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塞尔:中国有四座美丽城市,但有一原因促使我返欧

维特塞尔:中国有四座美丽城市,但有一原因促使我返欧

虎扑8月22日讯 多特中场维特塞尔日前接受了德国媒体Spox的采访,其间他谈到了自己生涯经历的几次转会。并解释了是什么让自己做出了回到欧洲的决定。

“(转会泽尼特之前)我本可以去皇马的,当时穆里尼奥在那边执教。不过后来他们招募了莫德里奇,那对我而言再去皇马就没意义了。”

“转会窗口快要关闭前泽尼特找到了我,我跟俱乐部代表进行了很好的交流,也答应了他们。我是一个开放的人,我对俄罗斯没有恐惧心理。”

“圣彼得堡是一座漂亮的城市,此外大家也应注意到,本菲卡通过交易我赚了许多钱,在若昂-费利克斯离开前我的4000万欧一直是俱乐部历史最高转会收入。”

“(2017年转会天津权健)那是一个我无法拒绝的报价,在那之前半年情况还完全不同。我在泽尼特的合同到期了,我想转去尤文图斯。我当时已经通过了体检,就差签字了。”

“我在办公室里等了一整天,到最后泽尼特通知我必须得再回去,事后来看可能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也许当时就不是那个合适的时间点。后来当去中国的机会出现时,我决定把握这个机会。”

“开始的时候承受人们对我加盟中超的议论很艰难。我自己也承认过主要是为了金钱。这个话题在比利时媒体上被反复呈现。对我的家人来讲尤其艰难。”

“当有人说我坏话时,对我本人其实是没啥影响的,因为我自己知道什么是对自己好的。不过当时我父母,姐妹甚至孩子都要去承受那些。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做什么犯禁的事,我只是做了一个决定然后去了中国而已。”

“(对于会不会推荐更多球员去中国)这只是一个个人决定吧。中国有四座美丽的城市,上海太漂亮了,还有南方的广州,然后还有北京和天津。天津是个大都市,有1600万人口。你根本不可能拿比利时列日,葡萄牙里斯本或者多特蒙德跟它作比较。”

“事到最后,这对我来讲是个正确的决定,一段美妙的经历。中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是第一个去那里的比利时国脚。现在登贝莱和费莱尼也在那里踢球。”

“(当时在天津的生活)我们在酒店里有专门的公寓房间,开始的时候卡纳瓦罗是我的教练。他和他的整个团队也住在那里,就像所有的外国球员一样。旁边走路两分钟还有所学校,主要是英语授课,也会夹一点点的汉语。”

“(在中国时女儿Mai-Li的一次生病经历)有次Mai-Li突然腹痛,于是我带她去了天津国际医院。她得了肠梗阻,但医院缺乏必要的治疗设备。我有两种选择:去天津的中国医院或北京的国际医院,但那要两个小时的车程。我没有时间,因为这病可能非常危险。所以我去了中国的小医院。那里的人多到无法想象。你必须取号并且等待着。”

“对我来说这完全是疯了。这是两个或三个小时的等待,然后在晚上两三点钟。 Mai-Li痛苦地哭了起来,而我还得把我们的小女儿Evy抱在怀里。三点钟,我带着小女儿开车回家,我的妻子在医院里和Mai-Li一起等。第二天我们有一场客场比赛,我必须和球队一起去那里。”

“后来终于轮到我女儿了,我的妻子在治疗期间不得不待在外面。 幸运的是,医生们有了必要的设备,第二天Mai-Li回家了。 我在夜间时已经给教练写了一条信息,他也理解我。 在这次经历之后,我告诉我的妻子,我仍然会参加世界杯,那之后我们将返回欧洲。 金钱很重要,但不是一切。 它并不总能带给你快乐和幸福。”

“在世界杯之前,国家队在比利时集合。 当时我们给Mai-Li再次做了检查,感谢上帝,一切都很好。 然后我们不得不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持续对她的体温进行观察。 ”

“我会为我的家人做一切的事情。 当我们在比利时时,我们总是邀请我的父母和岳父岳母,全家人聚在一起。 我在赛季中没有太多时间,但如果有可能,我们都聚在家里,有40,50人。 我爱这些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刻。”

“(转会多特)首先是佐尔克联系了我,然后法夫尔打电话给我。 我也有收到其它报价,也许我可以去巴黎或曼彻斯特,但我不想等。 我觉得我是多特蒙德的第一选择。 去一家新俱乐部时感觉很好很重要。 ”

“在与佐尔克、法夫尔和瓦茨克讨论后,我做出了决定。 多特蒙德是一个顶级俱乐部,我真的很想去一家欧洲顶级的俱乐部,因为我29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 与天津的谈判并不容易,但最终一切顺利。”

“多特蒙德并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但距离比利时只有两小时的车程,要是在中国,就得坐11个小时的飞机了。”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