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背后:记麦克罗伊

世界第一背后:记麦克罗伊

在几千英尺高空,上海的灯火特别惊艳,即便是对罗里-麦克罗伊这样疲劳的旅客来说,也是如此。他凝视舷窗外,轻声说道:“看看那儿……”穿着黑色牛仔裤、V领T恤和帽衫的麦克罗伊窝在宽大舒适的私人飞机真皮座椅里,奔赴下一场约会几个小时前,他在BMW大师赛获得亚军,不仅收获了超过75万美元奖金(还没算上高额的出场费),还赚到了一把排名积分,继续巩固了自己NO.1的世界排名。这是本赛季他的第11个前五名名次,在这其中,包括4个冠军。

对于这个23岁的男孩来说,这不过又是忙碌的一周。他正在从一名优秀的高尔夫选手,摇身变成一个全球品牌。

  BMW大师赛开始前,麦克罗伊躲闪着外界关于他与耐克2.5亿美元合约的猜测。他几乎时刻握着他的电话,同女朋友卡罗琳-沃兹尼亚奇(女子网球世界排名第11)讨论着假期旅行的细节;在接下来的两个半月,他们要一起走过三个大洲的六个国家。在上海的一周,他参加了四场新闻发布会和一场晚宴,一天要去两次健身房,还要花很长时间练球以保持竞技状态
。当然,麦克罗伊认定这一周的最精彩之处,莫过于从好兄弟、2010年美国公开赛冠军麦克道维尔那里赢下50美元。为了这50美元,他在早餐时吃下一堆浇着蓝莓酸奶的西兰花。

“我可没想到他这么缺钱,”麦克道维尔说,“看起来他的一切都在大步前进,但非常难得,他还是那么容易接近,很乐天、无忧无虑,仍是那个来自北爱尔兰、打高尔夫很有天赋的孩子。”

  虽然错失BMW大师赛冠军,但是麦克罗伊仍被普遍认为是“年度最佳球员”。他以17场比赛805万美元的总奖金锁定了美巡赛的“奖金王”头衔。在今年的PGA锦标赛上,他以8杆优势夺得自己的第二座大满贯奖杯,也证明了帕瑞格-哈灵顿(Padraig Harrington)是多么有先见之明。早在2011年4月,哈灵顿就称麦克罗伊——而不是36岁的老虎伍兹——是最可能追上尼克劳斯18座大满贯冠军纪录的人。这是一个信号,证明麦克罗伊在2011年美国名人赛的崩溃已经成为过去,他愈加成熟、专业。“我有责任为球迷,也为这项赛事,打出自己的最佳状态。”

上海的比赛一结束,一架庞巴迪私人飞机就载着麦克罗伊悄然飞抵郑州。在那里,他在第二天将同伍兹进行18洞的表演赛。现在的麦克罗伊已经取代伍兹成为这项运动的最佳球员,而他也将永远被人们拿来与老虎做比较。“老虎是我儿时的偶像,”麦克罗伊说,“能有机会跟他一起打球,有时还能击败他,感觉相当不错。”

伍兹在2012这个属于麦克罗伊的赛季里戏份也很重。三月,麦克罗伊赢下本田精英赛,第一次攀升到世界排名第一,而伍兹在本田赛的决赛轮打出了超乎想象的62杆。“这就是老虎,”麦克罗伊说。在PGA锦标赛,伍兹在两轮结束后并列领先,但麦克罗伊在周末以13杆优势将他超越。在巴克莱精英赛和BMW锦标赛中,麦克罗伊和伍兹前两轮都被安排在同一组,引起了不小的躁动,而麦克罗伊都赢下了比赛。

纵观其职业生涯,对于挑战自己地位的选手,伍兹的态度从最初的漠视到后来的敌对,所以他对麦克罗伊的友好,实在令人惊异(有人开玩笑说,那是伍兹在帮耐克纳新)。在来上海的两周前,两位选手已经在土耳其的一场高奖金赛事中对阵。对于麦克罗伊,那一周更像是在度假;对于伍兹,他们的比赛则是一场圣战,最终他击败了麦克罗伊。对此,麦克罗伊回应说,“这是我们性格不同的地方。比赛那天,他6点半就去了练习场,而我们的计划是中午开球。我10点才起床,享受了一顿放松的早餐,离开球前半小时才晃悠到球场……”

