作之后,勒布朗在板凳席上的表现。你和你的教练组是怎么看的?你们看了吗?

科尔: 我看了,看了全部的过程。我觉得很正常,没什么好说的。

Lowe: 真的吗?

科尔: 是的。如果人们觉得他会朝队友们说,没关系的,我们能赢得,那他们就想太多了。事实从来不是这样的。这不是好莱坞电影。每一次板凳席上球员的交流都有很多愤怒,很多紧张的情绪。这些都不让我感到惊讶。我们的板凳席也许也是这个样子。

Lowe: 第一场比赛常规时间结束的时候,你和别人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你还记得吗?当你有时间回顾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JR做了什么之后你的想法是什么?那段视频我看了十几遍,因为我想观察勇士板凳上每个人的反应。克里斯-德玛克罗的反应是所有勇士成员里面最有意思的。(科尔笑)

科尔: 他做了什么?我都没注意。

Lowe: 他的反应有两个阶段。刚开始KD没有卡位。JR得到篮板之后,他双手上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了什么,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也能发生。然后JR运球到半场,他的双手举了起来,好像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了。之后哨音响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双手落下打了自己的脑袋,好像他已经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但总觉得还是要做点设么动作,因为一切都太疯狂了。你还记得什么?我不知道你第一个跟谁说了话...

科尔: 我的反应是…如果你看视频的话,我在场边站着,双手举在空中。因为我当时特别紧张,我以为克莱会因为JR的行为...我以为克莱要去犯规了。如果你看回放的话,克莱追着JR到了中场。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但是八九年前NBA有一个非常诡异的回合:有人在自家篮筐里投篮了。这事儿大概两三年发生一次吧,投错篮子。但是这一次,他们的对手也混乱了,在投篮出手的时候,防守者居然犯规了。裁判吹了犯规。你还记得吗?

Lowe:(笑) 我不记得了。

科尔: 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具体的细节了,但是当时我脑海里就想到了这个。当JR拿到篮板,向半场跑去的时候,克莱开始追他了。我没有跟克莱聊过这个事情,没问过他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以为克莱要过去抱住他犯规,所以我双手举在空中大喊着,不要犯规啊。幸运的是他没有犯规。然后哨声响起要打加时了,我就微笑了起来,仿佛我们犯了罪但逃脱了。

Lowe: 你还是球员的时候,在比赛当中做的最蠢的一件事是什么?

科尔: 那和这个差远了。在一次圣诞大战里,我把球错拨给了对方的球员。公牛对尼克斯,我们领先三分。尼克斯从后场一个长传,我跳起来去抓球,想要把球扔给一个队友。我觉得我身后站的人好像是德里克-哈伯吧。我担心他会接到传球。我跳起来把球截下来,想要传给队友,但是传给了休比-戴维斯,他命中了压哨三分,然后就加时。这是我职业生涯干过最蠢的事情。那是一场圣诞大战的比赛,于是每年到了圣诞节,他们就会在NBATV上播放这段视频。于是我每年都要再重看一遍。(低先生笑)

Lowe: 迈克尔(乔丹)没有生气吗?

科尔: 我们好像没说过这事…可能那一年正好是他不在NBA的那一年吧。

Lowe: 好吧。

科尔: 我觉得他应该正好不在球队。这样我也好过一点。(笑)

PART IV: 西决落后关头球队仍淡定

Lowe: 你们和火箭的系列赛,将会比总决赛更让人记得住。因为你们曾2-3落后。你们的对手组建的时候就是带着要击败你们的目标的,而且他们确实也让你们有些失了节奏。你们输了第五场比赛,就是那场比赛追梦扭了脚踝对吧?你们输了,输的很令人痛苦。你们站到了淘汰的边缘,是你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等等等等。新闻发布会之后你感觉挺好的。你和你的教练组成员觉得第五场有一些进攻上的东西打出来了,之后的比赛也就有希望了。Ethan Strauss在总决赛之后写文章提到,你在输掉第五场西决比赛之后觉得球队可以连赢六场。我觉得着预测实在是太有胆量了。

