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布拉克:用丢球数评判门将不太公平,有时表现好也丢球

奥布拉克:用丢球数评判门将不太公平,有时表现好也丢球

虎扑01月13日讯 在接受杂志Panenka的采访时,马竞门将奥布拉克表示:“用丢球数评判门将有时不公平,有时候门将表现很好,但是还是会丢2、3球。”

你从小喜欢各种体育运动,最终选择了像你父亲一样当门将

“斯洛文尼亚是一个小国家,所以条件并不总是最轻松的。所以在运动方面,训练的条件也不总是最好的。但是我们巴尔干人的精神是不同的,一方面我们是冰冷的,一方面我们是热情的,这不好解释,但是这样的心态在运动中是能够给你提供很大帮助的。特别是在遭遇艰难时刻,在不丢失乐观情绪方面。对于任何一位体育运动员来说,一直保持极高水准都是不简单的。当一切顺利或者情况不顺时,心态就是关键。所以我认为斯洛文尼亚才能够拥有这么多强大的运动员,并且在全世界获得成功。“

为什么如今大家对于斯洛文尼亚运动员讨论得更多了?

“我想应该是有世代相传的关系,但是斯洛文尼亚一直都是拥有很优秀的运动员的。当斯洛文尼亚依然是南斯拉夫的一部分时就已经有精英级别的运动员了。我们是南斯拉夫的一小部分,但是总是会冒出优秀的运动员。近些年我们获得了世界的认可,这也是因为之前更少人看到。之前没有网络,那时候无法在媒体上看到我们。“

你一直都很清楚自己要踢球吗?

“我小时候是玩所有运动的,篮球、手球...我非常喜欢,但是足球一直都是首要的。这么说吧,面对足球我一直都是不同的态度。在训练后很多时候我都会去练篮球和手球。我总是希望尝试一些新东西,我那时真的想成为全能选手,但是我了解到了这是不可能的。然后我的主要目标、我的梦想就是成为职业球员,踢顶级比赛,首先是踢我祖国国内的比赛,然后是加盟欧洲的强队。”

你从没梦想过进球吗?

“没有,我没有这种梦,我的梦想就是阻止进球。在我小时候去看我父亲比赛时,我就会站在他的球门后面,我会扑向他扑的同一方向,会复制他的动作。我也会注意球是不是会踢到球门后面来,这也是为了能够挡下它。我就是这样学会扑救的。比起一粒精彩进球,看见一次出色的扑救总是让我更加开心。”

是否认为你的沉着态度吓到了对手前锋?

“这个嘛,很显然是有帮助的。但是如果说作为门将你有点什么特点,那么那些前锋也是拥有的。我们拥有自己的武器,他们拥有他们的。但是很显然冷静头脑和有把握确实能够在很多时刻给你帮助。如果说还能够吓到对手的话,那更好了。但是我再说一遍:每一位顶级前锋都有自己的思考方式、沉着心态...在单刀的时候,这种事情就变成了心理层面的对决,我是非常喜欢的。不过一支球队有十一人,一位门将或者一位前锋永远不可能只靠自己就解决比赛。我们能够提供帮助,但是如果说队友们不配合,那比赛是无法拿下的。”

但是在像马竞这样的环境中,通常情况下人们都认为门将是比在其他球队更受保护的,是这样吗?你感觉到了自己受到了保护?

“是的,这是人们一直在说的事情,那就是当我们没有球权时,我们是有能力做出非常好的防守的。你确实是需要拥有好的防守才能够获得好的结果的,但是也许对于一位门将来说,球队后撤太多,太接近你的球门那最终情况是会很复杂的。在一些情况里,这种情况会有帮助,但是注意,在另一些情况里就不是了。毕竟我们是十一名球员,我们所有人都需要进攻和防守,这需要我们拥有好的站位。我很高兴自己不需要过多努力,因为我清楚球队是成功运作的,而且这样我们能够更加接近取胜。”

你们是否有过脚发抖的情况?

“没有,说真的我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在比赛中紧张是何时。每当我拥有上场机会时我都是开心的,当我16岁在斯洛维尼亚完成职业首秀时,我没有感觉到压力或者紧张,我当时很高兴能够获得机会。比起紧张,我一直都是更加高兴的。”

在安菲尔德那天也没有?他们那场射了27脚

“没有,我在安菲尔德并不紧张,我当时很开心。能够踢这样一场比赛是我的荣幸。你想想看,那时候看台上还有球迷。球场是坐满的,球迷的喊声、那独一无二的氛围、客场挑战欧冠卫冕冠军、面对强大的锋线...能踢那场比赛真的是很荣幸,很显然你是会感觉高兴的,你不会去考虑将会发生什么,不会去想你会输还是会赢,你想要好好踢,如果最终赢球并且晋级,那就更高兴了。事实也正是如此。但是如果你没有取胜,那就会很生气了,如果说我没有付出很大力气,那说明球队踢得很好,对手没能够对我们造成太多伤害。我无所谓挡下30次还是1次,只要赢球了我就高兴。”

你的零封率非常优秀,在一个赛季里更加艰难的是什么?成为丢球最少的门将还是零封次数最多的门将?

