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布:米兰要敢于梦想联赛冠军;我的球迷应该被称作信徒

伊布:米兰要敢于梦想联赛冠军;我的球迷应该被称作信徒

虎扑12月24日讯 忙里偷闲,AC米兰前锋伊布在养伤期间再次接受了《晚邮报》的长篇专访,他谈到了关于自己以及球队的许多话题,他认为米兰要敢于梦想联赛冠军,同时透露在感染新冠时也曾陷入焦躁。此外伊布还表示自己有些想家,但主帅皮奥利告诉他,虽然你在瑞典有两个孩子,但在米兰内洛有25个,大家需要你。

首先介绍一下自己吧,你是谁?

我是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今年39岁。

害,我们知道这些,不过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是那个来自瑞典郊区的孩子,还是整个地球都认识的明星?

我觉得自己还是当初那个带着行李箱闯荡世界的孩子,随后我也踏上了一段伟大的旅途。

因为你沉浸在了足球世界之中

在足球场上,我们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无论是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当你进入球场、开始盘带,没有人会关心你的出身、你是谁家儿子、你有啥想法、或者你口袋里有多少钱。你就是你,只要上了球场就去努力,这就足够了。你会踢球对吗?那你上去踢就是了,加油,不需要任何人的推荐,有实力就可以出头,我认为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完美的地方。

你说的对,看上去确实像是个完美的地方

理论上是的,对所有孩子们都是如此。在足球场上没有社会、文化、地理上的差异,只有一块球场,两个球门,看谁进得更多。无论你是在自家后院还是圣西罗球场,踢球本身都是快乐的。

即使现在也一样?你现在踢球还像以前一样开心吗?

必须的啊,必须的,你必须在球场上找到快乐。我们不光自己开心,我们还必须让看球的人感到开心。我们希望将足球的乐趣传染给每个人,当大家想到体育场时,就会感受到那种热情、激情。

可惜我现在只能去想象你说的场景了,因为球场已经关闭好几个月了,这次疫情影响了太多人…

是的,我们也深受影响,但我还是希望能够传递一个积极的信息,让人们保持信念。

2020年对于米兰来说,你就是一切。你带着一支凌乱中的球队,努力在危机之中找回昔日的荣光,作为一个几乎40岁的老将,带着一群年轻人前进,但你的终点在哪里?

我觉得我们要在2021年做得同样好才行,一场接一场的努力,当作是人生的第一场和最后一场比赛一样。

但这怎么可能呢?

那我可能要换种说法,就是要有欲望。每一天、每一秒、永远保持饥饿感,永远想要更多。

就像是在马尔默的贫民窟中一样吗?

我所取得的成就并不重要,我在任何时候都会重新证明我是谁。

在米体年度颁奖晚会上,你赢得了“传奇奖”,你当时在采访中发表了“意甲冠军宣言”

这支球队必须勇于梦想,我想说:我们能做到、也渴望收获更多。

这些天你已经接受了BBC还有晚邮报的专访

其实有很多人都联系了我… BBC还问我:你打算踢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他们我会一直到踢到踢不动了为止。

果然,在你身上永远不会缺少自信,就像你曾在社交媒体上写过的那样:“上帝回来了,他在身后看着你们。” 事实上你在Instagram上有4580万粉丝(followers),这可真不少…

什么鬼?你在开玩笑吗,这个用词可不对。

你指什么?

我不觉得他们是follower(追随者),而应该是believer(信徒),你打算怎么翻译这个词?

我也不知道,我大概会翻译成门徒吧(seguaci )

差不多吧,反正人们相信着我。我没有寻求他们,而是他们渴望我,这区别可大了。

好吧好吧,兹拉坦。我们换个话题,我们晚邮报的一些跑米兰新闻的同事说,其实你今年也有点害怕了?

你指的是疫情吗?新冠病毒?

是的,你当初感染了新冠病毒还缺席了一些比赛,你有没有感到担心?

当然。其实一开始感染新冠时,我很镇定,甚至觉得很有意思,我的想法是:来吧,让我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听说新冠病毒这么厉害,能让给全世界带来如此大的灾难,现在既然跑到我头上了,那我就在家里等着,看看会发生什么吧。

后来呢?解释解释啊,你从来不跟外界说具体的细节。

有点头疼,虽然不是很强烈,但很烦人,挺难搞的。我还失去了一些味觉,然后我还一直被憋在家里,不能出去,这让我很生气,我都没法训练了,老在一个地方待着太难受了。

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一头狮子被困在笼中

把我憋坏了,有一次我都在跟房子讲话了,我还给墙壁起名字,简直成了心理病症。你会盯着自己看,想象自己身上所有的缺陷,哪怕是你根本没有的问题,你会受到那些其实并不存在的感觉所影响。

你还为伦巴第地区拍摄了一支关于防疫的广告

是的,这个病毒非常可怕,不要去挑战它。要时刻保持社交距离、戴好口罩。

你想念你的家人吗?