科尔: 其实没有什么大胆的,因为我是私下里跟Ethan说的。我跟他说你不要说是我说的,但我觉得我们可以一波六连胜了。如果你不是跟媒体直接说了的话,就不是太大胆。

Lowe: 好吧好吧。但是你允许他在夺冠之后说了呀,否则他也不敢写吧。

科尔: 对啊,这样就会显得我很厉害啊。

Lowe: 好吧,反正我也不是勇士的教练。你知道我一直在关注杜兰特,关注他季后赛的表现。对休斯顿的系列赛让他好像在聚光灯下辈人审视。我问了很多人这个问题,那个系列赛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有很多球员会议,他们想知道为什么KD不停的单打?他们是不是关起门来讨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有没有突然丧失信心?但每个人都跟我说,没有啊,什么也没发生啊。KD的经纪人跟我说,第五场比赛之后他们俩就回到酒店叫了客房服务。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所以真的是这样吗?你们就那么淡定吗?

科尔: 是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做得到。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进攻。我觉得火箭真的很厉害,他们让我们变成了一支不停单打的球队。如你所说,他们过去几年一直都在做着准备。他们新引进的球员很好的契合了他们的打法和体系。麦克(德安东尼)和他的教练组做的很棒,他们研究透了我们的打法,如何进攻,研究清楚了我们过去是如何应对无限换防的,并且遏制了我们的一些打法。我们需要找到一些方法让球员们在进攻端打的更自如。球员们也需要找到方法给自己解压。所以有很多不断变化的东西。这也是一个系列赛能够伟大的原因,有很多你来我往,很多起伏。其中两个重要的起伏就是安德烈(伊戈达拉)的受伤和克里斯(保罗)的伤病。所有这些加在一起,非常的复杂。而凯文-杜兰特就是一个,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帮助球队得分的人。他一直很努力的帮我们得分。但与此同时我们打的很不像人们所熟悉的金州勇士。讽刺的是,他因为很多的单打而被人诟病,但其实是火箭迫使我们这么打了。我觉得到了第六场我们才终于解放了自己,获得了更好的投篮机会,并且有了更好的节奏。我觉得火箭很出色了,他们迫使我们单打,有一套行得通的策略,并且有一群合适的球员来完成这些计划。

Lowe: 虽然你们相对轻松的获得了两次总冠军,但不少人觉得斯蒂芬-库里和凯文-杜兰特的球风相克。你觉得这有道理吗?还是说你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科尔: 我不敢说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觉得他们的风格是有些不同的,导致了一些紧张的局面;但是这两名球员之间从来没有过问题。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策略,而不是一个人指责另一个人。埃弗里-约翰逊曾经有一句话挂在嘴边,“那些让你笑的东西也会让你哭”。这就是真相。如果你的球队里面有地球上单打最好的球员,那你必须在某些你不想要看到单打的时候承受可能过多的单打。我们有这样的幸运,能有KD这样的球员在24秒快到的时候自己找到机会出手,就要接受有些时候我们的进攻会陷入停滞——尤其是在对方防守出色的情况之下。所以在情绪上我们并没有任何的疑虑和冲突,更多的是在策略上我们要找到合适的打法。我觉得我们找到了。克里斯-保罗的伤病影响了他们。而伊戈达拉的伤病也影响了我们,让火箭重新在系列赛中站稳了位置。最后两场比赛火箭有不小的领先,他们打的很好。但我觉得他们最终疲劳了,而我们的天赋——斯蒂芬和KD——胜出了。他们两人在第七场下半场的表现棒极了。

Lowe: 决胜局中场休息的时候,你们的更衣室是什么样子的?每支球队在中场都有自己的一套行事方式。由于你们第三节的出色表现,很多记者都写过你们中场更衣室的秘密。那一次有什么区别?你们第一节打得特别差,以至于你接受场边采访的时候三言两语就结束了。(两人笑)当时是什么情况呢?你是不是早早就过去了?你还记得什么?

