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课跑完1000米,16岁男孩脑梗死

体育课跑完1000米,16岁男孩脑梗死

广州大学生跑马拉松猝死事件余波未了,类似的悲剧便再次发生。11月14日,未满17周岁阳光大男孩小顾,从南通体臣卫校操场被送进医院重症病房,并被诊断为脑梗死。

原来,在当天下午的体育课上,小顾跑完1000米躺在草地上休息,随后不省人事。同学老师发现不对,赶紧把他送到医院。

  悲剧追踪

  孩子有没有得到及时救治?

  小顾的舅舅从警30余年,听说外甥出事后,他第一时间赶往事发地点,了解到了详细经过。据其介绍,小顾在第二组测试,时间大约在下午2点,约2点08分走回起点,跟其他两名男生一起躺在草地上。2点40分,其他同学发现小顾不对劲,3点20分左右,班主任闻讯赶来,但直到3点50分左右才将孩子送到医院。

  对此,体育老师周琦琦称,第一组开跑时间是2点05分,“计好分点完人数,还有其他班级在考试,等第二组准备考已经差不多2点半了。”

  “我多次强调,跑完不要立刻坐下放松。”周琦琦认为,跑前和跑后,小顾都没有提过出现不适,“3点左右,操场上人散得差不多了,我看到他还没起来。”周老师称,当时她注意到小顾嘴唇发白,便喊住两个男生去买水买糖,结果发现根本喂不下去,随后班主任把车开到操场将孩子送医。

  事后学校有没有过问孩子?

  小顾的妈妈表示,当时她赶到医院后,发现学校老师甚至没有及时帮孩子挂号缴费,“他们送到医院就不管了,挂号费都是等家人来了再交的。”

  “好好的孩子在学校出了这么大的意外,学校一点责任都不要承担吗?”小顾的家长说,孩子出事后几天,除了班主任经常来探望,学校领导无一人出面,直到19日去学校闹,校方才表示孩子的抢救费用由他们来承担,并于当天上午打了3万元到学生的医疗账户上。

  小顾的班主任梁老师表示,当时他们刚到抢救室,孩子妈妈和姑妈就赶到了,于是家长带着儿子的病历去挂号,“如果说孩子父母没及时赶到,作为班主任,我绝对不可能等着家人来挂号的。”

  南通体臣卫校分管学生工作的金校长说,学校党委书记专门开过会,并与医院沟通过,要求用最好的资源抢救。学生转院后,校方再次联系医院组织专家会诊。

  医疗费用到底该谁来承担?

  南通体臣卫校分管学生工作的金校长表示,学校已承诺承担孩子在住院抢救期间的费用,家长自费购买的药品也可以找学校报销。

  学生家长仍对学校的态度表示怀疑,“学校出的钱都要求我们写收条,还要写明是‘垫资’。”

  小顾的家属还表示,孩子前期治疗的7万元费用绝大部分都是家长借的,现在每天治疗费用1万多元,学校应该承担前期费用,“学校给孩子的医疗账户上打过两次费用,还有一笔谈好的两万元急救费用迟迟不能到位。”

  “此前没有过类似的例子,学校在这一块也没有专项经费。”金校长坦言,小顾的病情具有不可预测性,将来的救治可能是一笔很庞大的费用。目前,学校发动全校师生募捐,并协调市政府、教育、卫生、红会等多个机构和部门,已筹集善款6万多。

  律师观点:学校应该承担相应责任

  南通体臣卫校的校长姜声扬表示,目前学校集中精力在抢救小孩上,暂不谈责任归属问题。

  昨天,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艳丽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成年人在学校进行体育锻炼,学校应该代为履行监护职责。在目前高校体育长跑项目事故频发的状况下,体育老师更应当履行好自己的监管责任。

  李艳丽称,在该事件中,小顾体育锻炼后出现异状,但体育老师却没有能够及时发现,第一时间将孩子送往医院治疗,属“疏于履行职责”,因此学校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焦点话题

  跑还是不跑,这是个问题

  类似于小顾这样的“长跑之殇”,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近在咫尺的,就是广州大学生陈杰在马拉松比赛后猝死。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全国多所学校取消长跑项目的新闻。有网友感叹:该不该跑步竟然成了焦点话题,现在的学生体质和教育大环境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编辑:姚凡)
相关标签:

您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快来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评论,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