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扎有难多方来助,莱因克尔兰帕德皆感心酸

加扎有难多方来助,莱因克尔兰帕德皆感心酸

 

加斯科因的近况让他的密友心碎,据称他已于2月4日周一飞赴美国接受治疗,而全部费用由几位好友承担,包括Dj克里斯-埃文斯和加里-莱因克尔已经为他支付3万英镑的诊疗费。

原来,埃文斯致电莱因克尔,伊拉尼和皮尔斯-摩根,询问他们是否愿意为手头很紧的加斯科因提供帮助。“一个严重酒精依赖症患者必须得到帮助,如果他本人也愿意的话。这是我个人的理解,因为周一早上10点钟,保罗打电话问我是否能够帮忙。实际上只有如此他的朋友才得以在最近阶段参与到拯救计划中来,然而这只是为对抗病魔所做的持久战中的一个阶段。这是他的唯一机会了,不过好在他总算得到了这个机会。”埃文斯说。而伊拉尼则在“谈体育”广播栏目中谈到了他的朋友为何在接受够职业球员协会提供的帮助后仍未能解脱出来。“我也跟埃文斯谈过了,而他也只是跟我们说让我们来救助他。我们知道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送他搭上去菲尼克斯的飞机。我给英国航空公司说过了,解释了当时的状况,我们必须把他送去凤凰城。他需要帮助。假如什么也不做,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关于他,我得实话实说,球员协会确实尽了一切可能来帮他,但情况很艰难。心理健康也是一个非常关键,非常严肃的方面。很遗憾,他没能自救。昨天有好多人打电话过来要帮助加扎,但说一些你也许不愿意相信的……他已经没办法帮助自己了。”目前加斯科因已经到达门多,之前他也在那里接受过治疗。前队友加里-莱因克尔也发推表示担忧,他希望他的好友能够 获得安宁,尽管现在看来很难做到。

在上周末出席慈善活动时,加斯科因已经难以握住麦克风,说话也很不利索。他的经济公司称,这一次加扎是主动同意去美国治疗的,由于多方援手,保罗感到十分感动,他的希望再一次被点燃,他希望在观照下控制住病情。”而在离开前,他购买了一部手机。在离开O2商店后,他步履蹒跚上了一部等待已久的出租车,几名工作人员帮助他走向那里。球员协会的负责人则一再强调他们也不会放弃努力。

切尔西中场弗兰克-兰帕德也回忆起,当他初出茅庐之际,他的偶像加扎是如何将他保护在羽翼之下的。他告诉ITV新闻栏目:“96年欧洲杯的时候,加扎一直罩着当时还是个孩子的我,我感到非常幸运。我为他的人格叹服,他是如此爱和周围的人开玩笑,除此之外,他还拥有出众的才华。关于他我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不知道现在的一切是否够用。我只是读了报纸,而我现在根本不想多读有关这方面的话题。然而不管别人是怎么说保罗-加斯科因的,他就是我心中的英雄,永远是。”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