科尔: 不同的是我一点也不记得我们曾经在上半场打得这么差过了,而且这还是这个赛季最重要的比赛。我当时非常震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这不是那种,我们打的很努力,只是没有命中投篮的比赛。我们甚至打的都不努力。我们没有卡位,塔克一直能摘下进攻篮板。我们失误成灾。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就是紧张吧。但我当时以为我们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毕竟我们过去几年已经赢得了两次总冠军,还有我们这些球员的经历。所以我当时就是很迷惑,很不解。但是要强调的东西是一样的。我们还有24分钟的时间找到自己。我们只落后11分,如果能防下来几个回合,对我们来说就是两三分钟的事情。我们强调了比赛的计划和关键点。克里斯受伤之后,关键之一就是每个回合都要尽力防守,因为哈登,包括戈登,需要承担很多的进攻任务。我相信我们的防守能在下半场帮到我们。但是我们也需要在进攻上打的有章法一点。这些都很重要,但是我完全不知道上半场在球场上的是什么球队。

Lowe: 我当时不在现场。你说要打的有章法一点我很赞同。当时确实觉得比赛好像不受你们控制了,失误啊,追梦朝着KD大喊啊——我知道这也发生过,还有(火箭拿到的)进攻篮板。感觉很奇怪,比赛好像要失去你们控制了一样。但你好像并不担心整场比赛的问题。不过电视上看起来是很诡异的感觉。

科尔: 是的,很诡异。我们不再镇定了——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觉得他们好像太紧张了,有很多失误。但我们抢篮板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真的让教练组抓狂了。没有人在努力的卡位,对方有很多二次甚至三次进攻的机会。而这是我们从第一场比赛开始就在强调的东西。都第七场比赛了,球员们至少应该知道这个了吧。投篮不中可以,但至少注意力要集中吧。但我们当时并没有做到。很让人焦虑。但是斯蒂芬和KD下半场的投篮表现拯救了我们,他们命中了很多不可思议的投篮。我觉得尼克-杨命中了比赛很关键的那个三分。第三节中间克莱陷入犯规麻烦的时候,他的投篮让差距锁近到了三分。感觉之后我们的势头就回来了。

Lowe: 我都不记得克莱还陷入犯规麻烦了。他好像四分多钟就有三个犯规。他很少会碰到这个问题,不过总决赛第四场他也犯规太多了。

科尔: 是的。我一般都会让犯规多的球员接着再打一会,因为换下他们会让他们失去手感。三犯下场和两犯下场其实有多少区别呢?反而让他们少出场一段时间。但是要想这么做,就得保证球员们不会愚蠢的犯规。但是克莱当时第三个犯规,他直接跳到了哈登身上,很让人沮丧。我记得当时我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暂停的时候我去找Scott Foster。我问他,那个犯规真的那么明显吗?他跟我说,史蒂夫啊,我也没办法,但是那个犯规不能不吹啊,他把人都推到了。后来我看了回放,我觉得他是对的,真的只能吹啊。所以他三个犯规,同时我们各种失误。真的是非常诡异的比赛。

Lowe: 中场的时候在更衣室,有什么令你意外的球员站出来说话吗?

科尔: 没有。大家都很镇定。主要的讯息——教练组,追梦和一哥——就是11分的差距不算大。不管是什么水平的比赛,半场差11分不算多,后面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弥补。尤其是对我们而言,我们有投篮也有防守。但重要的是我们要做正确的事情。还好我们做到了。

PART V: 做教练最要紧是沟通

Lowe: 我们之前说到KD还有单打。总决赛结束之后我看了很多报道。Anthony Slater有一篇文章写得很好,讲到了你的执教风格,你如何在这个赛季处理伤病问题,处理球员们对于常规赛的厌倦。你肯定记得在这个赛季开始之前跟我说的,你跟我说这个赛季会很艰难,胜场数肯定不会有我想象的那么多。Anthony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你和杜兰特在波特兰吃了一顿午餐。他的用词是,“改善关系”(reconnect)。在波特兰...你们赛季快结束的时候打了两场比赛,一次是背靠背第二场,他们赢了17分。还有一次是全明星赛之前。我猜不是全明星前那场,因为大家都去度假了。或者可能是的?那顿午饭的主题是什么?“改善关系”是什么意思?

