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巴萨副主席:每当皇马低迷时,就有不利巴萨的消息泄露

前巴萨副主席:每当皇马低迷时,就有不利巴萨的消息泄露

虎扑02月01日讯 在接受塞尔电台的采访时,前巴萨副主席梅斯特雷表示:“我不理解为何三年前签的合同现在泄露,每当皇马状况不佳时就总有这种事情发生。我没说是他们干的,但是这些事情就总是同时发生。”

对于这次梅西合同的泄露事件,你是否感觉奇怪?

“是的,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机密的事情,事实上除了罗塞尔之前因为打官司的关系公开过合同以外,我认为这是第一次我们球员的合同被泄露。而且我得说我不理解是为什么,这是3年前签下的合同,现在泄露梅西的合同,我不懂。”

有多少人了解梅西合同,有多少人能够接触到梅西的合同?

“我们这些当时与梅西签下合同的人,就是已经离开的人。然后还有的话那就是管理合同的人,还有可能的就是律师,他们参与了当时的签约。我想不出其他的人了,我完全不清楚。”

你怎么看待梅西考虑对泄露消息的媒体采取法律措施?

“这显然是他的权利。如果他决定这么做,那肯定是有理由的。”

你近期与梅西周边人交流过吗?

“没有。”

你有和巴托梅乌谈这次的合同泄露事件吗?

“没有,我经常和他聊天,因为我们是多年好友了,但是没有谈这个事情。而且我是从媒体上了解到这事的。”

《世界报》的标题是梅西的合同毁了巴萨,我是不赞同的,你怎么看?

“我完全不赞同。”

那到底是什么毁了巴萨?

“梅西没有毁掉巴萨,在我看来,我们必须得理解竞技外的因素,我们是处在艰难的一年,很多公司机构都过得艰难,巴萨也不是例外。而我们的支出还如以往一样,这是无法承担的。梅西是足球历史上最好的足球球员,就如迈克尔-乔丹当时在他的球队获得第一人的薪水一样。梅西也帮助了巴萨获得更多的收入,球场收入、博物馆收入、电视转播收入、赞助商…说梅西的合同毁了巴萨的人完全不懂,不然就是带着恶意说的,就这两种可能。”

恶意?来自谁的恶意?

“我不知道,但是当巴萨看上去要恢复状态时,当我们的最大死敌状态没有好转时,然后这时候梅西的合同就泄露了,这个事情之前已经在内马尔和罗塞尔身上发生过了,每当皇马状态不佳时,就总会出现一些这样的消极泄露事件。”

你说是皇马?

“是的,梅西的合同是几年前签的,然后现在才泄露,我是很难相信是俱乐部内部的人做的。”

你是指这次的泄露事件是受皇马的指使?

“不不不,我是说就这么巧,每次这两件事情都是同时发生。”

但是我觉得如果说有人在这次事件中能够获利的话,那就是未来的巴萨主席,他到时候可以和梅西说:“你看,我们现在没法给你这么多钱。”

“我不这么认为,如果真的是几位候选人中的一位做的,那我觉得他不太聪明。真这样的话也太不聪明了。”

你觉得梅西会因为这次的事件决定离开吗?

“不会,梅西是很职业的且很聪明的,这种富有争议的事情不会影响到他的。如果他真的走了,那也不是因为这次的事件,这我肯定。”

好吧...你很熟悉巴托梅乌和梅西,你会怎么定义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非常亲近,但是在最后的数个月时间里没有那么好,不过这是一个我个人从外界来看的看法,我是一年半之前就辞职了…”

你是否惊讶于外界讨论续约合同中高昂的续约奖金和忠诚奖金?

“不,现在所有这些在说奖金太高的人,如果梅西之前走了,那这些人就又会因为我们放走梅西而杀了我们。所以说,别在这搞这些虚伪的事情了。我们签下这样的合同是因为当时我们的主要目的和标准就是留住梅西,因为他总是有获得报价的,而且那些俱乐部毫无疑问是能够提供他这样的合同的。”

不只是一两家俱乐部,对吗?

“当然,而且报价是非常高的。”

梅西之前接受采访时说巴托梅乌食言了

“这事我就不知道了…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

但你是副主席,而且…

“是前副主席。”

好吧,前副主席,但是你依然是巴托梅乌的好朋友

“是的,但是这是他们私下的对话。而且说实话,即便我真知道,那我也不会说出来的。”

巴萨俱乐部内应该也没多少人能够接触到合同的吧,最多也就十几个人能够接触到?

“法律部门肯定可以,主要是他们保存管理合同,我不知道体育部门是否能,因为当签约时他们也需要了解情况。至于俱乐部外的话有Laliga,我没想到还有其他什么人可以接触到。”

你认为现在巴萨是已经毁了吗?我不谈管理工作,就只说现在的俱乐部状态

“不认为,我的话会说巴萨现在是和大部分俱乐部以及机构状态一样,就是在疫情影响下的状态,我不认为其他欧洲俱乐部的情况能有多好。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况,根据我看到的报道,我认为薪水是影响了俱乐部,但是这是内部的事情,我说真的并不了解…”

你觉得图斯克茨干得如何?

“我没有天天关注他,但是我认为临时管理委员会只拥有有限的权力。我也想利用这个机会说说弹劾的事情,因为最终我们就只是把巴托梅乌最初提出的大选日期提前了十五天而已。而巴托梅乌如果没有辞职的话,那本就能够做出一些该做出的决定。”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