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尼:我们阿根廷人单个看都很强,就是不懂团队作战

西蒙尼:我们阿根廷人单个看都很强,就是不懂团队作战

虎扑8月4日讯 在接受《民族报》的采访时,马竞主帅西蒙尼表示:“我们阿根廷人个个有天赋,各领域都闪耀,就是不懂得团队工作。”

当你与商人或者政客一起交流时,你觉得他们是希望听见你说些什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想法,我不会去考虑别人怎么看我,在面对我的球员们时,当我需要进行一次谈话时,我会尽力做到真诚、透明、激情,我会尽力向他们传达我的感受。”

请完成造句,我们阿根廷都是

“我们阿根廷人有的是能力,但是我们不懂得怎么团结在一起踢球。你到全世界去找,你会发现出色的艺术家、科学家和运动员。你能够去你喜欢的领域里寻找,你总是能够找到一位亮眼的阿根廷人。但是很显然的一点是,也是一直让我们吃力的一点,在近十年时间里让我们特别吃力的一点,就是组建一个团队。”

是我们抵制合作?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合适的词。我们看不到其他人的任何事情,我们就只关注自己内部,我们都是这样,我也是阿根廷人,可能我也是如此。我不会把自己排除出去,在我的工作团队里,虽然最终是我做决定,但是我会尽力去做到开放,会给所有人位置。我一直都是尽力让我们成为一个工作的团队,我们也一起工作13年了。而你在足球世界里看到的东西,我认为就是反应了我们的社会面貌。一些年前在欧洲有人问我,他们说他们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做不到,他们是指阿根廷这个国家,我们是很有潜力的。对此的解释是这样的:因为个人来看我们都是很有天赋、创造力、强硬、勇敢的,但是我们并没有将身旁的人看作是自己的兄弟。”

自私的人,我们只是想着拯救自己

“有很多词语能够定义这个不与任何人分享任何事情的情况。事实向你证明了我们每个人都很出色,我再说一次,再来一遍:电影、体育、科学、医学,你单独去与他们每个人交流,他们都能够让你非常激动,但是当你组建一个团队时…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阿根廷篮球队否认你这样的说法

“确实是!他们是非常优秀的例外。他们很显然是一个团队,甚至超越了一个团队。我们聊回足球,加拉尔多的河床,尽管有更新换代,尽管有人员变化,但是他们保持住了球队风格,维持住了作为球队的特点。他们有个老大,全队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努力,之后可能冠军奖杯赢得多了或者少了,但是你会看见他们在找寻自己的目标时是不会让步的,这使得他们再次成为了南美最好的球队之一。”

对于一位教练来说,向外界传达出一个标志信号应该是最艰难的,如果有人看你球队比赛,但是他并不清楚是你的球队,他会察觉出来吗?

“我们拥有一个非常明确的风格,而且也在一些球队里施展出来了,在拉普拉塔大学生我们就做得不错,这是因为球员们的特点,也因为那是一支历史悠久的俱乐部,他们对于比赛的理解与我们很接近。还有这支马竞。我认为球队的本质是要受到所有人的认可,从一个小伙子、一位俱乐部的员工或者一个老人,所有人都清楚他们会看到一支强大的球队。这份本质需要被塑造,也需要小心照顾,这与比赛表现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有最好的球员,那我们也不能改变这一本质,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些球员加强。”

教练必须得回应和遵守俱乐部的本质?

“当我们教练来到俱乐部时,我们需要去理解它的历史。如果我们不能理解,那我们这段旅程将会是糟糕的。如果我没有感受到俱乐部的本质,我就不会去执教那支球队。从我接受执教的那一刻起,最正确也是最好的一点就是问问自己:“这家俱乐部的历史是怎样的?”。然后逐渐将自己的风格塑造至匹配这家俱乐部的历史,同时还要忠于自己。阿贾克斯拥有风格确定的足校,巴萨也有,尤文也有,马竞也有,皇马没有。因为他们选择相信球员天赋。同时还有正在创造这种自我风格学校的俱乐部,比如瓜迪奥拉的曼城,他们俱乐部没有那样的历史,但是确实正在慢慢按照瓜迪奥拉标记的道路走。也许十年之后我们会说:‘曼城踢得是一种确切的风格’。这还要看看后瓜迪奥拉时代是否会有人来改变他现在做的一切。但是很显然了解俱乐部历史是很重要的,球迷需要看到让他们感觉亲切的东西,对于球员来说,当俱乐部拥有确切的历史风格时,那想要完成俱乐部的要求就更简单一些。”

取胜是能够教导出来的吗?胜者的心态是能够训练出来的吗?

