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讯报:曼联利物浦在倾听独裁者皇马和尤文关于欧超的声音

电讯报:曼联利物浦在倾听独裁者皇马和尤文关于欧超的声音

虎扑01月24日讯 每日电讯报著名记者Sam Wallace昨晚发表了一篇社论,其中的内容直指刚刚被各大足联联合抵制的欧洲超级联赛,而他的措辞也极其激进。

Sam Wallace写道,恶魔野兽总是隐藏在文件的细节之中,而当他们在窥视大众,或者两个分别控制着两家豪门俱乐部的巨头的会议被泄露的时候,人们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这个星球上到底有多少人是真正想要一个欧洲超级联赛的?

不谈百分比,也不谈足球俱乐部那种喜欢估算全球球迷基数的不切实际的调查,而是最简单的一个问题:多少人?他们都能很好的适应这个结果吗?比如,在老特拉福德的高层包厢里?各种各样的俱乐部主席和金融家们;安德烈-阿涅利?弗洛伦蒂诺-佩雷斯?弗洛伦蒂诺-佩雷斯的个人助理或者他的司机?弗洛伦蒂诺-佩雷斯的网球搭档?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似乎很难能找到空位了。

欧洲超级联赛的想法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或者忠于这个想法的基础,在俱乐部那些付费的球迷群体中—不论是去现场看比赛的还是订阅电视直播的,就像我们现在发现的那样,他们普遍对欧洲超级联赛说了不字。球迷们想要的是竞争对手和熟悉的国内比赛,晋级和降级,然后看到欧战中的精英俱乐部散发他们的魔力,作为周中的开胃小吃,而不是让本菲卡对阵拜仁慕尼黑成为永恒。

然而,随着本周披露的利润更丰厚的欧洲超级联赛的计划,这个联赛几乎对那些被认为历史底蕴不够丰富的球队完成关上了大门,所以,又来了。这个巨大的有鳞的庞然大物,皇家马德里、尤文图斯和其他球队都认为是不可避免的,而曼联和利物浦,电讯报被消息源告知,也对欧洲超级联赛产生了不体面(indecent)的兴趣。但是,欧洲超级联赛这个庞然大物只是一部分人想要的东西,如果我们把他交给民众去投票,这个超级联赛能凑到200票吗?它甚至都拿不回竞选的押金吧!

这种不平等得到了如此之少的少数人的支持,其严重程度不亚于最新文件中提出的任何一种不平等。这些文件阐述了65年的欧洲精英足球制度的毁灭,并对国内足球联赛构成了严重威胁。像弗洛伦蒂诺和阿涅利这样,拥有着豪门俱乐部的一小部分人,已经榨干了他们自己国家联赛的资源,现在正在扫荡整个足球星系(football galaxy),寻找一个新的捐赠星球来毁灭它。

值得注意的是,曼联执行副主席艾德-伍德沃德和利物浦母公司芬威体育的所有者等人都在倾听那些把自己的联赛变成了1-2个俱乐部独裁的欧洲竞争对手的声音。曼联和利物浦的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无限的转播收入,不管人们对Netflix或苹果电视(Apple TV)等公司进入市场抱有多大信心,一个封闭的欧洲联赛将剥夺国内联赛的转播收入就是事实。

最重要的是,欧洲超级联赛将会直接影响到英超联赛的盈利能力,为全球最受欢迎的体育联赛英超支付了溢价转播费的转播公司,将会被迫将资源转向欧洲超级联赛的转播权的拍卖。英超相对于欧洲竞争对手的优势将被抹去,而英国最大的俱乐部们却在串通一气,他们还在和欧洲各大俱乐部一起沆瀣一气。这些英国国内的大俱乐部破坏了自己国内的联赛,也消除了英超在财政上的霸权地位。

而Sam Wallace作为最早披露出英超PBP计划的记者,他再次表示,曼联和利物浦对于欧洲超级联赛的图谋,其实很早就从PBP计划中可以寻觅到蛛丝马迹了。PBP计划当初披露的时候,该计划被宣传成旨在将更多的英超联赛的财富分配给低级别联赛。乍一看,这是一种慷概的举动,但随着欧洲超级联赛的细节浮出水面,人们可以看到为什么大俱乐部对PBP会做出这么大的让步。也就是说,最终英超转播协议的金额将会大大减少,从而分给其他人的份额也会少很多。对于没有被邀请加入新的欧洲超级联赛的其他14家俱乐部而言,PBP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是收入上的冲击,更像是末日。

利物浦0-1输给伯恩利,这是本周的赛果,而这场比赛比利物浦和曼联0-0握手言和更引人注目,更被民众广泛讨论。如果我们最著名的两家俱乐部的美国老板没有意识到周四结果的重要性,那么他们的思维已经落后于美国演员小伊塞亚-惠特洛克了。(最著名的角色是出演过火线)后者在推特上对于这场比赛的评论已经证明了英国足球界的持久影响力,就像玛丽·贝瑞(Mary Berry)在巴尔的摩金莺队(Baltimore Orioles)上演了一场热身赛一样。

英超联赛是建立在他们能够应对危机的潜力之上的,虽然新冠疫情的爆发在一定程度上将这种潜能引荐给了其他的欧洲联赛,但是这些联赛才是真正代表联赛品牌的。研究表明,像利物浦、曼联和阿森纳这样的球队拥有比其他球队更多的支持者,这些支持者希望看到他们的球队赢球,就像他们在过去3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所做的那样。但是真正让比赛和观众感到震惊的,让观众重新燃起兴趣并书写出伟大故事情节的,是周四晚上在安菲尔德的那场竞争。失去这些,你就失去了英超联赛。

至于欧洲冠军联赛和它的前身,欧战应该是一个对每支球队都开放的梦想。拜仁慕尼黑直到1969年才参加欧冠比赛,那是它成立14年后的事了,而巴黎圣日尔曼在俱乐部队史的前41年里只参加过5次。曼城在1955年到2011年之间只踢过一次,巴塞罗那等了37年才最终夺冠。在新的提议下,所有这些俱乐部都将成为超级联赛的永久成员,而像费耶诺德、诺丁汉森林或布加勒斯特这样的俱乐部将不会在拥有获得欧洲超级联赛冠军的机会了,有些可笑。

最后,Sam Wallace的结尾也掷地有声: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一小群有权有势的人几乎不愿意在公共场合发表意见,欧洲超级联赛是他们以牺牲其他人和其他一切为代价的自私的梦想罢了。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