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邹市明闭关,明年去美国打职业赛

曝:邹市明闭关,明年去美国打职业赛

奥运会的热潮过去后,邹市明的最近一次被密集提及,是在熊朝忠获得世界级金腰带、成为中国职业拳赛第一人时,有不少人喊着要他们俩赛一场,包括熊朝忠本人。邹市明并没有正式回应,但就在这个周末的两个活动过后,他“闭关”了。“他马上就去美国打职业赛了。”他妻子冉莹颖和本报记者聊及邹市明现状时,透露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回顾奥运:颈椎突然错位

  在邹市明的教练张传良回沪时,他曾无比感慨地告诉本报记者:“伦敦奥运,邹市明卫冕的难度要远远大于北京,因为他的伤病,一度让他在比赛前夕差点退赛。”

  早在奥运之前,邹市明跟刘翔一样,也深受跟腱伤病的困扰,甚至一度让他萌生退意,但他坚持了下来,并保持了高水准的训练。“教练说,在整个中国拳击界,邹市明的条件不是最好的,但是是最刻苦的。”邹市明本人说到这一点,也颇为自豪——31岁的老将,最大的敌人就是岁月,邹市明在最巅峰的北京奥运周期,一个回合可以出300拳,现在却“年纪大了,精力下降了”。

  这些,他都扛了过去,但没想到的是,跟腱没找他麻烦,别的麻烦却接踵而至。他所在的上半区高手云集,第一个对手就是夺冠大热门索托。“第一场就抽到了本届比赛的头号人物,奥运比赛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邹市明说,“我压力太大,不能有一点失误,必须保证零失误。100减1,平时等于99,但在奥运会上等于0。”

  “我们参加过四次世锦赛、三次奥运会,除了雅典那次,别的都是金牌,所以,尽管我们也知道对手现在非常了解他,把他当‘靶子’,但其实我们还是有信心的。”张传良告诉记者,但没想到的是,在四分之一决赛对阵哈萨克斯坦选手扎克波夫前,邹市明突然颈椎错位了,那是之前的对手违规造成的,来不及沮丧,邹市明唯一做的,就是配合队医,争分夺秒地完成颈椎复位,还要表现得若无其事。

  邹市明最终成功卫冕,而没有像刘翔那样成为悲情英雄。国家体育总局拳击部部长李频说:“他能站到台子上,非常不容易,他是中国拳击百年第一人。”他的盛赞,并不为结果,只为邹市明的努力。

  生活:老婆孩子热炕头

  征战伦敦奥运会,邹市明跟4年前完全不一样了,不仅仅是他年纪大了,还因为他轻松完成了人生的升级,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夺冠后他成了中国奥运史上的第三位爸爸级冠军。“老婆孩子热炕头,他觉得自己很圆满,很幸福。”他的妻子冉莹颖同样很幸福地告诉本报记者,“他现在在上海读着书,连上海话都会讲不少了呢!”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因为一次活动,邹市明认识了贵州老乡、央视的美女主持人冉莹颖。一场风光而又热闹的大婚过后,两人又有了自己的孩子邹明轩。“我本来想在北京奥运会后就改打职业赛,我婚礼时,在美国发展的师兄已经来了,一方面来祝贺,一方面也是来跟我谈将来的规划,但领导说,希望我再去拼一下伦敦的金牌,证明中国拳击的实力。”邹市明说,“我曾经颇为不开心,毕竟冲职业赛是我的梦想,但有了家庭之后,我的想法也改变了很多,希望为他们再战一届。”

  为了这一战,邹市明是真的完全投入了进去。“我儿子满月,正好是伦敦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所以也觉得这就是奥运缘分吧,所以我定心训练后,都很少跟他们联系,尤其是备战前夕的最关键时候,我都没和他们联系过。”