不过,“这一次我准备好了,”他的声音带着一点亢奋。对他们两人来说,这场在郑州的商业比赛不代表什么——又代表一切。

  麦克罗伊拥有今天的成就有其必然。他16岁那年已经在北爱尔兰皇家波特拉什球场打出61杆,创下球场最佳纪录。他在2011年美国公开赛拿下的伟大胜利,更是令世界惊叹。四个月后,他解雇了颇负盛名的经纪人乔比-钱德勒,与一个很多人都没听过的小公司签约,转投精干的都柏林人康纳-里奇(Conor Ridge)。这一举动够大胆,麦克罗伊准备让一个年轻、没太多经验的经纪人来左右自己的职业生涯。五个月后,麦克罗伊赢下本田精英赛,世界排名升至第一。“这是我今年的最大目标,登顶世界第一,而在三月份就已经实现了,”他说,“我必须重新想想,然后设定更多的目标。”

然而,紧随其后的是他职业生涯第一个短暂的低潮。2011年7月,麦克罗伊与沃兹尼亚奇相遇在德国汉堡举行的一场世界重量级拳王争霸赛上(瓦尔迪米尔-克里钦科vs大卫-海伊),随即相恋。今年春天,当麦克罗伊在赛场上挣扎之时,沃兹尼亚奇被欧洲媒体比作他的小野洋子(约翰-列侬之妻),带来了不好的影响,但实际上,丹麦女孩在麦克罗伊的复苏过程起到了不小的激励作用。而这也事关男性尊严。“我以前从没有尝试过慢跑,我觉得自己的体能完全没问题,”麦克罗伊说,“我们一起跑了45分钟,30分钟之后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还是强忍着又坚持了15分钟。在那之后,我慢慢开始有氧训练,不是因为我需要它来提高球技,只是因为当我们一起跑步时,我要追上她。”他现在还加强了力量训练,这让他的挥杆更稳定,也更有爆发力。

手握球杆的麦克罗伊一直被认为很有天分,不需要对这项运动付出太多的努力。今年五月,在五场比赛四场未能晋级之后(其中包括大满贯美国公开赛),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当时)对于他的工作态度的确有一些批评,”卢克-唐纳德说,这位英格兰人“世界第一”的位置曾两次被麦克罗伊超越。“罗里认识到他在高尔夫上的惊人天赋,他不想浪费。今年我看到最大的不同是他的短杆扎实了很多,很明显,他更努力了,现在他非常全面,也非常能让对手畏惧。”

今年夏天,麦克罗伊用出色的战绩让高尔夫世界彻底走出了自2009年感恩节伍兹爆发丑闻后投下的巨大阴影。他和老虎是如此不同,而正是这一点让所有人更加着迷。“球迷、媒体、赞助商,还有巡回赛,都需要他们,”麦克罗伊的经纪人里奇表示,“老虎处理的方式紧闭大门,这不是罗里的方式。我们仍在艰难地尝试找到一个平衡点。”在中国的一周,正是鲜明对比。

去年此时,麦克罗伊参加了上海大师赛,当时还只是一场30位球员参与的商业赛。他的胜利没有被任何一个巡回赛所认可。今年BMW的进入,将这场赛事变成了700万美元奖金的大赛,也成为欧巡赛奖金最丰厚的赛事之一。“罗里在亚洲高尔夫的发展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赛事总监马尔科-考斯勒 (Marco Kaussler)说。

今年五月,当麦克罗伊陷入低谷时,他开始计划秋天到亚洲参加一系列赛事,以防届时自己的赛季成绩依然难堪,亟须挽救。上海是第一站,他行程里的每个细节都被估价,成为出场费的一部分,从赛前的乒乓球趣味对决到在开幕仪式上开出一粒金色的高尔夫球。

当赛事正式开始,麦克罗伊开局交出67杆,但最后9洞让他很挣扎。“我开始有点头疼,”他说,“很明显,这里有工厂还是什么,我感觉自己呼吸的空气不是很干净。”这轮结束后,他最渴望的就是回到酒店的房间躺下,但他必须还要出席美兰湖会员和嘉宾参加的一个教球互动环节。站在练习场上,麦克罗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但是,是时候去表演了,在欢呼声中他展现出了自己的幽默。当被要求打中练习场50码的标志牌时,他没有选择挖起杆,而是用一支3号铁把球打到了标志牌“0”的上方。当他被请求展现一下1号木时,麦克罗伊故意特别夸张地挥杆,然后没打中球。球迷们尖叫着,前排的女球迷用手捂住了脸,直到麦克罗伊笑起来,他们才知道这是个玩笑。

怎么能这么快产生能量?“你只管去做,”他说,“这是事情的一部分。”然后他瘫倒在床上,连饭都懒得下去吃,叫了送餐服务,“你从没见过那么干巴巴的鸡胸肉,我保证。”不到9点,他就睡下了。

  第二天又是夹杂着比赛和商业活动的一天。麦克罗伊打出65杆,来到了第二名。“一旦罗里进入状态,就会无法抵挡,”贾斯汀-罗斯说,“他能让比赛看起来有点太简单了,真的。”