“比方说在英超,他们通过零封次数评判门将...这是不同的。事实上一场比赛里对手可能进你8球,然后你的排名就变了。最公平的方式可能就是算零封了。在算丢球的系统里,可能你有天状态不好,那就付出很大代价。不过这些都是数据,我不常关注这些,重要的是胜利。当越少丢球时,你就能够获得越多积分,但是有时候这是有点不公平的,因为门将做得很好,但是依然可能丢2、3球,然后数据上看好像比赛场面就是如此一样。数据和进球很说明情况,但是并不是总能够展现最真实的事实的。”

我就准备问你在马竞和国家队踢球的不同,你在斯洛文尼亚因该丢球更多吧,但是你们在欧国联小组赛6场只丢1球,现在国家队状态如何?

“事实上我没丢球,我们唯一丢的那球是贝莱克(二门)在场上。目前球队状态很好,与两年前相比现在氛围好很多了,我们正在组建一支强大的球队。我们清楚我们永远不可能拥有足球强国那样的实力,但是我们总是能够成为一个强大的团队。我们拥有特别的球员,不过如果我们不以团结的方式去面对的话,那个人能力都是无法闪耀的。2021年我们也要踢世预赛,我们所处小组是很艰难的,到时候我们就真的能够了解距离我们国家巨大的梦想,距离参加世界杯和欧洲杯还缺少什么了。”

你现在是国家队队长,绝对首发,但是最初你遇到了汉达诺维奇这样的队友,他给过你什么样的建议吗?你和他关系如何?

“我和他一直关系很好,当我刚在马竞踢球时我状态非常不错,但是之后去国家队时,我能够理解汉达诺维奇因为他的贡献和能力而继续首发。所以我就在等待自己的时刻,我们一直都是良性竞争,互相尊重。”

你已经是马竞队内的老将之一了,加比、戈丁、格列兹曼等标杆人物都离开了...你觉得自己是这支球队的领袖吗?

“是的,这也很合理。这是我第七个赛季了,我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我感觉自己是领袖之一,但是还有其他球员这么认为。就如你所说,离开的那些球员都曾是重要的球员,是给了俱乐部很大帮助的人,但是当他们决定离开时,那除了为更衣室找寻其他人去尝试担起这份领导责任以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我认为这是我们所有人一起去面对的任务,这样的转变并不轻松,几乎是半支球队离开了,而且都是经验丰富的球员,球队去年是花了一个赛季的时间去重新组建一个强硬的团队,本赛季我们正在场上证明这一点。但是还有半个赛季要踢,我们应该证明自己是否已经做好了争冠的准备。”

你还有哪方面应该提高?

“这是价值百万的问题。同时也是最容易回答的问题:所有方面。没有任何方面是我不能变得更好的。这也取决于球队的风格,取决于教练想要找寻的是怎样的风格。比方说近期,我喜欢球队的风格改变,现在我们是尝试着控制更高球权,因为我现在能够更多地参与配合了,就是脚下技术,这是人们在一段时间里一直聊的事情,他们会去观察你是开大脚还是传给队友,但是为了传给队友,你需要球队踢确切的战术,需要拥有更高的球权,因为不然的话你是没有传球的条件的,你不能冒险。我们所有人都喜欢触球,我也喜欢有球在脚下,事实上所有从我位置上进行的配合我都喜欢,我无法说我需要改善这方面或者那方面,一切都是能够提高改善的。人们会讨论我在这种或者那种风格里是否是最好的球员,但是我感觉自己在任何一个体系里都是能够成长的。”

对于斯洛文尼亚来说,切费林(欧足联主席,斯洛文尼亚人)亲手将欧冠奖杯颁给你,这是否算是一个篇章的终结?

“(笑)那将是非常美妙的,是历史级的。这种事情从没有发生过,所以我希望现在能够发生。但是即便发生了,我也相信这不会是斯洛文尼亚足球历史的终结。会有更多的球员的,会取得更多的成功的,但是这显然会是我祖国历史上的黄金篇章。”

你喜欢欧洲超级联赛吗?

“我喜欢现在的赛制,我认为这对所有的球队来说很好,不论是哪个国家的,你都有机会参加重要的比赛。所有的俱乐部都配得上一个机会,这是足球世界的美妙之处。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是我喜欢现在欧冠的方式。所有球队都拥有同样的机会是很重要的,但是不是由我来决定是否改变。如果未来要改变,我们也必须得接受。我们是职业球员,我们是为俱乐部效力,是俱乐部决定我们参加哪项赛事。目前来说一切情况都说明现在的赛制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上赛季是因为疫情影响才有了改变。”




你觉得上赛季淘汰利物浦之后,大家把你们看作是夺冠热门的这事是否对你们造成了压力?

“对我来说,上赛季证明了所有晋级半决赛和决赛的球队都是在6月份获得了休息的球队,法国、德国球队是走得最远的,所以我肯定这是有影响的。起初你会觉得没有停止比赛的球队会保持竞技节奏,状态会更好,但是之后你会看到德国和法国球队都是怎样的状态,也许休息时间是起到了一定的影响。这样的思考并不是在说莱比锡在对阵我们时踢得不够出色,他们是用应该的方式淘汰了我们。”

那场比赛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整个赛季带来的疲惫感、被看作夺冠热门的压力、或者没有时间备战,因为我们直到最后都还在为获得欧冠资格努力...但是好吧,这已经是上赛季的事情了,我们不配晋级半决赛,莱比锡公平地击败了我们。我们最终是生气地结束了那个赛季,同时也清楚是我们自己做得不够,才没能够走得更远。”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