  在伦敦奥运会的关键时刻,邹市明差点出意外,伤病差点像毁刘翔一样毁掉邹市明,这也是邹市明后来对刘翔的痛苦感同身受的原因。“但最终我还是成功卫冕了,我拿着金牌没有回奥运村,而是出去见我的父母和家人,他们都一起过来了。我见到他们时已经很晚了,儿子轩轩早已睡着,但他们叫醒了他,就为了让我亲耳听一句‘爸爸’,这是他们赛前教他的,就为了给我一个惊喜,我把金牌挂在了儿子脖子上!”邹市明说,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无比的幸福。

  在完成奥运会任务后,邹市明实现了自己对妻子的承诺,多陪她和孩子。“虽然还是有很多商业活动,但是有时间我还是多陪轩轩,我和妻子也是分工明确,她负责文化教育,我负责户外活动。”尽享天伦之乐的他,还和妻子商量,希望能再有个孩子,最好是女儿,儿女双全,是传统的邹市明希望的。

  后来邹市明出席的所有活动,冉莹颖也都陪在他身边,帮他打理一切,无比恩爱。如今,冉莹颖已经临时放弃了自己的事业,“这一段是他职业生涯的关键时期,我也暂时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全力帮助他。”

  梦想:明年挑战金腰带

  在熊朝忠获得金腰带时,不少人包括圈内人,表达了对邹市明的不屑,认为他的海盗式打法,是利用业余拳赛的规则,在职业拳击面前,不值一提。然而,更多的人以及一些专家,都对此说法颇有异议,认为两人在各自的规则里已经做得最好,邹市明的卫冕冠军,含金量极高。

  外面各持立场,争得面红耳赤,邹市明却没有在意,因为他从小就被人看做是疯子,习惯了。他说:“拳击队的那些人,脑子都被打傻了,走路摇晃着空击,看到大树别人绕过去,我们走上去把大树当做对手,出几拳再走。”

  但是没回应,却并不表示就默认了。在2008年年底,邹市明和本报记者聊了很多,他说,自己奥运已经圆梦了,接下来的梦想就是冲击职业拳赛金腰带了。而当时,包括著名拳击经纪人唐金也在接触邹市明,一切都在积极筹备中。但是,过了没多久,他告诉本报记者,各方希望他再坚持到2012年,打完伦敦奥运会再说——那是令他无比纠结的一段时间,在梦想和任务的矛盾选择之前,他最终选择了奥运。

  “但是,我一定会打职业拳赛的,我的师兄也在帮我规划,只是,之前我需要先好好备战伦敦奥运,争取卫冕。”2011年,他有点无奈又有点不甘心地告诉本报记者。

  在伦敦之后,再问他冲击金腰带的梦,他却不再多说。“他年纪已经大了,打职业会很困难,毕竟从业余转职业就需要大概一年的转型期,他的精力不会够的。”不止一个人这么说。在熊朝忠的拥趸们对他发出种种挑衅性语言时,他也没有回应,他真的已经理性地放弃了吗?

  “大概在春节前后,我们会在上海召开发布会,向媒体宣布邹市明将打职业比赛的消息,到时候会公布他去美国的组织、签约的公司,披露他的行程,大概3月底或者4月初,他就会打一场比赛。”他妻子冉莹颖的话,让常年关注邹市明的记者,也大吃一惊,不声不响,已经做了这么多?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邹市明还以奥运冠军的身份,出席了两个活动。“这两场活动结束之后,他就会拒绝社会活动,开始安心恢复训练,而春节之后,他就会去美国训练了。”冉莹颖说。

  这样的决定,有着邹市明式的血性——他没有选择其他奥运冠军惯常选择的道路,去做教练或者当官,而是选择了在职业拳坛继续征战。中国拳击协会主席常建平说:“邹市明是中国最有影响力也是最有经验的拳击手,我曾经很希望他能加入国家的拳击机构,但是我们会尊重他的决定。”

  邹市明本人,则有一份更深的梦想,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让国际业余拳击协会改变一些规定,那些,正是一些人不欣赏他、不欣赏奥运会拳击赛的深层原因。

(编辑:姚凡)

精彩推荐