科尔: 是他49分那场比赛,好像就是全明星之前。

Lowe: 嗯,那场他得了50分,全明星之前。

科尔: 是那场。我慢慢学到,执教一支球队最重要的是你私下和球员们的对话以及聊天。这才是让球队前进的东西。每天你都会告诉球队主要的事情,跟他们描绘蓝图,画画暂停之后战术,想清楚怎么换人等等。但执教最重要的就是和球员们的对话。那段时间我觉得我需要和凯文谈谈心,我觉得他好像心思有点飘了。虽然他总是让一切看起来很简单,但对他来说融入这支球队,把他的打法和我们的风格融合起来,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凯文首先是个人,他敏感,有丰富的感情——这也是他很好的性格之一——他不是个机器。他和我们一样,都有自己的感情,这让执教他变得容易了。这当然也意味着他会经历起伏波折,有时候会有些小情绪,会有些小问题。如果这些事情不能摆在明面上说的话,球员们是过不去这个坎的。我跟所有的球员都有这样私下的对话,可能除了克莱吧。因为克莱真的完全不需要你的关心。(两人笑)但是斯蒂芬,追梦,安德烈,我和他们一直有着交流,不管是一起吃饭,还是发短信打电话。我觉得当时那顿饭很重要,在全明星周末之前重新建立我们的关系。

Lowe: 为什么你会觉得他的心思有些浮动呢?NBA赛季很忙碌的,你不会一直都有时间跟别人吃饭啊观察别人的状态之类的。你为什么觉得他状态不好呢?

科尔: 我不知道诶。今年很不一样。去年像是我们的蜜月期,他好像一直都很兴奋。今年就是很疲惫,在卫冕的路上走得很艰难。整个球队都是这样,你能感觉到的。每件事情都很困难,都比之前更难。不仅仅是整个球队,对于个人而言也是如此。我觉得凯文这个赛季过得并不轻松。也许是加入一支球队的新鲜感过去了。或者是他得到了总冠军,得到了FMVP,然后突然又要回到原点重新开始,要重新再爬一次山了——好像一个循环重来没有停下来过。我觉得很多球员会有这种感觉,赢了总冠军什么问题就都没有了。但其实完全不是的,赢得总冠军给你很多美好的时刻,给你一枚戒指,让你成为别人口中传奇的谈资,但生活还是要继续。你又回到原点,重新开始。这也是连续四年进入总决赛不容易的原因。你站到了山峰的最顶端,然后很快就要下来重新爬山。很难。

Lowe: 我知道如果在常规赛碰到没有卡位,让JR拿到篮板这种问题,你们(教练组)肯定会在看录像的时候指出来给KD看的。他很敏感,很特别。但我知道你们不会就让他轻松混过去的,不会让任何人轻松混过去。

科尔: 是的。我们会在看录像的时候指处他的错误,所有人的错误。这是我们的传统。我们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情绪而对这个人有什么特殊待遇。我们只是指出要做的短板,帮助球队变得更好。每个人都是如此。但是一个教练的声音也会变的单调无聊的,尤其是当你每次都在说差不多的话的时候。今年很难,尤其是在基本功方面。我觉得我们比以往犯了更多基本功上的错误。我觉得球员们并不想每天都听我挑他们的问题。但是我的工作就是如此啊。(两人笑)没办法的。

Lowe: 这很有意思。你说到疲劳啊,甚至是对常规赛漠不关心,想要赶快开始季后赛等等。但82场比赛还是要打的。在常规赛养成的习惯很重要,但也许你们之前已经有了这些习惯,所以常规赛也没那么重要了。但你们刚赢了总冠军,明年又是82场比赛。下个赛季是不是他们就更不想打常规赛了,甚至想要睡到季后赛开始了?你打算怎么做呢?在洛杉矶海边来一次沙滩排球系列赛吗?你打算怎么让他们保持新鲜感呢?

