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爷哈佛言传身教,谈如何让球员“成魔”

爵爷哈佛言传身教,谈如何让球员“成魔”

弗格森爵士昨晚透露了关于他执掌顶级俱乐部超过1/4个世纪的更衣室法则。

昨晚在哈佛,这名老特拉福德的掌门人深入讲授了关于球员管理哲学和球员心理状态解读,并公开讲了在信息时代如何与球员相处。弗格森也讲述了如何防止自己的(首发阵容的)决定外泄,如何确保球员怨气队内消化,他还谈到他带队要求的核心价值,和他处理困难时迎难而上并永不对自己的决定反悔,还引用杀手的一句格言来形容:“不要带着怀疑入睡。”

这次最近几年话题最多的演讲中,弗格森打破了以往缄默的原则,对着哈佛商学院的精英们讲述自己的管理之道。这名在新年夜前夕就年满71岁的苏格兰人在最近的美国之行中在课室进行了40分钟的演讲。他讲了自己对球员态度、对赢得比赛的决心和将曼联带成世界第一俱乐部承诺等内容,仍让到场的精英们受益匪浅。

弗格森说:“一些主帅是‘讨巧型’主帅。他让球员们踢自己最喜欢的位置,让他们享受比赛。我们再看看学习和改进训练方面。很多球员觉得‘又重复这样的训练’,但这些训练会让我们赢得比赛。对付这种想法很简单,我们不能坐在办公室啥都不管。在训练场上没有批评球员的空间。对一名球员,甚至对每一个人来说,在训练场上没有比听到‘很好’这两个字更好的。这是在体育界发明得最好的两个字,而且你不需要用到最高级的赞扬。”

弗格森自1974年在东斯特灵郡开始执教生涯,上个月他已经在老特拉福德执教整整26年。弗格森承认他一直努力改变自己并让自己尽可能地适应时代的变化。

弗格森说:“现在的球员过着更好的生活,所以现在的球员比25年前的更‘脆弱’些。那些年,我做事仍然激进进取,我总是热情高涨并想赢得比赛胜利。但现在的我随着年龄增长也变得更柔和些,现在的我能更好地掌控‘脆弱’的球员。”

现实中,不是所有球员都是“脆弱”的。弗格森也说了如何对付“身上带有恶魔气质”的球员,并透露对斯科尔斯的印象就是“其中一个有时会被罚下的球员”。

弗格森说:“他要是获得机会总会来那么几下,即使在训练中。我可以把那‘恶魔’从他身上赶走?不行的。我想把它赶走吗?也不。假如你把他的侵略性磨灭了,他就不是原来的斯科尔斯了。所以你必须接受球员本身的缺点,这跟他在球场上能做到伟大的事情是平衡的。”

球员面对弗格森时,往往是信任而不是畏惧。尽管如此,他也承认,不能过于信任球员,而且必须时刻准备着提醒他们谁才是球队老大。

弗格森继续说:“你不能总是一进来就大吼大叫。那没用,没有人喜欢被批评。但在球队更衣室里,你指出球员的不足是很有必要的。我会(在比赛结束后)立马这么做,不会等到星期一。我(跟球员)说了,这件事就结束了。我开始着眼于下一场比赛,没有哪一点能一直用来批评球员的。你必须保持不失控——特别是在你面对30名顶级职业球员,并且个个都是百万富翁的时候。要是他们举止不当,我会关起门来罚款。假如任何人敢越雷池一步(公开抱怨或者泄露队内处罚决定),那他们的死期就到了。这没什么可争辩的,即使是大牌球员如鲁尼和以前的C罗,所有球员都是一样的。当我跟那些天才们打交道时,我会告诉他们,勤奋也是一种天赋。他们需要做得比其他人都勤奋。假如他们不再遵守曼联的纪律和要求,他们就会离队。我只对那些想为曼联踢球的球员,以及那些跟我一样能经得起失败的球员感兴趣。”

为了确保球员们认同这一点,弗格森认为他必须让球员们充分信任他的决定——即使是让他们不高兴的决定。

弗格森说:“你必须迅速让比赛纳入你的控制范围内,不然就会很难打。无论胜负平,我们都要勇于展示自己,并保持尊严。我们可是曼联!我从来不提前把球队的首发告诉球员。要是比赛是在3点钟进行,我会在1点钟宣布。在那之前我会告诉球员,我忘了这件事。这都是我私底下安排的,并且要保密。当然这不容易,但我都是亲自去做的,这很重要。我在苏格兰踢球时试过在2点10分时知道自己无法在一场杯赛决赛中上场,我知道球员们的感受。(当球队面对困难时)我不太确定他们怎么想的,但我尝试说‘看,我可能在这犯了错。但我觉得这是今天排出的最佳阵容’。我试着给他们信心,告诉他们只是战术上的问题,还有更高级别的比赛在等着你。但我相信你必须迅速地做出决定并继续前进。为啥我要带着疑问入睡呢?”

现在曼联以6分的优势进入圣诞赛程,弗格森有理由对球队更有信心。他说:“我们在赛季前半段一般并不是最强势的,但经常从十月份开始就能找回自我并进入正轨。

弗格森说:“每个赛季我总是告诉球员,假如在新年时我们距离榜首的差距在3分以内,我们就有很好的机会夺冠。我从来不说我们将赢得冠军,但假如我们对竞标没有竞争力,并早早失去夺冠希望,我会感到很沮丧。所以我有时会提前2场布置——我可能让一些关键球员在某场不太关键的比赛里休息。这么做当然很冒险,也可能会玩大发了,但你必须接受它,你一定要信任自己的阵容。”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