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斯:竞争对手变强但我不感兴趣;拉莫斯并非故意伤人

克罗斯:竞争对手变强但我不感兴趣;拉莫斯并非故意伤人

虎扑6月7日讯 德国国脚托尼-克罗斯在世界杯前夕接受了媒体《奥格斯堡汇报》的采访,其中他谈到了自己的动力、拉莫斯的强硬、手臂上的纹身以及对冠军的竞争。

克罗斯,你即将迎来作为球员所参加的第三届世界杯,你认为德国队在俄罗斯的机会如何?
我们的球队有着很好的搭配。至于我们是否能发展出2014年的那种感觉,那种很难很难被击败的感觉,那种总能创造出进球机会的感觉,你会在大赛发展的过程中看到的。球队必须要进步。

球队的架构跟上届夺冠时是相似的。
是的,当时施魏因施泰格、拉姆和克洛泽当然也是基石,这是毫无疑问的。我想,我们在实力上和2014年的那支队伍平起平坐,甚至要更好一些。我们必须要在场内场外形成一个整体。我们必须要一起防守,让对手感觉到不自在。必须要让对手有“德国很难打”的那种感觉。而我们也还有上升的空间。在拿球这一方面我们比2014年更强了。当我们在无球时也能做到这一点的话,我们在俄罗斯就有很好的机会。

作为领袖球员,你该做些什么让那种感觉重新出现在德国队呢?
我会为此付出全部。但在场上是需要有着清晰目标的11位球员的,我们必须为防守而奉献。2014年世界杯时我们几乎没怎么丢球,那并不是偶然。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明显被对手进球更多了,这也不是偶然。那种感觉,让对手在场上感觉不舒服的那种感觉,我们还要加以训练,每个人都要去加强这一点。如果在某个人那里不是这样,你必须要明确地指出这一点。我们所有人必须去服从那个目标。

你在春季与巴西的赛后提出了批评的声音,特别是针对新生力量。自那时到现在有没有什么变化呢?
我认为我们现在训练得很棒,但我也只是才来这里三四天。当时我说的就是我在场上的感觉:有些人付出得太少了,这并不是个人攻击。不过在对阵巴西的这样一场比赛中,在8万人面前,本来就是每个人都要倾尽全力。每个人都可以用他想用的方式看待这个批评。如果有人说,事情并不是这样的,那也很好,那只是我的看法,我也支持自己的说法——如果那种情况再次出现的话,我还会那么说。但我更宁愿自己说:一切都太棒了!

在一年前夺得联合会杯后,德国出现了一阵热评。涌现出来的人才们受到赞誉。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好像必须要再次拿世界冠军了。
你当然需要一套有着大赛经验的班子。相比起去年赢得联合会杯的那支球队,这批有大赛经验的球员为球队带来了明显的实力增长,因为要赢得一届世界杯是和U21欧青赛夺冠不一样的。不过那些在那边吸引了人们关注的球员当然也帮助着我们。每一位能带来实力和正确心态的球员,在这里都是受欢迎的。

勒夫日前还说起了你,说你总能不受外界的干扰,对待一场小组赛也像决赛一样。你是天生具备这种能力还是说要去学习?
都有吧。确实,从我的性格来说,我是偏安静和放松的。而我取得的那些成就,也给了我一点平和和镇静。我相信自己的实力,也知道自己不管在哪场比赛里都可以把它展现出来。这会让我平静。此外我也会对自己说:这只是足球而已。

你怎样看待世界杯上对冠军的竞争者们?

几乎所有的顶级队都比2014年强多了。法国更强了,巴西强了两个级别,西班牙更强了,但这些我都完全不感兴趣。过去几个月说明,德国队应该虚心面对世界杯的使命。确实毫无疑问的是,我们去的是一支顶级的队伍,也可以跟所有人抗衡。不过过去几个月也让我觉得,我们首先要专注于小组赛中的任务。我们的揭幕战对阵墨西哥很难。当我们从小组中出线并且在后续阶段碰到顶级队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可以再聊说他们有多强。

在经历了皇马这样一个紧绷的赛季之后,你的能量槽还是满的吗?
我承认,需要几天的休息时间。你结束了一个在俱乐部的赛季,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时候缺少一点点什么东西也是正常的事情,而在几天之后一切就又重新开始了,不过我可以应对的。

你是一位卫冕的专家了,已经随皇马连续三次夺得欧冠,那么在世界杯上卫冕对你个人来说一种驱动力吗?
世界杯本身就是一种很强的动力,不然我也不会再想踢。它现在是一种特别的东西,未来也是。当然我也知道,以前的德国队还没有卫冕成功过。

说回到欧冠决赛,你怎样评价队友拉莫斯对利物浦萨拉赫的强硬动作?
对此我完全不认同他是有意要把人弄伤的。当时裁判也没有吹罚那是犯规,本来是可以(吹罚的)。拉莫斯在拼抢中不是娇娇气气的,这点是很清楚的。但我们也都同意,只有有这种态度才能赢得重要的奖杯,过去的比赛一直在证明这一点。我很高兴他是皇马的队长,而我也没有看到任何不符合体育道德的事情。

谈一下足球之外的话题吧,你的左臂上有许多的纹身。
(笑)现在做球员你必须这样做了。

这发生在你身上说实话让我们没太想到,如果在俄罗斯夺冠的话,会再纹一个大力神杯吗?
不会,不会纹跟运动有关的东西,都是一些跟家庭有关或者深层原因的东西。体育竞技上的成功并不是把它们带在身上的理由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