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VS巴西赛前专访鲁伊斯、塞萨尔

英格兰VS巴西赛前专访鲁伊斯、塞萨尔

本周三晚上英格兰将与巴西队在温布利进行一场热身赛。《每日邮报》的记者阿历克斯-凯和李-克莱顿在大卫-鲁伊斯的豪华公寓中对鲁伊斯和他的好友塞萨尔进行了一次欢乐的采访。

凯:看起来你在这里过得不错,你最喜欢伦敦的什么?

鲁伊斯:和热爱为切尔西踢球一样,我热爱伦敦,我喜欢这里的包罗万象,这里的娱乐设施,这里的饭店和音乐会。这里和我们南美大不相同。我去O2体育馆听过Coldplay的音乐会,也听过詹姆斯-莫里森和约翰-梅尔的。

克莱顿:如果你的朋友来伦敦,你会带他去哪?

塞萨尔:白金汉宫,伦敦眼,大本钟。我最喜欢的是伦敦眼。另外我也想去博物馆。

鲁伊斯:我去过杜莎夫人蜡像馆,3次。

克莱顿:那里有你发型的蜡像么?

鲁伊斯:不不不,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做个塞萨尔的。

塞萨尔:不!我又不是什么名人,我只是个看门的。

凯:你能在伦敦街头很自然地溜达么?

鲁伊斯:戴个帽子就可以,得把我的发型遮住。但和别人打招呼仍然是很自然的,如果人们跟我打招呼我会很高兴。为什么不呢?我只是个普通人。

塞萨尔:我一般坐公交或者地铁。从这一点来说伦敦比米兰更好,在米兰你哪都去不了。在这里只有意大利和巴西游客认识我。如果哪天认识我的人变多了,那说明我的工作干得不错。

克莱顿:你觉得英超怎么样?

塞萨尔:对我来说这是世界第一联赛。这里的气氛、草皮、球场都好得难以置信。QPR的处境有点困难,但我要感谢马克-休斯给了我信任和机会。如果没有他的信任,我恐怕无法重返国家队。现在我希望在老雷带领下我们能留在英超。我们能做到。

鲁伊斯:每场英超比赛都像世界杯一样。那种激情、压力,还有拿分的渴望。

克莱顿:对门将来说最大的不同在哪方面?

塞萨尔:传中。这里的身体对抗更激烈。在意大利和巴西,踢球更靠技术。但周六对阵诺维奇那场比赛,我在防一次角球时对他们的大块头9号霍尔特说‘哥,别再推我了’。而他说‘我没推你,那是你队友’。

克莱顿:你被迫改变自己的球风么?

鲁伊斯:在巴甲和葡超时我的风格是不同的。所以当我刚来英超时我试着像以前那样踢球,但这里的水平太高了,所以你无法逃避这些。你不能犯错,否则就会受到惩罚。

克莱顿:我们习惯了像特里和卡拉格这种斗士型中卫。我们很少有后卫像你这样传球,或者像你一样爱冒险。我只想到阿兰-汉森和费迪南德。

鲁伊斯:你喜欢那些爱身体对抗的后卫对不对?我认为英超联赛的风格正在转变。斯托克城球风直接,但其他球队不是。斯旺西从后防线开始都踢着漂亮足球,而联赛的风格也在改变,因为球员们的国籍多种多样。我更喜欢踢地面足球。

塞萨尔:归根到底这是足球!用脚踢的!

凯:大卫,你小时候踢10号?

鲁伊斯:是的,我喜欢踢球,所以踢哪个位置我无所谓。我只是尝试最大限度地帮助球队。我在葡超踢过一整个赛季的左后卫。我喜欢在不同位置上学习。

塞萨尔:你可以这么做,因为你是好球员。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应不同位置的。

鲁伊斯:你也行的。你们应该看看他踢别的位置,他很棒。

克莱顿:那么巴西人当门将感觉如何?不是据说每个人都想当10号么?

塞萨尔:我小时候不是门将。但我很高兴后来我发现自己是个优秀的门将。这挺难的,因为门将的位置只有一个,但我足够幸运。我喜欢我的位置。我从9岁开始就在五人制比赛里守门,12岁时我开始踢十一人制。但我在训练中仍然踢着其他位置,我也希望在能某些场合里试试,就像坎波斯那样。他有一场比赛上半场守门,下半场踢前锋。也许这种做法在南美更合适,而不是在英超。

克莱顿:对英格兰来说,对阵巴西是一场大战。温布利的球票已经售空。这场比赛对巴西有何意义?

鲁伊斯:对我来说,这是下一场比赛,这是最重要的。当然,对阵阿根廷的南美德比是重要的,但在温布利对阵英格兰也是令人振奋的。

克莱顿:塞萨尔,回归国家队对你有何意义?