科尔: 你这想法很好啊。

Lowe: 都是卢克-沃顿的想法哈。

科尔: 我已经在想了。我觉得我得开动脑筋。不过我们会有更多年轻的球员。我们今年有很多老将。我想明年球队上会有更多年轻的血液,他们的能量也许能帮助我们度过这些。也许会给我们主要的六名球员不同的任务。四个全明星加上安德烈和李文,他们是我们的核心。也许会有其他老将回来,但是这还不一定。我们会经历一些阵容的更迭,我觉得这会很有帮助。年轻的球员在职业生涯初期努力奋斗,会给球队不一样的氛围。这也会给核心球员不同的角色,他们会成为年轻球员的导师。这个赛季的导师主要是大卫-韦斯特和扎扎。他们两个棒极了。但是也许追梦或者KD有了这个角色,在下个赛季也会帮助到他们。我们需要想出一些新的招数来,帮助我们一步步走到季后赛。希望最终我们能有个完满的结局。但谁知道呢。

Lowe: 我正想问你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责任是什么意思?导师是什么意思?在我们门外汉看来可能就是在训练的时候关注一下年轻的球员,告诉他们哪里能够改进,或者是让他们注意饮食?他们的责任是什么?

科尔: 你说的都对。还有就是用各种方法为球队做贡献。扎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前55场比赛他一直首发,但是后来我们知道需要面对火箭鹈鹕等一些运动天赋很强球队的挑战,应该有一个更灵活的阵容。于是我们不再用扎扎首发,但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他做的很不错,在赛程下半段,他经常在板凳上跟年轻球员聊天,跟他们讲赛场上发生了什么。他做的很好,这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安德烈这几年也一直这么做。他把每个侧翼球员都揽在自己身边,不管是贾斯汀-霍勒迪,伊恩-克拉克,奎恩-库克,麦考等等。他会跟他们讲联盟的事情,讲一些小的技巧。在连续两次臀部手术之后,鲁尼去年夏天减掉了25磅,于是他这个赛季才这么出色。他说这是安德烈的功劳。一哥跟他说要改变饮食,他就照做了。他来训练带的吃的,不管是从哪里得到的,真的特别健康。这能在未来带给他大合同,他说这事安德烈的功劳。球队的阵容中需要这样的人,我们有很多这样的球员。我们很幸运。

PART VI: 一哥戏精上身,球员多是高球商

Lowe: 休赛期的时候,你有多担心安德烈-伊戈达拉会离开球队?当时有很多消息,让人很迷惑,他不跟勇士见面了,要跟火箭谈了,又跟勇士见面了…你一直在这个过程当中,和(总经理)鲍勃-迈尔斯一起,你很了解他。你当时有多担心他会离开?

科尔: 我不是特别担心休斯顿。因为我们知道他们能开出多大的合同,只有中产而已。我们给他的,1500-1600一年,他不会拿着八百万的合同离开一支总冠军球队的。我不是特别担心。我记得国王也牵扯其中,他们开出了很丰厚的薪水。你知道安德烈,他在我和鲍勃身上开了个玩笑。他跟我们发起了会议电话,然后跟我们说他要去国王了。我们只好祝他未来顺利。然后他说,哈哈骗到你们了吧,我会回来的。

Lowe: 我不记得这个故事被讲过啊。

科尔: 是的,这可能是这个故事第一次见人吧。现在我们赢了总冠军,这个故事就可以被讲出来了。安德烈就是这样的。

Lowe: 他骗你们嘛?

