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斯克:10年世界杯冠军是命中注定,我们有实力也有运气

博斯克:10年世界杯冠军是命中注定,我们有实力也有运气

虎扑6月12日讯 在接受《阿斯报》的采访时,前西班牙国家队主帅博斯克表示:“2010年的世界杯冠军是我们命中注定要获得的,我们当然是有实力的,但是也有运气,这是事实。“

你记得你在担任国家队主帅的第一天和球员们说了什么吗?

“不是完全记得,但是我肯定特别指出了一些问题。当时就是一些指出球队情况和问题的对话。我认为我的那些对话应该是离不开抓住当时西班牙足球机会的。”

比起甜蜜,西班牙国家队从路易斯-阿拉贡内斯到你的转变可以说是甜到腻人了

“因为我们当时拥有已经非常清楚球队之前的一切付出的球员,他们清楚一切意味着什么,同时也清楚自己能够做到的是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当时不能停止脚步。我们很幸运,因为拥有非常优秀的球员,而且大家都以团队利益为重。”

从欧洲杯到世界杯,唯一在这条争冠道路上掉队的就是塞纳

“这是当时最让我们难受的情况。塞纳当时是欧洲杯最好的球员或者最好的球员之一。他与我们一起踢了一年,我没有在为自己辩护,这是事实。以我们的见解,他当时的身体状态有一点点下降。我当时听他说他感觉没能参加世界杯很难受,他是有道理的。但是我们也需要想想之后在比赛中起到重要作用的球员,布斯克茨。还有阿隆索在那之前也不是首发。我们是本可能带塞纳的,他经历了一些肌肉伤病。对于其他的一些球员我们是等待至了最后一刻的,但是对塞纳,我们没有这么做。”

你真的是为国家队引进了两位强援:皮克和布斯克茨

“还有一些人的…当时是皮克替代马切纳以及布斯克茨替代塞纳。这个决定是非常冒险的,因为布斯克茨当时刚升入巴萨一队没几年,他还没有踢很多场比赛,我们是在风险较低的时候做出的决定。”

与世界杯时的国家队相比,08年的国家队缺少什么?

“讨论这种问题是不好的。是球队之前的一切给我们提供了支持,我们之前没有看过他们是怎么训练或者怎么踢球的。我们是遵循了之前他们定下的方向。球队并没有很大的变化。人们当时在讨论的是激励方式不同。两支球队是不可能在每一个方面都相同的。我们每个人都是使用我们认为最合适的方式激励球队。一名教练最重要的是在场内外都给球队注入积极的影响。若是没有这一点,那是很难接近球员的。而且你不能显得自己很聪明,同时又不能让他们感觉你不够执教他们的等级。不能表现得太聪明,又不能表现得太愚蠢。”

你是被看作当时那支球队的领袖的

“这个领导力的事情是一个我喜欢的话题。我不会拒绝这事。不过我认为并没有一个唯一的领袖。每个人都是来自自己的父母,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于事物的见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都有自己的经历,都有自己的认知。每个人都是不同的。重要的就是要亲切、热情,要成为一个与他人分享的领袖,这是很重要的。倾听他们并不是展示你的软弱,这是你力量的象征。”

也就是说你是与球员们分享领导责任

“这个事情总是被误解。懂得倾听是一回事,然后做出每个人认为合适的决定是另一回事。球员们的想法必须得是出于好意的,不是跑来说教练,我们为什么不这样踢…不,这种方式不是我提到的方式。倾听他们是很重要的,听听他们认为自己在什么位置踢得最舒服,听听一些特别的细节问题,但是自那之后就放任他们随意踢球,这不行。做决定的是教练,我总是说看上去好像是球员们才是做主的,但是你要让他们按照你的想法去踢球,我是带着对所有人的爱这么说的。”

球队曾在小组赛输给瑞士,那是最糟糕的一天,而且是比其他时候糟糕很多倍

“我不知道是否是最糟糕的一天,但是很显然是最让人不舒服的一天。我们之后是做到了重启。我们输球了,但是我们聚在一起并且问自己:‘妈的,我们现在该怎么改变?’如果我们要倒下,那也要按照我们的方式倒下,我们最终决定什么都不改。在谈话中,你所说的事情必须与你的做法保持一致。我们第二场进行了两个调整,一个是因为伊涅斯塔受伤,还一个是用托雷斯替代了席尔瓦,可怜的席尔瓦,这么做主要是因为第二场比赛的情况,因为如果使用席尔瓦的话我们可能会踢得很糟糕。如果我们第二场做出了5、6个调整的话,那大家就会指责我们虽然说自己踢得不错,结果却换了球队一半的人,这是前后不一致的,我们必须得保持一致。”

