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清/佟健谈总决赛:去索契找感觉

庞清/佟健谈总决赛:去索契找感觉

12月份初的北京,寒风呼啸,最高气温已降至零度以下,但我国双人滑名将庞清和佟健却在计划着零上15、16摄氏度时的生活状态。3日深夜,他们就将踏上飞赴大奖赛总决赛举办地俄罗斯索契的航班。而通过在网上查询当地的气温,两人也在考虑如何适应当地气候以及时差等问题。

  出发之前,两人仍旧每天两堂冰上训练,上午10点至11点,两人会进行步法和旋转上的训练,而下午3点到4点,他们就会进行成段的合乐训练。

  从赛季之初状态极差,伤病累累,险些退赛,到两站大奖赛的渐入佳境,庞清和佟健凭借老运动员的拼搏精神终于争取到了一场总决赛的名额,也成为中国队成年组唯一晋级总决赛的一张王牌。走过艰辛的两人如今伤势如何,对于总决赛有着怎样的期许,在与本报记者的对话中,庞清和佟健做了详细的解答。

  膝盖仍是大麻烦

  记者:中国杯结束到现在,除了训练还有什么样的一些安排。

  佟健:回来之后前几周没怎么练,还去找了大夫,就是以前给宏博和张昊看过(伤)的大夫,他给了个建议,说有个新的方法,先抽血,培养自身的消炎细胞,再打回到关节腔里。这样的治疗方法需要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所以现在没时间去尝试,而且这种治疗方法只能在德国或者中华台北两个地方能做,队伍目前还不一定能批准。

  记者:膝盖伤病的困扰还是很严重吗?

  佟健:最近膝盖还挺严重的,老样子!不敢使劲,也没有太多的方法。现在连滑行都受影响,每次上冰之前都要自己先滑半天。有时候为了不让自己在冰上溜达的时间太长,在陆地训练时就先做点滑行模仿。有时候做滑行也不成,可闹心了。

  记者:进了总决赛,对于带伤上场的你们来说也算是个安慰。

  佟健:嗯,心态比前段时间好点了,尤其是膝盖伤势,知道了不可能缓解,治一治就能缓解一些,什么超短、超声、烤电,膝关节软组织生成……这些都做过了。    

  雕琢节目调整体力

  记者:两站大奖赛,一银一金,你们对于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佟健:上个赛季我们调整了一年,有很多人觉得,庞清佟健现在不行了,方方面面能力都很差,去了就该拿冠军。其实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表现就相当满意了,美国站之前你也看了训练,我们都想退赛了。体能不好,颈椎不好,一练力量就不行。

  记者:这一段训练,对两套节目有什么样的改动吗?因为有些步法啊,之前的定级不是很理想。

  佟健:对,改了一些。自由滑之前的步法,和单跳外点之前的动作都做了一些改动。一开始想把单跳和外点的位置都往前串串,想把它从第三个动作改到第二个动作,但是位置和音乐配的不行,后来没办法调整动作的位置,就把编排路线、弧线稍微改动了一下。第三个跳跃从体能到准备上放得更充沛一点,把握性更大一点。单个动作已经成了,合乐也进行过一次。现在就是在看录像,对有些地方还得稍微修改一下。

  记者:庞清说,最近你们两个人的体力都不是很好。

  佟健:身体恢复不好,上了强度之后,几个血检的指标,血色素、睾酮素都比较低,自身能力会相对较弱。就会觉得做动作发软,不会特别有爆发力。这还不是体能的问题,可能是年龄增大,恢复不如以前快,也能上强度,但是身体恢复慢,以前三四天能恢复,但现在差不多就得一星期才能有所好转。

  相对来说,现在的训练强度比以前有所减少,如果身体恢复不过来,处于疲劳阶段,再去训练的话,质量达不到,身体疲劳,得不偿失,就只能把训练内容相对减下来,但计划还会按部就班地走。体能也在做,以前最简单的就是跑步,现在膝盖不好,把跑步和自行车结合起来,能基本保证正常训练的体能。


http://read.sportpaper.cn/zgtyb/html/2012-12/04/content_266833.htm

  记者:总决赛有什么样的成绩目标吗?

  佟健:别的不说,先到冬奥会的场地去看看。也希望索契这块冰场能带来好运气,希望我们在场地适应,气候等方面能够早点适应。

  第二个是参赛,既然这个赛季我们去比赛,就已经准备好了,不管是精神层面,还是身体层面,还是想把自己的水平滑出来,认真面对比赛,裁判不会因为你有伤而降低要求,就力争把自己的最好水平滑出来。

  我们比了美国站和中国站,其余的几站比赛也都看了。感觉对手还挺强的,但也有挺意外的,德国那对选手不知道为什么退出了法国站。最后进总决赛的是俄罗斯三对,加拿大两对和我们。应该说,这些对手以前都在一起比过,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和二线运动员拉开距离,和俄罗斯沃罗索扎/特兰科夫这对选手缩短差距吧。

  我们也没有什么压力,毕竟不是去争夺金牌的,而且自己也有一些没法解决的问题,希望能够滑得好一点,短节目有一定的余地,自由滑滑得好一点。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