科尔: 是的。骗我们。

Lowe: 他演技厉害吗?你有没有心一沉,还是一下子就知道了?我演技就特别差,有时候我想要让我老婆生气一下。我就假装去了超市,但是没有买最重要的东西。她总是能一眼看穿,然后说我演技太差。你信了安德烈吗?

科尔: 我信了几秒钟吧,但是他很快就告诉我们真相了, 大笑起来说我逗你们的。如果他离开了确实也是会令人惊讶的。我一直以为他会回来,但他确实在那五秒钟的时间里骗到我了。

Lowe: 我很开心你在讲核心球员的时候提到了他,他经常被人遗忘,也许因为他没有其他球员那么出色,或者他出场时间不够,但是我想知道你对肖恩-利文斯顿的评价,你喜欢他那些地方?很多人都忘记了,在他受伤之前他曾被誉为是小魔术师。他的职业生涯真的太美妙了,现在已经是三料冠军。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关键比赛的关键时刻从来不会投丢。我总是跟别人说,有很多小的事情上你能看出来一支球队这场能不能赢球,X因素什么的。但肖恩4投4中的时候你们就是不会输球。跟我们讲讲李文,除了他的伤病和他康复的这条艰辛的路,你在执教过程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你对他有什么特别的了解?

科尔: 非常坚韧。是很棒很棒的队友,很好的球员。非常低调,非常沉稳,非常成熟。回到2015年,你可能都不记得了。我们的第一个冠军赛季。第六场比赛的最后一节,克莱-汤普森六犯出局,肖恩打了第四节的大部分时间,表现特别出色,有补扣有小抛投。我觉得他那场比赛拿了十多分,为我们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就是勒布朗口中说到的高IQ的球员。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人,肖恩就是其中球商很高的。他有一颗控卫的心胸,但是身高6尺8,臂展有7尺。他知道自己该出现在哪里,知道该怎么打球。我们有很多这样能感受比赛的节奏,组织进攻的球员。对我来说这是我们球队的强大所在,虽然球星们总是更为人称道。如果你看看这些年帮我们组织进攻的球员,博古特,韦斯特,安德烈,肖恩,追梦等等。当球场上有这么多组织进攻的球员,比赛真的很容易打。因为他们自己就知道该怎么进攻了。肖恩在总决赛特别出色。

Lowe: 我觉得你们总决赛的执行力真的很强。其中有一场比赛,可能是第三场吧。有好几个回合,安德烈和追梦都放弃了自己的空位三分机会,然后重新组织进攻。这时候有一个瞬间好像防守者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但是他们很快的就开始了下一个战术,防守人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有一个回合是克莱朝底线反跑,一哥背后传球,克莱命中三分。就在你们板凳席前面。还有一个是追梦...是你们那个连着打了五六次的战术。贝尔朝篮下跑,追梦是突破的路线,但他突然停下来做一个手递手传球给斯蒂芬。当你们这么进攻的时候,我觉得你说的多组织点就更有意义了。因为很多时候我觉得他们不投篮,好像是错过了进攻的机会,但是他们的组织...我看到这些回合的时候就觉得,这样的进攻肯定会让史蒂夫特别开心。

科尔: 是的,是的。这就是聪明的进攻,让我们赢球的回合。在和火箭的系列赛当中,最后我们也打出了这样的配合。你还记得贝尔像自由女神像一样跳起来好像要出手,然后向后面传给了斯蒂芬,后者命中跳投。还有胯下传球,像扎扎一样。这都是很好的进攻,也会让防守人很难做出选择。我提到我们强大的地方是很多能组织进攻的球员,另一个重点就是我们的核心球员都能接球投篮。很多明星球员需要球在自己手上,运一会再进攻,这就打乱了球队的节奏。我们的三个得分手都在接球投篮上非常出色。简单的跑向篮筐,接一个手递手然后就投篮。这是没法防守的。

Lowe: 说到韦斯特,我知道你今天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但是他在夺冠之后说,“我们遇到了很多问题,你们媒体要是知道了是要从凳子上掉下去的。”,其实你完全不知道他指的什么是吗?当一个球员这么说的时候你会想,是打架了吗?是冲突了吗?你是不是觉得他只是说出来让我们媒体抓狂的?