  随后在新闻中心,中国记者问了一个问题,“你在中国有很多粉丝,你享受当地青少年疯狂模仿你打高尔夫的样子、你的着装和发型吗?”麦克罗伊笑了,然后停顿了一会儿,报纸上的那些头条在他脑海里闪现。“我想这没什么不好,但我没看到很多中国人有像我这样卷曲的头发。我想我的发型挺难复制的。”

稍后,他靠在会所的沙发上,分析起这次“交流”,“我想试着幽默一点?这幽默吗?我想开玩笑,但好像这不好笑。我可不想成为头条,就像‘Racist Rory’(种族主义者罗里)之类。”

那个晚上,麦克罗伊跟他的经纪团队吃了三个半小时的晚餐。主持大局的是一位仪表堂堂的老先生唐纳-凯西(Donal Casey),他的头衔是战略总监。他从都柏林过来就是为了这次晚餐。有关麦克罗伊与耐克为期10年、价值2.5亿美元合同的传言在网络上传播着,似乎就将成为现实。但他与Titlist的合同还剩一年。伍兹的赞助商渴望拥有各个项目中最具统治力的运动员,而如今,麦克罗伊就是这样一名运动员。这样一笔交易会带给他更大的财务自由,但也将把他放在一部巨大的商业机器里。“我们对此不做评论,”经纪人里奇说,“但我要说媒体看起来对这件事知道得比我还多。”

麦克罗伊已经宣布明年要缩短赛程,或许是受沃兹尼亚奇的影响。

  她最近告诉记者自己被赛场外繁多的活动影响了表现,失去了保持一年多的世界第一的位置。麦克罗伊在上海赛场的第三轮明显状态不佳,两次陷入水障碍,但还是打出了69杆,让他保持在了第二位。这就像是无底洞的一周,那个晚上麦克罗伊又一次到一个多小时车程之外的市中心参加赛事晚宴。在晚宴前的休息室里,他陷在真皮座椅里,看上去随时都可能睡着。一杆领先麦克罗伊的瑞典球员彼得-汉森并没有被要求出现在晚宴,这意味着比赛结束后,他可以回到酒店放松。

“对这,我也没办法,”他说着,往嘴里扔了颗芥末花生。在回去的路上,麦克罗伊有些悲凉地想知道什么时候他可以只在比赛里露面,简单地打比赛。“答案是他还要变得更强,”里奇说。

  决赛日的那个早上,他接到了沃兹尼亚奇甜蜜的叫早电话。“她在欧洲,她特意把闹钟定在了凌晨四点,这样她可以叫我起床,希望能在开球前为我带来好运。她……”他顿了一下,有点脸红,“她人真的很好”。不幸的是,他的推杆睡过了头,在第4洞、第5洞连吞柏忌,4杆落后领先者汉森。但麦克罗伊没有放弃,最后13洞打出低于标准杆7杆,包括第15洞的一只老鹰,可最终他还是以1杆之差,输给前一天休息充分的对手。麦克罗伊表示自己对这个结果很恼火,之后的几个小时都沉着脸。但他在飞往郑州的两个小时里活跃起来。下了飞机,他在雨中跑进久等的劳斯莱斯,到了酒店已是将近午夜。8小时后,他的第一个电视采访就要开始。

这场在郑州金沙湖进行的双人对决,也可以说是主办方的一次房地产营销秀。这座佛罗里达风格的高尔夫球场,即将被点缀超过300栋别墅,每栋别墅的售价则高达2000万美元。开幕仪式包括鼓乐队、烟花、彩屑雨,甚至还有飞机特技。麦克罗伊和伍兹偷偷地对视,尽量忍住笑。到了球场上,球迷横穿球道,保安们挽着胳膊组建人墙来防止他们涌上果岭。在发球台上,有太多相机按下快门,听起来像是机枪扫射。

麦克罗伊和伍兹在比赛开始后一直聊着天,有说有笑,但当伍兹在第9洞错过一个小鸟推、落后麦克罗伊2杆时,气氛变得安静起来。转场后,伍兹依旧没能改变局面,第12洞他切进小鸟,挽回1杆,但麦克罗伊表现也很出色,从发球台到果岭都无可挑剔,最后打出67杆,以1杆赢得了比赛。“他把场面控制得很好,这让我印象深刻,”伍兹说,“他真的很难击败。”

这不是麦克罗伊的第三次大满贯胜利,但是对参赛的两位球员来说,这却是一个信号:麦克罗伊已经在球场上取代了伍兹,接下来就是市场。

很快,麦克罗伊就要离开中国与沃兹尼亚奇会面了。去哪儿呢?保加利亚!而现在,他出席了这场商业赛的最后一场晚宴。当这位高尔夫的新天王离开金沙湖时,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打个盹儿。□ 来源:体育画报 作者:美国《体育画报》记者 Alan Shipnuck 译 南琼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