首场败仗的第二天发生了一点事情,这件事情改变了你的心情…

“是的,当我们下楼吃早饭时,在那之前我们所有人都已经重复看过那场比赛了,当时电视上不停地在播放,球员们和我说:‘教练,我们踢得并不差。你在媒体面前的分析有点消极了。’然后我就回答道:‘确实,我们踢得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差,并没有比分显示的那么差。’我最初的感觉就是那是欺骗人的比赛结果。球员们的话让我很受鼓舞,在那次早餐中我们再次开始考虑球队拥有的巨大可能性,而且我半开玩笑半严肃的调侃道:‘如果我们赢下接下来的六场比赛,那我们就是冠军了。’最终不论是有没有运气,我们确实夺冠了。我猜球员们当时都应该是展现了狡猾的微笑的。我当时就说这不是一个不可能做到的任务,为什么我们就不可能赢得全部比赛的胜利呢?那就是最初几天时间里发生的事情。”

我们经常谈论国家队的风格、控球和进攻,但是我们忘了球队在整届赛事里只丢了两球

“我们所有人都清楚自己希望球队是怎样的,在我们的国家队中,由于有很多巴萨的球员,所以巴萨对国家队的影响是巨大的,但是我们在中场是两位极其重要的球员在踢,也就是布斯克茨和阿隆索。我认为有一个关键字母,就是P,压力(presión)、控球(posesión)、深度(profundidad)。没有了这些,我们是无法做任何事情的。我们在最糟糕的时候是没有足够利用球场纵深的。在封城的这段时间里我用不断暂停的方式看了所有的比赛,我之前在夺冠后就再没看过,10年了…”

那么在重看之后,你觉得比现实情况更好还是更糟糕?

“我更喜欢了。球队在施压方面做得蛮好的。除了与巴拉圭那场比赛以外,我们在控球方面做得很好,与巴拉圭那战是艰难的一战。还有智利,这是因为马蒂诺和贝尔萨球队拥有的精神。他们让我们很受折磨,球场深度是很难掌控的。我确实察觉到的一点是我们当时是一支懂得防守的球队,我们在需要回撤一点的时候以及需要向前进攻的时候都懂得如何去防守。重新看这些比赛让我很欣慰,我更喜欢那支球队了,确实,有些时候我们没有踢出亮眼的表现,在之后的欧洲杯中倒是做到了,但是在世界杯中我们就是一支非常严肃认真的球队,我们在控制那三个P的方面都做得很好。”

我们来到半决赛后是普约尔进的球,这粒进球是有故事可讲的

“是的,在与德国比赛的前一天,在聊天时我问球员们,如何在禁区里对一个六人组成的防线进行攻击,德国队那时候的防线很保守,他们的防线是有点静止的。当时所有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们拥有优势,因为我们拥有像哈维这样的传球手,还有皮克和拉莫斯这样的在定位球时能够为队友挡开盯防人的优秀球员,还有比利亚溜队面的门将,以及普约尔这样的能量爆棚且极其有活力的球员,正是他最终打进了那球。我们是滥用角球短传的,我是以自我批评的态度说这话的。我们总是找寻二次机会传中。你牵扯对手进行更多的移动,那对于那些抢点的队友来说就更轻松一些。在进球的那次进攻里,我们是直接传出了角球,我们的好运在于拥有能够罚角球的人、帮抢点球员挡开盯防人的球员以及打进那球的球员。”

在决赛之前,是什么最让人心烦?