科尔: 有一些事情吧,比较难处理的。但是并不是那种地震式的大事件。所以他可能有些夸张了吧。没有打架,有一些争执。毕竟是个漫长的赛季,也许有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为人所知吧。但就算你们知道了也会失望的。他描述的那种事件会让你们觉得我们差点决裂了,但并没有那么严重的。

Lowe: 不如现在就说啊?既然最终都会为人所知,不如现在就让我们听听啊?

科尔: 你说的对。我就什么都交代了吧。

Lowe: 我们已经有两次夺冠的证明了,大卫-韦斯特在哨响之后一小时的状态是无人能及的,好的那种无人能及。但是出道即巅峰了,去年他说的那些话,什么埃及人啊,钱乃身外之物什么的,是在难以置信。(两人笑)

科尔: 大卫很有料的。他很有智慧,很聪明。他说话语重心长的,是个很有力量的人。这不仅仅是身体上,他是个很强壮的运动员,更是作为人,他很坚韧,很聪明,对于世界有很多的好奇心,永远在学校。和他聊天总是很开心。很多事情他不说你们也都不知道,但显然他庆祝的时候会说很多话。(两人笑)他很有趣。

PART VII: 丢三落四险影响球队夺冠

Lowe: 我要问你个特别严肃的问题,真的特别严肃。这些传言绝对是你们更衣室里面可以让球队肢解的重磅炸弹。我听说,你差点在总决赛第四场比赛不穿衬衣就去赛场上执教了。你能给我们澄清一下吗?

科尔: 这个故事是有些真实的。但考虑到我们的酒店到骑士主场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路程,我从没有担心过我的衬衣会从酒店过来。但是我可以承认,我确实忘记带衬衣了。

Lowe: 显然有很多人参与其中帮你接力着把衬衣送过来了,但我听说你拿到的时候都快要开球了。不过克利夫兰市中心也不大。

科尔: 是的,有很多人帮我。这其中就包括迈克-布朗。他听说我没带衬衣之后简直乐坏了。顺便说一句,如果你的听众里面有老一点的电视剧迷的话,我总说我和迈克是《新扭计冤家》里面的奥斯卡和菲利克斯。你看过这个吗?

Lowe: 我看过。

科尔: 哈,看来你年龄也不小。

Lowe: 我没有在这个剧出来的时候看过,但我还是知道这个剧的。

科尔: 麦克是菲利克斯,他会在几个礼拜之前就计划好要穿什么衬衣什么西装。他根本不敢想象如果他没带衬衣会怎么样,他的生活得崩塌了。但是我总是干这种事情,我是奥斯卡。那天我走进教练更衣室...其实主要是因为,通常你都会带着一整套东西出差。但是季后赛的时候,如果是两场比赛,我肯定只带一件衬衣,然后穿两遍。这样很简单。

Lowe: 没有人发现。

科尔: 对的,也没有人关心。

Lowe: 如果是女教练的话,绝对是大新闻了,你懂的。

科尔: 是的,但没人关心我们,只要是一件普普通通的衬衣就好。所以季后赛的时候你会把衬衣放在更衣室里,你不需要把衣服鞋子到处拿。反正更衣室会锁门。如果你要在一个地方呆四天,又不用把西装到处放,那就穿完挂好在更衣室里,第四场再穿咯。这样多简单。但麻烦的是你的习惯被打乱了。我通常都是带着一个包去球馆,所以那天我就想着,包在啊,我什么都带上了。结果我去了之后发现我的衬衣不在那里。我的习惯被打乱了。麦克最终通过他的女朋友帮我把衬衣带过来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危机。

Lowe: 我觉得你可以穿着夹克和休闲衬衣执教的吧?