“不,取胜是依靠准备获得的。好吧,我不知道取胜是不是合适的那个词。球队备战是为了上场竞争的,我们会尽力培养球员,现在我们在马竞正在经历更型换代,我们之前也是依靠希门尼斯、萨乌尔、科克、托马斯这些小伙子来处理此事,他们是我们面对不可避免的更新换代时的办法。希望他们能够展现之前他们的队友向他们展示的一切。现在他们将要承担起领袖的责任。这次已经不只是站在大哥身边了,现在该是他们领航了,这个倒是可以准备的。”

如何准备?

“通过训练的方式,这是没得商量的。因为很显然,能够让你好好竞争的方式就是你训练的方式。这不是指在训练里如何,而是指你希望在训练中强化技术、战术和身体的愿望。教练在这方面的坚持,不给球员松懈空间的坚持,这会让球员们发火,但是随着时间他们会得到成长。”

那之前是谁让你发火呢?

“比拉尔多之前是一位强度很高的教练,他不允许你有一丝松懈。以教练的特点为基础,我们会尽力创造这样的队内竞争氛围。如果你在内部竞争中表现很好,那你就能以更好的状态与其他球队竞争。”

你强调直觉是你的特点之一,为什么?

“这个东西你有就是有,这个学不来的。感受对于教练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你需要这样的直觉去了解球员的需要。”

这份工作非常消耗精力?

“这是一个选择,我喜欢与想要学习的年轻球员建立这样的联系。我喜欢那些叛逆的、最不好商量的球员,因为为了让他们在生活中成长,改变他们脑中想法是一项挑战。因为在场上你的行为也和在生活当中是一样的:自私和大方的人在场内外都是一样的。如果你是愿意合作的人,那在生活中也是一样的。有些球员随着时间过去他会来和你说:‘谢谢,因为这不仅仅是对我球员生活的帮助,也影响了我的生活’。保持忠诚、付出一切、尊重他人,这些就是你需要保持的品质。所以领导他们的人必须得真诚,必须得理解你不是永远都有理的。”

你总是谈论管理情绪的重要性,这可能就是输赢之间的区别吗?

“现在所有球员的水平都差不多,除了梅西和C罗,其他人的水平越来越接近了。除了梅西和C罗,之后是内马尔和阿扎尔,他们两人水平就很接近,他们想要变强的心,他们对球队的忠诚,他们对于自己工作的热情造成了他们之间小小的区别。”

在技术特点、战术能力和身体素质之中,你将情绪放在哪一块?

“情绪和身体素质以及战术一样重要,对于教练来说,情绪是最难管理的,因为所有球员都是重要的,所有人都想要上场比赛,所有人都有自我,从你的角度出发,为了不偏离自己的目标,你需要将所有这些情绪组合在一起。那怎么做才能将他们团结在一起?赢球,你永远不会看见一支输球的球队一起去吃饭。赢球的球队才会聚餐,输球的时候他们也可以聚餐,但是那是为了再次取胜。但是如果他们又输了,那就不会再团结在一起了。我们聚到一起就是为了再次输球?不,这样一来谁都不会再想团结在一起的。”

在布尔戈斯离开你的那天到来之后,你觉得他会成为怎样一名主帅?

“他正在成为主帅的过程中,我们已经一起工作快8年了,我们没有聊过这事,他离开的时刻已经越来越近了,他很期待走自己的路。”

他给了你多少帮助?

“他能力很强,能够像他这样陪伴我多年是不简单的,你得清楚自己的位置,他非常清楚。他和尼尔森-维瓦斯都是如此,尼尔森已经执教过了,布尔戈斯也正走在成为主帅的路上。”

你怎么看阿根廷女足的现象?

“非常美妙,这是巨大的成长,这给了她们发展的机会,她们之前多年都是难以获得地位的。”

当你看她们踢球时,你的评价是怎样的?

“踢得非常不错,我看到了技术,看到了能力,唯一的区别就是身体方面,这个区别是永远都会存在的。但是从能力和技术方面来看,我看到了很美妙的细节,随着时间,我们会是世界杯的常客的,她们拥有天赋,拥有创造力。”

怎么看待VAR?

“我喜欢,我们会慢慢适应的,它必须得是提供给帮助的,毫无疑问这将在裁判们无法控制时提供帮助。处理VAR的必须得是前裁判才行,他们不能是还在场上吹罚的人,因为这可能会出现‘我没反驳你,你也别来反驳我’的情况,所以最好还是找已经不执法比赛的裁判。VAR是否有帮助?有,对强队影响大还是对弱队影响大?对强队,因为之前当你去皇马、巴萨或者马竞的主场时,对手球员在禁区内摔倒是什么都不会发生的,现在至少他们必须得重新看视频了。如果没有点球,好吧那我们就知道是他们不想给你点球了。我们所有人都会去说裁判看见了,VAR看见了,所有人都看见了那就是个点球。”

