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自传披露体操队昔日矛盾

杨威自传披露体操队昔日矛盾

雅虎体育讯 10月28日,体操全能王杨威将在北京举行自传《杨我国威》的首发仪式。据了解,该书记载了杨威从出生到入选运动队,从一名普通小队员成长为世界冠军,从2000年在悉尼血气方刚、2004年在雅典失意落魄到2008年在北京傲然怒放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讲述了一些过去鲜为外界所知的往事。这其中就包括,中国体操男队以及总教练黄玉斌在雅典奥运会前前后后经历的震荡。

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是杨威最重要的引路人,杨威在自传中用重点篇幅描写了恩师,他认为自己是“黄导的一件作品”,同时杨威还认为黄导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因此即便他在北京奥运会上登上了事业巅峰,也很难再恩师那里得到100分的印象。

杨威1998年成为黄导组里的队员,虽然关系上亲近了很多,但随着对于黄导了解的越多,敬畏的感觉就越强烈,杨威在自传中写道,“他是一个对自己要求特别高的人,一个完美主义者,他之所以能到达现在的高度是因为他对于体操倾注的心血和精力是超乎常人的。黄导每天早上六点半准时起床听广播新闻,每天晚上写训练笔记,每个组重点队员的训练录像,黄导看的比谁都多、都仔细。”

对于杨威来讲,2004年雅典之痛永远都是刻骨铭心的,杨威回忆:“没想到全能决赛像男团一样的不堪回首。比赛一开始我的状态很好,前四项结束之后分数已经超到了前面,听说在家里收看电视的(李)小双给我爸还打去了电话,看这次杨威有戏,买鞭炮过去找你们!可是后两项我出现了太多失误,我从单杠上掉下来,结结实实的拍在了垫子上,后来小双的鞭炮也白买了,近在咫尺的冠军就这么没了。”

杨威在书中透露,雅典全能决赛比完之后自己只能低着头收拾东西,太不想让全世界看到自己的脸了,而他也不敢去看黄导的表情,“我知道他在失去团体金牌之后压力也特别大,就在我比赛的前一天,他洗澡的时候晕倒在了浴缸里。”

后来在回奥运村的路上,只有杨威和黄玉斌两个人,走的时候谁都不抬头,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杨威一下子就给黄导跪下了,忍了一路的眼泪掉了下来,他深深地说了一句对不起。结果,黄导一把就把杨威扶了起来,“没关系,这话不应该这么说,我们可能还有些工作没做到,也有一些是我没做好,咱们不要失去信心,零八年再来。”

然而,就当黄玉斌和杨威打算重振旗鼓开始着手准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体操中心宣布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黄玉斌不再直接负责男队训练,而是去中央党校学习。杨威说自己当时一下子就懵了,同时也知道这个决定对于黄导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

谈到这一段历史的时候,杨威顺带披露了黄玉斌和前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高健之间的严重矛盾,“其实在雅典奥运会之前,他们就在训练上产生了一些分歧。雅典奥运会的失利也让他们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黄导在这个时候离开也是难免的结果。”

在书中另外一章总结雅典失利的原因时,杨威还提到,“当时领导之间也存在分歧,黄导注重团体金牌,把男团夺冠放在第一位,但也有领导注重单项,导致方寸有点乱;我们当时有两个全能好手是冯敬和梁富亮,他们都跟我们去了雅典之前的法国集训,尤其是冯敬,那段时间练得挺好的,如果他能够入选最终的阵容的话,那么我们在编排每个项目的时候也不会显得那么捉襟见肘。”

杨威不忍心看到黄导受到被调离岗位的委屈,想自己站出来去找总局领导反映情况,一方面他是黄导的队员,另外杨威也觉得如果没有黄导的凝聚力,这样下去体操队根本无法走出雅典的阴影,黄导才是最了解、最善于掌握这支队伍的人。

“终于有一天,我鼓足了勇气从运动员公寓走到了总局大楼前面,但我不知道局长在哪里办公,就让保安帮我打电话到局长秘书办公室,打算先跟秘书说明一下情况。秘书告诉我,你这样属于越级,但会向总局领导反映情况。没见到局长,我就回来了。”杨威写道。

经过苦苦的等待,黄导终于在2006年5月开始重新执掌体操队,此后中国体操队逐渐步入正轨,在2006年和2007年世锦赛以及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取得了空前的成功。直至2012年伦敦奥运,他们始终在国际大赛上占据着统治者的地位。

杨威说,就黄导和高导之间的矛盾,北京奥运会的比赛结束后,自己拎着一瓶红酒去找黄导谈过,杨威劝恩师“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但曾经受伤太深的黄导摇头说:“杨威,你不懂,有些事过不去。”对于恩师,杨威很心疼,“他很累,其实我更希望他能够过得更轻松些。”

(编辑:姚凡)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