“最重要的是我和球员们说我们是球员,我们一定得踢得美妙一些,浪漫一些。我们晋级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比赛。希望我们能够再次做到!我们那时候就是士兵,我们代表着自己的国家,但是我们应该用尽可能好的方式去做,首先就是要展示我一直认为符合我理念以及我想法的足球风格。足球不是一直都这样的,现在西班牙获得了全世界的支持,但是人们之前一直都是很酸很讽刺的,是我们在那个时刻赢得了全世界的爱。”

你没有提起传奇香克利的名言“有些人把足球等同与生死,我对此深表失望。我敢向你保证足球远超生死”

“恰恰相反,我和他们说这不是一个关乎生死的比赛,我提醒他们下赛季他们还会回自己的俱乐部,生活也将继续。那场比赛是非常重要,那场决赛是很重要,但是也没有必要过于戏剧化。那不是一个动力的问题,面对这样一场比赛,任何教练都是足够的。我们所有人都是超级有动力的,如果说有点什么不爽的地方的话,那就是我无法让全部23人都踢那场比赛,这种感觉一直都存在。人们当时批评我不为进球庆祝,如果说我当时没有特别激烈地庆祝,那是为了那些在比赛的以及在场下的球员。我当时感觉自己要是庆祝了的话,那总是会伤害到一些人的。”

你依然觉得我们当时就是命中注定要赢得那届世界杯冠军

“是的,我们当时就处在那种积极的氛围里。运气在我们这一边。我们是否拥有优秀的球员?是的。我们是否拥有出色的体系?是的。我们是否一切情况顺利?是的。但是我们还有运气,这事必须这么说。这就是事实。这不是在抹去我们的功劳,足球是有运气的,你要么就有,要么就没有。”

世界杯夺冠后的十年时间过得非常快

“我们有很多可以聊的事情。在足球世界里我没什么可以抱怨的。有一天我听到纳达尔叔叔说他在网球比赛里从没有受过折磨。我在足球世界里也没有过。我们曾输过?我们曾失败过?但是这不是折磨。如果你全力付出但是输了,那你能怎么办?我感觉自己是很荣幸的,我是依靠着对足球的激情在生活,因为我非常喜欢足球,我一直都是很幸运的。”

但我想你在巴西世界杯倒真的是受了折磨…

“当你拥有那么大的责任时,那输球时当然是痛苦的。但是你说折磨,那些说因为比赛结果而感觉折磨的说法我是从来没有过的。我一直都记得日本队在俄罗斯世界杯中被淘汰时没有任何戏剧性的反应,而且是在他们本配得上晋级的情况下。他们甚至还打扫了更衣室。也许我们与他们并不是完全相同,但是足球世界里总是会有下一场比赛的。”

我有一点很好奇,如何在45天的时间里与一支期待赢得世界杯冠军的、拥有23名极高水准球员的球队相处?

“我们得小心处理这种长期的集训备战,我在球员时代也受过折磨。这种方式并不是对球队有利的,这是适得其反的。我们是4、5天一个循环,3天的训练、然后比赛、休息以及必要的自由空间。为了不让任何人崩溃,我们是非常谨慎的。这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如果训练内容不是特别有趣的话,球员们是会感觉无聊的。那球员们最终会受不了的。在休息和娱乐的方面我们需要小心处理。”

你提到的对于责任的感受是继承自你的父亲,他一直都是你生命中以及足球世界中最好的同伴

“是的,他是理想的员工。是直爽的人。我是带着害怕无法做到的情绪继承了这份责任感,有时候这份责任感会让你有些难受,无法达到期望让我很疲惫,过分的责任感是可能有害的。这是一个我不知道现在是否已在逐渐下降的价值,但是想起责任感是不错的。”

那么这份责任感在你的足球生涯中是增长了还是减少了?

“我一直都拥有这份责任感。”

如果你没有成为球员和教练,那你会从事什么工作?

“我之前都没有时间考虑这事。而且也有需求方面的原因,当你结束了足球生涯之后,你是必须得做点什么的。而且很早我就开始考虑执教了。我复制了之前我们进行的所有训练。在那个年代,所有的教练就已经拥有自己执教的方式了。不论你是怎么去执教,拥有自己的方式是很重要的。在足球场上是没有一个唯一的配方的。我们不会说只有这种方式才是有用的,这是错误的。获得成功的方式有很多种。我之前的教练在我执教道路上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你人生当中之前是否曾想到过自己有天能够成为国家队主帅?

“从没有过。当我16岁、17岁抵达马德里时,我没想着自己会成为球员。如果说有过的话,那也是我开始每周四去训练,开始担任一队陪练时。在私下我和我兄弟说也许我真的可以靠足球为生。事情也正是这样发生的。”

耶罗作为西足协总监联系你的时候,当他告诉你希望你成为阿拉贡内斯的继任者时,你是什么想法?你是怎么和他说的?

