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高尔夫公开赛辉煌成浮云

澳大利亚高尔夫公开赛辉煌成浮云

北京时间12月4日,曾经被称为“第五大赛”,澳大利亚公开赛早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尊荣。纵观全世界,它甚至都难称得上一流的比赛。澳大利亚《时代报》记者查尔斯-哈培尔(Charles Happell)在他撰写的文章中比较了赛事的昨天与今天,并且警告说,随着南非希望赛的出线,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国际生存空间将进一步丧失。

当尼克劳斯处于生涯最巅峰的时候,1971年,他放弃了美巡赛在拉斯维加斯的收官之战——那场比赛将决定谁能赢得当年的美巡赛奖金王--与之相对,他行了1.3万公里路,来到塔斯马尼亚打澳大利亚公开赛。

那一年,澳大利亚的国家锦标赛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皇家霍巴特高尔夫俱乐部(Royal Hobart Golf Club)举行。最近,那家球场在《Golf Digest》杂志的澳大利亚球场排名中仅仅位于第100位。

尼克劳斯打出68-65-66-70,领先8杆击败布鲁斯-克拉普顿(Bruce Crampton)以及其他选手,赢得了一等奖4320澳元以及第三座斯通黑文杯(Stonehaven Cup)。

回到拉斯维加斯,尼克劳斯扔下李-特维诺(Lee Trevino)和阿诺-帕尔默在撒哈拉国际锦标赛(Sahara International)竞争美巡赛奖金王。因为尼克劳斯在奖金榜上只有微弱优势,李-特维诺在拿到那场比赛的冠军奖金2.7万美元之后超越他,最终获得了奖金王。

可是金熊并没有因此感到困扰。在皇家霍巴特获得奖杯之后,尼克劳斯说:“我仍旧希望自己能在奖金榜上位于第一位,只要不打扰我参加我觉得是顶级赛事的比赛就可以。我三度赢得奖金王,因此已经不是我非要做到不可的情况了。另外,赢一个国家的锦标赛比这重要得多。”

这就是高尔夫最伟大球手的想法--那年年初的时候他刚在佛罗里达赢得了美国PGA锦标赛,实现生涯18个大满贯赛冠军的第九个--他觉得有必要放弃祖国一场重要的赛事来参加澳大利亚公开赛,即便那场比赛在一个寂寂无名,某些球洞开球出界,最近补救点要到南极冰川去找的球场上举行。尼克劳斯甚至说那场比赛是“第五大赛”,而他的名字与加里-普莱尔、阿诺-帕尔默、吉恩-萨拉岑(Gene Sarazen)一道装点着斯通黑文杯。坦率讲,对于澳大利亚公开赛来说,还需要什么更重要的认可吗?

讲述这样一个故事是为了说明澳大利亚公开赛曾经拥有的尊荣,以及这场锦标赛已经从那样辉煌的日子跌落到了什么地步。星期四到星期六,我们在悉尼湖泊球场(凑巧的是那里恰恰是尼克劳斯1964年第一次赢得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地方)将见证的是一个苍白、无精打采的赛事。现在,“第五大赛”只会在嘲讽的语气中提及。所有高尔夫高官能做的只有摇摇头,郁闷他们曾经伟大的赛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答案是复杂的。赞助商的资金枯竭;澳大利亚高尔夫协会无法为几个一线的球员支付出场费;我们的赛事日期与海外的奖金丰厚的赛事冲突,甚至与资格学校冲突;高尔夫不再视为推销产品性感的载体;澳大利亚高尔夫爱好者相对来说是贫困一族……格雷格-诺曼已经退休。

澳大利亚总共有8个世界排名前100位的选手,可是他们之中只有一个人--亚当-斯科特,两个星期之前参加了在金斯敦-希思高尔夫俱乐部(Kingston Heath)举行的澳大利亚大师赛。而他最终赢得了冠军。

除了贾斯汀-罗斯,年长的汤姆-沃森以及14岁的中国天才少年关天朗,湖泊球场的国际明星,可以用稀薄来形容。

亚当-斯科特、奥格维、约翰-萨登(John Senden)、简森-戴伊(Jason Day)以及绝大多数顶尖的澳大利亚选手的确会参赛,可是谈到明星力量,这场比赛只能笼罩在20、30年前老赛事的阴影之下。

名义上,阿联酋航空是赛事的冠名赞助商,事实上,它只是一个相当小的支持者。总奖金仅仅只有125万澳元(约合人民币813万元)。这个数字虽然不算小,可是当你考虑一下1996年澳大利亚公开赛,当时的奖金便达到了100万澳元,过去16年我们真是没有什么进步。

明年,澳大利亚公开赛所举办的这个月,南非将举办希望赛,那是最新的一场世界高尔夫锦标赛(注释,该赛并非世锦赛,但得到国际高尔夫职业巡回赛联盟认可),其奖金将达到850万美元。想象一下,有什么大牌明星会召回尼克劳斯的精神,拒绝那样一大堆富兰克林金币,而来打高尔夫的“第五大赛”?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