塞萨尔:有特殊的意义……我得知这一消息后就用网络电话告诉了家人。我很高兴。

鲁伊斯:跟他们说说你当时的反应。

塞萨尔:他给我发了条短信‘巴斯回来了’,因为我的外号是巴斯光年,每个人都说我长得像这个《玩具总动员》里的英雄,我无所谓。我当时心花怒放,在电话里向他大喊‘走咱哥俩去吃大餐庆祝庆祝’,但我不知道他当时正在去斯旺西踢比赛的大巴上。他几乎没法说话,但我当时非常兴奋,只想和他分享这个时刻。

鲁伊斯:这是个好例子。他离开国家队太久了,但当他收到回来的消息时兴奋得就像第一次入选国家队似的。我也为他高兴,比他在QPR1-0战胜切尔西的赛后走进切尔西更衣室时更高兴……

塞萨尔:大卫那时很伤心呐。他说‘塞萨尔,你滚粗’。那天我们没拥抱。

凯:你第一次去温布利是什么时候?

塞萨尔:我16岁的时候在那里踢过一场比赛,那时巴西U17队的比赛,队里还有小罗。当时还是在旧温布利,双塔还在。温布利在巴西时常被谈论,因为贝利从没在那踢过球。

克莱顿:它和马拉卡纳比起来如何?

鲁伊斯:这个问题我还是留给塞萨尔回答吧,因为我没在马拉卡纳踢过球。

塞萨尔:马拉卡纳充满神奇,它现在正在重建以迎接联合会杯和世界杯,所以他将变得焕然一新。但在温布利代表我的祖国与我现在居住的国家打一场比赛有着特殊意义。我在意大利时也有过几次这样的机会。我会更想赢,不会想输球的。你是在和整个国家对战。是这样么?

鲁伊斯:是啊。

克莱顿:你身体适合比赛么,大卫?

鲁伊斯:平心而论,是的。我希望我能上场,我会看看医生怎么说。

克莱顿:小罗告诉我们鲁尼和科尔有实力进巴西队,你怎么看?

鲁伊斯:我看乔-哈特也行,他很棒!

塞萨尔:哈哈。斯科尔斯必须能进,还有鲁尼。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前锋之一。他很聪明,而且为团队而踢球。

鲁伊斯:鲁尼能打主力,科尔、特里和兰帕德大概要坐板凳吧。威尔希尔曾被伤病困扰很久,但他前途无限光明。他需要小心照顾自己的身体,因为一场比赛就有可能毁了他。我很欣赏菲尔-琼斯。我知道他没入选这次的阵容,但我喜欢看他踢球,我喜欢他进步的方式,他可以成为英格兰的重要一员。

凯:我们听说了很多内马尔的事。我们需要提防哪位巴西球员?

鲁伊斯:你或许要提防每一名巴西球员——小心点!

塞萨尔:内马尔是我们的宝石。

鲁伊斯:每个人都在怀疑他能否在欧洲立足,所以这场比赛是他证明自己的一个机会,他要证明自己能适应重大比赛,能适应这种气氛。

克莱顿:为巴西国家队踢球有何意义?

塞萨尔: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感觉。当你穿上这身球衣,一切都是那么神奇。

鲁伊斯:但他穿的不是黄色球衣!每个巴西爷们都想踢球。而每个巴西妹子……也都喜欢踢球。

凯:这会有点小压力……

鲁伊斯:小压力?是大压力!你身后有两亿人等着进国家队呢。

克莱顿:请对这场比赛做个预测……

鲁伊斯:希望我们能赢。我们必须保住城门不失。

塞萨尔:我不喜欢做预测,但我希望不失球。我希望我的发挥能像在QPR那么好。有人说巴西会赢2-1或者3-1,但这意味着我要丢1个球。为什么人们觉得我会丢球?

鲁伊斯:他现在就像只章鱼。但他的外号还是叫巴斯……

塞萨尔:我很高兴,哈!我完成了在英格兰的第一次采访。

(编辑:姚凡)

快来发表您对这条新闻的看法吧!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

这些评论亮了

MR.ZEB 亮了(15)
哈哈,好有爱。“你滚粗~~”
2月5日

已有11条评论

MR.ZEB 亮了(15)
哈哈,好有爱。“你滚粗~~”
2月5日
dolldell 亮了(4)
但周六对阵诺维奇那场比赛,我在防一次角球时对他们的大块头9号霍尔特说‘哥,别再推我了’。而他说‘我没推你,那是你队友’。
2月5日
akka7 亮了(0)
职业精神并且忠爱祖国
2月5日
丶囧丶 亮了(0)
啊擦,和蓬蓬凑一块显得塞萨尔也很萌……为什么,你们不把弱受奥斯卡拉过来一起……
2月5日
Solanas 亮了(5)
塞萨尔:不!我又不是什么名人,我只是个看门的。
2月5日
L小亮 亮了(0)
大卫蓬篷也知道 凭心而论
2月5日
B.Charlton 亮了(1)
鲁伊斯:戴个帽子就可以,得把我的发型遮住。

别挣扎了蓬蓬,你这头型如果用帽子能遮住了,这帽子不是更显眼!
2月5日
超车太郎 亮了(0)
好有爱的一对呀
2月5日
speedballa 亮了(0)
看看穿着 为什么塞萨尔看上去这么屌丝呢
2月5日
肉头哥 亮了(0)
很多球星都表达了对生姜头得喜爱和认可,可是狗孩还有很多懂秋帝整天黑他 动不动就是被高估。。 我不是狗蜜 但是喜欢老斯
2月6日
godpato 亮了(0)
太高兴,伤不起
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