挺想的,真的。我感到很疲惫,有点受不了,我很想和老婆孩子待在一起,Maximilian和Vincent今年分别14岁和13岁了,都住在瑞典。

但你现在也没办法回去

只能想象了。我也试着回去,但皮奥利教练跟我说现在不能离开,他说:米兰内洛也是你的家,虽然你在瑞典有俩孩子,但在这里你有25个呢,他们需要你。

你对孩子们是不是也有很高的期待?我说你真正的孩子,不是队友们,皮奥利别怪我。

我对他们的要求很高。当我在球场上训练他们时,我的身份就不是爸爸了,我会把他们视作真正的球员。最重要的是,他们不需要为了我而踢球,难道踢球不快乐吗?踢球没激情吗?不认真训练行吗?所以这不就结了。

你的妻子,海伦娜-塞格尔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刻意的决定吗?

是的,当然。她又不是足球运动员,她有权保留自己的隐私,这是她的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重要的是不被他人所左右。

但他们为什么不一起来到米兰呢?

孩子们要去学校,而且在瑞典一切都很开放,官方做了他们的选择。

听说当你队友传丢一个球时,你就会发疯,这是真的吗?

是的,一直如此,哪怕是训练中也不行。不感到生气的人才有问题。

那你要是犯错了咋办?

我从来不失误。

拜托……

好吧,他们也会对我生气啊,这有啥问题?可能只是一个手势、一句话、一个眼神对吧。每名球员都有自己表达不爽的方式,我觉得这挺好的,这说明他们在乎,他认为这些事情很重要。

你的哲学是:“不经过努力加持的天赋就等于被浪费了。” 不用多说了,这句话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天赋是需要去培养的,你得努力、努力、再努力,这需要牺牲精神。就像一场90分钟的比赛一样,如果你没有经历日以夜继的刻苦训练,付出若干个小时,是踢不出什么东西来的。

所以你拍了那个在雪地里跑步的视频?

我训练越刻苦,我的状态就越好。这是我想告诉自己以及他人的东西:永远别放弃。或者我换个方式解读一下:只要你不放弃,你就能赢。

我们再聊回马尔默那个男孩吧,你出生在瑞典南部的贫民区,作为一个前南斯拉夫移民的孩子,你有着复杂的童年。你的父亲是出生在波斯尼亚的穆斯林,母亲则是一位来自克罗地亚的天主教徒,那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我的宗教信仰就是尊重他人。无论是什么信仰、什么观点,我都保持尊重,这就是我从小到大乃至现在的想法。

你在米兰内洛感觉舒服吗?这是你每天训练的地方。

非常舒服,就像在家一样。我很开心,我在这里过得特别愉快,人们也都爱着我。无论是经理们、教练们还是队友们,我们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一切都很顺利。

听说你得到了贝卢斯科尼的房间,这是真的吗?

咱可别夸大了,不过他们就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我。

所以你是想在米兰待一辈子吗?

我只能说我感觉非常棒,但以后的事情还要再看。生活会一直向前走,你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而且我也不想那么自大,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做的决定,我的家庭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你想不想再参加欧冠联赛?

谁能不想呢?如果我能留在米兰,我就想踢欧冠。

你是不是一直都很喜欢米兰城?

这话是真的,在这里的生活太棒了。十年前可比现在强,生机勃勃、令人愉悦、又现代化,现在正好赶上疫情,把一切都给封锁了,但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这座城市会重新好起来的。

那你喜欢意大利吗?

我几乎喜欢这里的一切,这么多年来除了瑞典,我在意大利生活的时间最久了。这个国家的风格、生活方式都正好让我十分喜欢,当你驾车出去旅行,看着周围的风景,那感觉太棒了。还有那肢体语言,就像电视剧里一样,都不用说话人们就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

食物呢?

我什么都想吃,一直如此,从意大利面(Pasta)开始吃,我现在又发现好吃的了,那就是各种口味的潘妮托妮(圣诞节面包),太神奇了,不过我只能尝一尝。

你在1999年10月30日打进了职业生涯第一粒进球,你从马尔默到阿姆斯特丹、都灵、米兰、巴塞罗那、巴黎、曼彻斯特、洛杉矶经历了多个城市,拿到了31座冠军奖杯,其中包括11个联赛冠军,你觉得这么多年来,足球有哪些变化?

我觉得足球运动在成长,可能也有一些进步。由于社交媒体的出现,我们手指点一点就可以和上百万人交谈,不过这对于年轻一代可能也不是好事,接收信息的速度太快了,我不仅仅是在谈体育方面。

你此前为马拉多纳写了很感人的悼词

他是有史以来最强的球员,也是足球的标志,世界范围内的象征。虽然有时候他会由心而发,做一些冲动的选择,而我们都知道大脑是更理性的,也更政治化,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这样说。

你也是这样认为你自己的吗?

是的,当我们从感性出发时,做出的选择可能不是最正确的。

那关于保罗-罗西呢?

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伟大的球员。你知道人们怎么说吗?他是我们之中的巨人。

人们在瑞典为你建造了一座雕像,还用一种鸡尾酒为你命名

我都不知道鸡尾酒这回事…

你都39岁了,但你踏上球场还是可以改变比赛,年龄对你来说是不是不存在?

是的,不存在,这只取决于你自己的心态,祝大家节日快乐吧!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