你是竞技队球迷,等了31年才看见他们夺冠,不过他们现在状况不错

“这是高层的努力,他们给了俱乐部稳定,这超越了输赢,因为你也不可能总是获胜的。基于他们给我说的,因为我去问过了,米利托现在做得非常好,很有热情的教练加盟了球队,也都在正确的时刻离开了,我这话什么意思?我说的就是离队时没有闹得很难看。科卡就是例子,他是球队获胜后离开的,然后又回来了,之后又再次离开了。我想说的是重要人员是以何种方式离开这家俱乐部的,这说明了这家俱乐部的成熟。当一家俱乐部处于一个像搅拌机一样的状态时,所有人都会吵起来的,这说明了这家俱乐部没有稳定性。但是马竞为戈丁举办了告别仪式,也为托雷斯办了,这说明了这家俱乐部的坚强,说明它正在成长。这意义超过了俱乐部是否赞同球员离队的想法,竞技队现在就正在走同样的路。”

你提到了托雷斯、戈丁,为什么没说格列兹曼?

“因为他没有效力那么长时间,他的离去在竞技层面上看意义重大,其他人则是另一方面,他们已在马竞球迷心中刻上印记。格列兹曼五年时间里的数据是非常出色的,他在五年时间里挤进了俱乐部历史射手榜前五位。当他来找我谈他要离队时,我其实就已经感觉到了。我认为他是在找寻最合适的时刻,这是为了继续变强,他很年轻,很有天赋,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小伙子,我很喜欢。想要继续保持这种感情的最好办法就是尊重,我知道其他人也有需求,只要他们的需求不会破坏我的需求,那就很好,如果他留下但是他破坏了我的需求,那也许我们就无法做朋友了。”

聊聊马竞,戈丁、胡安弗兰、菲利佩-路易斯、卢卡斯、罗德里、格列兹曼都走了,马竞还能继续是那支你口中的“让人难受”的球队吗?

“我们必须得现实点。现在是更新换代的时刻,队内很重要的领袖离队了,而且我说的是球队的领袖,不是阵容,意思就是那些每周日上场的球员离开了,我们需要重新建队,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专注在每一天。确实,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工作的,但是也许随着时间这个理念在之前慢慢地消失了,现在我们需要重新遵循自己的哲学。现在就提前说我们要争夺下个冠军还太过于着急了。”

考虑到你们队内的一些球员,现在你们已经不是“乡下的球队”了

“不,已经不是了。现在我们拥有一座非常棒的球场,明年我们将会为配得上俱乐部的训练基地揭幕。俱乐部和球队同时在成长,球队之前的成长过于快了,俱乐部没能够跟上脚步。现在通过优秀的管理,我们拥有了新球场,拥有了很好的设施,我们能够引进勒马尔、费利克斯。我们期待用21岁、22岁的球员建造球队,让希门尼斯、科克这代人成为新的格列兹曼、奥布拉克。因为当奥布拉克加盟时,他可不是现在的他,他那时还不是世界上最好的门将。当格里兹曼加盟时,他不是前锋,他是左边路球员,当我让他踢影锋时,人们曾告诉我:‘他来这里是踢边的’。他怎么就是来踢边的了,我这么和他们说,如果他身材不高大、速度快,头球、中距离远射、撕扯防线都这么出色…他怎么就是来边路的!”

如果有一天,阿根廷足协请你对阿根廷足球提供建议,你会怎么回复?

“我认为斯卡罗尼或者其他担任国家队主帅的人应该拥有一个全球性的视野,应该停止一切培养的计划,为什么?因为那些17、18岁的球员将来就是要进国家队的,他们如果真的很出色的话那在20岁时就会出国踢球了,这是事实,但是当你征召他们进国家队时你会再次看到他们的。教练的工作就是对他们保持关注,虽然说这些小伙子之前也有梯级国家队的教练,但是国家队主帅必须重视,必须关注所有人。”

你关注阿根廷足球,关注河床、博卡、竞技,之前也关注过海因策的萨斯菲尔德和贝卡切切的防卫者吗?

“是的,是的,我都看。阿根廷教练有了巨大的成长,在阿根廷执教是很难的,因为联赛中主要的焦点是那些从外面回来的球星,中期的那一代已经不在了。这很复杂,海因茨和其他你提到的教练都做得非常好。我察觉到了他们在提供不同的东西,他们在寻找不同的东西:有组织的突破、在特定区域施压、丢球后的逼抢,这是看得到的,我察觉到了。当然那些最受欢迎的人我更加关注,我觉得他们很好,对于阿根廷教练,当他们登陆欧洲时,他们都是很有可能成功的。”

比起阿根廷球员,阿根廷教练更容易融入欧洲足球?

“我确定是如此,因为在阿根廷教练工作更加艰难,球员能力更低,逆境会使得教练变得更好。至于球员,在水平较低的地方踢球他就会发现自己处于劣势,他会发现其他队友都不在同一个节奏上。”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