科尔: 老尼尔森就是啊,他不是总穿高领毛衣吗?

Lowe: 对啊。阿德尔曼也是啊。

科尔: 德-安东尼不是穿过T恤加运动服吗?

Lowe: FIBA的教练有时候会穿条纹运动服,我觉得那也没问题。

科尔: 那样就最好了。

Lowe: 你的时间也很宝贵,我们快该结束了。明天是游 行对不对?

科尔: 明天是游 行。那会很有意思的。奥克兰的游 行就更特别了。奥克兰是个特别的城市。很难讲是什么感觉。我们是湾区的球队,三番,圣何塞等等。但是我们在奥克兰打了很久的球。奥克兰是个非常多元的,时髦的城市。游 行的时候看的最明显了。当你在花车上看着街边的人,简直像是联合国的集会。棒极了。不同背景,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为了同一支球队。他们支持勇士,为球队开心。真的是个美好的日子。

Lowe: 如果你们去白宫的时候也这么说肯定会有不错的效果呢。

科尔: 是的,会的。我希望他...算了我不说了。(两人笑)

Lowe: 这是你第三次参加冠军游 行…你的第八次,不过做教练的第三次。你已经是老油条了。你会不会希望每个人都做好自己的,不要太出格,完成任务就好?

科尔: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你会希望的正相反。我觉得尼克-杨可能会成为下一个JR-史密斯。我等不及看了。

Lowe: 你有没有注意到尼克-杨在第四场还剩十秒的时候晃悠悠的回到半场防守?(科尔笑)他肯定和JR有一拼的。我觉得不穿上衣的他都不够。这可是尼克-杨啊。我想要他做出些疯狂的事情。

科尔: 我觉得你会看到的。我很喜欢他,他是我见到过最开心的人,脸上永远挂着笑容。这么说吧,当你的球队得过多次总冠军,你会很在意那些第一次夺冠的球员。乔丹-贝尔,奎恩-库克,尼克-杨。第一次很不一样。我看到尼克那么开心,自己也合不拢嘴了。

Lowe: 顺便说一句,贾维尔-麦基有过一些亮眼的数据。他在总决赛的表现绝不仅仅是还可以,实在是太出色了。他真的攻防两端都很出色。说实话我也开过他的玩笑,我也没想到你会信任他在面对强大的对手的时候能上场表现。对火箭的时候他没有上场,但对克利夫兰,他真的很棒。这是个很好的故事。

科尔: 他很不错。这么想吧,以前有没有一个球员,季后赛第一轮一直首发,最后一轮首发,但是中间几乎没有打球。这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一部分原因是NBA现在的变化,你需要能防守多个位置的球员,另一部分就是他自己了。他一直保持着状态。最后一轮因为骑士的无限换防,场上有贾维尔的角色,他可以顺下,他有很好的终结能力。我觉得他表现得很出色。

Lowe: 有什么夏天的计划吗?会去那里度假吗?这一次科尔全家是不是可以凑齐了?

科尔: 是的,终于可以了。七月份会是我们很多年来的第一次全家度假。我们要去欧洲,希腊的岛屿。

Lowe: 棒极了。我听说希腊的那些岛屿很美的,我还没去过。是在夏季联赛之后吗?

科尔: 是的,夏季联赛之后。但现在我已经很兴奋了。

Lowe: 这个赛季很漫长,不过你们横扫了之后稍微短了一点,所以我的家人还有很多记者的家人都会感谢你们的。我们拉斯维加斯见吧。恭喜你作为勇士总教练的第三个冠军!

科尔: 谢谢,拉斯维加斯见。

本篇采访来自著名记者Zach Lowe的Podcast节目,原播客时长1小时,感谢虎扑JR@米悠miu 的听译。

(编辑:糖糖)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