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我想通过新书给年轻人传达一个重要信息

科比:我想通过新书给年轻人传达一个重要信息

虎扑3月1日讯 湖人名宿科比-布莱恩特接受了 The Undefeated 记者 Marc J. Spears 的专访,他谈了自己新书的创作过程,以及退役后的工作规划。

科比的第一本体育幻想小说名叫 The Wizenard Series: Training Camp,它是这个系列五本书中的第一本。

这本书由科比创作,著名作家韦斯利-金执笔,它将于美国时间3月19日正式发售。

它讲述了 Rolabi Wizenard 教练用他魔法般的执教技巧,激励一支原本表现最差的青年篮球队的故事。这支球队有五名年轻球员:Rain、Twig、Cash、Lab 和 Peño。他们都有各自的故事,会面对不同的挑战,每人都有自己恐惧的东西。

以下是关于新书的采访内容:

新书创作的挑战有多大?

对我来说最难的时候是在两年前,所有这些角色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当我真正坐下来把它们写下来,这是最难的时候。我要坐下来把这些角色都写下来,不过你知道写作的过程,你不光是要写这些角色。你还要写这些角色为什么会是这样,他们是如何发展成这样的?还有家庭因素。他们是如何成长起来的?这个国家叫什么?它是谁创立的?它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所有这些东西你都要去构思。

所以在大概过去的两年,我都在不停地写。我的意思是真的在不停地写,比如起床时,午夜,构思,写,写,写,写,写,写,写,写,写。当故事进入死胡同,推翻重写,重新编排,重新构造。那段时间很疯狂。不过现在所有事情都完成了,你让它们自由了。你说,‘OK,这是我已有的点子,你能把它变得比现在好一千倍吗?’然后我们就反复地修改。所以我现在的工作,就是确保所有事情都维持最高的水准。

你是如何联系上作家韦斯利-金的?

就是我开始上网寻找顶级作家时,就发现了他的名字。然后我看了他的一些采访,读了一些他写给小孩子看的故事,我观察了他是如何与小孩子们相处的。然后就我觉得他会有兴趣的。他从小也接触了篮球,他身高2米03,是一个大孩子。所以我找到了他,我们坐下来聊故事,我们聊了我们最喜欢的电影,我们聊了孩子以及教育下一代等很多方面的话题。我就觉得他会是那个能够理解我想表达的东西的作家。不仅仅是理解,还通过重大的创造性的贡献让这个故事变得更好。

好笑的是,当时他看着我说,‘等一下,你想要我写五本书?同时写?’我说,‘是的。’他说,‘同时写五本书,五个不同的球员,参加了同样的训练课程,却要从不同的视角来讲述?’我说,‘是的。’他说,‘老兄,这太疯狂了。’我说,‘是的,是这样的,哥们,你想干吗?’他接道,‘当然!’

这本书中有各种各样来自贫民区的年轻角色。这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个人经历,我在费城长大。书中叫做‘The Bottom’的区域,指的是费城西部一个叫做‘The Bottom’的区域,以前我的很多兄弟姐妹住那,我经常在那打球。关于它的描述,那些老房子,灵感都是来自那里,因为我觉得自己当年作为一个年轻人和一名篮球运动员,我从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它深深地激励了我,所以我想要在这个故事里把它介绍给更多的人。然后你会看到很多人物多少都是和我个人有关联的。

至于关于贫民社区的话题,你看 Twig 这个角色,他来到贫民社区打篮球,更加是因为他更偏向于中产阶级。好吧,这一点是和我个人有关的,对吗?然后当你这样设计时,你又如何把那些不是来自中产阶级的人物联系起来呢?这其中的人物关系是什么样的呢?所以我尽力给这些人物加入了很多个人旅行和个人成长。其中也有一些故事,它们是我成长过程中从其他孩子身上观察得到的,还有一些是我队友有过的恐惧。人物都是从现实中取材创作的。

这本书的描述是体育幻想作品,这个体裁是你想出来的吗?

是的。我最初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还很惊讶地发现这个体裁之前并不存在。我们都热爱幻想作品,我们都热爱魔法,不过我们也热爱体育,对吗?所以,以前晚上我给孩子们读睡前故事时,讲的都是同一种故事,都是同一种童话故事。

不过,哥们,我现在也给一些运动员讲故事,但是没有真正和他们有关的故事,没有一种用有趣的方式来讲的这种故事。所以我就说,‘哥们,我要一个人把它创造出来。’所以,从这个角度我弄清楚了体育魔法真正是什么样的。那种魔法是什么呢?它来自技艺,它来自重复。然后通过技艺和重复,你就能做魔法般的事情。不过你情绪上的成长、稳定性和感悟能力也能提高或平息这种魔法。

书中有很多关于内在精神的洞察,人们想要你心理成功的秘密,你是否为此感到荣幸?

我喜欢这样,因为它给了我一个机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那就是把我的知识分享给下一代。我真的喜欢把我学到的东西分享给其他人。我也很幸运在我的人生中拥有很多优秀的导师。你也认识他们,迈克尔-乔丹、比尔-拉塞尔和菲尔-杰克逊。我有一些非常好的导师,所以我只是想把这些东西回报给更多的人。我是在想用不同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对吗?通过 Muse 这部电影,通过 Detail 系列视频,通过 The Punies 播客,通过 The Wizenard 系列小说。我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来做这件事,我们在努力通过不同的媒体,用不同的艺术形式来做这件事。

退役不到三年,你就获得了奥斯卡奖,成为了《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现在还是 Granity Studios 公司的老板。你退役前想象过这些事情会发生吗?

我之前就知道我要成立一个工作室,我知道我会从事讲故事的生意,我就是厌烦了跟人们说这些事。在我的最后一个赛季,每个人都问我,‘你以后会做什么?’我说,‘好吧,我会成为一个故事讲述者。’他们听了都笑,‘好吧,那很可爱。’所以当你退役,你会经历消沉,你会经历这些东西,我就告诉自己‘哥们,我很好,我没事。我真的要去做这个。’我认为很多人就是没看到这点。所以当我坐下来,向别人讲述这几个故事的构想,我讲述了一些 The Wizenard 系列的故事,他们就看着我,觉得我疯了。

我是在自己最后一个赛季的训练营期间创造了(这个系列的)整个世界,所以我是从训练营开始就在写 The Wizenard 系列的故事。

这种创造性的想法从何而来?

我不确定。我一直喜欢写东西和看故事,我有一些很好的老师。不过我一向喜欢讲能够打动人的好故事,所以我一直都被这方面的东西吸引。关于想象力,我不知道。我喜欢做这些事,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些事。也许就是这样,我就是拥有这样的能力——坚持构思一个想法,一遍又一遍地加工它,直到你觉得它需要被讲给人们听了。不过我不知道,它有点像是我的天赋。这很有意思……

我真正想给年轻的黑人们传达的重要事情是,通常我们倾向于认为流露自己的感情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对吗?或者是,承认生活中有我们害怕的东西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因此我想要通过一个故事来告诉大家,‘不,那不是软弱。’软肋实际上是你最好的力量来源。所以你要能够去正视这些你可能有的恐惧和不安,你要能够欣然接受和面对它们,然后你就能决定应该如何应对它们了。这就是我想通过这个故事传达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信息。

(编辑:变幻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