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巴约专访:为了死去的兄弟战斗!

阿德巴约专访:为了死去的兄弟战斗!

 

多哥队长阿德巴约,在接受《队报》采访是,向我们解释了如何从洛美地区的穷孩子成长为英超举行,还有那些超越了体育界限的人生理念。

之前你已经退出国家队有一阵子了。终于,你又回来了!而且看起来精神不错!

-这都是组织上的问题。预选赛那阵我一直睡不好也吃不好。早上4点钟,就有青少年体育部部长来敲我的房门,接着是足协主席,球员,教练组成员……让我精疲力尽。比在俱乐部,我瘦了大约3-4公斤。接着是国家总统要召见我,告诉我一切由他来搞定。

但在比赛前你算是重新出发是不是?

-对,我从前跟国家首脑说过我会来。但备战一开始,我观察了一下加纳的实地情况,那些房间,没有理疗室……我们的驻地条件不大好,而与此同时科特迪瓦却住着阿布达比的豪华酒店。最终我们必须提出一些要求,我们迫使他们提供了理疗时,会议室。这样就好些了,尽管还不够完美。这也是第一次我在集训比赛期间保持安静,而我们居然还有保镖。之前,是我来捡球,我和按摩师沟通,我负责联系训练场所,我被部长召见……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政治家,但实际上这都不是我的活儿。

你在队中总是这样有影响力吗?

-你知道有多少次我的队友们因为滞留机场给我打电话?我还要通过经济人负责购票,之后,他们一点还钱的意思都没有。这也不太重要。可你知道有多少次是我把奖金加倍?尽管只发2百万非洲法郎(相当于3000欧元),但是23个人就是6万9千欧啊。所以当我听说有人说我为了得到奖金向球队咆哮的时候,我只能呵呵了。奖金,明明是我付给他们的。

在卡奔达事件后,你返回国家队参加非洲杯。你在那次事件中失去了一位特别亲密的朋友。

-斯坦-奥克鲁就像我的大哥,他给了我很多建议,我也经常给他打电话。(他的脸色阴沉下来)。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来调整,因为他就这么在我怀里死去了。我跟他说:“斯坦,如果你听得到我说话,就点下头吧。”当时我抱着他,他点了点头。接收医院的医生说那里已经没有足够的条件来收治伤者了,而其他的一员离那里有三个小时。斯坦听到了这些,他没法反抗,然后就离世了……

这对于你来说是非常恐怖的一幕。

-我整个人都崩溃了,一直在哭,我看见其他人也在哭……就像电影里一样。在当时,我正在看《反恐24小时》,Jack Bauer(主角),我感觉我就像亲历那些场景。汽车袭击,车窗迸裂,轮胎被击穿,哪里都是弹孔,500多处弹痕……

你心里一直装着这件事吗?

-郁结了很久很久。当我在自己家的时候,在曼彻斯特的时候,只要有东西掉到地上,我就会藏到床底下……那种声音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当我从卡奔达到洛美奔丧,有差不多三个星期没有好好吃东西,只喝了一些水和茶。尽管我很饿,但还是难以消解。在曼彻斯特情况差不多,俱乐部帮我请了一名心理医生。他起了决定性的作用。通过多次和他交谈,这件事在我心中的阴影渐渐淡去。差不多过了一个月,我又可以规律饮食了。当一个兄弟死在自己怀里,这是很难去承受的,真的是太难了……

这次南非的非洲杯,对你来说意义非凡。

-能够带上国家队长袖标,为自己国家进步做出努力,意义确实不同。我曾不敢设想我所做的全部都有回报,我曾经和那些像罗纳尔多,亨利,博格坎普和维埃拉那样的巨星踢过球……我甚至还和齐达内一起吃过饭。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真的吗?

-要考虑到我是从哪一步走来的。我,在98年世界杯法国对巴西的决赛时,还要开着窗偷看别人家的电视,因为我家没有。等到8-9年后,我坐在齐达内——这位决赛时的英雄——身边。我靠近他,说:“齐达内先生,我可以管你要一件球衣吗?”他回答说:“马努,你叫我齐祖就好了!”第二天,他就把签名球衣交给了我。等到我结束职业生涯后,我会把这件衣服框起来放在客厅里。

这是一种你地位提升的标志吗?

