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委会拒提供抢救报告,家属怒斥太没诚意

组委会拒提供抢救报告,家属怒斥太没诚意

雅虎体育11月27日广州讯 北京时间昨天晚上,广马参赛选手丁喜桥因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丁喜桥的主治医生、中山六院的ICU科室主任寇秋野透露,自己是在今晚与广马组委会的有关官员一同参加与丁喜桥家属的交流中获悉其病情再次恶化的消息,“返回医院后,我们的医护人员从22:48开始就一直进行抢救,直到患者最后离开人世,整个抢救时间足足有一个小时。可以说,医院方面已经竭尽全力了。”

官员解释罗京军缘何原本一天没空

26日上午,丁喜桥的家属前往广州体育局进行静-坐抗议,目的就是为了能与同为湖南攸县老乡的罗京军局长见上一面。不过,体育局的有关工作人员却告知丁喜桥家属,罗京军局长一天都有会议要参加,不会再回来体育局了。

说曹操曹操到,上述工作人员的话音落下10分钟后,罗京军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体育局办公楼的大堂。由于情绪激动,陈杰和丁喜桥的家属们纷纷跪在地上,恳求罗京剧局长能够给个说法。随后,罗京军表示会紧急召开党委特别会议,讨论应对方案。

针对丁喜桥之兄丁洪桥对工作人员隐瞒罗京军行踪的质疑,昨晚9点余钟前往位于员村三横路附近荔鹏宾馆的广州体育局副局长张桦介绍说,今天罗京军局长要参加市里关于十八大精神的传达会议,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体育局后来是派了专人才将罗京军局长请回局里处理问题的。

体育局工作人员续费居然公务卡额度不足

尽管此前一再推后面对面交涉的时间,但是以张桦副局长带队的广马组委会一行比约定时间晚了40分钟后,抵达丁喜桥家属所下榻的荔鹏酒店。丁洪桥告诉记者,家属目前的食宿费用都是由广马组委会进行支付,但是在今晚的续费过程中却发生了不太愉快的经历,一名体育局相关工作人员在公务卡额度不够的情况下,令整个续费进程受到阻碍。

“当时因为体育局工作人员的原因,酒店房间的续费并不太顺利,一旁的其他工作人员随后便来催促我们尽快上楼与领导们进行沟通,但是态度非常恶劣,甚至还以上面的领导是一个很大的领导为由,希望我们先不要忙着续房费的事情,而是快点上去面见该位领导。”丁洪桥说,“当时我就来气了,我说我就是一个农民,不要拿什么领导或者大官来压我。我不管你是什么大官,别说是广马组委会的官,就是市政府的官我也不怕等。与冤屈相比,这些东西都不值一提。”

组委会拒绝提供抢救书面报告

据悉,在今晚与广马组委会的沟通中,丁洪桥的情绪一度出现激动。当然,小丁之所以情绪激动,完全是由于组委会医疗保障部徐副部长的态度。“我感觉这个姓徐的副部长一点意义都没有,手里就拿着一份整理出来的救治报告,任何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而且,最让我感到差异的是,这个徐副部长一度因为自己略显激动的语气,令整个谈判氛围一度陷入了僵局。另外,我问他能否提供一份纸质版的调查报告给我们,他居然说不行。为此,我们之间一度出现了大声喊叫。事实上,连书面的抢救报告都不能给到我们家属,组委会怎么能让我们感受到诚意啊?”

广马官员现身说法:我弟弟也是这么死的

在昨晚与广马组委会相关人员的沟通中,广州体育局副局长张桦始终保持头脑冷静,即使是医疗保障部徐副部长与家属一度剑拔弩张的时候,张桦依然能够驾轻就熟地控制住场面。而让人颇为震惊的是,张桦竟然向丁洪桥含泪透露,自己也曾经有个弟弟是因为猝死而身亡的,自己很能理解家属目前的心情。

丁洪桥说,张桦告诉我们家属,马拉松本来就是属于高风险的比赛,而且既然事情发生了就要想着快点解决。“说实话,我对医疗保障部门的质疑比较多,尤其是救护车到达现场的时间。如果赛前演练说是三到四分钟就能抵达现场,为何到了比赛却成为30分钟的时间?”丁洪桥说。

可能是因为对医疗保障的徐副部长的态度极度不满,丁洪桥在昨晚的沟通中也一度出现情绪波动。眼见整个沟通将演变成无谓的争吵时,张桦迅速缓和了局面。她说,广马这个赛事完全是选手自愿参加的比赛,选手在比赛中出现意外,组委会完全可以不用理会的,但是组委会并未这么做,而且还是始终全力以赴地进行救治。从这点上看,组委会肯定还是抱着解决问题的姿态过来与家属沟通的,“有问题还是解决问题,其他的事情一点意义没有。”

主治医生中途接短信返院 提前断言患者过不了昨晚

在昨晚的交流沟通中,负责丁喜桥的主治医生寇秋野透露,自己在期间收到来自医院的短信,说丁喜桥熬不过26日晚。随后,寇马上换装重新返回中山六院的ICU病房,参与对丁喜桥的抢救中。

在昨晚的沟通中,寇医生表示,之所以没能让丁喜桥转院,主要是考虑到其本人的身体状况,“大家可能不知道,当时我们要给病人做CT,需要将病人从9楼送到1楼。为此,我们花费了不少的功夫,而且紧张坏了,生怕这样的转移都会病人带来不好的影响,何况是要去转院呢。而且,当时全市会诊的时候,专家们也是提出了病人不要进行转院处理的意见。”

在向丁喜桥家属汇报病人的病情时,寇秋野表示,丁喜桥的病情发展并不是很乐观,此前之所以要在其父母面前将病情说的比较乐观时,主要还是因为丁洪桥等家属事先和其打过招呼,不要将事情告诉患者父母。 “事实上,从丁喜桥进院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说过,这个病情很难治愈,而且在今天上午病人出现病情恶化后,我也坚持他不能熬过今晚(26日)的判断。”寇秋野说。

果不其然,丁喜桥就在今晚临近零时时因抢救无效告别人世。“尽管我对最后的结果感到很痛心,很难过,但我也很负责任地说一下,医院的所有抢救措施都是经得起推敲的,而且采用的也是当今医学最为先进的治疗方法,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未能挽回患者的生命。对此,我感到非常遗憾。”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