“他告诉我阿拉贡内斯不会继续执教了,他说他已经推荐我执教。我和耶罗说那就来吧。2008年的欧洲杯我是在马德里的家中看的。就我一人,就像其他球迷一样,享受着国家队获得的成功…”

但是你在那之前就清楚自己要当主教练了,耶罗是在欧洲杯之前就已经邀请你了,因为他清楚阿拉贡内斯不论如何都不会继续执教了,而且媒体报道了…

“不,不不不,完全不是的。说清楚这个事情很重要。耶罗在欧洲杯之前是没有给我提供任何东西的。是欧洲杯之后,之后…在他们完全确定阿拉贡内斯不再执教前,他们是没有和我说任何话的。当报道出来时,我的朋友们以及我的家人都和我说在那届欧洲杯后接手国家队是很糟糕的时刻。我则告诉他们不是。我说我们是最好的球队,我们拥有一个出名的风格,拥有出色的球员,拥有与媒体很好的关系。并不是一定要在球队经历不佳结果后才能接手的。”

不过在阿拉贡内斯把标准定得如此高之后接手,还是有点复杂的,人们总是会去比较的

“当时是西班牙足球历史上最好的时刻,我们赢得了一座欧洲杯冠军,每位教练都有自己的方式,都有自己对待球员的方法,都有自己的战术体系。为了获得成功,每个人都会做自己认为合适的事情。这是最重要的。”

你是如何赢得那支已经不能更加忠诚于阿拉贡内斯的球队的信任的?

“我从没有这种归属于任何球队的感受。我倒确实是有归属于一个公司的感受。这是我非常确定的,我是以非常正常的感受进入国家队的,当一位教练接手球队时,球员们首先做的就是分析教练,他穿什么大衣,穿什么袜子,他们会扒光你,会分析你,他们会看你是否强大。会看你是否懂球,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不过分的情况下的使得这种影响减至最小,之后就好了,就平常了。在获胜时不要太夸张,在输球时不要太失落。用平常心对待总是能够获得积极的结果。”

曾执教皇马以及曾是球员是否对你有帮助?

“当然,我很幸运,我和所有的人关系都很好,其中也许有些分歧,但这就像任何家庭一样,是从来没有恶意的。从来都不是为了伤害他人的。有时候你是无法做到公平的,足球世界里情况很简单,那就是不可能做到公正。你派上11人,那就是让12人或者13人没球踢。然后你还可能犯错,我不是特别相信自己决定的人,我和世界上所有人一样,我是有很多疑问的,我在一生当中有过很多疑问,没有疑问的人是有问题的。在这次的封城阶段我也有很多疑问,我看见那些专家和科学家也是有很多疑问的,我们是充满了不安的。”

你为国家队踢过18场比赛,这么多年过去后,考虑到现在的数据,你的出场次数是不是比较少?

“之前的年代国际赛事比较少,这不是一个借口,而最糟糕的情况是我本来也不是那种踢50场比赛的球员。我也不是一个特别出色的球员。我很满意18场这个数字。我是本有可能多踢几场,但是我受伤了。”

西班牙国家队的中场总是很多人的

“是的,当时有皇家社会的那些球员,迭戈,阿隆索,萨莫拉,还有皇马的球员以及巴萨的球员。”

你在国家队的告别是在80年的欧洲杯

“我本是有可能再参加82年的世界杯的,我本很接近,但是其中有些事情,我不想要参与消极事情的讨论。我选择记着我为国家队效力过的快乐。”

让人好奇的一点是阿拉贡内斯在球员时代也没有踢过很多场国家队比赛,只有11场

“我认为原因和我的情况一样。那个年代一年就4、5场比赛。不像现在,我们执教国家队八年,总共踢了114场比赛,平均每年踢14场、15场。而且在这114场比赛里,我想要提的一点就是只有1场我们有球员被逐出场。这意味着我们一直都是尽力以好的方式对待比赛。而且在对阵巴西的联合会杯决赛中,比起恶意或者反体育的动作,皮克被逐出场的那个动作是很重要的犯规,我们输了0-3…”

相关阅读:

恩里克:西班牙是欧洲杯的热门,这不需要掩饰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