-但这个故事还是让人回望不已。想象一下多哥首都的涅科纳克布埃区的小孩子,什么也没有,甚至没有球靴,我睡在一间几乎没有屋顶的房子里。每当下雨时,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而在天气炎热时也同样会有问题……在99年去法国踢球以前日子过得确实很苦,我经常要到朋友家吃饭,因为家里几乎揭不开锅。有时我回到家会看到爸爸在哭,因为家里已经不够吃了。(他们一共有5个男孩,3个女孩)。他总是为我们做出牺牲。对于他们来说,日子确实很难过……

你希望把他们都保护在你的羽翼下。

-也是因为如此我开始从事房地产生意。(笑)现在我的亲人很幸福,我同样为那些在非洲为我工作的人们提供优厚的待遇。可以挣不少哦。(微笑)我的厨子,保镖,建筑师,管家,这些人也都是我的朋友。我还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来帮助那些孤儿,让他们有上学的机会。

当你来到欧洲的时候,也数次受到震惊吧?

-当我看到那些在电视中出现的人,那还是画面。对于我来说,这些人都不是真实存在的……在梅斯(1999-2003)的时候,我遇见了弗雷德里克-梅里乌,塞尔文。当时我想:这些球员居然真的存在。之后我在参观圣西姆弗里安球场的时候跟我的一个兄弟说:“只要能踢球,就算是要啃草皮我也干啊!我的梦想正是来到这里,为了成功我会做出一切努力。”想起来,那时候我天天在自己房间里做俯卧撑,练腹肌,天天动个不停。梅斯,是一个跳板。一切都从那里开始。

你对你的成功刚到很骄傲?

-当然。在我们家乡,人们曾经跟我家人告状说:“你们的儿子在人家都上课的时候踢皮球,以后能有啥出息?”实际上,他们告诉过我要去上学,而我去向学校的方向,然后就岔到另一条路上了……我经常去踢小场。我妈当然会抱怨,而我爸就由着我去了,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钱来付学费。没钱居然成了一个好借口。(笑)总之,在学校我什么都不是。足球是我能走的唯一一条路。但好在我踢得不错。直到后来,我终于被那些大牌教练挑中。温格把我带去了阿森纳(2006-2009),穆里尼奥在2011年1月到6月将我租去皇马。这能说明一些问题。或许我很走运吧。

怎么评价穆里尼奥?

-他真是太棒了。我曾经遇到温格,德尚(2003-2006年1月),曼奇尼,他们都是伟大的教练。但像穆里尼奥那样的人,我之前从没见过。他的行为举止……怎么说呢。他会来到更衣室里,假如你穿着打扮很糟糕,他会亲自教你怎么穿。他还会跟你开玩笑,还会请你喝一杯。那时候你会想他是最好的朋友,他非常爱你……但假如你在场上犯个错,他恨不得把你宰了哇!

你也经历过这种情况吗?

-有一次,我拿到了全场最佳,我们踢得很完美,我记得罗纳尔多也进球了。第二天,在去训练前穆里尼奥把我叫去了办公室:“马努,你简直太棒了,我感到很满意!”当时我信心爆棚,开始想要拿球,玩花活儿,但教练希望我们跑动。然后突然!他把我的球截走了。当时我就像个10岁的小朋友。在所有人面前他让我出了个大洋相。那天下午,他把我叫去他家,“还好吧?”“嗯,还可以吧……”我说。然后他跟我解释说:“虽然你踢了一场完美的比赛,但你必须忘记它。昨天是昨天,而到了明天又是另一场比赛了。”他带给我一种胜利的理念。在他那里,不存在无用之人。

假如不输给突尼斯,接下来你们的期望?

-如果上帝眷顾,我们应该会进四分之一决赛,之后每场比赛都有可能发生任何事情。但还是让我们先想象突尼斯吧。他们已经参加过一次世界杯。而我则看到数万的多哥人为了获得非洲杯资格而高兴得哭泣。我记得当时我正在去医院看望病人。有个人在病床上跟我说话,他的家里人见了这场面都哭了起来。你知道这是为啥吗?因为这人已经有一个礼拜没说出话了。见到我以后,他就像解锁了一样。感情因素也占我们人生的很大一部分。我们国家第一次非洲杯决赛阶段,我想为国出战,为了我的国家,为了我们的历史,也为了在卡奔达死去的兄弟们。

(编辑:姚凡)

快来发表您对这条新闻的看法吧!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

已有7条评论

gavindelpiero 亮了(1)
汤加国家队队长、、、、囧
2月1日
371460273 亮了(0)
梦想伟大
2月1日
梦枕红袖 亮了(2)
觉得阿德巴约蛮了不起的,改变了我对他的看法,不容易的!
2月1日
ncaanbdl 亮了(0)
再怎么张狂也有自己不容易的一面,
2月1日
最佳门柱 亮了(0)
@gavindelpiero 话说我以前玩一款游戏时也显示的国籍汤加
2月1日
门前大巴FC 亮了(2)
阿德巴约历史地位上升的一贴
2月1日
GunnersRose 亮了(0)
it should be you. it should be you.
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